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45次
    遥之和逸之被陆季行培养的很独立,几乎很少哭闹,也不像一般的小孩子那样固执自我,有时候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而且他们深深地觉得自己的妈妈傻傻的,需要人照顾,所以从小到大,从来不惹尤嘉恼,遥之就算了,逸之那结合了尤嘉和陆季行两个人所有的坏脾气的性子,也极少惹尤嘉不高兴。且在旁人面前分外不给面子,对尤嘉却是能哄能夸,嘴甜得很。

    悯之是个格外需要人照顾的小丫头,软乎乎的,棉花糖一样的小人儿,分外需要人耐心去照顾,但她很懂事,没有那么娇气,也不会无理取闹,反而很会照顾人情绪,她很宠尤嘉,尤嘉有次手指磕到桌子角,悯之捧着她的手,帮她呼呼了好一会儿。

    还会郑重地用她那小奶音说:“妈妈不疼,悯之吹吹。”

    所以尤嘉虽然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她依旧活得很少女。

    这是何等的运道。

    尤靖远说:“这叫傻人有傻福。”

    尤嘉追着他打,气得要揍她,最后还是看在嫂子的面上才饶了他。

    陆季行还对儿子说:“一孕傻三年,你妈妈都傻了好多年没缓过来了,所以你们要多心疼妈妈,知道吗?”

    男人,呵,都是大猪蹄子。

    ……

    过完年晴了几日,雪慢慢都化了,看起来春天似乎要来了,天越发有变暖的趋势。尤嘉带悯之去逛商城,不知道怎么被认出来,结果一路上都是逗悯之笑的路人,悯之害羞,一直躲在妈妈怀里,只露出两只眼睛,懵懂地望着各路小阿姨大阿姨。有人给她糖葫芦吃,悯之摇头说:“谢谢,悯之不要。”

    但到底还是小孩儿心性,觉得新鲜,想要。

    后来躲开人群,尤嘉去买了一串给她吃。悯之舔着糖葫芦上的糖纸,笑得眉眼弯弯。只是还没出商场,就隐隐想要咳嗽了,尤嘉忙给她喝水,自责不该给她吃太多。

    悯之从小体弱,养得太矜贵了,反而不好。

    尤嘉是个医生,也难免犯这样的错,实在是悯之太招人疼了,家里阿姨都会格外着意悯之,怕她磕了碰了,怕她吃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怕她摸了脏东西感染细菌……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恨不得把悯之罩在真空玻璃里,那样才好。

    悯之今年该上幼儿园了,尤嘉之前说要带她打水痘疫苗,顺便开接种证明,准备悯之的入学材料。

    那天尤嘉在手术台上下不来,本来说让阿姨带着去,但陆季行不放心,自己开车带悯之去了。

    那天人很多,社区医院接种科外的等待室里,都是抱着孩子的家长,为了让小朋友不哭闹,等待室里放着许多的玩具,还有滑滑梯,小房子什么的。

    悯之抵抗力弱,陆季行自然不敢放她过去人群里玩,一大一小两个人就坐在旁边的长椅上。

    墙上的液晶屏里在放动画片,悯之百无聊赖,就盯着墙上的液晶屏看,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小脑袋一点一点的,陆季行把女儿的脑袋托住,另一只手拖住她的腰,轻轻地把她抱过来放在了腿上。

    悯之小小的,体重很轻,个子也不高,比同龄人要稍稍矮小些,这大约是随了她妈妈——两个小男孩却发育惊人,抽条似的往高处长,虚岁才七岁,身高已经一米三多了,前几日才测了身高,遥之一米三二,逸之一米三五,逸之能轻易地把悯之举起来放在脖子里,每次尤嘉或者陆季行见了都要训斥他,他却不在意,混不吝的小崽子,对妹妹却格外疼爱。

    陆季行把悯之横放在腿上,一手臂弯托着悯之的脑袋,一手轻轻扣着她的背,悯之找到了舒适的地方,小脸蹭到爸爸怀里,手抓着爸爸的衣襟,安然睡下了。

    陆季行今日穿了一件呢料的大衣,金属的扣子泛着微微的凉意,他把扣子解了,小心地把衣襟掩在里面,不让悯之碰到扣子。

    悯之爱喝奶,酸奶牛奶或者羊奶,渴了总是不会好好喝水的,杯子要随身带着,冬天里冷得快,出门保温杯随身带两个,一个装牛奶,一个装水,要温热的。她吃得也少,还没大白的胃口好,平日里,除了正餐,尤嘉还会请教营养师,准备些零嘴给她吃,出门就随身带着,偶尔喂点给她吃的话,她不太想吃也不会拒绝的。所以带悯之出门,东西要备得格外多。

    陆季行把双肩包当做单肩包挎在身上,这会儿随手搁在旁边,他从里面拿了个小毯子,盖在悯之的身上。

    悯之睡了约摸二十几分钟就悠悠醒了。

    还没叫到他们的号。

    悯之揉了揉眼睛,叫了声,“爸爸。”

    陆季行轻轻“嗯”了声,摸摸女儿的脸,“不睡了?”

