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少女有些忧愁
    时至九月中旬,东京仍没有转凉的迹象,天气一如往常的炎热。

    从全国各地赶来东京的四期生们,渡过了她们在东京的第一个周末。

    按照之前约好的,铃木由乃与田村真佑几人在周末最后一天,前往了附近的大型商城进行购物。

    由于时间有限,尽管一行人很想去秋叶原、台场之类的地方逛逛,但考虑到仓促之下制定出的行程计划所能收获的乐趣也未必能有多少,于是她们索性决定把探索东京的知名景点这件事放到以后,等到有空的时候再去游览。

    而即便只是在宿舍周围逛街,她们的那种开心也有增无减,甚至是愈演愈烈。

    购物向来是令女性享受的一件事,何况她们还是集体行动。

    但再美好的时光终究有用尽的一刻。

    周一,一个看到就叫人开心不起来的日子。

    对铃木由乃来说,尤为如此。

    闹铃声彷佛来自深暗地狱,无休止的在铃木由乃耳旁响彻,而房间内明明有两个人,却无一人去按停床头柜上近在咫尺的闹钟。

    不知过去多久,不胜其烦的铃木由乃终于是睁开了双眼,然后重重按掉闹钟。

    “真是的,吵死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铃木由乃意识朦胧间忽然记起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训练课要开课了!

    想到这里,她立马转头朝还在安逸睡着的挂桥沙耶香大喊。

    “快起来,沙耶香!”

    但无论铃木由乃如何去叫喊,挂桥沙耶香始终都像一个专业的尸体演员,一动也不动。

    若不是还能看见那平坦胸腹上起伏的弧度的话,铃木由乃觉得把沙耶香叫作“尸体”也没什么不对。

    看着始终无视自己的挂桥沙耶香,一时间铃木由乃陷入了手足无措的境地。

    她实在是太不擅长叫人起床,或者说,不擅长强迫别人。

    因为铃木由乃从来都是被叫醒、被强迫的那个。

    呆在床边思考了一会儿,铃木由乃最终决定把这个难题等会儿交给远藤樱她们来解决,毕竟她们等会儿都是要一起出门的。

    所以铃木由乃很快的就完成了洗漱,准备尽快让成员们来叫醒挂桥沙耶香。

    她头发比较柔顺,因此一般早起的时候她不会再去洗一遍头然后吹干做造型什么的,通常都是扎个马尾就草草了事了。

    但考虑到今天日子比较特殊,一向粗神经的铃木由乃竟也会在权衡利弊以后,好好的洗了一遍头,吹干后才好好的把刘海固定,接着梳了个马尾。

    而她也只会扎马尾,或者双马尾。

    以往编发这种事都有母亲帮她做,若是碰巧遇到对方出差,那么铃木由乃这时候都是清一色的黑长直和单马尾。

    把人物点数几乎都用在生活技能上边,但又没点满,或许用这句话来比喻铃木由乃再适合不过。

    然而铃木由乃的头发着实不短,虽然没有夸张到及腰,但后发发尾也实实在在的落到了肩膀以下很后的位置。

    所以在出门前,她不可避免的花费了比以往要多的时间。

    头发吹好衣服换完的铃木由乃,再次从浴室回到了卧室,而当她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却发现挂桥沙耶香不知什么时候起床了。

    “你起床啦?真是太好了!”

    挂桥沙耶香轻轻的“嗯”了一声,似乎还未完全醒转,铃木由乃见状,又连忙提醒了一句:“沙耶香也快点洗漱吧,今天是集训的日子呢!”

    “知!道!啦!”挂桥沙耶香拖着长音回了句,语气略带不满,但旋即她又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于是立马眼巴巴的看着铃木由乃:“我打算洗个澡,由乃就等我那么一下好嘛?”

    “噢,好。”铃木由乃老实的点了下头,既然挂桥沙耶香已经起了,她也没有必要急匆匆的去求助远藤樱了。

    反正距离集合还有好一段时间。

    “昨天不是买了面包和泡面吗?由乃可以一边吃早餐一边等。”

    “嗯,我知道啦,沙耶香你快去吧。”

    “不够的话,冰箱里的草莓也拿去吃吧!”

    “诶,我早上一般不吃那么多的啦。”

    “总之,请尽情享用吧!”

    等到浴室传来门合上的声响,铃木由乃才一个人来到客厅觅食,正如挂桥沙耶香所说,昨天她们的确是采购了一批零食回宿舍。

    干粮对于两个料理苦手来说,重要性自然毋庸置疑。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零食以外,挂桥沙耶香昨天还买了好几盒草莓,占满了整整一个购物袋。

    而草莓盒子标签上那连串数字,铃木由乃只是看了眼,就望而却步,虽然她也很喜欢吃草莓没错,但有那个钱的话,她觉得还不如买盒牛小排或者猪肋骨来的划算。

    所以在广泛意义上,现在占据着冰箱大部分位置的草莓,是挂桥沙耶香的私有财产。

    尽管对方说可以随便吃,但铃木由乃想了想还是没有打开冰箱,她觉得一个人背着吃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还是等沙耶香出来再一起分享吧!

    欸嘿,四期的大家都是好人呀,圣来是,沙耶香也是呢!

    正当铃木由乃暗自欣喜的时候,她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取出手机,铃木由乃看到屏幕上亮着的line提示,眉头忍不住一皱。

    这两天山下美月总是会一大早向铃木由乃发来消息,她不知道为何这位前辈总是热衷于找她聊天,虽然频繁程度远不及以前的“大姐姐”,但对方的言论却比后者难以招架十倍百倍。

    铃木由乃还从未与这样的人聊天过,山下美月说的话可以说是漫无边际,并且毫无尺度可言,上一秒她在说“午饭吃的是蛋包饭”,下一秒就忽然来句“由乃今天有想我吗”,到后面,“我有点想你”、“为什么不会回消息呀”之类的话更是家常便饭。

    偶尔,她还会夹杂两句“由乃也喜欢裸睡吗”、“我往浴缸加了日本酒,意外的不错”这样的让铃木由乃看不懂并且觉得十分奇怪的话。

    铃木由乃感觉自己实在是不擅长应付这位前辈,她几次想过不去回复对方的消息,但毕竟前辈的身份摆在那里,所以每次她都是在一番挣扎之后,还是老老实实语气生硬的进行了回复。

    然而每次山下美月都似乎看不出来铃木由乃公式般的语句透露出的讯息似的,依旧是风格如常的自顾自把一条条消息发送而来。

    这两天,铃木由乃甚至会想,自己是不是曾经做过什么惹恼对方的事情,才令得山下美月这样对待自己。

    但她终究是没有想明白。

    客厅中。

    铃木由乃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点开了line,不出她所料,果然是山下美月发来的消息,顺带一提,对方的备注已经被改了。

    现在叫作:「性格好像有些古怪的前辈」。

    看着屏幕上的消息,铃木由乃有些忧愁。

    “一大早就在想由乃呢,一直到现在还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