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52次
    回到住的地方,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

    卫生所的医生过来给尤嘉看伤。

    尤嘉在医药箱里自己拿了几样药,就让陆季行送医生离开了。管后勤的小姐姐不知道哪里找来一根拐杖,踏进门高高兴兴地给她看,让她出门杵着,“腿脚伤不容易好,出门小心点儿,别用力。”

    大概是尤嘉她那张脸和柔软迷糊的性格给了人她很傻的假象,大概已经没有人记得,她是个外科医生了。

    还是主任当接班人培养的外科手。

    照顾病人,不是她的专业吗?向来是她叮嘱病人不要这样不要那样,还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注意事项。

    尤嘉失笑,不过还是很开心地把拐杖拿手里掂了掂,说:“谢谢你啊!”

    应该是从邻居老人家里借来的,花梨木的拐杖,还是龙头的,尤嘉觉得自己可以cos佘老太君了,拿着在地上一捣,气场两米八!

    威武霸气……个屁!嗯,看起来人更傻了,傻萌傻萌的,连送拐杖的姑娘都笑得前俯后仰。

    逸之安顿好悯之出来,正好瞧见,意味不明地笑了声,“董阿姨,你不用担心,有我老爸在,我妈完全可以不用腿。”

    走哪背哪,他老妈的人生理想了,想当低血糖昏倒,陆季行背了她两天,她哼哼唧唧地撒娇求背,奈何老爸不配她演生活偶像剧,翻了她一个白眼,让她遗恨好几个月都在念叨,这下好了,光明正大,多年夙愿得偿。

    尤嘉扭身拿拐杖敲他屁股,“陆逸之!!”

    虽然日常被各路人马调戏,尤嘉还是一只容易害羞的大白兔,也就陆季行面前会色胆包天点儿。外人面前就破功。

    逸之迎着她愤愤的目光,灵活一躲,扬声道,“没什么害羞的妈,你应该学学我老爸,那脸皮子厚得刀枪不入。”秀恩爱秀得脸不红心不跳的,不愧是影帝,心理素质杠杠的。

    调戏尤嘉的技能也是杠杠的。

    说完正好看见陆季行回来踏进门,整个人一闪身就没影了。

    尤嘉:“……”欺软怕硬,小兔崽子。

    后勤小姐姐看见陆季行,冲尤嘉挤眉弄眼,小声说:“陆老师冲过去一把把你抱起来的时候,真的帅惨了。”

    整个人有被苏到的感觉,一瞬间荷尔蒙飙升,心花怒放,莫名有种自己谈恋爱的悸动感。

    剪出来直接都可以当电影镜头了,苏得恰如其分。

    妙啊!

    之前从来没想过,陆老师是这样的……老公。

    印象里,陆季行好像一直都不太热络,无论参加节目还是拍戏,人总是冷冷的酷酷的,不会或者说不乐意接梗,职业素养很高,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天赋很强,天生属于舞台和灯光那种人,一往台上一站,整个人气场都变了。

    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备受尊敬,公司后辈在他面前都不敢造次,恭恭敬敬叫陆老师或者陆哥。

    他很优秀,所以光芒万丈,很难想象他谈恋爱是什么样子,也很难想象什么样的人能配得上他。

    之前曝光婚姻的时候,粉丝哀嚎有之气愤有之祝福有之,但爱豆结婚,哪怕嘴上说着祝福,心里也觉得该为她高兴,可有时候难免会有种空落落的类似于失恋的感觉,她那时候也算个路人粉,得知他结婚了还很不高兴,偏激地觉得他那样好的人,不应该被任何人拥有。

    不过现在年纪大了,又或者两个人太甜,她现在看见陆季行和尤嘉站在一起,都忍不住露出迷之微笑,更别说刚刚陆季行简直老公力max。

    她就差在旁边呐喊一声“亲一个亲一个”了。

    额……

    年纪这么大了,一点儿都不庄重,果然少女心这种东西,不是长大了就没有了,主要是没有合适的引发点。

    尤嘉抿唇掩面摇头,这可真是太让人不好意思了。抬头的时候看了一眼陆季行,他进来和后勤姑娘点了个头就拐去厨房烧开水去了。从尤嘉这边,只能看见他一个侧影。

    帅,尤嘉也觉得帅,老夫老妻了也觉得他帅,整个世界他最明亮,哪怕他深处人群,尤嘉也总能一眼就找见他。

    正发少女心呢,陆季行扭过头来看她一眼,微微挑眉,“一直看我做什么?想上厕所?”

