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36次
    当天晚上,陆季行一月一度的艰苦直播里,一只矫健的黑猫突然窜上了桌。

    大白嗅了嗅屏幕,一张大脸糊在镜头上,黄绿的竖瞳缩了下,又缓缓扩开,它端详了片刻,似乎没看出来什么好玩的,扭身跳到了陆季行臂弯里,仰头冲他软软喵了声,大约是念叨了句“什么破玩意儿,好无聊”,然后身子倒在了他怀里,蜷缩着眯了眯眼,张嘴打了个大大的旁若无人的哈欠。

    弹幕一秒从“阿尊王崽,麻麻爱你!!!!!”变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放开那只猫,冲我来!”

    “我认识它,沃草这不是大白那崽吗?”

    “什么时候被我哥拐回家了。”

    这可是南皇的真身啊!

    剧里另外一个男主,叫蒋臣,五官并不出色,老演员了,之前定妆照出来的时候,不少人说南皇太丑了,因为这部剧跟其他剧不太一样,是世界观和人设先出来的,大概最近几年这种类型的精品不多,出色的也不多,所以突然出现的时候,还是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当时有不少人表示期待,参与讨论,投票最多最受期待的,第一反而不是目前呼声最高的大罗王尊,而是南皇,他是个真正意义上的阴谋家,远古阵神,擅长不动声色,兵不血刃,千里狙人头,气场两万八千米,眯下眼九世沦陷的狠角色。

    后来阵容曝光,定妆照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抗拒的,演员太老了,蒋臣向来是那种温和不争的人,怎么也想象不出他能怎么表现一个杀神的灭世气场还有运筹帷幄的无上智慧。那种气势,压根儿无法想象能从他身上看到。

    不过这剧组大概擅长打脸,时时刻刻都在反转,反正现在大家看见蒋臣都是“我皇!我皇!!我皇!!!沃草太帅了。”

    蒋臣用他整容般的演技俘获了一群迷妹,从一个默默无闻老腊肉,硬生生被捧出了鲜肉的热度,最近好像呼声越来越高了。

    大白这只猫的热度也水涨船高,作为一个戏精猫,它贡献了本剧不少的亮点和萌点,关于它的花絮,播放量惊人,甚至连后援会都出来了。

    有人甚至还圈剧组官方,重金求大白的地址,要给它寄一辈子小鱼干。

    简直感天动地,猫届新网红。

    粉丝已经计划把今年的最佳配角奖颁给大白同志了。

    没想到,这会儿竟然在陆季行这边儿看见它,这可真是意外惊喜。

    一时之间,不知道哪里传出去消息,没多久直播间人数疯涨,吸猫狂魔们抵达战场。

    陆季行只好把镜头拉低了点儿,对准大白,捏起它两只肉蹄子,“来,大白,打个招呼,你的后援队来了。”

    他解释了句,“大白是流浪猫,本来是要送人的,后来被我抱回来了,我太太说要养,以后可能住在我家了。”

    捏蹄子的动作大概是让大白想起了某个愚蠢的人类对它做的无耻行径,龇牙咧嘴地凶了陆季行一下。

    弹幕里要笑疯了。

    “南皇:老子是猫,不吃狗粮,混蛋!”

    “南皇:杀神,老子是杀神,你这个愚蠢的人类!”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皇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大白:老子超凶!”

    “心疼我哥,你现在家庭地位是越来越低了,以后有了娃,你就是家里地位最低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鹅子不要怕,你可是熊孩子plus,加强版,不怂!”

    “阿尊王和南皇的世纪大对决,凭票进场,买定离手了,来来来!我押我皇,我皇千秋万代!”

    “上面的小心点儿说话,是我阿尊王拿不动刀了,还是你飘了?”

    “……”

    陆季行被大白凶得笑出了声,大概也想起了某人做的奇葩事,据说还把它好一通吓,他只好摸了摸大白的肥头大脑以示默哀。

    他说:“抱歉,有人丧心病狂地吓了它一通,又害它背锅,大概这会儿正怄气呢!”

    “哟哟哟哟哟,谁啊!”

    “哥你不秀一下不爽是吗?”

    “我怕不是听岔了,丧、心、病、狂?哥你想跪方便面还是想跪榴莲,自己选一个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求生欲可以说是很弱了!”

