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如果早知道番薯干前辈会——
    在手落伸出去的短暂片刻之后,斋藤飞鸟的表情就肉眼可见的变得惊恐。

    “你…你是谁!?”

    “由…由乃。”

    “诶,谁?”

    “铃木由乃!”

    斋藤飞鸟尴尬的看着声音陡然变大的铃木由乃,有些不知所措。

    不就是抓了一下嘛,那么小气干嘛。

    气氛因沉默而变得诡异。

    斋藤飞鸟不禁再次打量了一下这个与西野七濑长得过分相似的少女,经过刚才的事件以后,她才后知后觉的瞧出,对方眉眼之间的那种不同风貌——

    是她所熟知的“西野”那儿没有的稚嫩味道。

    她大概判断得出这个名为铃木由乃的女生并不大,呃,至少在年龄层面上肯定没有她大。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斋藤飞鸟觉得自己身为一个成年人,怎么也要担当起主动开口、盘活场面的责任。

    想到这里她便开口了。

    尽管她的确是从未听过“铃木由乃”这个名字,但她还是尽力用上了亲切的口吻。

    “刚才的事情真是抱歉啦!”斋藤飞鸟的笑容不再像刚才那样僵硬尴尬,反倒是有几分真诚意味在里面。

    即便是光凭这张脸,也值得我斋藤飞一个大大的笑容了吧?斋藤飞鸟盯着铃木由乃的脸,一边笑着,一边这样想到。

    然而铃木由乃却对斋藤飞鸟的笑容视若无睹,她反而是环抱双臂,谨慎的往后挪了挪,还不忘用害怕的眼神紧紧锁定着斋藤飞鸟的手,生怕对方会突然行动似的。

    “喂!”铃木由乃的这副警惕样子不禁让斋藤飞鸟不禁有些恼怒,怎么说她也是一个有着正面形象的人气偶像,而对方现在的行为搞得她像个欺负未成年的猥琐不良一样。

    可刚才也的确是她判断失误了没错,所她现在只能无力的解释道:“我刚才只是认错了人而已!”

    铃木由乃抿着嘴,一言不发的盯着斋藤飞鸟。

    斋藤飞鸟觉得再也没有比现在铃木由乃更伤人的眼神。

    “呃,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

    “你要相信我呀!”

    “喂?”

    “铃木?由乃?”

    说了一大串话都得不到的回应的斋藤飞鸟,难免会有些羞恼,说实话,她现在真想狠狠的揪住面前这个摆着无辜委屈表情少女的脸颊,然后再用力的给对方来一个锁喉。

    正当她束手无策陷入困境时,铃木由乃却主动开口了。

    “好吧,我相信你了。”

    “诶,真的?”

    “嗯。”

    终于得到答复的斋藤飞鸟表情一下子由郁闷变得高兴起来,她满意的拍拍铃木由乃的肩膀,道:“这样才对嘛。”

    可铃木由乃却灵敏的一闪身,躲开了她的手掌。

    这下斋藤飞鸟顿时又不高兴了,她向前一步,想要好好“关照”一下这个突然出现在休息室里的少女。

    而她一动,铃木由乃就立马又往后退了一步。

    斋藤飞鸟忍不住暗咬银牙,再猛的向前一踏。

    铃木由乃被吓了一跳,连忙再退。

    咦?

    斋藤飞鸟微微睁大了眼,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受惊的铃木由乃,忽然觉得这还蛮有趣的。

    她又试探性把身子往前一倾,然后铃木由乃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样被她惊的向后一挪。

    “噗哈哈。”

    连续后退的铃木由乃撞到了身后的椅子,一不注意跌坐在了椅子之上,她看着面前正捧腹大笑的斋藤飞鸟,就算她再迟钝这时也该反应过来了。

    “您是在捉弄我吗?”她鼓起嘴,一脸不高兴的问道。

    斋藤飞鸟闻言一怔,接着下意识的点了下头:“是啊。”

