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55次
    “我有多爱你,你也想象不到。”陆季行捏了捏她的脸,把人抱过来坐在腿上,笑道:“你看看你,一大把年纪了,幼稚不幼稚。”

    尤嘉莫名荡漾了一下,戳了戳他的脸,“你竟然都开始说好听话了!”

    陆季行仰头笑了起来。

    傻瓜!

    悯之今天去了外婆家,遥之被舞蹈老师带走了,逸之最近在学围棋,家里只剩下尤嘉和陆季行。

    两人世界,陆季行拿了车钥匙,“走吧,带你出去玩。”

    大白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懒懒地喵了一声,它年纪越发大了,就越不爱动了,尤嘉没事就揉揉它,对它都温柔了很多。

    这会儿尤嘉把大白抱起来,问它,“你也想去?”

    大白又懒懒喵了一声。

    “好嘞,那就带你去。”

    陆季行:“……”

    于是两人世界多了只猫型电灯泡,尤嘉极其宠大白,摸头挠下巴顺毛,不让它走路,走哪抱哪,大白本身就不爱动,整只猫懒洋洋的,别提多惬意了,时不时蹭一下尤嘉。大肥猫特别惹眼,走到哪儿都引人注目。

    尤嘉跟个炫娃狂魔一样,遇见人好奇凑过来问,就挺胸跟人讲大白坎坷而传奇的猫生。

    陆季行敲她脑袋,“它最传奇的经历就是有你这么个不靠谱的铲屎官,还能开开心心活到现在,纯属心态好,不然早被你气死了。”

    想当年刚抱回来的时候,自己偷喝酸奶还要诬陷大白的黑历史,他能嘲笑她一辈子。

    尤嘉不服气,“我对大白不好吗?我对它像对你一样好。”

    陆季行:“……”什么比喻。

    两个人去餐厅吃饭被服务员拦了下来,宠物不能带进去,尤嘉兴冲冲拉着她去吃海鲜大排档,一边碎碎念外边的饮食大多不卫生,一边对着服务员大指特指,“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那边的青蟹,皮皮虾上两份,再来份椒盐小乌贼。”

    然后扭过头来看陆季行,一本正经地说:“偶尔吃吃也没关系,人体被虐多了,反而更结实。”

    瞧瞧,像一个医生说的话吗?

    吃饭的地方很多人,虽然两个人很低调,但因为最近有节目,关注度本来就高,刚坐下来就有人发现了,旁边一桌跃跃欲试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来问尤嘉,“我女儿很喜欢你,可以请你和她合张影吗?”

    尤嘉抱着猫,看了看对方妈妈,又看了看陆季行,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指着自己确认,“和我?”

    对方妈妈恳切地看着她,“可以吗?”

    尤嘉有些懵地点了点头,“那,好啊!”

    小姑娘有些羞涩地从妈妈背后冒出头来,小心翼翼地抓住尤嘉伸过来的手,偎在尤嘉身上,她妈妈帮她拍了张照,小姑娘好像对大白很感兴趣,尤嘉就笑着跟她说:“你可以摸一摸它,它脾气很好,不会凶的,不过不要摸它尾巴哦!”

    小姑娘摸了摸大白的脑袋,大白眯着眼仰着脖子打呼噜,看起来还很惬意,小姑娘高兴得跟什么似得。母女两个兴高采烈地道了谢然后回了自己桌子。

    尤嘉终于醒过神来,凑过去和陆季行咬耳朵,“她为什么要和我合影,难道是不好意思找你吗?你说说你为什么每天板着一张脸,吓到小朋友了?”

    陆季行眯了眯眼,“板着一张脸?”

