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秀至?
    藤原真纪下棋的风格与前几日中村信弘交到他手里的几份棋谱棋风截然不同,一个快攻另一个慢防。

    作为一个棋手竟然棋风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而且竟然带给他的压力丝毫不逊色于圈内的劲敌,围棋分为三个阶段布局,中盘,官子双方在布局阶段纠缠不休。

    但不得不说单单从藤原真纪在布局阶段绝对可以入列顶尖棋手之列,而竹中平藏虽然作为一个高段棋手但是明显相比藤原而言布局能力有些差距。

    见此情形,他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棋盘,时而擦拭着额头的冷汗,虽然眼前的形势怼他并不是很有利,但竹中仍在竭力寻找机会。

    这一刻竹中平糟糕才真正抬头正视面前的少年,如此年轻的职业棋手可真是上天赏一份到吃,毕竟在围棋之中并非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变强,天赋也是很重要的。

    老人看着棋盘上局势不断变幻,口中说道:“秀至的棋风,果然和你的爷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相貌甚至连棋风都如此相像。”

    中村今和满意的笑着,他看不懂围棋但是他读得懂自己父亲的表情,只要在场的藤原真纪表现的越优秀,而作为与藤原一家比较密切的他也会更得老人的看重。

    而他不知道的是作为儿子的中村信弘在嫉妒着这个同辈中远远超过自己的藤原真纪,他心中的嫉妒之火想要毁掉对方。

    若是他知道作为儿子的中村信弘竟然是打乱自己计划的导火索,不知道他心里作何感想,只是坐在席上的他却是全然不知。

    藤原真纪这盘对局并非是刻意迎合,他的棋风多变,而老人口中的像只是在说棋风相似,相似的是其骨而非皮。

    显然竹中平藏通过几局对局试图了解藤原真纪的棋风与棋路实在太过简单,若没有真正对弈根本不能了解对方。

    竹中平藏面带苦涩,便是因为明明觉得对方棋风飘逸但是有时候又下的很厚实,说力战便力战,而他的观察力总能敏锐的抓住自己的弱点专向打击。

    竹中平藏也为开始的傲慢付出了代价,觉得自己对于对方的棋路与棋风了熟于心,在对弈前便已经思索好了对策,可真正上场是对方竟然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下法。

    布局阶段他落了下风,而中盘早已经独木难支这盘棋已经撑不到收官阶段。

    竹中平藏遗憾的摇了摇头,将手里的棋子放入了棋盘上,在棋盘上摆放两子代表着对方选择了认输。

    “多谢指教!”

    竹中平藏输棋有两大重要原因,轻敌在先还有错误的估算错了对方的信息,而这两点对于一个丝毫实力不逊色自己的对手,实在是致命的打击。

    从开始对局便心绪不宁了,这才会被对方如此的轻易击败了。

    “就连竹中七段都不是真纪的对手吗?哈哈,你果然比你爷爷强过了太多,如果你爷爷活到了如今看到现在的你一定很开心,咳咳!”

    “父亲,身体多多保重!”

    “父亲……”

    “爷爷”

    “爷爷”

    一旁敦厚的长子,上前立刻关切的问着,其他随后表达了自己的关心无论从何处角度来看,这一家都是和睦共处的状态。

    老人的身体状态的确不是很好,他的目光从藤原真纪的身上慢慢离开,目光慢慢看向了天空呢喃了一句:“秀至?”

    这场聚会也算短暂的结束了,竹中平藏连与藤原真纪继续交流的想法也没有了,选择了匆匆离场,眼神甚至没有看向自己的弟子中村弘信,在他看来若不是传达过来错误信息误导了自己,结果绝对不会如此这也算是偷鸡不成反食一把米吧!

    竹中平藏,双手背负在后匆匆的离开了现场,急色匆匆的模样可以看出他有多想离开这里,因为在不久的时间自己输给关东的一个低段棋手的消息一定不胫而走。

    “平藏兄,莫要生气了!”

    他正走过一道廊桥,在一侧走出了一道身影在看见对方后竹中平藏方才顿住了脚步,叹了一口气:“莫非中村信弘看出了我的身份,故意来误导我?让我出丑……”

    露出身影的他竟然是中村今吾,那个憨厚老实的中年人,而此刻的他面带自信满是从容的模样可一点与平日里的他毫不相干。

    像是一个双胞胎站在这里一样,除了样貌一样完全是两个人。

    他压低着嗓音说道:“我那个愚蠢的侄子比起我那弟弟都不如怎么可能会看出你的身份,只是我没有想到藤原真纪竟然围棋实力那么强。”

    见竹中平藏不说话,他继续说道:“放心,老爷子可不会因为一个外人就仓促的决定了继承人的身份,他只是想看看我们到底会做些什么而已,藤原真纪可真不错,可惜他不为我所用啊!”

    说完他笑着看着竹中说:“当然事成以后,答应你的我一件也不会少!”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说完竹中平藏便转身离开了,这位竹中七段竟然是中村今吾派到中村信弘身边作为指导老师,而平日里他负责做一个好父亲,好孩子以及一个好哥哥的形象。

    “真纪,今天的对局感觉怎么样,关西职业棋手中竹中七段实力可不弱,可是有些收获。”

    中村今吾恰好在这里遇见了与他弟弟随同的藤原真纪,在与藤原夫妇简单的寒暄后便询问一旁的藤原真纪。

    藤原真纪沉默了会说道:“竹中七段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但是从中盘的对抗中可以看出即使他的局面并不占优,可是对于进退的决策也十分值得我去学习。”

    一旁的中村信弘撇过头去,心里呢喃着:“装什么呢?以为侥幸赢了竹中老师就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

    他不知道如果是自己赢了这场比赛,大概眼高过顶大概可以形容他的状态了,所以羡慕嫉妒他人自然心生不忿。

    “真纪的实力过不了多久,想必可以去争争那头衔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