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夜晚分别的故事真是烂透了(超超超大章)
    “那,我先走了噢。”

    时间每天以相同的速率流动,但今晚似乎流得格外迅速,以至于等铃木由乃反应过来时,这场晚饭就已经到了尾声了。

    西野七濑提出了告别。

    这是她不得已之下,想出的能够转移铃木由乃注意力的最好办法。

    谁让差劲的麻衣样这么快就要露馅了呢,西野七濑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她还以为白石麻衣能坚持很久来着。

    刚才,铃木由乃问那个问题以后,白石麻衣手中的筷子就“啪嗒”一声落在了地面上,尽管后者当即一脸正经的矢口否认,但铃木由乃那皱起的眉头明显表达出了主人的怀疑。

    看来由乃也不是那么笨嘛,西野七濑想。

    “诶,这么快就要走了吗?”铃木由乃果然给起身的西野七濑吸引住了。

    “嗯。”西野七濑点点头,还不忘疯狂的向其他成员使眼色。

    “啊,的确该走了呢。”

    “时候不早了噢。”

    “真想快点回家看电视剧呀!”

    成员们纷纷响应,看得铃木由乃一愣一愣的。

    白石麻衣觉得成员们的演技未免也太夸张了些,但看铃木由乃的表情,这似乎又很有效果。

    她暗暗松了口气,同时决定以后再也不用今天这款香水了。

    差点坏她大事!

    不得不说,西野七濑提出离开的时机确实很巧妙,既不违和,又能替白石麻衣解围。

    因此,现在白石麻衣能毫无负担的跟在成员们背后离开包厢。

    “那个,前辈——”

    “干嘛?我不是都说了是你认错了吗?”

    铃木由乃疑惑的眨眨眼,她感觉白石麻衣刚才的声音好像有些颤抖,但她很快的略过了这些异常,然后往因白石麻衣离开而空荡的座位上一指:“您的包没拿。”

    “啊,是吗?”白石麻衣往座位上一看,发现正如铃木由乃所说,她的包落在那儿了,她尴尬一笑:“谢谢你。”

    接着,她便逃跑似的快速走向了门口,动作要多迅速有多迅速。

    包间开始变得空荡,在西野七濑离开以后,那种迟来的空落感占据了铃木由乃的内心,等到白石麻衣也出了门后,这种空落变得愈加强烈了。

    与此同时,铃木由乃也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

    前辈们都走了的话,她要怎么回去呢?

    想到这里,铃木由乃有些着急,她连忙小跑出了包厢门,等她出了门以后,却发现走廊内西野七濑正好整以暇的站在那儿,像是在等谁。

    彷佛西野七濑身上有块超大的磁铁似的,铃木由乃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被吸了过去,她缓步靠近,走到西野七濑身边,然后小心翼翼的望了对方一眼,接着,她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但西野七濑早就想好了一切,她回头一笑,看着铃木由乃的眼睛,然后伸出手掌。

    她的动作是那么自然,在旁人看来,也十分顺理成章。

    “走吧,我送你回去。”

    “啊?噢!”

    铃木由乃意识恍惚的牵住了西野七濑的手,她有很多问题想问,但那些困惑在触及手掌上传来的温度时,又统统如冰雪般消融了。

    西野七濑在刚才已经结过帐了,因此她们现在可以离开了。

    事实上,如果铃木由乃有用谷歌地图查询这家餐馆的位置的话,她就会发现,其实这家店和她宿舍隔的距离并不算远。

    完全可以步行往返。

    而这是西野七濑一手促成的——她是在询问过后藤静香得知了铃木由乃的宿舍地址后,才选在这家餐馆聚餐。

    现在,她得到了非常合理的独处机会。

    西野七濑为此感到满意,她看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铃木由乃,温声开口:“其实这儿离你们宿舍不远,我们走回去就可以。”

    “诶,竟然是这样?!”铃木由乃瞪着眼表示震惊,可旋即她又被餐馆门口的场景所吸引了——

    秋元真夏正抱着斋藤飞鸟,姿态像是在……索吻。

    而后者脸上写满了拒绝。

    见到这副场面的铃木由乃不知为何忽然想到了远藤樱,她撇过头不敢再看,样子有些害羞。

    西野七濑也见到了正在打闹的两人,她轻轻的“啊”了一声,想了想后,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真夏喝多了是这样的。”

    说完,西野七濑低头看了眼表,时候已经不早,在送完铃木由乃以后她还要自己回家,所以她得赶快行动了。

    另一边的秋元真夏被拒绝以后,朝斋藤飞鸟大发脾气,后者却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反而是拿起手机准备把对方这副糗态好好记录下来。

    铃木由乃看到这里,身子忍不住一哆嗦,握着西野七濑的手不由得更紧了些。

    正在与高山一实交谈的西野七濑感受到手心传来力度的变化,她略感意外的回头,在望见不远处已经开始录制视频的斋藤飞鸟以后,她便了然。

    “别担心,顶多视频会被放到番组上被大家看而已,真夏她也不介意的。”她朝着铃木由乃宽慰道。

    向成员们表达了要送铃木由乃回家的意愿以后,聚在门口的一行人便开始陆续离开,西野七濑站在门口目送大家越走越远,有几个人走到一半忽然回过了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转身离开。

