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棋魂之以神之名小说 > 第六章 恐怖的计算力
    人群中纷扰声,丝毫没有影响两人的对局。

    “佐为,为什么他们会说那个少年下的是臭棋呢?”

    进藤光对着身边只有自己能看见佐为说,佐为打开了手上的那五骨蝙蝠扇,遮住了半张面庞说:“星位点三三的开局对于角地的控制比较好,可是对于快速布局的理念来说,向两边的扩张,以及对中央影响力就小了,在我的那个时代和虎次郎所处时代来说都不是一个很高明的开局,但是那个少年为何选择如此定式作为布局先手呢?”

    进藤光羡慕的眼神看着他们:“佐为他们下棋的样子都好帅,棋子落在棋盘上像是星星落在天空上一样。”

    佐为温柔的看着小光说:“小光,有一天你也能像这两个孩子一样。”

    塔矢亮看着依旧神色认真的且面无表情的藤原真纪说心中想到:“为何你能做到如此淡定,明明你的局势已经被我一点点蚕食,难道你还有后手?”

    他的目光清澈见底,眼神看向藤原真纪无比坚定的将手中棋子落下:“不,无论你有什么目的,对于你我不会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的。”

    “叮”坐在对面的藤原真纪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将棋子落在了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处。

    “什么?下在了这里,难道你不打算挽留倾颓的局势了吗?那么我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左上角小目,点彻底破坏藤原真纪左上角的薄弱环节,这样一来左上角的七粒子就彻底成为孤军了。

    “我就说和小亮对局,完全就是不自量力嘛,小亮可是堪比职业选手这小孩怎么可能是对手。”

    “是呀,是呀估计马上就要结束了,过会我让小亮老师指导我一局。”

    人群中的议论和纷扰进藤光听见了,佐为收住折扇他也听见了,可是在棋盘上的两个人仿佛置身另一个时空一般专注。

    “这不过是他主动放弃的弃子而已,那么刚刚选择的那手棋就是他不惜放弃角部所换来的一手吗?”

    塔矢亮选择白原角上一子,形成小飞挂这手棋也是彻底的稳定了角部优势,他只需要从角部向中央慢慢扩散,到那是黑子才是真正的无力回天。

    藤原真纪现在的他已经彻底的脱离了自己的痕迹了,这里的每一手都与自己毫不相干,无迹可寻却又是如羚羊挂角恰到好处,他已经明白这是他身体里最大的秘密如果说与奈濑明日美的对局,是以他作为核心那么这次彻底没有了自己的痕迹。

    这是自己的大脑在与塔矢亮对弈,虽然说起来有些荒谬,自己的大脑对弈可不就是自己对弈吗?可是这个大脑却像是自己手持了一部手机或者电脑一样,而自己下棋的惯性思维却是像一部分记忆。

    以他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无法揣度它的落子缘由,但是每一手大脑都给予了最佳的落子点。

    不过他没有排斥,因为只有它变得无比强大那么他才会变得更强,他是为那冰冷的棋子提供更多的变路。

    十三之二空,随着藤原真纪的落子,刚刚那不显眼的一部棋影响了棋局的所有布局,莫名让黑子变厚让白子的气变得更窄。

    “什么?他的那步棋竟然是二十多手前就已经算到了,这是何等的恐怖计算力,他一步步的断了我的后路,看似我占据优势实则已经步入对面的陷阱,这怎么可能如此的极具深远的一步棋。”

    他的眼神死死盯着棋盘,黑白子之间的形势已经不觉间产生扭转了,无论他落在哪里都没有生机,黑子都会第一时间进行反扑。

    “我输了”

    塔矢亮将手中的棋子放在了棋盘上,藤原真纪也这一刻彻底明白了自己大脑多出来的那个东西是有多么强大,看似难分难解却是像在腹蛇的束缚中等待死亡,而且这一局后它变得更强了,因为它吸纳了又一位棋手的布局和棋路,他明白这些都会成为它的经验和养分使它变得更强。

    “我一定会与你并驱前行,我要站在那最高的地方俯瞰所有人,塔矢亮追逐吧,那一刻我已经令我无比的兴奋起来了。”

    “你的名字,请留下你的名字!”面对藤原真纪的背影,塔矢亮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藤原真纪!”说完与正在观战的进藤光擦肩而过,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下进藤光的背后,想要试图看见那位持黑不败的秀策,或者说藤原佐为与他想同姓氏的人。

    终有一天,他们将站在彼此的对面,那时的他将会变得更强,他将与它携手面对秀策时代的那个神话持黑不败,不过现在的他太过弱小,所以需要的是不断积累自己的实力。

    今天此行更多的是借用塔矢亮了解大脑中的东西,以及接机认清自己。

    观众中的那些老头疑惑的说,

    “小亮怎么会输呢?明明看起来只是小劣完全有婉转的余地啊!”

    佐为看着棋盘认真的说:“他们最终将成为猛虎,或者巨龙终有一天会站在我的面前。”

    他看着离去的身影喃喃自语:“不,可能很快很快他就会站在我的面前,这个时代的棋手这么年轻竟然有如此棋力可真是让人可畏。”

    对于刚刚提出质疑的,人群中出现了一位貌似棋力更高的老头说:“小亮的棋已经完全没有活路了,黑子已经将白子的生机完全断绝,再继续下去也不过是负隅顽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