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三十七章 熊孩子盯上了大胃王
    铃木由乃不明白挂桥沙耶香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么高兴,但聪明的她很快就明白了:或许交上朋友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只是挂桥沙耶香表现的似乎强烈了些,这让铃木由乃有点手足无措。

    她大部分好动因子只在远藤樱面前会被活化,而面前的挂桥沙耶香显然不是她的激活对象。

    不过见到挂桥沙耶香如此,铃木由乃也同样感到开心,不是被对方感染,而是切切实实的为“朋友”这个词而欢喜。

    但铃木由乃却没有忘记她一开始的目的。

    她要去隔壁找远藤樱了。

    几乎是想到这里的一瞬间,铃木由乃就迈开了笔直的双腿,速度之快,丝毫不像是刚被撞过的样子,让还在乐呵呵的挂桥沙耶香面色一变。

    “诶,你要去哪?!”

    铃木由乃此刻离门不远儿,稍微向前就能握住门把手,她听见挂桥沙耶香的叫喊,闻声转过了头。

    “我要去saku那儿。”她歪了下脑袋,有个念头忽然从她心底冒出,犹豫了一会儿,她第一次向这个新朋友发出了邀请——

    “你要一起吗?”

    “诶?”

    挂桥沙耶香不能理解为什么铃木由乃要忽然离开,她觉得两人就这样呆在新宿舍也挺好的,但不管怎样,她决计是不会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呆着的。

    “好。”所以她马上点了点头。

    ……

    402。

    “你东西还真不少呢,都快赶上由乃了。”客厅小小的空间里响起远藤樱的声音。

    “啊,是吗?”原本俯着身子的早川圣来抬起头,望着客厅另一头的站着的远藤樱,有些腼腆的笑了笑:“我觉得其实还好啦,也不是很多。”

    远藤樱看了下眼睛又不自觉眯起来的早川圣来,没有多说什么,她转过头,把抹布放进厨房的洗手池。

    事实上,整个宿舍的环境经过刚才她们以及远藤樱父母的打扫后已经称得上焕然一新,现在远藤樱只是在做着一些没来得及处理的收尾工作。

    明明之前说好要好好在东京吃一顿饭再走的,可爸爸妈妈却忽然说家里有事先一步回了爱知,远藤樱不清楚父母那边在搞什么,她没有多问,仅仅是顺从的听取了吩咐。

    要说分别的伤感,远藤樱自然是有的,可她发现,她身旁的早川圣来竟是一个人搬过来的,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见对方身上有过类似因孤单而产生的消极情绪。

    有的只是不间断的笑声与脸上鼓鼓囊囊的面颊肉。

    所以,现在远藤樱把内心那些难过失落的情绪藏的好好的,没有让它们在自己脸上流露出分毫。

    “我这边收拾好了,你那边呢?saku?”

    “诶?!”

    远藤樱有些惊慌的抬起头,看着早川圣来。

    “还没好吗?要不要帮忙?”早川圣来一脸诚恳,殊不知现在她内心其实也是超级慌张。

    “不是,你刚才…叫我什么?”远藤樱摆摆手,小心的问道。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远藤樱的反应在早川圣来的预料之中,她自有应对的招数。

    “诶?不可以吗?”

    “不,没关系。”

    远藤樱摇摇头,说完这句话后就没有更多反应。

    早川圣来转了转眼珠,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就在这时,门铃忽而响起。

    “我去开吧。”早川圣来自告奋勇的接起了开门的伙计,况且她本来就是离门最近的那个,她一边走,还不忘一边自言自语着:“会是谁呢?真好奇呀。”

    远藤樱大概猜到那会是谁了。

    门很快被打开,水平差距十分明显的两个身影很自然的就闯入早川圣来的视线。

    “由乃?还有……挂桥?”

    “哈喽!”

    “晚上好,早川。”

    挂桥沙耶香与铃木由乃分别同前来开门的早川圣来打了声招呼,相比于前者,后者的声音里的兴奋要寡淡不少。

    “你们这是……”两人的串门串门举动让早川圣来稍显讶异,但随即她就反应了过来:“啊,先进来吧。”

    两人进门后,早川圣来把门合上,她下意识看向玄关前的阶梯,想要找两双拖鞋给串门的两人,可她也只是刚搬过来,更多的拖鞋什么的,显然她还没有准备好。

    “那个……”她抬起头,正要告诉铃木由乃与挂桥沙耶香这件事,却发现她面前只剩下了一个人。

    早川圣来盯着挂桥沙耶香,疑惑的眨了眨眼。

    “在那儿呢。”挂桥沙耶香当然读得出早川圣来眼中的探询意味,她朝客厅一指。

    客厅里。

    “saku——”铃木由乃扑向沙发上的远藤樱。

    你有养过猫或者狗吗?

    如果有的话,那么你应该能理解当你的猫扑到你怀里时,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远藤樱现在就是这么感觉的。

    尽管铃木由乃实际上要比一只猫远大的多。

    但身为主人的那种体会是一样的:愉悦与满足。

    身体的本能反应让远藤樱情不自禁的抚顺铃木由乃的长发,她低下头,铃木由乃正仰着面看着她。

    远藤樱正要责备对方的冒失,她下巴底下那白皙面颊之上的淡红眼角就闯入了她的眼帘。

    “怎么回事?”她声音不自觉放大了些,一双手小心翼翼的探向铃木由乃的眼周,像是在对待什么珍惜事物似的。

    “什么?”铃木由乃一时间没能理解远藤樱说的话,她扑上来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张沙发要比她想象中的小许多。

    她的一双腿正翘立在空中,或许远藤樱没察觉到,但铃木由乃知道自己的身体正一丝丝的往下移,她感觉自己这个姿势再保持一会儿,就要滑倒,掉落沙发了。

    所以铃木由乃索性挣开远藤樱的覆在自己脑袋的双手,一翻身,整个人直直的躺下,脑袋枕在远藤樱的大腿上。

    “呼,这样好多啦!”她长舒一口气。

    “快回答我的问题!”远藤樱忽然有些想笑,却还是板起一张脸,她伸出手捏住铃木由乃的鼻子。

    这是她常用的手段,一般会在铃木由乃不好好回答问题时用到。

    慢一步赶到客厅的早川圣来与挂桥沙耶香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铃木由乃躺在远藤樱大腿上吐着舌头大声求饶,远藤樱则是一只手捏住铃木由乃的鼻子,另一只手还按住了对方的双手。

    “她们两个关系真好啊。”早川圣来自然而然把这个场景归类为嬉闹,她转过头,看向一旁的挂桥沙耶香,似乎是想要拉近关系:“挂桥你觉得呢?”

    早川圣来的声音不低,两人又离得近,挂桥沙耶香自然能听见早川圣来向她开口。

    “我?”挂桥沙耶香做了个早川圣来没想到的动作,也作了个偏离早川圣来问题的答案。

    她双手捧住自己的脸颊,声音里透着一股兴奋——

    “由乃鼻子什么的,真想捏捏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