    尤嘉:“……”

    这个煞风景的大猪蹄子。

    “没有,我就是看你好像又丑了点儿。”

    陆季行眯了眯眼,尤嘉就怂得转了头。

    后勤董小姐不知道被戳中了什么笑点,直接笑得直不起身,险些趴到地上去。

    ……

    后勤妹子又闲聊了两句,人就离开了。然后陆陆续续有导演、助理、嘉宾……等等过来探望尤嘉,都是看了陆季行的面子,尤嘉自然也礼貌地道谢,说自己没什么事。

    顶多不太方便罢了。

    真没什么事,相差尤嘉来说,这会儿可能更心酸的是陆季行,不仅要照顾尤嘉,还有照顾儿子女儿,晚饭要她准备,睡前可能还要帮哄悯之睡觉,然后帮尤嘉洗澡……

    路漫漫其修远兮。

    最后来的是一个单亲妈妈,带着女儿来送餐。

    “熬了点鸡汤,有多,想起你受伤了,就拿过来慰问了。可别嫌弃。”她把饭盒放在桌子上,亲切地挨着尤嘉坐了下来。

    温柔妩媚,一举一动都是风情,尤嘉也算是开了眼,感叹娱乐圈处处是人才。

    但尤嘉对她却很不熟悉,甚至到现在还分不清她的全名。就模糊地记得节目组里一直叫她高姐。

    女儿大概有些内向,节目里就一直不太说话,很会照顾别人,所有总听人夸懂事,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存在感。

    这会儿见了尤嘉,也只低声叫了声,“阿姨好。”

    也不怪尤嘉,高若琳长了一张辨识度不高的脸,美则美矣,美得太模板了,大眼睛双眼皮瓜子脸,号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女神,硬照很能打。之前混得风生水起,也大火过,后来生了孩子就半隐退了,再后来离婚的时候都没怎么溅起来水花。这几年没怎么露面。尤嘉本来对娱乐圈都不太了解和关心,所以不知道她也正常。

    是以这会儿气氛略微显得有那么点点的尴尬,尤嘉点了点头,“怎么会,谢谢你。”

    高若琳笑了笑,四处张望了下,“陆老师呢?怎么没看见他。”

    “刚刚还在,出去了吧!”

    “陆老师刚刚,可是惊到我了。我很少见他有这样紧张的时候。”高若琳笑了笑,“我从前围观过他和阿索拍广告,导演让他和阿索做亲密动作,他脸贴在人脸颊上了都没能亲下去,陆老师是我见过最禁欲的人了。没想到私下里却跟我想得不一样。刚刚我们还在聊天,我发现陆老师其实人很幽默。”

    心机婊标配技能,指东打西,暗示加内涵,说话模棱两可,但总是恰如其分地让人心里梗一下,像一粒沙掉进了齿轮里,虽然不影响运作,总归是不舒服那种。

    这话还是周扬教她的,并且十分不看好地埋汰她:“遇见心机婊,以你的段位,就不要怼了,你比较适合躺尸装死,表演最怕遇见瞎子,岂不是躺赢?”

