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七章 关于觉醒了演技的由乃却抽歪了池子这件事
    “撞到了?”远藤樱闻言愣了一下,一时间竟没有去怀疑铃木由乃话里的真实性。

    因为铃木由乃给人的印象真是会撞电线杆的那类,而且远藤樱还知道铃木由乃其实怕痛的要死,跑个操摔倒了要哭喊着住医务室半天的那种——

    虽然每次都老实跟着她回了教室。

    “撞到哪里了?”得知不是什么大事后,她语气变得和缓不少,但仍留有些紧张,毕竟远藤樱还不知道铃木由乃具体伤到了哪里。

    要是摔坏了就大事不好了。

    因为本来就够傻了,再摔坏估计就没人要了。

    当然,除了自己。

    铃木由乃忽然觉得远藤樱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不过她也没多想,只当对方是在关心自己,可这样一来她就更紧张了。

    她又不是真的撞上了电线杆了。

    接触过后,铃木由乃才发现那个口罩暴力怪姐姐其实还蛮温柔的,虽然稍微熟了些之后对方摸她头的动作有些频繁,但为了能拿到新手机,她都有好好的忍下来了。

    那个怪姐姐果然很有钱呢,想到背包里的新手机,想到当时白石麻衣递过去信用卡的样子,铃木由乃不由得有些向往。

    可铃木由乃马上又开始愧疚不安起来,她不喜欢这样拜金的自己。

    手机一定要尽快还回去!

    啊,对了,那个怪姐姐的叫什么来着?

    好像忘记了,算了,反正也加了line,回去再问也不迟。

    “由乃!”远藤樱的大喊让铃木由乃回过神来,没等她开口,对方的声音又继续传来:“真是的,由乃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

    亏我还大老远回来找你!

    这样想着,远藤樱不由得感到委屈,于是便赌气的撇过头。

    铃木由乃被远藤樱的跺脚声弄得有些手忙脚乱。

    明明saku看起来瘦瘦的,怎么踩起地板来也像是地震呢。

    对了,刚才saku说什么了,啊,撞到哪里了是吧。

    “抱歉!我刚才,刚才……”铃木由乃匆忙之下想了一会儿,又立马趁远藤樱别过头去时低下头,然后狠狠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是撞到额头了!”她声音洪亮,姿势是标准的立正,配合着仰起的下巴和坚定的眼神,让人觉得就差一个敬礼了。

    “额头?”尽管闹着别扭,但远藤樱还是颇为关心铃木由乃的,闻言,她转过头,然后把脸凑近,仔细在铃木由乃额头上观察。

    “哪有撞到?只是有些红而已,也没肿呀,”看了一会儿,远藤樱的语气便变得怀疑起来:“由乃就这样子哭了吗?”

    铃木由乃呼吸一屏,整个人变得无比紧张,大滴的汗水从她额头滑落,然后延至她的鼻尖。

    她莫名想起以前母亲对她讲过关于匹诺曹的故事。

    原来汗水会让鼻子变长么?!

    好可怕!

    “不只是这里,还有,还有……”灵光乍现,辩解的词语从铃木由乃嘴里脱口而出,这时她的感官变得无比敏感,感受到手掌传来的微微刺痛,她心下一喜。

    “还摔到了右手!”

    之前趴下去想捡起来手机的时候,铃木由乃由于太过着急,手掌擦到了柏油地面,造成了轻微的擦伤,直到现在上面还有红痕。

    “右手?”远藤樱探了探脑袋,低下头看了眼,又无奈的摇摇头。

    “这是左手!”

    “哦?是嘛?”

    铃木由乃讪讪一笑,倒也没有很尴尬,因为她的确老是弄不清左右手。

    “好了,别动。”远藤樱没好气的哼了声,然后便抓住铃木由乃的左手不放。

    “噢。”铃木由乃表面上乖巧的应了声,心里其实慌的一匹,生怕远藤樱瞧出个什么毛病出来。

    年仅17岁的铃木由乃第一次撒谎后的体验并不好,她很讨厌这种装来装去的心理活动。

    要一直动脑子,烦死了。

    以!后!再!也!不!撒!谎!了!

    抬起头的远藤樱看到铃木由乃一副闷闷不乐像是46天没吃饭的样子,不免感到奇怪:“很痛么?我看了下其实也不怎么严重呢?”

    “还好啦,”铃木由乃艰难的扯出一个微笑。

    由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坚强了?

    远藤樱一愣,忽然有些欣慰。

    “怎么摔的不是右手呢!”

