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乃木坂之四番目的光免费全文阅读 > 第5章 一转攻势
    上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事情时,是什么时候?

    上周?上个月?去年?

    还是更久之前?

    白石麻衣望着眼前嚎啕大哭的女子高中生,不禁在脑海里这样问自己。

    或许是因为大脑太过混乱,她现在有些记不太清了。

    但那都是以前发生的事了,白石麻衣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至关重要的。

    92年生的白石麻衣如今已经跨过25的门槛,来到26岁,现在,她也算是一位成熟女性,更不用说,她拥有的那些常人没有的曲折蜿蜒的成长经历。

    所以,各种意义上,白石麻衣都算是一位脱离稚嫩、社会阅历十足的女性。

    那么,经验丰富的她,现在要做出怎样的举动呢?

    白石麻衣脑海里莫名闪过大园桃子的脸。

    桃子的话,一开始也很爱哭呢,就连现在也是。

    在白石麻衣印象里,大园桃子是个十分敏感的少女,像随身携带着泳池,只要一不小心,眼泪就会从眼眶里流出来那种。

    回忆起以往的记忆片段,白石麻衣心里渐渐有了底。

    这样一来的话,只要表现的足够温柔就好了吧?

    在以前,在团里,白石麻衣的温柔招式几乎对那些后辈们屡试不爽。

    毕竟被一个大前辈温柔对待,的确是一件杀伤力很大的事呢。

    可是,现在她戴着口罩与贝雷帽,照目前的状况来看,面前的孩子完全没有认出自己来,而且,之前那些毕竟是团里的孩子,有上对下的特殊加成。

    现在这种情况,那样的招数还适用么?

    白石麻衣有些担忧。

    不过,都是孩子,应该没关系的吧?

    白石麻衣一边盯着铃木由乃,一边这样安慰自己,但就连她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是,她看着铃木由乃哭得梨花带雨的稚嫩脸庞时——

    目光变得越来越兴奋了。

    “抱歉!”白石麻衣先开了口,声音微微上扬,想要引起铃木由乃的注意,把对方一直放在碎裂手机上的目光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

    白石麻衣的方法简单而有效,铃木由乃果然抬起了头,只是,当那双通红大眼望着她时,她却升起一股奇怪的感受。

    那似乎不像是怜爱,更多关于的是另一种情感,名字叫做预感。

    她感觉自己好像摊上了大麻烦。

    被铃木由乃楚楚可怜的动人姿态打断思绪,白石麻衣一时间竟忘记自己接下来要说些什么,余光微微一扫,她见到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番景象倒是提醒了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自己戴着口罩的身份怎么看怎么可疑。

    所以白石麻衣做出的决定是先将铃木由乃拉到一边,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再好好解决。

    至于赶去集合地点这件事,已经被她抛到脑后。

    这并不是白石麻衣第一次主动去牵一个陌生女孩的手,她原以为铃木由乃会稍微反抗或者挣脱一下。

    却没想到铃木由乃显得十分乖顺,任由着她牵着,往路的一旁走去。

    这是一个好的开头,白石麻衣微有些欣喜,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道路远端,一栋建筑物的墙边。

    别看白石麻衣想的多,在现实里,也只是仅仅过了一会儿而已。

    重新站定,两人对视间,气氛又开始有些尴尬。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呀?”白石麻衣决定先从问对方名字做起。

    “yuno。”铃木由乃闷闷从嘴里吐出两个音节,带着些许沙哑。

    这是白石麻衣第二次听到铃木由乃开口,第一次是对方那足以惨烈的大叫,她简单得出对方声音很好听这个结论,而铃木由乃轻启唇齿之时,又透出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像是一个人,她经常能见到的那种。

    可再多的,她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白石麻衣没太在意,将这归咎于自己太过多心。

    “那,由乃?”白石麻衣试探性的喊了声,她打量着铃木由乃,忽然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她。

    “唔。”铃木由乃这时才去拭自己的眼角,白石麻衣叫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不得不承认的是,白石麻衣被她可爱到了。

    “由乃!”