    “悯之睡饱了。”她从爸爸怀里跳下来,给爸爸捏手臂,“爸爸累,悯之捏捏。”

    陆季行拍了拍她的小脑袋,抿唇笑道,“爸爸不累。”

    这小猫崽似的,搁在他怀里他都感受不到多大的重量。

    两个人兀自在一旁说话,却不知道,旁边好多双眼睛偷偷瞄他们很久了。

    陆季行这些年来沉淀得越发深了,少了很多狂热粉,即便路上遇到粉丝,大多都是克制,并不会去打扰他。有时候娱乐圈地位似乎靠得是粉丝数量,以出行接机粉丝数来判定一个人火的程度,但发展到一定程度,还是要靠作品说话。刚进娱乐圈的时候,人人都说这里面乱,但其实,各行各业都有各自的明暗规则,但一个人想走什么样的路,总归还是在自己。

    和早几年默默无闻的日子想比,他如今的成就,多少带点梦幻,

    有时候粉丝提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那几年,和这几年,对尤嘉或者陆季行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从前闲些,这几年稍稍忙些,但mg向来对他不错,给了他极大的自由和宽容,所以这些年来,除了他感兴趣的东西,一些乱七八糟的代言或者活动,他都不必勉强自己去接。

    自从尤嘉生育之后,他就更谨慎去接戏或者节目了。

    平均一年也才拍一部片子,每两年一次的全艺赛他会出席,平日里公司待得多,训练,或者带带后辈,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事要做。

    提起来,跟退休也差不多了。

    所以比起尤嘉,甚至他的时间更宽裕一些,无论是遥之逸之,还是悯之,他带的时间比尤嘉要长许多。

    遥之和逸之上幼儿园,上小学,家长会都是他去开,有时候碰见粉丝或者狗仔,莫名会上新闻,说陆季行又单独参加儿子家长会,未见儿子妈妈出席,然后把上次或者上上次的家长会或者哪次他带单独儿子出去玩的事也拿出来一并说,再似是而非地引导一下,怀疑夫妻不睦,甚至有人爆料,说其实早就暗中离异!一点鸡皮小事也值得拿出来念叨。

    他的粉丝惯会调侃:天呐,狗仔真可怜,生活太不容易了嘤嘤嘤,心疼!编故事都编得这么不走心。我哥哪天舍得离婚了,我放一百挂鞭来庆祝。

    “嗯,一个家长会而已,真能脑补,狗血剧看多了不好emmmm!”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过气老腊肉日常被儿子老婆推上新闻。”

    “那是因为我哥比较闲哈哈哈哈哈哈,他一家庭妇男一个人带孩子参加家长会怎么了怎么了?我嫂子一个外科医生,人拿着手术刀在手术台上治病救人,你操着键盘噼里啪啦一顿敲,莫名其妙人家就被离婚了,你说你缺德不缺德?”

    “哎,软饭不好吃啊!别说了,我哥人生已如此逆天,儿女齐全,一生初恋,遇到点儿非议大概也是正常的。”

    ……

    但其实每次被拍,都是遥之和逸之多一点,他打点过媒体,孩子的照片自然不会公然爆出来,但粉丝偶遇总归是难免,大家都知道他有一对儿双胞胎儿子,模样□□分像,但大概是性格缘故,很好区分。

    悯之倒是不曾出现过,年纪还小的时候,悯之就经常生病,免疫力低弱得很,他从来不抱她去人多的地方,出门的时间少之又少,后来渐渐大一点,他正好有段时间忙,没有好好陪她,那段时间她在奶奶家或者外公外婆家待得多,尤嘉那时候也常常跑去临江苑那边,有时候一住大半个月,他有时候回家,推开门发现人不在,还会一阵失落。

    这算是第一次带悯之到人多的地方来。

    他怕是不知道,他这张脸多有辨识度。

    这些年来拿了三料影帝视帝,地位逐渐稳固下来,每年作品不多,但皆是精品,口碑向来很好,年轻时候大爆,那时候出门总是谨慎,现如今,他出门倒是随意了很多,粉丝碰见他,顶多打打招呼,最多求个签名或者合影,更多时候把他当空气,默默围观一下,再去朋友圈里啊啊啊啊啊啊一下,就算完了。

    他的粉丝和他很像,都是那种把二次元和三次元分得很开的人。

    这会儿没人打扰他,但都已经按捺不住心口的激动之情!

    “我……我他么老泪纵横,我哥他带儿子是帅,一个大帅比领着两个小帅比,走路都自带BGM,酷到令人发指!我本来觉得我人生完满了,我爱豆这么幸福!直到现在,就现在,我爱豆带她女儿出来,我特么被萌出一脸血!我天啊,我哥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吧!”

