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沙耶香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四期生的宿舍被安排在一栋公寓中,七间都在同一层,连在一起。

    整栋公寓是刚投入使用的,住户极少,俨然一座员工宿舍。

    同成员聚餐过后,第二天中午,铃木由乃就在母亲的陪同下,开始了把行李一样样搬进宿舍的繁杂工程。

    铃木由乃与挂桥沙耶香所在的房间是403,远藤樱和早川圣来在隔壁,是402。

    远藤樱今天也要搬宿舍,她的父母也到了,现在这会儿正在隔壁忙呢。

    而挂桥沙耶香并没有先铃木由乃一步搬到宿舍,因此当白石有希推开门时,室内的景象透着一股无人居住的气息。

    房间,或者说宿舍,里面设施齐全,日用家电的种类以及新旧程度有些出乎白石有希的意料,她转了一圈,发现光是客厅就有不小的面积,还配有厨房和独立卫浴。

    虽然这些都在宿舍条例里有写,但当亲眼看见时,铃木由乃和白石有希还是不免感到惊讶。

    可以说,宿舍的环境远比要比她们想象中的要好。

    “比我想的要好哦,由乃。”白石有希轻松的笑了笑,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她收回目光,“看来你的新宿友还没来呢。”

    “昨天聚餐的时候有好好和别人相处吗?”她一边从门外搬送行李,一边提高声音问。

    “有哦。”铃木由乃也连忙一起帮忙。

    “那,是叫沙耶香对吗?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呢?”白石有希突然放下箱子,双手叉腰。

    “诶?”铃木由乃愣了一下,她似乎还真答不上来,昨天她光吃了,聊天都是远藤樱在聊,她竭力搜寻记忆,好一阵子,她才从她那匮乏的词汇量里找到一两个合适的词语——

    “矮矮的,眉毛很粗。”

    因为要运送行李,所以此时403的门是大开的,正值中午,和煦的阳光透过云层,洒在了房间内的米色地板上,盈盈发亮。

    铃木由乃忽然感受到余光一暗,她转过头,看见了一个人。

    好像是就是那个她说的,矮矮的、眉毛很粗的那个。

    “诶,挂桥你来啦?”她扬起嘴角,笑容百分百的纯天然。

    此时她尚未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

    挂桥沙耶香现在有一点点恼怒。

    明明她昨天从会议室离开以后,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才去的聚餐。她还特意换了发型,用发夹别了个斜刘海,连衣服也是上个月刚才买上的没穿过几次牛仔吊带裙。

    挂桥沙耶香也知道自己的面容与精致秀气沾不上边,但不管怎么想,用来形容她的词语都应该是娇小可爱才对。

    怎么会是“矮矮的、眉毛很粗”呢!

    白石有希觉得现在的气氛真是有趣极了,若是有机会的话,她真想就这样一直在旁边看下去。

    可惜的是挂桥沙耶香的妈妈也来了,按照礼仪,双方家长当然是要先打招呼的,所以现在这种难言的气氛势必要被打破。

    两位妈妈开始交谈起来,旁边剩下两个少女。

    铃木由乃见刚才已经打过招呼,于是便吭哧吭哧的跑去外头继续搬行李了。

    挂桥沙耶香看着铃木由乃的背影,气的直跺脚。

    铃木由乃吃的多,力气也不小,虽说没有到怪力女那种地步,但几件小小的行李却还是难不到她的。

    没过一会儿,今天带过来的行李就被她全部搬进了屋。

    而挂桥沙耶香就没那么轻松了,她现在正对着门后那个超大行李箱一筹莫展,正门前玄关处有道小槛,如若想要把行李箱搬进来,就必须得跨过它。

    然而行李箱实在是太重了。

    “我来帮你吧。”铃木由乃搬完,看着一张小脸憋的通红的挂桥沙耶香,走了上去。

    挂桥沙耶香本想硬气的拒绝,然而无奈行李箱确实过于笨重,于是她索性就任由铃木由乃搭了把手。

    注意到这里的白石有希微微一笑。

    有了铃木由乃的协助,挂桥沙耶香顿感轻松,她甚至都没怎么用力,行李箱就被铃木由乃一个人抬了进去。

    “嘿咻,好了。”铃木由乃拍拍手,“还有吗?”

    挂桥沙耶香摇摇头,她的东西不像铃木由乃那么多,而她的到来,正好打断了铃木由乃与白石有希继续探寻这间屋子的势头。

    客厅不小,但一扫便能窥见全貌,厨房不大,那并不是优先值得注意的地方,所以接下来两家人一个去了浴室,一个去了卧房。

    挂桥妈妈去的是浴室,白石有希带着铃木由乃去了卧房。

    卧房采光很好,窗帘是淡蓝色,现在天气尚佳,房间内有着新房那种特殊味道。

    房间的布局十分简单,一张大的梳妆台,靠墙有一个壁式拉门衣柜,容积很大,看起来足以够两个人用。

    正中央摆放着两张床,中间隔着一个小小的床头柜,这有别于传统的上下铺形式,好处是更加方便,缺点是有点占空间。

    但卧室的面积不小,所以这点缺陷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看来卧室也不小嘛。”这时看完浴室的挂桥妈妈走了进来,声音略带欢欣。

    显然,两位家长都对宿舍的情况十分满意。

    不愧是大公司。

    房间逛完,接下来就是清扫工作了,白石有希是典型的务实派,尽管屋子看起来已经事先被打扫过了,但她还是要自己清洁整理一遍才放心。

    于是一场规模较小的大扫除就这样展开了,参与的只有两位家长,她们先清扫的是卧室,完成以后,便派铃木由乃与挂桥沙耶香去里面收拾放好自己的东西。

    然而在之前还有一个问题。

    床怎么分。

    铃木由乃本想先问一下挂桥沙耶香,却没想到对方先一步把自己的东西放到了靠衣柜的那张床上,所以她只能选窗旁边的那张。

    不过这对她来讲无所谓,她正愁不知道怎么选呢!

    整理不是一件小工程,尤其是对于行李颇多的铃木由乃来说,而挂桥沙耶香却很快整理完毕,她只带了部分必须品过来,剩下未备齐的,她打算缺什么就在东京这边买。

    于是整理好的挂桥沙耶香就在旁边静静看着铃木由乃从包里掏出一样样东西,然后放好。

    衣架、台灯、充电器……

    推巾和应援棒就算了,怎么还有存钱罐。

    挂桥沙耶香越看越心惊。

    “呼哈。”铃木由乃费了半天,才勉强整理好,接着她就发现卧室里的大半空间都被她的东西占满了。

    她觉得自己这样似乎不太好,于是擦了擦鼻尖的汗珠,不好意思的朝挂桥沙耶香笑了笑。

    “抱歉,东西有点多……”

    “没关系。”挂桥沙耶香努了努嘴角,总算是说了句话。

    等铃木由乃收拾完,外面两位家长似乎也清理完毕了。

    “弄好了吗,由乃。”

    “嗯!”

    除了打扫以外,白石有希刚才还好挂桥沙耶香的母亲聊了许久,不仅分享了育女心经,还做了一个决定。

    本来她们打算两家人一起吃个饭的,现在她们决定离开,返回老家,然后让两个少女自己在这相处。

    “妈妈现在打算要回家了哦。”白石有希告诉铃木由乃。

    “诶——,这么快!?”铃木由乃连忙小跑到白石有希身边。

    “没办法,家里那边还有事情等着妈妈去做呢。”

    “可是——”

    “记得和沙耶香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