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八章 藤原秀至的道
    塔矢亮眼中没有气馁而是目视前方,眼中充满了斗意,即使面对强敌面对高山他也要奋勇直前。

    赢了棋局的进藤光心满意足的回了家,而藤原真纪却没有丝毫松懈,那盘棋他也没有发现它的那一手,毫无理由毫无征兆的一手棋,他明白现在的它还在学习的阶段而自己同样也在起步,既然说好共同那么自己也不能落下他太多。

    好在藤原真纪的爷爷喜好围棋,家里留了一副棋盘,他不但不昂贵而且陈旧并且伴随着时间和地点的不断更迭,棋盘本身也难免留下了磨损。

    他在家中的仓库中找出了棋盘,他不是进藤光在棋盘中看见了那千年的灵魂,他只在棋盘中寻见了那属于那份关于爷爷的记忆。

    爷爷是个棋痴,想要让自己的儿子成为职业棋手,所以从小培养他下棋,可是父亲却与他的想法背道而驰仅仅是过了一段时间,便忍受不了那枯燥乏味且费脑筋的事。

    后来真纪的母亲怀有身孕,对儿子早已心灰意冷的他再次燃了希望,他觉得一定是神明听见了他的祷告,藤原家一定会诞生一位著名的棋手,将来要像丈和,道策,与秀策一样伟大的棋手。

    可是尚在襁褓中的真纪却是未曾与这位爷爷有过正式的会面,神明似乎与他开了一个玩笑,满怀欣喜的等待孙儿长大的藤原秀至却因为心肌梗塞突发而离世。

    所以关于爷爷,都只是经由父亲的口中得知,是一个很喜欢下围棋的老人。

    “获取藤原秀至棋手的记忆碎片,评级b-是否领取?”

    “嗯?”

    突如起来的声音让他骤然从思绪中拉回,自己大脑中神秘的东西还有这样的功能?这不是比阿尔法狗还厉害,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冰冷的ai智能更像是更加高纬度的存在了。

    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

    眼前的景象从日薄西山瞬间变成了炎炎夏日,自己面前是一间旧时代的日本民居。

    在屋外有稀疏的竹子树立着,构成了所谓的竹林沟道的流水涓涓细流,不知从何处是源头。

    倒是印证了那遥远的东方故土的一首诗,问渠那得清如,唯有源头活水来。

    稀疏的竹影伴随波光粼粼的水光,描绘了一副轻松写意的画面。

    一位年轻清俊的年轻人候在门外,外观与藤原真纪的模样有七分相似,两人想比之下藤原真纪的脸稚嫩些且面部线条更加柔和,看起来藤原真纪像是一个温和好相处的人,而他却更像是一个严肃不苟言笑的人。

    门内走出一位身躯有些佝偻的人老人:“是小秀至啊,我家老爷在里面候着你呢!”

    年轻人向老人躬身:“劳烦建吾爷爷出来迎接!”藤原秀至随着老人的指引走进了院子中,走进院子中便看见了内室中有一位身材挺拔神采奕奕的老人,像是一位武士而不是一位棋手。

    至于藤原真纪为何猜测出他的身份,是因为在他的身边看见了棋盘,且手指间厚重的棋茧可以看出是一位常年持棋的棋手。

    老人斑白的头发被梳理的一丝不苟,手中的折扇双人紧握,眼睛禁闭着虽然他触碰不了这里的画面,但是却感受的出气氛的凝重感。

    “老爷,秀至先生已经来了!”老头躬身语气恭敬的说着,跪坐的老人回到:“建吾,你下去吧!”

    老头道了句是便转身离去,藤原秀至褪去鞋袜跪在在棋盘前老人的对面,躬身说到:“拜见老师!”

    他抬头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学生,睁开了眼睛目视面前的藤原秀至,一点没有因为年纪的老迈而使的眼神变得浑浊。

    “秀至,你是我众多学生中天赋并非最好的,可是却是最热爱围棋的。”

    老人声音平稳且有磁性,原来老人是自己爷爷的老师,藤原真纪没有想到这位自己出生后便逝去的爷爷竟然有一位这样的老师。

    “康建老师,多谢您的夸奖,可是我却让您失望了辜负了您的教导,棋艺实在说不上高明!”

    老人打开折扇,上面是一副稀疏的竹林与娟娟流水想接应,正是他屋室外的风景看来他定是愛煞了其景,不知是因为折扇的景才有屋外之景,还是屋外之景才会印于折扇。

    “不,我从来便没有对你失望过,你是一个好学且努力的孩子,神明没有给你绝佳的天赋却给了你一颗热爱围棋的心。”

    “老师,老师我……”听到老师对自己说的话,藤原秀至面庞上的泪水簌簌而下,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母亲病重,学生实在没有对弈的心情,恐怕日后都无法走上这条道路了。”

    原来是母亲写信给他,信中嘱咐他需要为藤原家子嗣考虑,需要有一份正当职业,这样才能照顾一家老小,且自己身体日渐病重,你还是回来让我看你最后一眼。所以他不能继续在道场下棋了,这次到来也是离别。

    “可怜的孩子,秀至我们最后对弈一局吧,我希望你的子孙中会有你的传承者,他有你的教导也定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