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54次
    悯之不喜欢那位小高阿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她尖尖长长的指甲显得人凌厉,也可能是她笑起来温柔得有点儿假情假意,又或者,是因为她老是靠爸爸很近说话。

    每次爸爸都会礼貌地往旁边躲,但小高阿姨总是能找到恰当的机会靠近。

    这让悯之感觉很郁闷。

    思思表姐说,聪明的的女人会和别人的丈夫保持距离,看来小高阿姨人有点儿不聪明。

    逸之哥哥说过,不要和不聪明的人说话,愚蠢会传染。

    所以小高阿姨问她最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的时候,她摇了摇头,没说话。

    小高阿姨笑了笑,伸手摸她脑袋,狡黠一笑,“悯之选不出来?”

    悯之还是摇头,她是觉得问这个问题太不聪明了,她不想回答。

    “那悯之喜欢阿姨吗?”她拿了一颗糖递给悯之,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意。像个引诱小红帽的狼外婆。

    悯之看她一眼,又看了爸爸一眼,觉得这个问题更不聪明,再说妈妈说过,不能吃别人的糖,于是啪叽一下趴在爸爸的怀里,不吭声了。

    陆季行笑了笑,只是唇角的笑显得有些冷了,“抱歉,悯之最近感冒,不能吃糖,我得先离开了,我太太一个人待着我不放心。”

    悯之听见爸爸这样说,狠狠地点了点头。

    旋即又觉得自己这样好像不太礼貌,羞愧地趴在爸爸的怀里。

    ……

    高若琳点点头,微笑,“啊,我倒是忘了。那你们快去吧!尤嘉一个人待着,的确是不太方便。”

    ……

    高若琳很长时间里都知道,陆季行对她无意,但那又怎么样,男人这种东西,定力向来不强,一遍不行就两遍,两遍不行就三遍,这世上,没有坚若磐石的墙角。现在,他知道她有意,这就够了。很多事情,都是从知道开始的。

    她知道这样做有违道德,但人生苦短,何不多为自己打算一些。

    多荫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会儿过来牵她手,沉默不说话,眼神里带着点儿异样的隐忍和哀痛,她知道多荫早熟,大概已经觉察到了什么,于是蹲下身抚了抚女儿的脸,“阿荫,大人的事,与你无关。”

    多荫猛地甩开她的手,跑走了。

    她没有去追,小孩子,总是脾气大一些,转头就会忘掉的。

    她的女儿,真是随她爸爸,道德感强到愚蠢。

    你为别人着想,谁又为你着想。

    自己为自己打算,才是真切的。

    有些事,争取才会有结果。

    ***

    尤嘉摔了毛绒玩具,摔了悯之一米高的大角龙,然后抱臂蹲在沙发上,重重地“哼”了一声。

    气气气……气吐血。

    麦哥跟着陆季行进门,一进门就被大角龙砸了个正中面门,侧身躲了过去,顿时乐不可支,“哟,我嘉妹这是吃错什么药了?还是阿季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说,我帮你昭告天下,让全世界的粉丝来谴责他,唾骂他。”

    麦哥大概能知道为什么,距离“平凡的一家”最后一期的录制已经过去一周了,昨晚全网播出,随之而来的是网友对每一个细节的解读和评判,吵的不可开交。

    最开始要追溯到录制时期,那天多荫去找了尤嘉,尤嘉还没寻个时机和高若琳好好谈一谈,毕竟这件事可大可小,闹起来比必定不好看,再者无论如何小朋友是无辜的,尤嘉不想伤害多荫,所以还是想尽量低调处理,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思考对策,高若琳就退出了节目,理由是突然心肌炎,实在没办法再继续下去。

    本来拍摄就没剩下多少了,再说节目组也不好让人带病奋战,当然是让人先回去好好养病了。

    然后第二天就有所谓狗仔爆料,说高若琳因病退出平凡的一家节目组,其实背后另有隐情,疑似和陆季行之间有情感纠葛,高意欲扶正,但陆不同意,两个人产生分歧,吵了一架后高愤而退出。

    说陆季行和尤嘉屏幕前的恩爱都是假的,其实陆季行私底下和高若琳不清不楚,然后附了一些照片,有一张陆季行低着头,高若琳背着手微微踮脚,镜头是从高若琳正后方打过去的,各自的脸是看不见的,但姿势怎么看都是接吻的姿势。

    连尤嘉看了都觉得很像,一瞬间血气翻涌,差点大耳刮子扇陆季行脸上。

    不过忍住了。

    这么低劣的手段,她才不上当呢!

    呸!

