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三十章 院生
    按照流程,他递交了个人资料,已经需要准备的材料例如平时对弈的棋谱。棋院的老师可以通过棋谱看出学员的实力如何,这也是第一步审核。

    他选择的是在围棋大赛上的几次棋谱,而不出所料藤原的实力也是得到了棋院老师的认可。

    “这名学员的实力不错,棋风杀伐果断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且开局时布局都很不错,看来这次除了塔矢亮还有其他的好苗子!”

    说话的正是棋院的本村老师,他拿起资料上面正是藤原真纪。

    “就这个学员吧,安排他面试吧!”

    他已经想好了,既要看出对方实力又不能让对方输的太难看以免失去了自信心,让两子足矣也算是有回旋余地,至于会输的问题他倒是没有想过,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一个职业三段的棋手会输给一个小孩。

    藤原真纪跟着工作人员的指引来到了独间,坐在对面的正是他那天见到的本村老师。

    “嗯?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有些眼熟。”

    看到进来的藤原真纪,他莫名有种熟悉感好像在哪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不过藤原真纪那恐怖的记忆力,记忆一旦存在便很难忘记他躬身:“那天我在棋院里昏倒了,在棋院里有幸能与你见过一面!”

    “哦…我想起来了那天你和明日美下过一盘,我一直认为你的实力不错,没想到等了这么久才等到你,我当初还以为我们很快便会遇见呢!”

    “抱歉了老师,有一些事情处理好和一些东西需要想清楚,所以迟迟没有决定。”

    本村老师挥了挥手:“行吧,你们年轻人自己的想法总是很多,这是好事情围棋必须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先提条件便是想法是正确的,好了,我们开始下棋吧!”

    “嗯!”

    藤原真纪落座,本村老师看着他:“你先落两子,我们就不用分先的下法了。”

    让子是围棋的一种对弈制度,指持黑子的一方先在棋盘上摆上一定数目的子之後,再由执白子的一方开始下,这种制度在於使原本棋力有差距的两个对弈者拉进彼此距离。

    而一般一子大概有十目的差距,作为考核老师对于学员一般多是让子下棋。

    藤原真纪心里十分平静,没有觉得对方让子是对自己的侮辱之类的猜想,这不仅仅是一场对弈还是一场考试。

    “本村老师,你准备好接受我的攻击了吗?”

    让两子他有自信即使面对塔矢名人与佐为那样的对手都一样能够获胜,不过这对于他而言不是一件值得挂在嘴边夸赞的事情。

    他要做的是真正坐在他们的对面,双方使出全部精力倾注全力一战,那时无论胜负都不是很重要了。

    本村老师刚刚十几手便满头冷汗了,对方的布局严密没有任何缺陷,那近乎教科书一般的开局,他的每一步行棋都如同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步棋。

    他已经处于下风了!仅仅开局天平便已经倾斜了,这样的对局即使是分先他也没有把握,对方如同寻血腥的鲨鱼穷追不舍。

    第四十九手藤原真纪下出了一手双飞燕,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定式双飞燕,不同于大斜,大雪崩和妖刀定式一些小目定式,双飞燕是星位小飞挂。

    而本村老师心里压力也是不断加大的,下到这里他也已经明白对手实力不简单,不过此时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他选择下出了一手,白子单压这也是很常见的一手,也是围棋圈中所公认的针对双飞燕常见的一手,棋理云压强不压弱。

    只是本村老师只看见了这一手对厚势的打算却没有看清背后的陷阱,黑子立刻再下了一手拖,黑子吃角即可而白子的形势十分不利。

    这种局面白子的局部地区已经彻底沦陷,只有中央部分的地势可以争夺。只是白子脱先才让黑子走到这一步,到如今白子的胜率已经不足两成。

    同领队的老师,也是本村老师的助手他的实力也是职业棋手的水平,当然可以看出棋盘上本村已经胜算渺茫了,对方实实在在的全盘都处于压制的状态。

    那棋盘的统治力,和开局的布局简直看不出是一个小孩,说是职业棋手也完全不过分,他甚至心中认为即使本村与对方分先也是胜算渺茫。

    而且他明显看出来对方有意想让,想让棋局走向自己想要的结局,既不像让老师丢了面子也让自己的考核成绩通过。

    在业界内这种对弈叫做指导棋,恐怕藤原真纪不知道的是这场对弈并非是胜利才可以通过考试,可怜本村老师还是逃不过失败的命运。

    终于在142手的时候白子已经彻底失去生机,本村老师也选择了投降,而这件事也宣扬了出去本村老师被一个新人给击败了。

    藤原真纪也如愿的加入的棋院,不过是先从二组开始,而早已经来到的塔矢亮已经在一组与其他人对弈了。

    二组的其他学员,有对这个变态新人抱有羡慕的,也有不屑的各中情绪包含其中,不过有一个想法是共同的,这个新人貌似在二组不会待的过久。

    ……

    池田早早的就成了院生,也在二组待了有一年之久了,他心中的豪情壮志早已经打磨的干净了,每日都是做死活题然后摆谱,他的成绩也只能在二组垫底,他早已经抱有想要离去的想法了。

    今天他有个新的对手,那个据说击败了本村老师的新人,他心里是有嫉妒的,他羡慕那些具有天赋的人,轻轻松松便能涨棋且受到其他人的赞誉。

    而自己即使每日勤学苦练,每日没有一日懈怠可是依旧没有任何进步。

    “你好,请多多指教!”

    “你好,请多多指教!”

    “你看池田和那个变态新人对弈,还好没有分到我,可怜了池田那家伙了!”

    “哼,有实力需要比过才知道,传闻是否是真得有真实力,而不是几句话就让我们恐惧!”

    各种声音在他们周围想起,而池田有些紧张藤原真纪则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