    尤嘉“啊”了声,微笑,“我是说,表情不那么温和。”

    狗腿子,陆季行笑了笑,“不,她可能只是想和大白合影,不好意思忽略你。”

    尤嘉想了想,觉得好像有道理,丧丧地皱了皱鼻子,感觉受到打击了。

    陆季行好笑,狠狠地揉了把她脑袋。

    因为被认出来,尤嘉吃饭都斯文了很多,剥虾都剥得秀气,后来陆季行直接给她擦了手,专门剥给她吃。

    尤嘉是个手癌,剥皮皮虾都困难,于是美滋滋开开心心等投喂。

    如愿以偿……吃多了……

    ……

    吃完饭两个人去湖边散步,初夏的傍晚风是潮热的,夹杂着几分凉意,倒也舒爽。

    散步锻炼的人很多,情侣也多,碰上年轻情侣,腻腻歪歪的让尤嘉这个已婚多年的人都觉得脸红。

    陆季行一只手搭在尤嘉的后颈上,尤嘉侧头抬眼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周围手挽着手的小情侣,觉得别人都是来秀恩爱的,自己像是陆季行带出来遛娃的娃……

    于是尤嘉撇撇嘴,“你这人,长那么高干嘛!”

    陆季行简直哭笑不得,拍了下她脑袋。

    有群年轻学生在写生,看见尤嘉怀里的大猫,很感兴趣,厚着脸皮来求尤嘉拍照片,尤嘉高高兴兴摆姿势给人拍,还把大白的大脸露出来给镜头,拍完那个小男生不停地鞠躬道谢,还送了小熊饼干给尤嘉,尤嘉再三拒绝之后,还是没扛住热情,收下了。

    小男生摸着耳朵嘿嘿地笑,陆季行倏忽皱了眉,不动声色把尤嘉拉到身后去,抿着唇角跟男生说:“不客气。”

    那副傲娇的样子,真是没眼看。

    尤嘉捂着脸偷笑,转头嘲笑他幼稚。

    完了陆季行把大白接过来抱在了自己怀里,没人来跟尤嘉搭讪了,陆季行终于舒心了。

    尤嘉解放了双手,又不安分起来,走到桥头一家手作店看店家自己做的风铃样本,尤嘉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打量,久到年轻老板娘主动过来招呼,问她:“太太,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吗?”

    尤嘉:“冒昧问一下,这个可以卖吗?”那是个很古朴的样式,带点儿异域风情,铃声很独特。

    老板娘抱歉一笑,“对不起哦太太,这个是非卖品,材料本店都有,如果您有兴趣,可以自己制作一个,如果有哪里不懂,我可以教您。”

    尤嘉扭头看陆季行,一脸哀求。

    陆季行哪次又真的拒绝过她,无奈地“嗯”了一声。

    尤嘉眉开眼笑,合掌说:“阿季你最好了。”

    陆季行唇角便忍不住抿开一丝笑意。

    店里没多少人,这边偏僻,加上店很小,风格拙朴,不是很显眼。

    仅有一对儿情侣和一对儿母女还有一个年轻女孩儿。

    情侣在打磨一对儿对戒,女孩儿一直在嘲笑他男朋友手怎么这么笨,母女在做套娃,妈妈很耐心地教女儿给套娃涂绘,那个年轻女孩儿在做木房子,大概是哪里出了问题,一下一下全拆了,眉毛纠结成一团,对着微信语音“凶神恶煞”地说:“老娘手都快被胶水粘烂了,他上辈子修了什么福,才能遇见我。”

    尤嘉拉着陆季行挑材料,然后在长桌一角坐下来。

    她这手拿手术刀又稳又快又准,但是……

    拿这么些小玩意就没辙。

    手癌,不治之症。

    她哀求地看着陆季行,陆季行无动于衷地瞥了她一眼。

    尤嘉扯了扯他袖子,陆季行依旧无动于衷地抚了抚大白的毛。

    “阿季!阿季?阿~季~”尤嘉撒娇似地拿指头戳他脸。

    陆季行终于绷不住,笑了下,把猫递给她,认命地弹了下她脑壳。

    尤嘉殷勤地给他卷袖子。

    大白无聊地打了个哈欠。隔壁年轻女孩儿抬头看了眼,又低了头继续摆弄面前一大堆的木头。隔了会儿又抬头看了一眼,对着微信语音压着声音说:“卧槽,我好像看见陆季行和他老婆了!”