    西野七濑莫名感到怅然。

    夜色清凉而厚重,容易把人变得敏感。

    两人并肩走在东京街头的人流中,头顶上放路灯一字排开,昏黄的亮和微弱的暖散发出来,落在那两张无甚差别的面容上,让那里有相似的五官的影。

    她们像极了一对姐妹。

    高出些许的铃木由乃适合扮演妹妹,而略矮一头的西野七濑更像是一位姐姐。

    转过头,西野七濑侧头看向一言不发的铃木由乃,两人已经走了有一段距离,若不是手上源源不断传来的温热触感,她几乎觉得自己牵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更像是一个大号人偶。

    不过按照常理,这种独处时间也的确是要由自己发起话题才对,西野七濑如此想到。

    车轮碾过地面的声音轻微而细琐,夹杂着风与大型商场的背景音乐。

    西野七濑过滤掉这些杂音,她凝视着铃木由乃,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话题供她发起,她可不想两人就这样沉默下去。

    “由乃下午是在上训练课吗?”

    “啊,是的。”

    “你一般就穿这个去训练吗?”

    “没错。”

    西野七濑指了指铃木由乃,就算除去山下美月的外套不看,铃木由乃的穿搭单拎出来的话,那副搭配也着实让西野七濑不敢恭维。

    若是别人的话也就算了,可铃木由乃穿成现在这样,这种在西野七濑眼里既天马行空,又富有强烈色彩冲突的穿法,她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简单来说,她接受不了自己穿的这么抽象。

    “衣服是由乃你自己选的吗?每天出门前。”西野七濑不免多问了一句。

    “是呀,怎么啦?”铃木由乃点点头,她不知道西野七濑为何突然有此一问,神色变得有些紧张。

    “从家里带过来的衣服很少吗?”

    “没有呀,带的挺多的呢。”

    “那,由乃你其实可以多花一些时间在……挑衣服上面。”

    西野七濑说的比较委婉,但我们知道,委婉对于铃木由乃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多花时间?”铃木由乃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装扮,而后不解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呀?”

    “是吗,我觉得由乃这样漂亮的孩子适合穿一些更漂亮的衣服呢,不会搭配的话也没关系,一般时尚杂志上都有教哦,《non-no》你看吗?”

    “诶?”铃木由乃刚开始听到西野七濑夸她漂亮,感到非常高兴,听到后面后她又皱起了眉头,神色显得有些为难。

    “前辈的杂志我当然也有看,但考虑衣服搭配什么的……感觉好麻烦呐。”

    “果然还是怎么舒服怎么穿更好吧?”

    西野七濑单手揉了揉眉心,其实训练时穿什么衣服也不大重要,但她不确定以后铃木由乃她们训练时会不会有staff过来拍类似纪录片的东西。

    如果铃木由乃穿的花团锦簇的样子被拍到……她想到这里就感到头皮发麻。

    想当年她西野七濑也是团里的时尚番长、弄潮儿呢。

    “不行,你以后必须给我好好穿衣服。”西野七濑一脸认真。

    “啊,这……”铃木由乃神色有些为难,但毕竟是面对着西野七濑,她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我明白了。”

    回头找saku或者沙耶香帮忙好了。

    这样一想,其实她也不用自己动脑子去考虑穿搭,想到这里,铃木由乃又变得轻松起来。

    “这才对。”西野七濑满意的点点头,又道:“其实你的想法一开始就错了,穿的舒服和穿的好看是完全不冲突的哟,自己多去摸索吧。”

    虽然铃木由乃没听太懂,但这并不妨碍她露出一副受教的表情。

    才说了这么一点内容,西野七濑就发现,她们快要到了。

    眼睛一眨,她牵住铃木由乃的手往旁边一拐,任性的偏离了原本的路线。

    西野七濑心血来潮的打算绕个远路。

    不,也可能是蓄谋已久。

    铃木由乃对宿舍周围的地形景貌算不上熟悉,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在绕路,就像此刻藏进云层的星星一样,她被蒙在了鼓里。

    风忽而变得大了,她紧紧牵住西野七濑的手,跟上对方略微加快的脚步,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同时在心里感激起山下美月。

    夜晚的城市开始摇曳灯光,不远处CD店的喇叭放着强烈的重金属,空气有些浑浊,西野七濑拉着铃木由乃正准备穿越面前这条马路,信号灯却在这时候不巧的转为红色。

    此刻正是人流高峰期,两人挤在人群里等待绿灯亮起,西野七濑轻轻扯了下铃木由乃,让对方靠的更近些,当铃木由乃回过头看向她时,她柔和一笑。

    接着,她伸手抚了抚铃木由乃柔顺的后发。

    西野七濑神色有些怀念。

    她也有过长发飘飘的时候,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铃木由乃像一把钥匙,西野七濑的回忆被打开,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她思绪回到六七年前,那时她尚且青涩,全然不知道该如何做好一个偶像,经常犯下各种错误。在番组上,她总把情绪写在脸上,不高兴会沉默,难过会抿嘴,既怕生,又不愿表现自己,如今西野七濑回头看,也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分外惹人厌烦。

