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夏天结束了
    夏天结束了。

    列车穿过蝉鸣、烟火、梅子酒、沙丁鱼、樱花汇成的隧道,经过狭长且炎热的时光,抵至秋天。

    远藤樱是出了门以后,才又一次切实的感受到秋日已经来临。

    今天室外的温度较前几日来说明显凉爽了许多,廊道的风吹来时,远藤樱还忍不住抱了一下胳膊。

    但好在她今天穿了长袖。

    来到403门前,远藤樱脚步稍停后按响了门铃,在等待门被推开这段时间里,她短暂的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尽管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但她还是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铃木由乃在她和挂桥沙耶香面前讲述的经历未免也太过梦幻了。

    正是因为深知铃木由乃不会说谎,远藤樱才会更加觉得这种经历发生在同伴身上有多么不可思议,她一边给那些未曾蒙面的前辈们贴上“友善亲和”的标签,一边暗暗感叹铃木由乃真是太过幸运。

    毕竟没有谁能拒绝和西野、白石这些只在屏幕前见过的前辈们互动,远藤樱自己当然也十分眼热,但昨晚她收到了铃木由乃发给她的生田前辈的小视频,这份意外之喜令她大感雀跃。

    不过当时在场的另一位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挂桥沙耶香什么也没收到。

    远藤樱犹记得昨晚挂桥沙耶香那副不高兴的委屈神情,想到这里她不禁捂嘴一笑,但她很快又把手放下收敛起笑容。

    她想起了昨晚发生的另一件事,以及铃木由乃未曾回复的信息。

    然后开始感到担忧。

    ……

    来开门的是挂桥沙耶香,而不是预想之中的铃木由乃,远藤樱的注意力被挂桥沙耶香嘴里的牙刷吸引,她笑了笑,挥手朝对方说了声“早上好”。

    挂桥沙耶香明显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她眼神迷蒙的晃了晃脑袋,然后将远藤樱迎进了门。

    “由乃还没起么?”走进玄关的时候,远藤樱问道。

    “呃。”挂桥沙耶香脸上的倦意一收,接着神色讪讪的开口:“没呢。”

    她昨晚在远藤樱走以后缠着铃木由乃问了许多东西,毕竟很大一部分人都会对铃木由乃的经历产生艳羡之情,挂桥沙耶香当然也不例外。

    让人两人闹腾到很晚才睡觉,挂桥沙耶香熬夜惯了,但铃木由乃可是早睡的乖孩子,所以今天在有训练课的情况下,铃木由乃罕见的起晚了。

    “你们昨天什么时候睡的?”

    “十二点……吧?”

    远藤樱盯着挂桥沙耶香看了一会儿。

    “一……一两点?”

    挂桥沙耶香心虚的别过头去,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和远藤樱对视的时候会感到紧张,就在她认为远藤樱会继续追问的时候,对方反而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走到了客厅,而后挂桥沙耶香先去了趟洗漱台简单的完成了洗漱,顺便看了下洗手间有没有人。

    “还没起。”她回到客厅,朝沙发上的远藤樱说道。

    “嗯。”远藤樱点点头,却一点也没有去卧室把铃木由乃叫醒的意思,她看向脸颊水润的挂桥沙耶香,开口道:“由乃昨天有什么反常的举动吗?”

    “诶?什么?”

    挂桥沙耶香一脸茫然。

    “你们昨晚没上网吗?”

    “没呀,我和由乃一直聊到很晚呢。”

    “原来如此。”

    远藤樱微微了然,事实上,她昨晚看到那则消息的时间点也十分的晚。

    她一般习惯在睡觉前、洗澡后去看手机。

    “怎么了?”挂桥沙耶香见远藤樱一副沉思模样,忍不住问道。

    “出大事了呢,沙耶香。”远藤樱叹了口气。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啦!”

    “西野前辈她昨晚……宣布毕业了。”

    “诶——”

    挂桥沙耶香出一声长长的惊叫,接着,她见到远藤樱忧心忡忡的继续开口。

    “更严重的是,由乃她恐怕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这个结论是远藤樱根据铃木由乃昨晚的反应得出的。

    远藤樱深知铃木由乃的性子,若是对方知道西野七濑毕业的的话,不说当场崩溃,至少也会躲进被窝里大哭一场。

    “那…那怎么办?”挂桥沙耶香粗粗的眉毛也像远藤樱那样,揪在了一起。

    “只能,先瞒着了。”远藤樱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她现在已经在思考到时候带铃木由乃吃什么才能安抚住对方。

    “可是由乃总归会知道的吧?”