    “干嘛?”

    白石麻衣忍不住再喊了次,这次得到的却是铃木由乃稍微有些恼怒的回应。

    铃木由乃眼睛微微瞪着,白石麻衣见状,知道了她的意图——

    你再这样,由乃就要生气了。

    “刚才的事,我很抱歉,”虽然铃木由乃看不见,但口罩底下的白石麻衣还是笑了笑,然后道了歉,像是生怕激恼铃木由乃,她接着刚才,继续用着温柔的声音:“摔成这样,我也不是……”

    白石麻衣说到一半,铃木由乃原先平静下来的鼻翼又开始一张一张的,白石麻衣见状不妙,连忙补充道:“诶诶,我会补偿的,你别——”

    “什么?”

    “诶?”

    好在白石麻衣预想的画面并没有发生,铃木由乃及时止住了要哭的势头。

    “怎么补偿。”铃木由乃又说道,白石麻衣这才发现,面前这个孩子说的话总是很简短。

    看来是个怕生的孩子。

    可是为什么又会任由自己牵着?

    白石麻衣想不明白,并又开口:“换一部怎么样?”

    “同款全新的那种。”

    “或者,想要更新的机型?”

    这样说着,白石麻衣又看了眼铃木由乃手上的iphone5,虽然这样很不厚道,但她还是不可避免的猜测起铃木由乃的家庭状况。

    “不要。”

    “啊咧?”

    其实被拒绝也算是白石麻衣意料之中的情况,但她没想到的是,铃木由乃会这么干脆。

    “为什么呢,由乃?这部手机已经碎的不能……好吧,或许能用,”白石麻衣说到一半,又被铃木由乃的眼神逼退,不知不觉的,她已经摸清楚对方的脾性以及对话习惯。

    “可就算能用,修起来也太麻烦了一些吧?”

    “倒不如换一部新的。”

    面对着这样一个乘坐出租车而来,又一身连衣裙,衣着得体的女性,铃木由乃不会去怀疑对方话里的真实性,对方举手投足之中透露着一股气质,就差把“姐很有钱”写在口罩上了。

    而且白石麻衣又戴着口罩和帽子,看起来十分注意隐私,铃木由乃觉得,对方可能还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身份,说不定还是艺人什么的。

    铃木由乃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但她不在意这些,便没有再想下去。

    她抿着嘴,一动不动的听着,直到白石麻衣说完,才有了动作——

    依旧是摇了摇头。

    若不是真的确定铃木由乃没有认出自己来,白石麻衣差一点就要以为对方是在故意找茬了。

    “为什么呢?”她忍不住问出声,但却表现的足够耐心。

    “这是,妈妈买的。”

    “用了,三年了。”

    白石麻衣望着铃木由乃断断续续的解释完,微微恍然的同时,心里对她的评价不由得高了些。

    似乎还是个念旧且孝顺的孩子。

    她下了这样的判断,没有去怀疑铃木由乃话里的真假,毕竟,谁会费尽心思去对一个陌生人撒谎呢,还是拒绝诱惑这样的命题。

    “那样的话,只能尽力修好了吧,“路只剩下了一条,白石麻衣却有些犹豫,”可是,我还赶着有事,可能不能陪由乃你一起去修了。“

    “最好的方法是,我赔偿你一笔钱,然后由乃拿去修。”

    “钱绝对够。”

    “由乃你觉得怎么样?”

    白石麻衣耐心的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时间一长之后,她便冷静了许多,她意识到除了眼前的问题,还有正在等她会合的成员们。

    “不行!”铃木由乃听到白石麻衣说完,不由得着急喊了声,并少见的主动迈出一步,抓住了白石麻衣洁白纤细的手腕。

    “你不许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