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一百零七章 决赛已至
    饭岛坐在棋盘前阴着脸久久没有从位置上起来,而是目光依旧逗留在棋盘上。

    进藤光刚刚起身,椿大叔便来到了他的身边说道:“小鬼,吃饭了,你很不错嘛,比预选赛的时候镇定多了。”

    “小光现在还真不怕他了,两个人的关系还听不错的!”

    “哈哈,全靠我带他去过围棋会所!”

    伊角与和谷两人一应一和,饭岛听到两人的对话好奇的问道:“围棋会所?”

    “嗯嗯,因为小光只参加过几次大型的比赛从来没有在外面的围棋会所接触过,只有适应各种环境才能做的更好!”

    饭岛变得恼羞成怒,立刻大喊着:“你们真是多此一举,竞争对手变强了不是对你们更加不利吗?”

    他的情绪变得非常激动,像是找到了自己刚刚对局失误的原因一样,一下子将所有的过错归结为伊角与和谷两人自作主张在比赛前给对手提升实力。

    和谷说道:“森下老师和我说过,真正的强者即使没有人理会也会越来越强的!”

    和谷没有将进藤的实力提升完全归功于自己,因为他相信即使没有自己和伊角进藤得实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强。

    “真是蠢材!”

    饭岛恼羞成怒的愤然离开了,和谷看着他的背影认真的说道:“我才不是蠢材呢,老师说小光来了研究会之后我的实力也进步了不少,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敝帚自珍,永远提升不了自己担心别人超过自己,那么自己永远也不会有进步!”

    伊角在心里想着:“如果小光合格了,我们都淘汰了那我们真是蠢材?”

    这个答案没有人给他回答,只有他们内心真实的声音给予他真实的想法。

    下午饭岛的情绪并不是很稳定,而作为对手的进藤光表现的却很从容淡定,进藤光在对弈表现出的无论是进退的决策都十分得当,且在抓住了饭岛的失误在凭借着卓越的大局观和明快的形势在中盘便让饭岛无以为继。

    “我输了!”

    饭岛低着头,将两枚棋子放在棋盘上表示自己这盘棋选择了认输!

    说完后饭岛便低着头离开了考场,他的情绪十分低落他也不知道此刻心中的确切想法到底是什么,只知道想早早离开这里。

    进藤光跪坐在棋盘前,因为地面有垫子但不至于膝盖疼痛,嬴棋的他第一时间不是露出笑容而是呼了一口气,这盘棋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的轻松。

    他才内心告诫着自己,一共有二十七场比赛才赢了一局,不应该高兴太早。

    佐为在身后看着进藤光,眼神的目光柔和又带着肯定:“小光迈出了第一步!”

    这是进藤光的第一个对手,也就是检测这么多天努力的成果是否有所成效,显然今天进藤光证明了自己,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

    在接下来的比赛,进藤光不断的连胜佐为跟随在他的身后,也真心为他感到高兴。

    学智在赢下了又一场比赛,他看向对战表眼睛看向了一个名字进藤光,他思索着:“到现在为止没有输过的盆,有我,伊角与和谷还有小光!”

    伊角与和谷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进藤光实在有些令他惊讶,不过他与饭岛不同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思虑过多。

    “不过都不要紧,我的目标是全胜合格!”

    他的脑海中想起了那个人,便心头涌现激昂的斗志,当初那个人也是全胜通过那么自己一定野可以。

    低着头那厚厚的镜片在光芒的折射向,让旁人看不清此刻他的眼神。

    奈濑对局刚刚结束,相较于与和谷进藤他们一直连胜,他的成绩不是很理想,恰好遇见从对战室中出来的饭岛他询问着:“饭岛,你跟小光对局的情况怎么样!”

    饭岛的脸上没有激动与愤怒,平淡的说道:“没有想到他那么冷静,反而是我焦虑了起来他进步十分迅速,到时候你们与他对局的时候就知道了!”

    在一旁的越智自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不过依旧装作不在意的离开了,把全胜作为目标得他怎么会在意一个手下败将呢!

    进藤光在棋院中从来没有赢过越智,内心的骄傲让他做不到面上去重视进藤光即使内心深深记住,也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

    一天的比赛结束,越智并没有选择放松心神,爷爷为他特意请了职业棋手配他对弈,家境殷实的越智在资源方面从来不会缺失的,想起当初越智接触围棋也完全是巧合,老师本来是来教导爷爷下棋,反倒是让旁观的越智学会了。

    而且所请的老师不是初段棋手而是七段与八段职业棋手,在又一次教导结束后,越智的爷爷松老师离开。

    送完老师的他躺在了沙发上,惬意的舒展了身体感叹着:“你父亲连围棋都没有碰过,我请了指导老师反倒是教会了你,可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手里捧着酒杯的他看着自己的小孙子说:“职业老师以第一名的成绩通过机会大吗?”

    提到这种事情,越智露出理所当然的神色:“职业老师之前,我的成绩与排名就已经超过了伊角排在了第一名,这种事情当然没有问题!”

    越智的爷爷翻开着指导棋手的名单,思索着说道:“这个星期的指导老师安排好了,那下个星期要不安排藤原二段或者塔矢二段,他们两个人最近可是在职业圈风头最盛!”

    “藤原真纪!”

    越智在口中呢喃着这个名字,他怎么会忘记这可是他必须要超过的目标呢!

    “咦?你认识他们吗?”

    “他们是上一届的院生,我当然认识!”

    “是这样嘛,总之和年轻的棋手交流总比年长的棋手谈的来吧,无论是塔矢二段还是藤原二段都可以!”

    “而且你有什么职业上的事情都可以问他,毕竟他们都是去年定段的职业棋手,一定十分的了解!”

    “无所谓!”

    说完便离开客厅回到了房间里,他不会忘记当初在棋院与幼狮赛的对局自己都是输的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