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六十七章 但接下来的故事不错
    难忘的故事似乎总是发生在夏天。

    炎热的气候使人们裸露得更多,也叫人难以掩饰心中的欲望。

    铃木由乃就特别喜欢夏天。

    那种喜欢大概类似于,夏天的光照、风的气息、蝉的鸣叫。

    铃木由乃喜欢这些,喜欢得不得了。

    她还喜欢,喜欢在午饭时间中将便当盒里的草莓偷偷挪到远藤樱的盘里,喜欢在体育课后同远藤樱分享同一瓶冰水,这些微不足道的细琐小事,是铃木由乃每年夏天获得幸福感的必经途径。

    但今年铃木由乃有了一条不一样的路子。

    她爱上了另一件事情——在太阳火辣辣照射下来的夏日午后,穿着短裤戴着老旧的头戴式耳机,边喝冰牛奶,边看着屏幕上的西野七濑。

    那种感觉实在是美妙极了。

    从那时候起,铃木由乃学会了把生活中寂寞的时光换成巨大享受的时刻,那些趴在书桌上看手机而不去做试题的举动开始变得频繁、理所当然。

    她也会在放课后悄悄竖起耳朵,在周围同学们讨论关于“偶像”的事情时,将一颗小脑袋转过去,尽管她从不参与大家的讨论,但大多数时候,她的思绪早就随着同学们的谈论一同飘远。

    飘往她向往已久的东京。

    在夏天光线过于充足的日子里,铃木由乃透明的心有光线缓缓爬进。也就是在这种时候,她一边幻想自己身上生出无遮无拦的双翼,一边强烈地预感到地图上的东京似乎不再那么遥不可及。

    由乃想要成为偶像。

    她也终于成为了偶像。

    通过了甄选,离开了名古屋,来到了新宿舍,开始了训练,一切顺利美满的就像童话里的故事一样。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铃木由乃甚至还见到了日思夜想的西野七濑——在正式入团之前。

    但,就像就像夏天的阳光必然灿烂无比,秋天的骤雨也都将是乌天黑地。

    “呐…saku。”

    “我在。”

    “我…我能去趟洗手间…吗?”

    人有很多种表达情感的方式,而流泪是其中一种。

    即便那些泪水被强忍着没有流出太多,但铃木由乃那种难过早就淌满了一地。

    远藤樱怜爱的摸了摸铃木由乃的脑袋。

    “当然可以,由乃。”她说。

    ……

    穿过长长的廊道,便是厕所。

    铃木由乃走到洗手台前,她拧开水龙头,俯下身轻轻洗了把脸,然后抬头。

    好丑啊。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想。

    远藤樱在铃木由乃身后,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等到铃木由乃洗好后,她轻轻走上前,抱住了对方。

    转过头,铃木由乃看着下巴抵在她肩膀上的远藤樱,她明明是想露出一个笑容,嘴角到最后却又瘪成一个难看的样子。

    她连忙撇过去,避开了远藤樱的眼睛,顺带着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远藤樱抱得更紧了,她把脸贴在铃木由乃小小的肩膀上。

    刚才的水很凉,但现在的暖正恰到好处。

    有时候,铃木由乃常常会幻想,想着自己能住进一个满是糯米团子的房间里,和远藤樱一起。早上起来,她可以吃一个团子,中午吃一个,晚上再吃好多个。另外,这个屋子的顶大概会是透明的,到了晚上,睡觉前如果远藤樱想要一颗星星,铃木由乃想,要是她会飞的话,她一定连月亮也摘给saku。

    除了妈妈,这世界上,铃木由乃最喜欢的大概就是远藤樱了。

    所以,由乃哭得那么惨的样子不想让saku她看到。

    “呐,saku。”

    “嗯?”

    “你…你能出去一下吗?”

    远藤樱贴在铃木由乃肩上的脸一下分开了。

    “我…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铃木由乃抿着嘴,她感觉远藤樱的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许久,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听见远藤樱开口。

    “好,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远藤樱又抱了一下铃木由乃。

    「咔——」

    门发出一声响,格外清脆。

    在远藤樱离开以后,铃木由乃恍惚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躲进了厕所隔间里。

    她无力的坐在马桶上,呆呆的望着地板。

    狭小的空间往往更容易营造出孤独感,而人在孤独的时候会想很多事情。

    “路上有个大型超商正在装修,今天路过的时候好像要修好了。”

    “对了,矢久保她攒的奶茶店章好像差不多齐了呢。”

    “还有,昨天岛田老师有夸我进步哦。”

    “呀,离出道好像越来越近了!”