    好吧,还是老样子。

    远藤樱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微有些恼怒的她决定惩罚一下,然后她便轻轻的在铃木由乃的手掌上一捏。

    当然她没有用太大力,毕竟到时候弄疼了铃木由乃,去安慰的还是她。

    超——烦的,远藤樱在心里哼哼想着。

    “诶,痛啦!”铃木由乃吃痛大喊道,但其实不是真的很痛,她只是想转移远藤樱的注意力,不让对方再追究电线杆而已。

    她一喊完,便有些心虚,她忽然觉得自己变得好坏,这不是她,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果然,以后还是不要撒谎了吧。

    “很痛么?”或许是铃木由乃叫的实在太过逼真,又或许是远藤樱从来没想过铃木由乃会对她演戏,几乎是在喊声停下之后,远藤樱就立马担忧的看向铃木由乃。

    她这样问完,看着铃木由乃的眼神突然闪躲了一下,接着用双手捧起那只受伤的左手。

    铃木由乃眨了眨眼,望着脸突然红起来的远藤樱,她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但她也不需要再猜下去了,因为那边远藤樱已经张着小嘴,细声开口了。

    “要不,我,我帮你吹……吹?”

    其实,偶尔撒谎或许也不错?

    ……

    北半球的盛夏,入夜要比一般时候要晚许多,到了七点钟以后,爱知县的上空才开始染上夜色。

    回到家吃完饭洗完澡后,铃木由乃用她今天现练的演技成功回到卧室,没有引起白石有希的怀疑。

    躺到床上,她终于有空拿出今天刚买的新手机。

    虽然弄坏了陪伴已久的旧手机,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白石麻衣的计划和刚换的手机在很大程度上冲淡了铃木由乃心中的难过与不安。

    “麻衣样,在和谁聊天呢?这么高兴?”

    “一个孩子。”

    “孩子?就是你今天下午说的那个么?”

    “嗯,很有趣的一个孩子,还……”

    坐在待机室的白石麻衣说着说着,视线忽然从面前的松村沙友理身上离开,转而看了眼另一边正在走动的西野七濑。

    “还什么?”

    “没什么?”

    面对松村沙友理的提问,白石麻衣却只是摇了摇头。

    她打算留个惊喜给成员们,如果有机会的话。

    恶趣味的想象了一番到时候铃木由乃的照片被大家看到的场景,白石麻衣就变得心情愉悦起来,更别说她现在还在和她们谈话的主人公聊着天呢。

    “不过话说回来,麻衣样竟然会加一个陌生女孩的line呢。”

    “由乃的话,没关系的。”

    白石麻衣一边快速敲着屏幕,一边回应着松村沙友理,她想起直到最后买单的时候,铃木由乃仍未认出来自己。

    当时她还旁侧敲击问了一下铃木由乃有关乃木坂的事情,对方的回答表现的像是一个刚入坑没多久的饭,这是在情理之中也是白石麻衣意料之中的事情。

    毕竟这孩子在橱窗前看了那么久。

    可明明自己都当着她的面在付款的时候签名了,这孩子竟然都还没发现自己的身份。

    白石麻衣不禁怀疑是自己伪装的太好了,还是铃木由乃太笨了,亦或者只是娜酱的饭?

    想了一会儿她还是没想通,索性也没再继续想下去,毕竟已经加上line了,以后有的是机会问。

    而且,不认识不才更加好玩么?

    “原来那孩子叫由乃么?那麻衣样你怎么和她说你的名字的?”

    白石麻衣闻言古怪的笑了笑,然后才道:“我是有和她说我姓白石来着,不过那孩子说她妈妈也姓白石……”

    “所以她自己给我取了个称呼。”

    “是什么?”

    “怪姐姐。”

    “啊咧?”

    “很奇怪对吧?但其实这孩子还蛮可爱的……”

    笑了笑,白石麻衣继续对着屏幕发起下一波攻势。

    她好久没有遇到过这样新鲜的肉……不对,是体验了。

    「新手机还习惯吗?」

    「嗯,快了很多呢。」

    「诶?」

    「就是不卡了,用起来很顺畅,尤其是玩手游。」

    「喔哦,由乃还玩手游么。」

    「是乃木音哟,坏姐姐应该也知道吧,你下午也说自己是乃木坂的饭呢。」

    「当然知道,不过,由乃是那种手指敏捷的类型嘛?」

    「诶,才不是啦,那样快的我怎么按的过来啦,我是集卡玩家!!」

    「那也很厉害噢。」

    「才不厉害呢,这期卡池全歪了!」

    「歪到谁了?」

    「是白石麻衣啦!明明超想要这张限定娜娜赛来着!」

    “怎么了,麻衣样?”

    “其实……”

    “嗯?”

    “也不是很可爱呢,这孩子。”

    白石麻衣望着手机屏幕,忽然幽幽一叹。

    「诶?坏姐姐?」

    「你怎么不说话呀?」

    「歪?」

    「睡着了吗?」

    「明明才八点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