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下棋不如你
    只是全了老人与故交之情,所以他决然不相信中村和纱的一番话,可当对方说了一番实话之后,你根本无法判断对方后面所说是否属实。

    “从母亲生活的时候我不知道在这世上还有个爷爷,从母亲死后我也没有这个爷爷。”

    今晚的夜色可真凉,藤原真纪只觉得冷到了内心,被自己所信任的人利用可真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

    ……

    小泉回到了老人的住处,恭敬的跪在木门之外说道:“主人你吩咐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只是和纱小姐有些不对劲,最近与藤原真纪接触较为频繁!需要小泉做些什么吗?”

    木门里的人影伸出手说:“不需要,你派人给我盯住今吾和今和他们有任何的行动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小泉面无表情,仿佛像是一个机器人眼中的恭敬,歉意与冷漠都可以任意转换。

    老人屋内只有一盏灯是亮着的,明灭不定感觉随时都会熄灭就像躬着身子的老人,随时都会逝去。

    “藤原真纪,藤原秀至哈哈,秀至我见到你孙儿的时候差点以为是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们不仅模样相似连性格都是很像的,看起来冷冰冰的但是对待亲人朋友却又无比的真诚,他那盘棋是下给我看的我明白,可这个孩子对我的信任却又是从何而来的,难道真如他所说梦里?”

    老人对坐无人,身着一身单薄的衣裳加上明灭不定的灯火,自言自语的可真是无比的瘆人。

    他的思绪飘的很远,他想起了以前以及过去,当初他本也会留在关东,可是公司安排了一个项目给他,需要前往关西所以他只能与藤原秀至分别。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所谓的项目竟然是打开了他内心深处的魔鬼,无数的金钱仿佛就放置在他的眼前。

    项目?不过是一条灰色产业链,他也只是这场所谓项目明面上的代言人,若是有任何被查出违法问题,他便是第一个锒铛入狱的人。

    也在那一年,妻子得了重病他求到了那些人,能不能给他一笔钱来诊治妻子得病情,对方答应了就这样他参与了进来,这个原本绝对不会参加的事情中来,贩卖人口无数的家庭支离破散,然后将那些女人小孩在全球进行倒卖。

    可是作为枕边人怎么会不知道,在得知自己的病竟然是用这样一份肮脏的钱救回来的时候,她哭着说:“义勇,你去自首吧!你再继续做下去,我不想再看你这样下去了。”

    可是他怎么会这么甘心入狱呢?他将妻子关在了家里不许她出门,可是当他回家的时候只看见一具妻子的尸体,原来被关在家里的妻子受着心里的煎熬,实在受不了内心的谴责没想开就上吊自尽了。

    后来他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人性这种东西从他的身上再也看不见了,他从一个台面上的人物彻底成为了背后掌控的人,一切都只因为他的心够很。

    为了不让孩子了解到他所做的事情,他们成年后就将他们赶出了家门,可有一天自己的长子今吾哭着求到了他的面前,妻子病重需要一笔钱才能得到了根治。

    那一刻他像是被揭开了伤疤,疼痛感化为了愤怒让他冲昏了头脑,满脑子全是妻子说着:“拿走你这些肮脏的钱,即使是死我也不愿意这样活着。”

    他毅然决然的赶走了今吾,多年后他带着女儿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孙女,粉雕玉琢的可真可爱,虽然她竭力的想要表现出讨好的神色,可是眼底深处的恐惧与恨意他怎么会看不见。

    小孩子的演技实在太差了,他也将今和的孩子一同接到了身边一起抚养,这也算是弥补当初对两个孩子的亏欠,孙女他培养她成了一个高校毕业的律师,孙儿因为喜欢围棋所以任何资源人脉他都会主动去找。

    但是最近的一次体检,他检测出了身体病症晚期,他的时日已经无多了,他所做的事情仇家太多了若是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继承者是担不起这个责任的。

    最好的人选就是老大中村今吾,明里所有的资源都给今和,可是暗地里却扶持着今吾,而这么多年来中村今吾不知道的是他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老人的安排。

    可笑的是中村和纱试图将所有事情全部揽到自己的身上,至于藤原真纪也是他手里的棋子而已,让中村今吾掌控着暗地里的一切,需要一个诱因或者说导火索。

    原来灯火照过老人的面前,竟然是一方棋盘但却是有些陈旧,从他来到了关西边再也碰过这方棋盘了,围棋的黑白像是指着人心的两面善恶。

    可是他的良知早已经不知何处了,他从棋盒中捻起了一枚黑子落在棋盘上,落子的金石之声像是回到了过去,他的对面所做的仿佛是去世多年的藤原秀至。

    他对着空气喊道:“秀至!”

    可是眼中的幻想瞬间就消失了,他叹了口气说:“你不想见我也没关系,我知道我所做十恶不赦,连你的孙儿都利用没有人性,呵呵可是我这种人恐怕你也在地底下看不见了,毕竟我犯的罪恶得是无间地狱,你是一个好人怎么会与我遇见,只是若真遇见了我还是想说对不起!”

    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人生的分岔口当初的藤原秀至被他拉了回来,可是他的身边没有人拉他一把,直至最后越陷越深无可自拔。

    他利用着至交的后辈,自己的儿子所有人都是他手里的棋子,所有的一切都是被他强加给了对方。

    若是当初他救下了长子今吾的妻子,那么又怎么会重蹈他的覆辙呢?可是一切的一切都回不到过去了。

    这座宅院的美景之下是无边无际的黑暗,这人心的博弈比起棋盘上的厮杀更加的凶残,布局,中盘,收官谁是棋子,谁是执棋的任这恐怕只有老天知晓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