    “用藤野老师的话来说,似乎叫作“步入正轨”吧,如果——”

    “如果前辈她没有毕业的话。”

    铃木由乃原以为,她人生中,大抵不会再经历比数学测验得6分更让她伤感的事了。

    很遗憾,现在有了。

    小小的厕所隔间里,少女抱着双膝,耸动着肩膀。

    一下,又一下。

    ……

    “话说,你怎么今天忽然想到回去?”

    “没什么,反正顺路,看看也好。”

    “是吗?”

    下了车,白石麻衣看了眼天色,忍不住蹙了下眉。

    她不喜欢阴天。

    但还好,至少进了室内,她便可以与灰霾的天空说声再见。

    和经纪人分别以后,白石麻衣一个人乘上了电梯。

    「叮——」

    电梯门缓缓打开,面前的景象涌入眼帘以后,白石麻衣不禁有些怀念。

    出道前乃至出道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的很大一部分的训练时光都是在前面不远处的那间练习室里渡过的。

    而在之后,一期生们便换了另一个地方训练,时间一长,这里的场景渐渐在白石麻衣记忆力淡出,直到今天早上,她才从经纪人那里得知,这里的练习室和教室都用来培训四期生了。

    四期的话,她应该也在这里吧?

    白石麻衣一边踏出电梯,一边想着。

    西野七濑毕业的消息,不仅震惊了粉丝们,还震惊了成员,包含白石麻衣在内的一期生们,都有种给狠狠耍了一次的感觉。

    毕竟聚餐后火速发表的操作也不是谁都能玩出来的。

    白石麻衣昨晚就十分气恼,尽管西野七濑在群里发了“抱歉,只是忽然想恶作剧一下”,但她还是感到非常不忿。

    等到她和西野七濑通完电话气消得差不多的时候,铃木由乃的面容又自然而然的浮现在她脑海里面。

    她没忍住,一时间给铃木由乃发去许多信息,但对方一条都没回。

    因此,她昨晚失眠了。

    所以,她现在出现在了这里。

    白石麻衣有些心急,以至于她没有敲,而是直接推开了门。

    而后,她发现,里面的一切是那样熟悉,那样惹人怀念。

    她还发现,她来的似乎正是时候——

    大家刚下课不久。

    白石麻衣扫视了一下,她能辨认出那个身材匀称扎着马尾的是老师,却不能辨认出剩下的其他人的名字,她很熟悉铃木由乃,也见过远藤樱的照片,但上述的两个人貌似都不在这个房间里面。

    “啊,那个,冒昧打扰了大家,真不好意思~”

    看见大家都注视着自己,白石麻衣反应迅速的微微低下脑袋。

    “诶——”

    “是白石桑!”

    成员们显然也认出了白石麻衣,都开始兴奋的大喊起来。

    幸阪香织看着大吵大闹的成员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片刻后,她才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位不速之客。

    “那个,请问白石桑是来?”幸阪香织看了眼白石麻衣身后,发现对方并没有带经纪人过来。

    也没有摄像人员。

    “唔,刚好路过想要过来看一下。”白石麻衣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容,“会不会太忽然,打扰到您了呢?”

    “诶。”幸阪香织愣了一下,也笑了笑:“没那回事哟,反正也正好下课了。”

    “那,我能冒昧问一个问题么?”

    “当然,请问~”

    “这里是不是有个叫铃木由乃的孩子呢?”

    “是呀,她刚才还……唔,我大概懂了呢。”

    “什么?”

    “由乃现在在洗手间呢,去了有一段时间哦。”

    幸阪香织意味深长的一笑,然后朝门外一指。

    ……

    穿过长长的廊道,便是厕所。

    在洗手间门前,白石麻衣见到了刚才她没有见到的远藤樱。

    远藤樱在看见不远处那个人影出现的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眼花了,直到对方越走越近,她才确信自己的确没有看错。

    可是,还没有人教她在洗手间面前撞见前辈要如何做呀。

    怎么办才好?

    正当远藤樱陷入纠结的时候,已经走到她脸上的白石麻衣忽然说了句:“saku?”