    尤嘉:“……”

    陆季行把材料大概都梳理了一遍,然后就动手了,手法之娴熟,让尤嘉都怀疑他是不是偷偷学过,于是她捧着大白全程迷妹式星星眼。

    陆季行这辈子活在聚光灯下,到处是掌声和尖叫,却只这一个人的目光,是最特别的。

    陆季行侧头亲了下她鼻尖。

    两个人坐在角落里,屋子里人也少,但总归是公众场合,陆季行还是第一次这么不顾忌。尤嘉推了他一把,“干嘛呀你!”

    连大白都“喵”了声以示抗议。

    陆季行只笑了下。

    风铃做好了,老板娘仔细帮她包了起来,还夸她有个好老公。

    尤嘉眯着眼笑,说谢谢。

    天已近傍晚,家里阿姨打开电话说悯之送回来了,陆季行开车带着尤嘉去舞蹈老师那里去接遥之,又去少年宫那里接逸之,回来的时候,悯之正在闹脾气,说不想吃饭,陆季行弯腰把女儿抱起来,“悯之为什么不想吃饭?”

    “悯之不饿。”

    “在外婆家吃零食了?”

    悯之偷偷把脸埋在爸爸怀里。

    陆季行抱着她坐在餐桌前,“爸爸喂你,悯之喝碗粥,好不好?”

    悯之乖巧地点了点头。

    遥之去洗澡了,逸之蹲在客厅的棋盘前做思考状,尤嘉蹲在他面前问他,“小国手,可吃饭否?”

    逸之看了老妈一眼,傲娇地绷着下巴,点头,“可!”

    把三小只安顿好,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

    陆季行洗完澡在开电话会议,尤嘉无事可做,把陆季行的衬衣都拿出来熨烫好放着,然后抱着平板刷了会儿新闻。

    娱乐版块正好跳出来爆料,说有网友偶遇陆季行和太太在吃海鲜大排档,然后就有人指了陆季行和尤嘉今天大概的行程,说应该是出来玩,两个人都很低调,就没上来要签名求合影。不过两个人撒狗粮确实很秀。

    陆季行的粉丝团在下面调侃——

    “过气老腊肉日常靠老婆孩子刷存在感!”

    “我哥这偶像包袱约等于没有,带我阿季嫂吃海鲜大排档23333。”

    “秀恩爱?不存在的,我哥已经够克制了。”

    “初恋了解一下,生孩子全程陪同工作全推了解一下,我哥紧张我阿季嫂那可是圈内闻名啊哈哈哈哈哈!”

    “没办法,谁让我阿季嫂这么可爱。”

    ……

    自然也有人阴阳怪气,说什么尤嘉公主病,说陆季行宠老婆宠得丢人。还有人阴谋论说这波操作不定是洗白来着,高若琳和陆季行的事还没有个定论,这就急着出来秀恩爱,也是假的不行。

    “高若琳那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好吧?你们阴谋论的同时,怎么不阴谋论一下,是不是高若琳在自导自演呢!”

    “这女人心事重成那样,当年和魏导的离婚案就能看出来了好吗,自私又势力的女人,我到现在还在为多荫判给她而愤愤不平,什么玩意儿。”

    “我要是陆季行,我眼瞎了才不喜欢阿季嫂喜欢那么个女人。”

    “人家夫妻恩恩爱爱的多好,就有人看不得别人好,都什么心态。”

    “谁要是给我生个双胞胎又生个乖巧可爱的女儿,我把她供起来都可以,再宠都不过分好吗?”

    “这都公主病啦?那我让我老公帮我洗脚脚岂不是罪大恶极,天呐,朕的大清不是亡了吗?”

    “承认人家恩爱就那么难吗?我哥这么低调,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舍得把我阿季嫂拿出来秀了,他就是把阿季嫂捧在手心里,我都觉得很正常好吗23333!”

