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七十六章世界向背,我站你身后
    “越智输给了藤原后,就躲在厕所里不出来,把自己关在厕所说实在的挺渗人的!”

    足立说着看向大家:“你们知道他的怪癖吗?”

    和谷说:“他到底搞什么鬼?”

    越智在厕所里敲打墙壁实际在模拟落子,而喃喃自语是在对棋盘进行复盘,对于进藤光而言没有与塔矢亮对弈十分遗憾,而越智再次与藤原对局虽然输了,但是他却觉得很有收获,他一定会有一天追上他。

    进藤光想起了越智第一次输给了藤原也是躲进了厕所,原来不是因为躲避周围人的眼光,而是躲进厕所里复盘去了。

    佐为在将手中的折扇收拢面色认真的说:“那个孩子下的不错,如果对手不是藤原的话,那场比赛中能胜过他的不多,不过能遇见心中期待的对手已经足够了,就想小光想要遇见塔矢一样!”

    奈赖眼神有些憔悴,最近她在棋院里的胜率越来越差,她已经感觉自己撑不下去了。

    旁边的几人谈论着幼师赛各个选手的表现,奈赖轻声说着:“真纪,我觉得我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我感觉我根本就定不了段!我是不是不适合下棋呀!”

    想要安慰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的他,伸出左手轻轻的抓住了她放在桌上的小手,握在手心有些冰凉。

    他也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的就牵住了奈赖的手,他温柔的声音抚平了奈赖明日美内心的焦虑:“你无论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即使所有人反对我仍旧站在你这边。”

    “藤原,你这次可又获得了幼师赛冠军!”

    进藤光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安静时光,周围人的目光也转向看向两人身上。

    和谷有些吃惊的看着两人,进藤光显得有些诧异伊角面色不变,足立则和和谷一样目瞪口呆。

    “你们这是谈恋爱了吗?”

    和谷提出了其他两人的内心疑问,为什么说是两个人因为进藤光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单纯的只是羡慕藤原这次又获得幼师赛冠军的事。

    “和谷…”

    奈赖红着脸羞怯的低下头再也不发一言,她试探性的抬头看着藤原真纪的反应。

    两个人的相处明显已经不是青梅竹马之谊了,和谷的话语像是刺破了两人之间的窗户纸让他们都彼此正视了内心。

    “谈恋爱…”

    进藤光呢喃着,他有些不清楚其他人从哪里看出两人在谈恋爱呢?明明很正常的相处方式啊,就像自己和藤崎明一样。

    藤原真纪眼中没有躲闪,就像他的围棋一样永远一往无前不会后退,他的眼神像是碧蓝的湖水澄清透亮。

    “没有!”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们两个人在我们眼皮低下谈起了恋爱呢?我就说嘛,你们如果在一起不就早在一起了,何必拖沓到现在!”

    和谷说道,其他人的目光中也没有继续的好奇了,奈赖明日美的眼中有些失落。

    “为什么真纪说的是实话,但我的内心却有些失落呢?振作起来奈赖,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哭!”

    紧接着藤原真纪又说道:“但是我喜欢她,和围棋一样热爱!”

    这无疑比听到两个人的恋爱更加劲爆了,这可是当面告白四人加上佐为都是目瞪口呆,佐为用折扇遮住嘴巴,眼神中透露着不可思议。

    “真纪,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不喜欢我呢!”

    说完离开了座位扑进了藤原真纪的怀里,这一刻的她毫不在意外界的目光,就像藤原真纪的话,无论自己做何选择,他都会站在自己的身边。

    奈赖明日美从远处算是冲进了他的怀里吧,他一只手扶着桌子一只手扶着她才保持了身体的平衡没有摔倒。

    他轻轻的用手拍着明日美的后背,轻轻的安抚着她的情绪,他明白虽然大家谈论着幼师赛的时候,可是依旧避不开定段赛,如果定不了段就永远承受着压力与焦虑。

    藤原真纪没有经历过,他没有办法做到感同身受但是他却可以看出奈赖明日美此刻的难受,而他成了她唯一的依靠与支撑了。

    这些压力她不想和身边的朋友说,因为他们同样经历着这样的痛苦,自己说了只会给别人增加负担,而父母她永远不想让他们为自己太过担心,他们已经为自己操劳的够多了。

    而其他人权当是奈赖明日美喜极而泣,他们同样献上了自己诚挚的祝福。

    这天离开的夕阳下,两个不同大小的手掌紧紧相握,他们的脸上同样挂着笑容。

    在那天进藤比赛结束后,塔矢亮便追上了绪方的身影。

    “绪方先生!那局棋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我只看见官子阶段进藤光被村上步步紧逼的情形!”

    绪方点燃了手里的香烟吐吞云吐雾,笑着说:“你也看到结果了,他输了六目半!”

    塔矢亮大声说:“他在官子阶段步步后退,可是最后只输了六目半,那么在此之前双方一定是难分高下。”

    “你可以去问他的对手嘛,这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塔矢亮像是想到什么,有些尴尬的说:“我已经问过了,可是……”

    绪方笑着说:“那个家伙对上你,可是会输的很惨!”

    “绪方先生,你能和我说说进藤光到底在那盘棋中做了什么?”

    塔矢亮有些急切的想要得到答案,没有得到答案之前却像是百爪挠心,曾经的他以为进藤光再也不会关注了他的对手只有藤原,可是现在的进藤光却在一步步向他靠近。

    “进藤光很巧妙的把自己的恶手,转化成了自己的妙手,手法的处理的确很出色。”

    “不用着急,过两个月就自有分晓了!”

    两个月后就是职业考试,到那时进藤光到底如何自然可以见分晓。

    “你是说职业考试开始的时候吗?”

    绪方笑着转身离开说:“对,去年你走过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