    “啊…啊?”远藤樱惊得瞪大了眼。

    “由乃她有说起过你。”在远藤樱万分惊讶时,白石麻衣继续开了口。

    “原来如此。”远藤樱大大的松了口气。

    “对了,你怎么在这里,由乃呢?”白石麻衣接着问道。

    远藤樱闻言一时犯了难,她还以为在这里撞见白石麻衣是单纯的偶遇呢,可看对方的架势,这位前辈分明是来找铃木由乃的,她偷偷的打量了下白石麻衣,开始感到苦恼。

    这该如何是好呀。

    “发生什么了吗?”白石麻衣嗅觉一向很敏锐。

    “由乃她…刚才才知道…西野前辈她…她毕业的事情,然后就……”远藤樱有些招架不住白石麻衣的气场,于是她便简单的说起了今天发生的事。

    “她现在是在里面吧?”

    “嗯,已经呆了有一……诶?前辈!”

    远藤樱刚说到一半,就看见白石麻衣猛然转过身,推开了洗手间的门,一头闯了进去,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已经“啪”的一声自动合上。

    性格温和的远藤樱被雷厉风行的白石麻衣弄得有些凌乱,她立在原地,一时不知道是该跟着进去,还是继续在门外等侯。

    另一边,白石麻衣已经进了洗手间。

    尽管没有第一时间看见铃木由乃的身影,但她大概猜到了对方现在呆在哪儿。

    四个隔间门只有一个是合上的。

    然而,铃木由乃此时并没有察觉到洗手间已经进来了另外一个人,此刻她正独自感受着这份难得的悲伤。

    断断续续的啜泣声,透过门板,很容易的被慢慢走进的白石麻衣捕捉到。

    白石麻衣走到合上的门前,她站定后,往门上轻轻敲了敲。

    门里面的啜泣声忽然一止。

    铃木由乃茫然的抬起头,当她仰起脸时,眼泪还在往下掉。

    看向门,她声音有些沙哑:“saku?”

    沉默持续了几秒,洗手间内才响起了另一道声音。

    “是我,白石麻衣。”

    铃木由乃呆了一下,她感觉自己大脑有些转不过来,费了好大劲,她终于咽下了嘴里那口唾沫,但是,她没能弄明白为什么白石麻衣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门外。

    “由乃在里面呆了很久了喔,打算什么时候出来呢?大家可是一直在等你呢。”白石麻衣轻声朝门说着,声音和缓的像三月田野上的微风。

    好温柔。

    铃木由乃觉得白石麻衣的声音比昨晚的要温柔多了,但这份温柔令她更加不安,因为她发现自己似乎给大家添麻烦了,越这样想,她越想逃避,越不想出去面对大家。

    “这样吧,我先出去好了,由乃可以想好了再出来。”

    白石麻衣这样说完以后,紧接着响起了一串脚步声。

    在重归寂静的洗手间里,铃木由乃挣扎了一会儿以后,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她胡乱的用手擦了擦脸,接着推开了隔间的门。

    然后,她看见了白石麻衣。

    白石麻衣早已等候多时,身为偶像,会放假脚步也是很正常的吧?

    几乎是看到门外这道人影的一瞬间,铃木由乃下意识的就想合上门,她也是如此去做的。

    然而在门重新合上以前,白石麻衣的一只脚直接踹了进来,成功把门卡住。

    本来,对于铃木由乃这样明显属于逃避的行为,白石麻衣是十分不喜的,但当她看见铃木由乃面上的泪痕以及红的发肿的眼眶时,她的一颗心立马随之软化了。

    尽管她很想帮铃木由乃擦干净乱糟糟的脸,但她最终只是默默掏出了手帕递了过去。

    手帕质地很好,还带着一股清香,干净的样子足以叫人看出主人的爱护程度。

    铃木由乃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糟蹋这条手帕。

    “擦吧,没事的。”

    “可是…好吧。”

    最后铃木由乃还是在白石麻衣的眼神下败退下来,开始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脸,不过她也没敢太用力擦,随便擦了几下后,她便把手帕还给了白石麻衣。

    “擦…擦好了。”铃木由乃双手捧着手帕,递了过去。

    等了好几秒,铃木由乃也没听见白石麻衣回她,于是她抬起头,不解的看向对方。

    果然还是忍不住啊。

    白石麻衣觉得一定是她最近在TV上看多了奶粉CM,所以现在才会这样母爱泛滥。

    一脸不解的铃木由乃忽然被白石麻衣猛地抱住。

    “前…前辈?”铃木由乃的声音有些慌乱。

    “别动。”白石麻衣在铃木由乃耳旁说道。

    “我——”铃木由乃感觉自己现在心跳的很快。

    “这是借你的。”

    “人气前辈大明星白石麻衣的超珍贵拥抱。”

    “才不是……“

    “我看你可怜心软想要去抱你。”

    “绝对不是。”

    “你给我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