    “那也没办法。”

    远藤樱有些无奈,她并不想主动告诉铃木由乃西野七濑毕业的消息,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少年的经历与爱知的春夏秋冬养就了远藤樱的温软柔和,因此,她实在是难以鼓起勇气去做这个“坏人”。

    和远藤樱一样,挂桥沙耶香同样陷入了苦恼,铃木由乃昨晚眉飞色舞向她讲述的样子还犹在眼前。

    如果由乃知道了会是什么样子呢?她不忍再想下去。

    接着,两人又同时反应过来,她们不明白为什么西野七濑会在昨天晚上宣布毕业。

    明明还特意把铃木由乃叫过去吃饭来着。

    但无论如何,那是西野前辈的事情,远藤樱和挂桥沙耶香现在面对着的问题,是要如何应付还蒙在鼓里的铃木由乃。

    最终还是远藤樱去叫铃木由乃起来。

    今天还有训练课,岛田池子的脾性可算不上温和,所以她们可不能迟到。

    “saku?”

    “起床啦。”

    “啊,这么晚了?!”

    ……

    成员们在第一天之后便不再享有乘坐大巴去训练的特权,从第二天开始,她们都是自己搭乘电车前往港区的大楼。

    九月的天空分外湛蓝,东京都内高楼鳞次栉比。

    街道上,成员们零零散散的一同走着。

    铃木由乃走在后头,看起来兴致很高。

    因为今天她听取了西野七濑的建议,没有再随便乱穿衣服,而是出门前让挂桥沙耶香和远藤樱好好的挑选了一番,才打扮好上的街。

    为此,她刚才还被松尾美佑夸了“今天很可爱”。

    贺喜遥香也是这么觉得的。

    远藤樱一路上看着铃木由乃同其他成员嬉闹,暗暗在心底松了口气。

    直到抵达声乐教室时,除铃木由乃外的其他成员一个都没提起西野七濑毕业的事情。

    这要归功于事先通好气的远藤樱,在出门前,她一个个给大家发去了短信说明情况。

    不过只要铃木由乃有用手机看新闻或者西野七濑的博客的话,远藤樱的努力就会变得毫无意义,可是她还是选择这样做了。

    但这世界上本就没有百密无疏的计划。

    仅是过了几个小时以后,在舞蹈课下课之前那一小段休息时间里面,贺喜遥香就不小心说漏了嘴。

    当着铃木由乃的面。

    几乎是“毕业”两个字脱口而出的瞬间,贺喜遥香就感觉大事不妙,她一脸紧张的看着铃木由乃,既感到愧疚,又不知如何是好。

    铃木由乃刚才正坐在木地板上听着贺喜遥香和柴田柚菜聊着天呢。

    她原本还想着自己要不要插上两句,就听见贺喜遥香说了句“西野前辈昨晚也宣布毕业了”。

    “由乃。”

    铃木由乃转过头,发现远藤樱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旁边,接着,她感觉自己的手被对方握住,再被握紧。

    她没有说话,而是又垂下头,从屁股后面摸出了手机。

    解开屏幕的动作铃木由乃早就用的纯熟无比,所以她很快的就点开了乃木坂的官方网站。

    不用刻意去找,首页公告里那一栏大大的标题贴心的呈现在铃木由乃面前。

    铃木由乃点了进去。

    公告的内容同标题一样简短,让人一目了然——

    「作为在乃木坂46成员而活跃的西野七濑,将于今年的活动结束后毕业。」

    「此外,预定于2019年举行西野七濑的毕业演唱会。」

    「关于此项决定的详细内容,将在今后另行通知。」

    「到毕业为止还是要继续支持西野七濑喔!」

    「乃木坂46运营委员会」

    “由乃。”远藤樱的声音再次响起。

    “saku。”铃木由乃抬起头看向远藤樱,一脸认真的问道:“这是真的吗?”

    这次轮到远藤樱没有回答。

    她要怎么答呢。

    远藤樱伸手抱住铃木由乃,这是她唯一能做的回答。

    铃木由乃却固执的推开了远藤樱,挣开了对方的手,她低下头滑动手机屏幕,点进了西野七濑的个人博客。

    她很快的看完了最新一篇文章,那是在昨晚发送的博客,内容很长,比官方公告那里长很多。

    但铃木由乃还是很快看完了。

    花了很大力气。

    像是在体育祭刚跑完800米的那样,铃木由乃现在感觉自己虚弱无比,但她的心又跳得很快,那种感受实在难以表述,她在自己的内心商店逛了好大一圈,却发现怎么也买不到一个合适的铭牌,给现在注满她胸腔的这种复杂情感命个名。

    脑海里,昨晚的回忆忽而涌起,接着,名古屋夏巡画面蓦然闪回,西野七濑那张面庞在其中尤外显眼,铃木由乃终于意识到,这个她满怀期待去面对的,第一次在舞台底下望见西野七濑的夏天——

    好像是最后一次。

    铃木由乃颓然的放下手机,她低着头,眼睁睁的看着光亮的木地板一点点变得更亮。

    她想,她应该现在是有一点难过。

    列车穿过蝉鸣、烟火、梅子酒、沙丁鱼、樱花汇成的隧道,经过狭长且炎热的时光,抵至秋天。

    夏天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