    “您——”铃木由乃憋红了脸,似是想要争辩什么。

    可她又想到对面这个少女是声名远扬的大前辈,一时间也有些无所适从,最后她只得泄气的耷拉肩膀,并用略带恳求的语气向斋藤飞鸟说道:“请…请不要这样。”

    “诶诶?”斋藤飞鸟变得有些慌乱。

    铃木由乃的动作神态无一不在警告她——这个少女可能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她的心脏也一下子被那水润的快要滴出水的大眼睛直直击中,可她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懊悔的同时,又难免会生起一丝兴奋,毕竟西野七濑可从来不会向她展露出这番惹人怜爱的稀罕风情。

    “那个,由乃啊,我可以这样叫你嘛?”

    “随您便。”

    铃木由乃的冷淡反应让斋藤飞鸟略带苦恼的咬了咬下唇,而马上其他成员也咬来到休息室里,要是被她们望见自己在这里弄哭一个小女生,指不定还要给她们嘲讽成什么样子呢。

    想到这里,她只好继续硬着头皮聊了下去。

    几分钟后。

    斋藤飞鸟无力的倒在了铃木由乃旁的另一张椅子上,她现在算是发现了,自己实在是难以应付这些未成年的小鬼。

    不过她也不是全无收获,她原以为从铃木由乃嘴里套话会很不容易,没想到却意外的简单,只是两三下,她就把对方的底细摸了个清。

    原来是四期生啊。

    她正打算着要如何利用这点大作文章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自己口袋里有个硬硬的东西,于是她便下意识的摸了出来。

    是一根棒棒糖。

    抓着棒棒糖,斋藤飞鸟偷偷看了眼铃木由乃,迟疑了几秒。

    这东西真的对那孩子有效果吗,她想。

    算了,反正试试也不亏。

    “那个,由乃要不要吃糖?”

    “……”

    没有得到回应的斋藤飞鸟知道自己是白问了,她对此也不意外。

    那就自己吃掉吧。

    而斋藤飞鸟刚拆掉包装纸,旁边就传来一个很小的声音——

    “是什…什么味道的?”

    “噗。”斋藤飞鸟笑声一起,又立马收住,然后反问道:“由乃想要什么味道的?”

    “最好是草莓的,葡萄和橙子也可以。”铃木由乃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会儿。

    “诶,真可惜,这根是薄荷味的。”

    “噢。”

    铃木由乃一下子变得兴致缺缺,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唔,小孩子果然是不懂薄荷味的美味之处呢。”斋藤飞鸟摇了摇头,最终还是自己享用了这根棒棒糖,她尝了一口,又忽然问道:“你很喜欢草莓味吗?”

    “当然,我上小学的时候还天天喝草莓牛奶来着,糖果也是最喜欢草莓味!”只要说到这类事情,铃木由乃就会变得神采飞扬。

    可心情变好一些的铃木由乃却发现,在她说完以后,斋藤飞鸟的神色就变得不太自然起来,她不禁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吗?前辈不喜欢草莓么?”

    斋藤飞鸟狐疑的盯了铃木由乃一阵,确认对方的表情不似作伪以后,藏于侧发的耳廓上的温度才稍稍降低了一些。

    “我当然也喜欢了。”

    “那太好了!”

    铃木由乃高兴的神情令斋藤飞鸟暗暗松了口气,她现在更加确定对方对她那难以启齿的“黑历史”还全然不知,简单相处一阵以后,她觉得这个孩子也未免太过单纯了些,当然,这只是好听的说法而已。

    哪有一个后辈会不顾前辈的脸色,一个人坐在那摆着一副要哭的表情的呢。

    不过斋藤飞鸟却不太在意这些,或许是因为得知了对方身上的草莓“属性”,她现在莫名看铃木由乃更加顺眼了,再加上她本来就有封住铃木由乃口、不让她将今天的事情讲出去的念头,所以接下来她要做一些赔礼的实际行动也应该是理所应当了。

    “那个,今天的事我还是想说一声抱歉,啊,还有刚才的……”

    “没关系的。”

    斋藤飞鸟说到一半,就被铃木由乃摇头打断了,她的委屈从来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好好哄好的话就一般没有问题。

