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叫我美佑就好
    铃木由乃被山下美月发来的直白消息击的兵荒马乱,正当她一颗心砰砰直跳,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复的时候,耳旁忽然传来的声音狠狠的惊了她一下,让她差点抓不稳手机。

    “你在和谁聊天呢?”

    “诶?!”

    猛地转过头,挂桥沙耶香那张近在咫尺的清秀面庞就这样闯入铃木由乃视野,带着些许未曾散去的睡意。

    挂桥沙耶香反倒是被转过脸来的铃木由乃弄得有些慌乱,她连忙把脑袋往后缩了缩,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这样做完之后,刚才那种心悸感才散去不少。

    她和远藤樱一样,视力并不太好,平日里都是戴着隐形眼镜的。

    所以想要偷看铃木由乃是和谁聊天的话,一大早起床没来得及带眼镜的挂桥沙耶香就必须得凑的很近才行。

    “是…山下前辈。”铃木由乃支吾了一下,才说出山下美月的名字。

    因为有些担心挂桥沙耶香是否看见了聊天内容,所以对于两人现在所保持的距离,铃木由乃倒是没怎么留心。

    不过,既然沙耶香都这样问了,想必…她应该是没看见吧!

    铃木由乃是绝不想让这个新室友看见刚才的聊天内容的,不知为何,她心里隐隐觉得挂桥沙耶香是个大嘴巴的人。

    唔,沙耶香嘴巴确实不小,她转动眼珠,悄悄看了眼挂桥沙耶香,这样想到。

    总之,现在心慌的铃木由乃是不想让人知道山下美月邀请她去家里“做客”这件事的,无论是谁。

    包括远藤樱。

    “诶?前辈找你有什么事情吗?”挂桥沙耶香瞪大了本来有些惺忪的眼,一副吃惊相。

    她昨天加了与田祐希好友还没来得及和对方说话呢,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腼腆羞涩的好室友竟然先和前辈联系了起来。

    “没有,就正常聊天而已。。”

    “啊?聊了什么呀?能和我说说嘛?喂,由乃,别走啊!”

    铃木由乃察觉到挂桥沙耶香有愈缠愈烈的意味,就连忙从椅子上离开,然后一个迈步出了卧室的门。

    留在原地的挂桥沙耶香扯了扯脑袋上凌乱的发,看着门口,接着忽然笑了。

    跑那么快干什么呢,我可是什么都看到了。

    挂桥沙耶香摸了摸下巴,回想起先前惊鸿一瞥看到的内容,神色有些古怪。

    真坏呀,山下前辈。

    除了那些“劲爆”的聊天记录,挂桥沙耶香还在铃木由乃匆忙离开时注意到对方的手机锁屏。

    是西野七濑在舞台上的照片。

    她不知道铃木由乃这张锁屏用了多久,反正她自己基本是一周一换或者几换,挂桥沙耶香记得她上周的锁屏还是初音未来,上上周的是幸二。

    幸二是她在冈山老家养的狗,全名叫中原幸二。

    挂桥沙耶香原本还在想下周的锁屏要用那张照片好,当她回想起刚才铃木由乃那张近到不能再近的脸时,心里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铃木由乃匆匆忙出了卧室,为了让心情平复,她选择了洗漱,连山下美月的消息都忘了回复。

    她洗漱完,一股饥饿感便适时传来,或许,刚才山下美月发的照片功不可没。

    当挂桥沙耶香换了身衣服走出房门时,她就看见客厅的铃木由乃抱着那袋仙贝一个人吃着,嘴巴一鼓一鼓的,像松鼠。

    “噗。”

    “干嘛?”

    “没什么,我先去刷牙了。”

    铃木由乃疑惑的盯着挂桥沙耶香的背影,有些不解,但旋即她又继续吃起仙贝来,越是吃,她越是感激早川圣来。

    她吃了这么久竟然还有一大半!

    要知道她可是刚搬进来,宿舍里只有这袋仙贝可以食用了。

    想到这里,铃木由乃就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拜访一下隔壁的远藤樱,顺便探望一下早川圣来,以此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说不定圣来她还有别的特产呢。

    “由乃,你毛巾忘收了噢。”

    “咦,人呢?”

    从洗手间出来的挂桥沙耶香看着空空如也的客厅,疑惑的眨了眨眼。

    门外,走廊。

    一大早,室外的阳光并不刺眼,意外的让人感到柔和。

    403距离电梯不远,铃木由乃现在就撞见了一个刚从电梯里出来的人。

    她记忆力实在是称不上好,但即便这样,对于面前这个越走越近的少女,她还是有印象的。

    因为对方实在是太白了。

    在那些柔和晨光的映射下,少女那张鹅蛋脸,几乎被照成透明色,就连那位以肤色闻名的白石前辈,这位少女与之比起来,似乎也有过之而无比及。

    “早…早上好。”铃木由乃觉得自己应该先打个招呼。

    尽管她对这个少女有印象,也知道背着书包一副要往宿舍进的样子就意味着是成员,但她老毛病还是犯了——

    她一时间记不起对方的名字。

    令铃木由乃意外的是,少女那张沉静的脸忽然笑了,露出两排整齐水润的白牙,她眼弯着,有和早川圣来一样的笑眼,同样带有卧蚕,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早上好。”

    少女今天心情本不是很好,但她没想到自己竟一大早在这里撞见了铃木由乃,对她而言,这实在是一件幸运的事。

    她瞧出对方迷糊神色所透露出的意味,于是她笑容再张,继续开口。

    “松尾美佑。”

    “诶?”

    “我叫松尾美佑。”

    “啊,噢。”

    “叫我美佑就好。”松尾美佑看起来十分高兴,她背上那书包似乎颇为沉重,伸手提了提肩带,她又张开嘴:“如果你愿意的话。”

    “诶,我叫铃木由乃。”铃木由乃一脸天然。

    “嗯,这个我知道。”

    “噢噢。”

    “由乃。”

    “诶?”

    “你应该喊我的名字才对。”

    “mi…miyu。”

    松尾美佑欣喜的晃了晃身子。

    她啊,也是老鸽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