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六十四章 铃木由乃的鼻子一向很灵
    “这是在打圣杯战争吗?”

    “诶…那是什么?”

    “这个不是誓约胜利之剑么,那个宝具?”

    “这…这是小樱的单簧管……”

    在铃木由乃说完那句赢得整个包厢欢笑声的句子以后,这群好事的前辈们便迫不及待的提出想要看一下铃木由乃的“画作”。

    在她们的煽动下,铃木由乃不得以掏出了手机,她找了半天,才从与远藤樱的聊天记录里翻到一张她之前画过的作品。

    西野七濑她们看了眼,纷纷觉得远藤樱的评价实在是中肯极了。

    诚如她所说,铃木由乃是那样极具才情,以至于她虽未拜师,却能无师自通的沾染上那股画伯独有的气息——

    那么抽象,那么出乎意料。

    总而言之,铃木由乃用她别致的画技成功的征服了所有人。

    “真是冲击力很强的一幅画呢。”高山一实把铃木由乃的手机还给西野七濑。

    “确实啊,感觉小学生画的都比这个好。”斋藤飞鸟点点头,大力赞同。

    “阿苏卡你画不也一样?”

    “喂?哪里一样啊?”

    “哪里都一样啊。”

    西野七濑低垂着眸,她一边听着两人争论,一边看着手机里铃木由乃的那幅画。

    她一直是善于从不同角度看待事情的一个人,比起画作本身,她更关注的是另一点:由乃口中的saku大概是一个性格很好的伙伴吧。

    真是委婉的话术。

    西野七濑心里大概对远藤樱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轮廓模糊。

    但铃木由乃在她的感官里的样子也没清晰到哪里去,大概只有笨拙、怕生、天然这几个比较鲜明的特点。

    她还需要花更多时间去进一步了解铃木由乃,这个意愿在见面后变得更加强烈。

    衣摆传来些许扯动感,西野七濑思路被打断,她讶异的转过头,看见铃木由乃正一脸期待的望着她。

    “怎么了?”她问道。

    “前辈您…您觉得怎么样呢?”铃木由乃表情忐忑,随后又小声补道:“我画的……”

    “唔……”西野七濑在铃木由乃期待的注视下沉吟了一会儿,虽然铃木由乃的这种没有任何内容的速写她花个30秒就能完成,并且能比之强上十倍百倍,但她并不打算把实话讲出来。

    “不算坏噢。”她伸出手,揉了揉铃木由乃的脑袋。

    “真是太好了。”铃木由乃闻言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她刚才听周围的前辈们讨论,还以为自己画的很差呢!

    既然前辈这么说了,那自己应该画应该还不错吧!

    铃木由乃由衷的为自己发现了一项新“特长”而感到高兴。

    “很高兴?”西野七濑把手机还给铃木由乃,她看见对方眯起双眼,便问道。

    “也…也没有。”铃木由乃不愿承认,辩解道。

    “喜欢画画吗?”

    “诶,喜欢哟。”

    “好,以后有空我教你。”

    “噢……啊?”

    铃木由乃愣了一下,她又惊又喜,但还是不免担忧的说道:“可是,我那么笨……”

    西野七濑浑不在意的摆手道:“没关系,光是喜欢这一点就够了,而且,因为笨就不愿意去学,那未免也差劲了些。”

    “我明白了,我会努力的!”

    “嗯。”

    两人的谈话落在一旁的斋藤飞鸟耳中,对于西野七濑举动的正确性,她不由得表示怀疑:“虽然娜娜你画画确实很厉害没错,但这样的选手你真的能教的会吗?”

    刚才那富有冲击力的画作还深深的印在斋藤飞鸟脑海里,她其实也知道有些时候自己画的很离谱,但她认为,铃木由乃画的怎么都比她要离谱得多。

    尽管在旁人眼里她们两个画的其实没差。

    “结果其实也不重要,阿苏你的画伯身份在番组里的分量也不少,不是吗?”西野七濑眨了眨眼,“而且,偶尔也会有给“画伯”们专门而设的企划呢。“

    “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她还没出道呢。”

    “嗯,也对。”

    铃木由乃挠了挠头,旁边的两位前辈又在说她听不明白的事情了,她完全插不上话。

    下意识把头转到另一个方向,白石麻衣侧脸便闯入铃木由乃的眼帘,灯光下,那白皙的面容有些晃眼,让她微微一怔。

    随后而来的,便是艳羡的情绪。

    铃木由乃觉得白石麻衣的吃相真是好看,有着和西野七濑完全不同的气质。

    白石麻衣当然不会不注意到旁边有人再看她,她停下筷子,有些疑惑的看了眼铃木由乃,她的这副举动落在后者眼里,显得侵略性十足。

    “……”

    两人大眼瞪小眼,铃木由乃非常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知如何开口。

    而铃木由乃的神态放到白石麻衣眼中,却会让她不自觉想到:这孩子不会盯上我……碗里的食物了吧?

    但西野七濑可以把食物分享给铃木由乃,她却不太适合去做这件事,又或者说,她有些羞于做这件事。

    真是矛盾的心理。

    她觉得自己真是难懂,不过——

    “你要吃吗?”

    白石麻衣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她把碗亮了出来,放到铃木由乃面前晃了晃。

    铃木由乃低下头看着碗,事实上她今天已经吃得很饱了,但她能切实感受到白石麻衣那僵硬笑容上传达过来的笑意。

    她不想要拒绝。

    忽然,包厢的门被推开。

    或许是某位前辈去洗手间了,又或许是服务员开门进来。

    这些假设在铃木由乃脑海里一一闪过,未等她细细确认,一股夹杂在各种食物香味中的清淡香气渗入了她的鼻腔,被她感知。

    有些熟悉,有些遥远。

    记忆被拉回爱知,拉回那个炎热的午后,接着,这股香气便在铃木由乃的感官里变得清晰。

    她看着白石麻衣的脸,开始感到不解。

    “前辈,我们有在哪里见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