    “诶?”斋藤飞鸟没想到铃木由乃态度转变的这么快,她把嘴里的棒棒糖拔出,又接着道:“那由乃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

    “啊…啊?”铃木由乃又缩了缩身子,忽然变得紧张起来。

    “还请由乃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讲出去,拜托了!”斋藤飞鸟一脸认真。

    铃木由乃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是什么呢。

    “这个啊,没问题。”她摆摆手,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样子。

    “那太好了,”斋藤飞鸟同样松了口气,她可不希望哪一天自己的事迹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番组或者广播里面,放下心事的她心情变好不少,又说道:“作为赔礼,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你一个小忙。”

    “诶,真的?”铃木由乃十分惊讶。

    不得不说,斋藤飞鸟的许诺还是颇有价值的,光是这个“帮”字,就有很大一番操作空间。

    “当然是真的。”斋藤飞鸟肯定的点点头,在她想来,铃木由乃无非会提的就是“合影”、“签名”之类的小要求,大胆的一点不外乎也就吃饭什么的。

    前面这些她都觉得没什么,而硬要约她吃饭的话,她也勉强可以接受,不过她认为铃木由乃不会这么大胆就是了。

    斋藤飞鸟含着棒棒糖思考的样子自是一道可爱风景,而她旁边的铃木由乃也在思索,正当两人陷入沉默时,一道声音意外的在她们耳旁响起。

    “由乃!?”

    两人同时回过神。

    “阿山?”

    “山下前辈?”

    山下美月一脸震惊的看着空降到休息室的铃木由乃,就连她旁边的岩本莲加也是如此。

    “由乃怎么会跑到这里来的?”

    “是经纪人桑带我过来的。”

    “啊,这样,那她人呢?”

    “我不知道。”

    斋藤飞鸟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聊了起来,莫名有些不爽,她伸出手指戳了戳山下美月:“喂,你们认识?”

    “唔,见过两面而已,不过交换了电话号码。”山下美月说着,伸手摸了摸铃木由乃的头:“由乃是个有趣的玩…孩子哦。”

    铃木由乃感受到头顶上的触感,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想要避开,但当她看到山下美月那和善的笑容时,又立马乖巧的不动了。

    “对了,刚才你们的气氛有些奇怪呢,莫非阿苏卡前辈你又欺负新人了吗?”

    山下美月熟知斋藤飞鸟的脾性,也和对方关系不错,所以经常能开一些小小的玩笑。

    哪知斋藤飞鸟的反应要比她预想要剧烈许多。

    “才没有!只是误会而已,现在已经解除了!”

    山下美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嗅觉敏锐的她还是下意识的向身旁的铃木由乃问道:“阿苏卡前辈有对你做了什么吗?”

    旁听的岩本莲加闻言也有些好奇,说实话,现实里见到的铃木由乃的冲击力远比屏幕上的大,铃木由乃的sr直播她可是一场不落的看了,可见到对方时,她仍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

    她仔细打量着铃木由乃的面容,片刻后,她看见对方开口。

    “没什么,前辈只是摸了——”

    没等铃木由乃说完,斋藤飞鸟就真的飞了起来,整个人一下子扑到对方身上,然后用手迅速捂住对方的嘴。

    “呜…呜呜。”

    感受到铃木由乃反抗的力度,斋藤飞鸟福至心灵般的,把口中的棒棒糖拔了出来,然后趁铃木由乃不备,迅速把塞到了对方嘴里。

    如此这般,铃木由乃果然不再反抗,只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斋藤飞鸟满意的舒了口气。

    “呼。”

    她拍拍掌,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而随后她才反应过来旁边还有两个人,转过头后,她发现山下美月与岩本莲加都是一脸呆滞,这不禁让她有些疑惑。

    “怎么了?”

    ——

    「晚安美月」

    昨天

    意外的见识到

    阿苏卡前辈强势的一面

    啊

    真是厉害呢

    你喜欢吃棒棒糖吗?

    听说薄荷味的不错

    我也有点想试试了呢

    晚安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