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八十五章 入门
    如果把职业棋手比作一座高山,可不就是有几座山那么高,在木谷实的想法里小座间眼中的高山大概就是职业棋手。

    小座间像在原地思索了很久一样,良久才抬起头:“那我要和你学棋,也要像你一样有几座山一样高!”

    藤原真纪看着此刻的座间,想象着他未来的模样难怪会有如此差距,原来问题出在这个老师身上,如果不出意外座间小时候便是入门木谷实九段门下。

    “想要入我门下可没有那么容易,可是有条件的哦!”

    他低下身子看着小座间,被注视着的座间没有后退而是目光炯炯的对视:“有什么条件?”

    座间的父亲就安静的站在一边,无论还是说些什么他都没有上前规劝,打断别人对话是很不礼貌的,而且小孩子说话不对叫做童言稚语可是大人说错话可是会被人赶出去的。

    木谷实站直身子:“很简单,和我下一局让我看看你的真实水平!”

    “好!”

    木谷实显得很开心,比这几天在福冈县旅游时见的美景还要欣喜。

    童言稚语,赤子之心这个孩子若是天赋尚可,他一定会收入门下在还未对弈便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决定。

    看房间的装修可以看出这家主人的家境一定不错,棋盘是昂贵且材质非常好的榧木棋盘,是围棋棋盘中最为昂贵的一种,且从材质上来看是榧木中较优的。

    藤原真纪也随两人跪坐在棋盘面前,木谷实看着对面的小座间:“我就让你五子吧!”

    “什么是让子?”

    小座间疑惑的看着木谷实,眼中和脸上流露出来的是真不知情。

    木谷实目光看向一旁随同座间的父亲,他连忙说道:“这孩子从刚刚接触围棋便击败了学习几年的同龄孩子,一开始我们面对他也不得不多加谨慎才能获胜,到了后来我们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了!”

    木谷实疑惑的问:“身边便没有棋艺高一点的人吗?”

    “这孩子进步速度实在太快,高田有业务初段的水平也不是这个孩子的对手!”

    木谷实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可以看出这对父子没有欺骗他,在解释完让子的意思后这场对局也就开始了。

    在与这孩子的对弈过程中,木谷实便发现了他棋风以厚实为主,虽然在他看来还很稚嫩可是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仅仅学棋才一年的孩子。

    不出所料,小座间很快盘面就已经溃败,木谷实看着他想要看看这个孩子面对失败会不会有很坚韧不拔的性格,只见他紧皱着额头没有像同龄的孩子面对输棋而大哭大闹,表现的十分的冷静。

    “我输了!”

    他不禁感叹原来这一躺旅行最大的收获竟然是这个孩子,他不禁感叹:“他是一个绝佳的胜负师,有坚韧不拔的性格和强烈的胜负欲。”

    这可只是一个仅仅九岁的孩子啊!他露出满意的笑容看着座间的父亲:“你可真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你的孩子培养无比的出色!”

    “木谷阁下言重了,曾经的我为孩子无比担心后来因缘巧合之下接触到了围棋,才改变了他所以是围棋让他变成如今的他!”

    “哈哈,说的好啊!这可是围棋让他来我的我面前,也因为围棋让我遇见这个孩子,让他入我门下吧!不过他要和我一起去平冢市成为内弟子,这样才更方便我随身教导,当然作为父亲我需要征得你的同意!”

    他沉默了,因为表达恭敬的他佝偻着腰在这一刻挺直了,因为这一刻他是一个父亲光辉伟岸的形象。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酝酿许久才说:“那就拜托木谷阁下了,这是犬子的不胜荣幸!”

    座间从跪坐的姿态站了起来,因为时间有些久了所以他的双腿都已经麻木,陡然站起瞬间跌倒在地,他的父亲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他猛然扑到父亲的怀里说:“我不要离开父亲和母亲,我要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父亲的怀抱依旧那么温暖,像自己以前跌倒时被父亲抱起一样的温暖,可是一想到就要离开小孩子的他再也忍不住了,输棋的他没有留下泪水,可是想到离开父母泪水便再也无法掩饰。

    这就是小孩子的天真习性,父亲将他托起:“听我说既然你喜欢围棋,那就好好去学习以后也要有几座山那么高,男子汉可是要说道做到!”

    座间忍住了泪水,脸上的泪痕都没有擦去很懂事的点了点头。

    一旁的木谷实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每个人得选择都要为自己负责,作为父亲的他必须要狠下心为座间的未来负责。

    这段记忆到这里也算到了一个结尾,强光冲破了眼前的场景,将面前的一切都化为碎片,他又再次回到了自己的那个小屋。

    如果单论棋艺而言,八岁的座间当然当不得一个a+的评价,即使是第一次记忆中的藤原秀至也有职业棋手的水准,只有一个b-的评级难道只是因为现在的座间拥有超一流说准,他幼年也水涨船高有些说不过去。

    座间棋风极为厚实,也很注重棋形的美感这是如今的他具备的特点,这些都可以通过棋谱看的出来,如果单论助益的话这场记忆相对于他形如鸡肋,没有任何帮助期盼一个八岁的孩子从他的身上学习到些什么,实在有些异想天开。

    无论他今后有多么出色,也不能摆脱他只是一个孩子的事实所以即使超过常人也无法超越太多。

    他盘坐在地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座间幼年时期一年的记忆,于他也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他习惯在经历每个人的记忆后都会选择冷静的原地思考,思考从其中获得了什么。

    若论收益最大的无疑是当湖十局,施襄夏和范西屏两位棋圣的宝贵记忆,这让他收获许多中国古棋博大精深,如同醍醐灌顶收获颇丰,将中国古棋与日本近代围棋理念相融合,虽然还不甚成熟但是却已经有了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