    “真·天使!萌化我这个老姨母,又暖又萌,枕着爸爸胳膊睡了一觉,起来还要给爸爸捏捏胳膊。”

    “我哥抱着女儿挎着大包的样子真是酷到没朋友。”

    “@平凡的一家,开播的第N年,大半个娱乐圈都请过了,麻烦安排一下我哥!谢谢!我想看我哥详细带娃日常。”

    ……

    终于叫到号了,陆季行去窗口登记,悯之抱着爸爸的大腿站在原地,乖乖的不乱动,旁边一个阿姨一直在看她,出于礼貌,她冲阿姨抿唇笑了笑,阿姨激动得手抖,捂着胸口险些晕厥过去。

    悯之被护士阿姨领着去打针,她很害怕呢,紧紧抱着爸爸的脖子。

    陆季行低声哄着她,“悯之乖,一下下就好了。”他把悯之的外套脱下来,然后露出女儿细细的胳膊,一手把女儿揽在怀里,一手去捂女儿的眼睛,低声说,“害怕就抓住爸爸。”

    悯之一条胳膊被护士阿姨攥住,她用另一只手紧紧搂住爸爸的腰。

    一阵刺痛,然后是麻麻酸酸的感觉,不过片刻,便好了,悯之苍白的小脸终于缓过些来,强忍着的泪水颤颤地从睫毛根处抖落下来,悯之委屈地扁扁嘴,一下子扑到了爸爸怀里,虽然很难过,但还是没有哭出声来。

    哎呀,后面一排排队的人,也顾不上等得焦躁了,一个个勾头看悯之,捧着心口说:“好可爱的小姑娘。”

    陆季行紧紧抱住女儿,轻声哄说:“悯之乖,你看阿姨们都夸你可爱呢!”

    出了社区医院的门,尤嘉开车等在外头,她终于下班了,听说他们还在医院,特意过来接。

    尤嘉把悯之抱过来,看女儿闷闷的,睫毛上还沾着些微的泪水,可把她心疼怀了,上了车,搁在腿上好一阵哄,悯之便噗嗤一声笑了。

    陆季行隔着后车镜看尤嘉和女儿,轻轻摇了摇头。

    –

    那天过后,网上又是一阵热传,说陆季行家有个天使女儿,又暖又萌,可爱得不像话。

    于是风向从组团偷阿季嫂到组团去偷双胞胎又转到组团去偷陆季行女儿了。

    到处都是艾特平凡的一家官微的,明星带娃类的亲子节目,长盛不衰。

    无非大家好奇爱豆是怎么带娃的,况且萌娃自带吸引人属性,看见萌萌的可爱的软乎乎的的小孩子,一颗心都被治愈了。

    后来陆季行也接到了几次电话,节目组确切也想邀请陆季行参加,遥之和悯之两三岁的时候,他就接到过邀请,但平凡的一家,向来是父母孩子一家出镜,尤嘉圈外人,陆季行总归有顾虑,所以拒绝了。

    不过这次,陆季行有些犹豫,几个交情颇深的圈内朋友也受邀过来请,圈内人对他家的三个宝贝可谓是相当了解,放出去绝对是爆炸式的圈粉,收视率绝对有保障,对陆季行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有时候对孩子来说,一些体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东西,能永久地停留在记忆里咀嚼,这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经历。

    其实他如今这个地位,想安安稳稳过闲散平凡日子,那是痴人说梦,既然入了这个圈子,得到一些东西,必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他靠舞台和聚光灯生活,自然也就比一般人少了些私生活,一举一动尽皆被人窥伺,有时候想来的确苦恼,但凡事都有两面性,一面享受知名度带来的各种便利,一面又痛斥私生活被过度关注,哪有这么好的事?

    有些东西,大家好奇,不过是不知道,大大方方给他们看了,也就过了。

    当初尤嘉是,如今孩子也是。

    他倒觉得没什么不可,但尤嘉怎么想,他不好说。

    陆季行和尤嘉说过,尤嘉起先有些犹疑,做了这么多年星嫂,她其实看得很开了,倒没觉得有多大的不便利,一来陆季行向来很有分寸,也一向为她着想,这么多年,没让她遭受什么,二来他粉丝对他真的是极爱护了,虽然总是动不动就调侃吐槽他,但无论是他突然爆出来结婚,还是把尤嘉放到明面上来,还是逐渐半退隐状态。粉丝对他,始终都是维护多过苛责的,这何止是“难得”两个字就可以形容的。

    最后尤嘉“唔”了声,算是答应了。

    麦哥最兴奋,他已经预料到这是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了。

    ※※※※※※※※※※※※※※※※※※※※

    我开篇就说过,这篇文不长,日常,琐碎。所以确实没多长了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写娃多一些。不喜欢看娃的注意看标题跳过。

    还有几章老夫老妻日常。

    看你们评论忽然觉得悯之长大后真的很修罗场了哈哈哈哈哈哈,脑补了一下,超级心疼悯之的蓝朋友。

    专栏开了一个悯之的预收,文名文案还没定,最近构思新文不顺利,感觉你们给了我灵感哈哈哈哈哈哈,想看的可以收藏一下,搓搓手,如果预收理想,我考虑下本先写悯之。

    啊,我真的太爱悯之了。

    目前构思是校园文,背景大学校园,一个软兮兮的协会新手,被霸道会长惦记,然后调戏,然后反被哥哥姐姐岳父岳母日的故事:)……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