    尤嘉摩挲着手里的拐杖,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

    她又看了一眼高若琳。

    其实还是没什么印象,连她拍过什么戏都不知道,她和陆季行有没有合作过,尤嘉更是一无所知。

    阿索尤嘉倒是知道,住在右手边第三间,也是这次的嘉宾,跟丈夫一起带儿子过来,她是个歌手,性感辣妹,老公比她小三岁,很爱她,也很听她的话。有种姐弟恋的感觉,小奶狗和霸道御姐的感觉。

    尤嘉舔了舔嘴唇,忽地笑了,“我知道,阿索跟我讲过,其实你应该记错了,他们没拍到那一步,陆季行不会拍亲密戏,每次导演都恨不得亲自替他演。我记得那次是拍公益广告,防艾滋病的,导演让他拍床戏还是什么的,那天麦哥开直播非要我看,诚心气我,结果陆季行掉链子,还被我嘲笑了好久。后来错位拍的,导演很不错,拍出来效果挺好的。”

    高若琳挑眉,“这样吗?那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

    七个家庭住在一个筒子楼里,一楼不住人,他们都在二楼,高若琳住在斜对面。

    上官蝾就住在隔壁,她经常过来蹭饭。

    尤嘉煮饭的时候,她在边儿上打下手,偶尔逗逗悯之,看得出来她很喜欢悯之,她应该也很喜欢陆季行,但大约是性格问题,她几乎不会主动和他讲话。

    她性格是有点儿古怪的,自带生人勿近气场。

    外面雨声未歇,雷声隆隆,上官蝾收了伞,上楼,高若琳正好从尤嘉那里出来,上官蝾和高若琳擦身而过的时候,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互相打量着点了下头,像野兽敏锐的嗅觉,上官蝾从她身上嗅到一丝不怀好意的味道。高若琳从她身上嗅到了一丝敌意。

    上官蝾在圈子里待得久了,自有一套看人的法则,高若琳这个人,表面看起来温和柔顺,内里心思沉得很。

    她对陆季行,有种不寻常的关注。

    ……

    上了楼,上官蝾在自己房间门口顿了顿,而后把伞靠在门框,往前两步跨进了尤嘉房间,尤嘉正在涂药,脚背连带着脚踝和小腿下段都肿了起来,这会儿都抬不起来,陆季行不知道出门做什么去了,尤嘉涂得有些艰难。

    上官蝾走过去,半蹲下身子,“我帮你涂吧!”

    “那……谢谢你啦!”尤嘉不太好意思,这小姑娘年纪不大,但身上气场很强,尤嘉总有一种小弟见大哥的感觉。

    嗯,虽然大哥对她很好……

    有好几次,上官蝾都差点儿冲口而出,让她注意点儿高若琳。

    娱乐圈的女人,有一部分相当不简单。

    尤嘉的段位,实在不够看。

    但看尤嘉三十多的人了,还被陆季行护得跟个小女孩似的,就实在不忍心说什么。

    只问了句,“高若琳刚刚来看你?”

    尤嘉点了点头,随便聊了两句。

    出门的时候,上官蝾碰上陆季行,她犹豫片刻,叫住了他。

    “陆老师,高若琳刚刚来过。”

    陆季行手里拿着一把韭菜,配着通身的高冷气质和干净熨帖的衬衫牛仔裤,看起来格外的有反差萌。

    上官蝾只说了这么一句,便没了下文。今天来看过尤嘉的有几十人,上官蝾偏偏提了高若琳。

    陆季行却领会了,敛眉沉默片刻,沉声应了句,“我知道了。”

    不提醒尤嘉,提醒陆季行,上官蝾其实并不确定自己的选择对还是不对,她很喜欢尤嘉,她身上有股不谙世事的天真和养尊处优的温和教养,让人觉得舒服,尤嘉是她曾梦想过的模样,不曾被生活打磨过,眼神永远澄澈明净。

    而或许是她对人性一惯的偏见和不信任,她总觉得人身上的一些劣根性是很难克服的。

    比如喜新厌旧,比如偷腥尝鲜……

    她不希望陆季行是这种人,但如果仔细去想,尤嘉这种性格,陆季行就算在外面玩出花来,如果存心瞒她,她都不一定会发现。

    她提醒陆季行,是想告诉她高若琳这个人心怀不轨,别有用心。

    但谁又会知道,他会不会伺机蠢蠢欲动。

    爱情这种东西,还是太过薄脆了。

    哪有什么情比金坚。

    哪有。

    ……

    尤嘉拄着拐杖在陆季行身后当尾巴,他走哪儿她跟到哪儿,蹲在厨房门口的小马扎上,看他包水饺,一会儿说他皮擀得太厚了,一会儿嫌弃他鸡蛋放少了,实在没刺挑了,就嘀咕着说自己牙疼。