    “可不是嘛,阿季嫂对我哥也是超级无敌好了好吗?当年生双胞胎的时候我哥都心疼得不得了,说以后再也不生了,可阿季嫂看我哥喜欢女儿,坚持又怀了一胎,生双胞胎的时候是顺生,生悯之的时候反而不顺利,难产,阿季嫂一度觉得自己不行了,哭着交代后事。”

    “对,我就是那个医院的,当时特别逗,其实孕妇状态真的很不好,但没到威胁生命的时候,接生的是我们主任,跟阿季嫂还是老熟人,当时阿季嫂一直在哭,应该是害怕,她问了句什么,我们主任没吭声,她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也不吭声了,过了很久才又忍不住哭起来,我们主任存心逗她,就说,你有什么后事要交代吗?阿季嫂一个爆哭,说跟她老公讲,以后要是另娶,就不要告诉她了,她受不了,还说要给女儿取名叫悯之,悼念她英年早逝的母亲,完了又说不要,这样对女儿不好,一直在碎碎念,特别可爱。没想到最后还是取名叫悯之了,大概是陆季行确实心疼自己太太吧!”

    ……

    尤嘉看了会儿,觉得有点儿脸红,做星嫂就这点儿不好,半个公众人物,这糗事都瞒不住。

    当晚十点零七分,陆季行突然开了直播,出来的画面却是——

    尤嘉。

    她凑近屏幕说:“看得到我吗?我是陆季行的太太,我叫尤嘉。我冒昧开了个直播,他不知道,估计明天麦哥会很想打我(笑),但我想和你们分享一点儿事。我刚刚看了很多粉丝的屏幕,其实我一直很喜欢看你们调侃他,很有趣,最近有很多不愉快的消息,但是我想说,不用担心哈,我对他一直很放心,我十几岁就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们一起走过来,不仅仅是我人比较傻特别惹他怜爱,哈哈哈哈,开个玩笑。我是说,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我们之间,插不进去任何人。”

    粉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地刷屏。

    “卧槽卧槽卧槽,这是真的阿季嫂?”

    “嘤嘤嘤声音好好听,跟节目上有点儿差别,不过还是很甜很清澈的嗓音。”

    “有……有点儿霸气!”

    “呼叫我哥,你媳妇儿偷跑出来了,盛世美颜今天就被我们共享了,啊,哥,你在哪,好想看你们互动。”

    “待会儿我哥出来,一把抱住阿季嫂: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对的,然后扔到床上就开始这样那样。”

    “可惜了,不知道我哥能不能一夜七次。”

    “别了,年纪大了,肾不好。”

    “嘘,不能这样说,我哥的自尊心会受到伤害的,你应该说,我阿季嫂的小身板承受不了。”

    “了解,安排。导演,请放我哥出来。”

    ……

    尤嘉本来正酝酿情绪呢!结果一秒破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别这样,一会儿被锁直播间了。”

    下面一溜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尤嘉这才清了清嗓子,“我分享点儿小故事吧!我和他的,这段时间大家一直在吵,说婚内出轨什么的,我觉得这件事我最有发言权,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去澄清,我就分享一点故事好了。”

    “搬小板凳!”

    “前排兜售瓜子汽水!”

    “讲,你讲,我要听我哥跪着求你和他好的故事。”

    ……

    尤嘉顿时笑了,”没,我十几岁的时候多傻啊,他把我骗得团团转。”

    其实刚开始追尤嘉的时候,尤嘉是拒绝的。

    陆季行这个人,她从小就认识,但从小就没什么交集,两个人就像活在两个世界里,尤嘉是中规中矩的孩子,听爸爸妈妈话,人生轨迹不出意外就是考个不错的大学,找个不错的职业,到了一定的年纪找个不错的人嫁了,生一两个小孩……而陆季行的人生轨迹就是没有轨迹,他的人生充满变数,在她眼里就是一种疯狂和离经叛道。

    尤嘉那么胆小,哪里敢去想和他在一起。

    ※※※※※※※※※※※※※※※※※※※※

    谢谢大家关心,我没事~

    不给自己压力,反而写得效率高一点。

    今天小肥。

    比心~

    下章回忆杀,小季哥哥和阿季嫂的青葱岁月,懵懂初恋。

    补一下,七夕快乐哦~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