    但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作为一个艺人,八卦的传播率比作品口碑的传播率要高无数的层级,甚至一些不入流的演员都能靠着出轨劈腿各种乱七八糟的敏感话题被人关注,导致了一些明星秉持着黑红也是红的理念,自己制造黑料然后再强行洗白,靠这种模式打开知名度。

    但到了高若琳和陆季行这个层次,完全没必要靠着这种手段去博什么关注,相反,站得越高越是爱惜羽毛。

    这件事就显得真起来,没多久就有各种相关爆料陆续出来。

    一些网友自己的臆测和揣度都能拿出来当证据来佐证陆季行婚内出轨这件事。

    这些尤嘉都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那些照片。

    很显然,照片是在平凡的一家录制期间拍摄的,而录制期间,除了节目组的人,不可能有所谓的狗仔能精准地恰好拍到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如果尤嘉没记错,陆季行单独见高若琳,恐怕就那一次,这巧合也巧合地太可怕了。

    如果让她阴谋论一下,她都要猜是不是高若琳……在自导自演?

    那这女人也太可怕了。

    陆季行的工作室很快就做了声明:不实消息,已交律师处理。

    高若琳随后也发了声明,说了一大段,大意是自己失败的婚姻和自己一个人带孩子的不容易,但绝没有动不该动心思的意思,然后狠狠夸了陆季行一顿,说他是个很优秀对太太用情很深的男人,让大家不要肆意猜测,也为自己给陆季行带来影响深表歉意。

    回去上班第一天,周扬同学就迫不及待对尤嘉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那么高若琳啊,不简单,太不简单了!我跟你说,你可别信她那些屁话,说得好听,绝壁白莲花一个,正常人谁会蹭自己八卦的热度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明面上是夸陆季行,留给别人想象的余地就更多了,还不如别吭声,跟你家男人一样交给工作室处理。她这几年不露面,虽然名气没那么大,但咖位还是在的吧!这么做实在是匪夷所思!指不定憋着什么坏水。”

    后来陆续又有爆料,但都是些“据说”开头的没凭没据的所谓“知情人士”爆料。

    尤嘉还接了高若琳的电话,电话里高若琳声调低沉,满含愧疚,说:“陆老师的为人您应该最清楚,网上那些消息都是空穴来风,您千万千万不要相信。我和陆老师之间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但愿没有给您和陆老师之间带来影响,不然我万死也难辞其咎……”

    这话说得真是恳切,尤嘉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忍住,“高女士,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多荫来找过我,说你喜欢我丈夫,并且有进一步的想法,当然,如果仅靠这个,我并不敢确信你的确对我老公有什么想法,还有直觉,女人的直觉,加上我一些综合的判断,高女士,你否认吗?”

    高若琳没有说话,她是个很骄傲的人,她可以撒谎,但被人识破谎言还要让她继续否认,她做不到。

    尤嘉笑了笑,差不多明白了,“多荫那时候想让我想想办法,不要让你做不该做的事。我那时候想,人都是会犯错的,这也没什么,小时候谁都肖想过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高女士,我希望你能明白,只有小孩子才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大人应该明白,有些事是不能做的。我很心疼多荫,她很懂事,但你不觉得小孩子的太过懂事,是妈妈的失职吗?我知道你一个人带女儿并不容易,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多考虑一下多荫。不要再继续了,会让我觉得很可笑,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陆季行不会喜欢你,我也不会因为这些而去怀疑他,我从小认识他,十几岁就和他在一起,他有多爱我,你想象不到。”

    说完尤嘉就挂了电话。

    然后觉得自己脸皮子越来越厚了。

    “他有多爱我,你想象不到。”

    这话好像非常中二……

    然后尤嘉自己被自己气到了,怎么这么蠢。

    麦哥和陆季行进门的时候,刚刚好是她挂完电话自己生自己的气。

    麦哥调侃他也就算了,陆季行把大角龙捡起来扔在她怀里,也笑话她,“你今年可以跟悯之一块儿去上幼儿园了。”

    尤嘉当然是踹了他一脚。

    麦哥来拿资料,拿完就溜了,溜走之前还特意跟尤嘉打招呼,“嘉妹,家暴吧!别客气。我看他也很欠抽。”

    尤嘉指着他,“你赶紧走,我看你更欠抽。”

    麦哥仰天大笑出门去。

    人走了,陆季行才捧着她的脸低声问了句,“怎么了,嗯?”

    尤嘉把自己的经典中二语录复述了一遍,然后揪着他两只耳朵看他,“那你到底爱不爱我?”

    陆季行沉沉地笑,然后摇了摇头。

    尤嘉气得咬他脖子,又问他,“你再说一遍?”跪在他腿上和他平视看他,“爱不爱?”

    陆季行笑意更深了,想再次摇头,尤嘉按着他脑袋不让他摇。脸上的小表情纠结得不得了。

    他终于低头亲了她一下,“爱,很爱,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

    真的很抱歉,最近身体很不舒服,更新我就不强迫自己了,我能写多少更新多少。

    差不多快完结了,大家也可以等完结再看,比心~

    我有空去发红包,算一点小小的补偿。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