    绿灯乍然亮起,人流开始重新涌动,西野七濑陷入了回忆,陷在原地。

    西野七濑感觉自己被人轻轻推了一下,她回过神,发现铃木由乃正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远处的霓虹有些晃眼,在西野七濑视野里,呈现出一种瑰丽的彩色,但这种色彩正在缓缓失焦,开始模糊,而铃木由乃那张面孔慢慢变得清晰,然后与脑海里她那张青涩的脸重叠。

    现在,西野七濑大抵知道为何自己对铃木由乃这么上心了。

    “走吧。”

    “噢。”

    铃木由乃觉得西野七濑忽然哪里有些不一样了,但她却说不上来,跟在西野七濑身后,她又听见了对方开口。

    “由乃为什么要来做偶像?”

    “诶,因为我…我想要成为像前辈这样在舞台上亮闪闪的人。”

    “就只是这样?”

    “是的。”

    “那由乃你知道自己出道之后要面对什么吗?”

    “什么?”

    西野七濑忽然停下,她回过头看向铃木由乃,对方那不谙世事的样子触动了她,在她内心沙滩上留下了一串痕,不深不浅,却刚好够引起她的共鸣。

    她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什么都不懂,有关偶像的事对于她来说都是新鲜的,很多经历都能被冠以“第一次”的名头,虽然感动的、开心的体验不少,但在那个开垦荒地的时段,许多经历实在是谈不上美妙,若是时光能够倒流,她甚至都不想再去经历一次。

    要是有个人能告诉她怎么能做好一个偶像就好了。

    很久以前,西野七濑曾不止一次这么想。

    直到现在,她也还记得那种感觉有多无助,而她并不想铃木由乃再去感受一遍。

    因此以后,就让她来告诉铃木由乃怎么能做好一个偶像好了。

    “会很困难哦,由乃你出道以后,想要做好一个偶像的话。”

    “没关系,我不怕。”

    “可是,真的超超超难的哦。”

    “诶?那…那也不怕!”

    西野七濑莞尔一笑,在她看来,眼前的少女根本不知道她以后将要面对什么。

    毕竟铃木由乃来的时机真的是太巧妙了,又或者说,是她离开的时间点对铃木由乃来说太不友好。

    她满是怜悯的揉了揉铃木由乃的脑袋,运营的想法西野七濑十分清楚,她甚至能预见不久之后,官网公开铃木由乃信息时,网络上那些言论有多么可怖。

    西野七濑想要尽量保护好铃木由乃。

    “很好,气势不错哟。”

    “嘿嘿,那当然。”

    “那我等着你证明给我看咯?”

    “诶?”

    “拉勾吗?”

    “诶??”

    “不要吗?”

    “要!”

    都说东京的治安不错,但在西野七濑与铃木由乃交谈时,她们还是遇上了小偷。

    时间被偷走了。

    等铃木由乃反应过来时,宿舍近在眼前。

    十七年的经历中,铃木由乃找不到与此刻相似的场面。

    她没有同前辈告别的经验。

    要开口吗?会不会很唐突?

    还是沉默?可是不是会显得失礼?

    铃木由乃陷入了纠结,尽管她今天得到的足够多,但在分别前,她还是贪心的想要一个拥抱。

    “诶,到了呢。”西野七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嗯。”铃木由乃闷闷的应了声。

    “啊,忘了件事呢。”西野七濑一拍额头。

    “是什么?”铃木由乃好奇问道。

    西野七濑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从口袋里取出了手机。

    今天是九月二十号,是个不错的日子。

    挺适合毕业发表的。

    不在番组,不在广播,也不在舞台。

    在博客这样一个平凡不起眼的地方,九月二十号这天晚上,西野七濑在这里进行了毕业发表。

    而全世界几十亿人之中,铃木由乃是唯一当面见证这件事的人。

    尽管她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合上手机屏幕,西野七濑呼了口气,这篇博客她早已编好,只是缺少一个发送的时机,现在发完以后,她整个人感觉轻松不少。

    另外,她是瞒着成员们进行发表的,今晚的计划从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算是一个小小的恶作剧。

    铃木由乃看见西野七濑忽然笑了,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也为此高兴起来。

    “诶,到了呢。”

    “嗯。”

    刚才的对话又重复了一遍。

    “那个,前辈。”铃木由乃鼓足勇气开口。

    “嗯?”西野七濑轻轻哼了声。

    “走之前,能给我一个抱抱吗?”

    “当然。”

    西野七濑走上前,拥住了张开双臂的铃木由乃,后者如愿以偿。

    过了一会儿,两人分开。

    铃木由乃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看见西野七濑又走了上来。

    “给你,两个。”西野七濑再次抱住铃木由乃,说道。

    这次过了很久,她们才分开。

    夜晚分别的故事真是烂透了,但它依旧是剧情里的固定章节,无法避免。

    西野七濑向后退了一步,又一步,直到铃木由乃那句大声的“再见”喊完以后,她才背着双手,用比月色更加清晰的声音开口了。

    “那,我先走了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