    她大概是太无聊了,陆季行称这为间歇性黏腻症,在某一段时间里,尤嘉会特别喜欢博取他关注,用尽各种手段,像一只开屏的花孔雀,恨不得在脸上写出来:快看我!

    陆季行惯用的应对方法就是不理她。

    越找存在感,越无视。

    等她来投怀送抱。

    他会一边嫌弃地推开她,一边再把人拽回来,表演一种叫做“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绝技。

    这不叫恶趣味,这叫夫妻情趣。

    尤嘉这次学聪明了,他不理她,她拍拍屁股走人了,从小马扎上起来,说要去找助理导演聊聊天,吸收一下蓬勃的年轻朝气。

    那个小男生今年才刚硕士毕业,身上有股子青涩劲儿,皮相不错,很奶,被人逗了脸会红,尤嘉经常眯眯眼说他长得像他们学校的校草。

    关于校草陆季行有一段很不愉快的回忆。

    所以当尤嘉颠颠地拄着拐杖出门的时候,一直沉默的陆季行拍了拍手,三两步出门,直接把尤嘉抱了回来,义正言辞地告诉她:“瞎跑什么,不够给人添乱的,给我好好坐着。”

    尤嘉戳了戳他的脸,“你不是不搭理我?”

    “我不搭理你你就跑去找别人?”

    “你不搭理我我还不能找别人?”尤嘉为了凸显自己的气场,顿了下拐杖,从椅子上一下子站起来。

    陆季行又一下子把她按了下来,没收了她的拐杖,往旁边一杵,弯腰掐她脸,“我吃醋,行不行?”

    尤嘉眨巴着眼看了他一会儿,小声嘀咕,“你吃醋你还有理,你还凶。”

    还顶嘴。

    这会儿没镜头,陆季行直接俯身在她唇角咬了下。

    尤嘉舔了下自己唇角,感觉舔到了血腥味,气得用自己那只完好的脚踢了他一脚,“你干嘛啊,你以为你是吸血鬼吗?”

    陆季行用指腹擦了下她唇角,满意地拍了拍她脑壳,说了声,“我去煮饺子,再乱跑我揍你啊!”

    “呸!法西斯!”

    ……

    这一段的时候,边儿上虽然没有摄像机,还是有收音,后期剪辑的时候,导演觉得非常有意思,硬是加了音频进去,贴心地配了字幕,亲亲的那片刻沉默,用了一组微笑的表情滚动划过,营造出了一种分外暧昧和不可描述的氛围。

    又羞耻,又觉得好笑。

    “我实名为剪辑导演打电话,人才啊人才!”

    “哥,我劝你做个人。”

    “你知道吗?哥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吃醋都吃得这么霸道强势。”

    “你不要狂啊,小心回家跪榴莲。”

    “阿季嫂现在可是有后援会的人,哥你小心点儿,小心收刀片。”

    “哈哈哈哈哈哈哈呸!法西斯!”

    “吸血鬼2333,哥你太粗鲁啦,我们阿季嫂那么软的妹子,你真是……哎呀,粗鲁呀!”

    “心疼阿季嫂,像一朵被暴风雨蹂躏的小白花。”

    “我哥每次在阿季嫂这边,都幼稚得只有三岁。”

    “是真爱没错了。”

    ……

    ※※※※※※※※※※※※※※※※※※※※

    抱歉,昨天太累了,就休息了。最近有点儿忙。

    今天小肥章。

    发波红包。

    200个。

    明天更新的时候发。

    么叽~

    谢谢大佬投喂,鞠躬!

    梦杰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8-0723:57:52

    我是幸运的七皓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8-0906:10:01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