    “……”

    陆季行在书房,尤嘉本来在研究病例,这会儿过来找书,看他在直播,就轻手轻脚的。

    落地书架,上面一直顶到天花板,一些不常用的书都放得高,尤嘉搬了梯架过来,结果几本书隔得远,她只能很苦逼地一下一下挪来挪去。

    然后大白成功被她吸引了,两只眼骨碌碌乱转,似乎是想搞懂她到底在搞什么,然后一个饿虎扑食……

    那身健硕而灵活的身躯,差点儿把尤嘉给撞下去。

    尤嘉一手掐在手脊上,一手扶在书架上勉强定住身形,大白已经窜上了她的肩膀,丝毫不心虚自己体重地压在尤嘉的肩上,撅着屁股嗅她手里拿的书。

    尤嘉:“……”

    她觉得,大白的身体里,可能住了一只哈士奇的灵魂。

    陆季行从大白扑过去的时候就揪着心,这才松了一口气,重新低头的时候,弹幕里正好飘过去——

    “哎哟喂,让我猜猜,这是某人进来了啊!”

    “我大白竟然这么热情地窜出去了,可见它对阿季嫂是真爱。”

    “阿季嫂是人生赢家啊2333,瞧瞧,降服了熊孩子plus,怀抱南皇真身,有猫有狗,世界我有啊!”

    “狗?哪来的狗,我哥还养狗?我错过了什么?”

    “狗?我鹅子不是吗?哈士奇和金毛的混种,稳中带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哥低头了,他瞅见了,你们说话小心点儿!”

    “瞧瞧他那紧张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阿季嫂怀了小小季呢!”

    ……

    陆季行:“……等我一下。”

    他忽然起了身,过去一把把费劲吧啦的尤嘉从梯架上抱了下来,偏头问她,“要哪几本?”

    尤嘉顿时美滋滋,抬手毫不客气地唰唰指了指:“预防医学的小册子,那本疾控中心的资料,还有去年九月份到十二月份的省医报,那边精神病学的几本都帮我拿下来吧……下面,下面还有个文件夹,对,是那个。”

    陆季行回来的时候,弹幕在自娱自乐自嗨。

    “我发现,阿季嫂的声音好软啊!”

    “我赌一毛钱,我哥刚刚肯定在强行耍帅!”

    “一把把人抱下来,然后用一种霸道总裁的语气说,那么费劲干什么,不会叫我帮你拿?”

    “说着伸手够到了书架最高的一层,十分装逼地轻轻松松拿到了阿季嫂踮着脚也够不到的书。”

    “或者再摸摸阿季嫂的小脑瓜,宠溺一笑,明明得意地要死,还要嘴贱吧啦地说一句,‘小矮子’。”

    “哈哈哈哈哈哈这充分证明,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你们……都是魔鬼吗?(⊿)”

    “不不不,魔鬼的是哥他自个儿,你只要想想开屏孔雀的风骚样儿,你就知道他刚刚去干嘛了!”

    “啊,鹅子长大嫁人了,做麻麻心里好惆怅!”

    陆季行:“……”他坐下来,盯着弹幕看了会儿,越来越觉得自己代言直播是个错误。

    “我阿尊王来了,肃静!”

    “嘘~”

    “小心他放大招!”

    “秒杀全场。”

    “炮灰全宇宙……”

    “快,跪跪跪跪下,快跟我一起喊出我们的口号——”

    “早生贵子!!!”

    “三年抱俩!!!”

    “哥你行的!”

    “腰好肾好,么得问题,握拳!”

    陆季行:“……”都是些什么玩蛋玩意儿啊!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从崩裂中修复了破碎的世界观,“好了,再见,不想看见你们了!”

    “emmmm这么早就下?”

    “尔康手,哥你往哪儿跑?”

    “你这抗雷能力是越来越弱了!”

    “不要走嘛哥,雷雷更健康。”

    ……

    一群人看他去意已决,终于破罐子破摔地吐槽他。

    “╯^╰老婆肥猫热炕头,哥你是越来越堕落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去缔造生命大和谐。”

    “你这个见色忘友的臭男人。”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组团去偷阿季嫂,偷一得三,简直美滋滋!”

    “哇,言之有理!”

    “挟天子以令诸侯吗?那阿季嫂简直核心人物啊!我也要。”

    ……

    陆季行终于忍无可忍地下线了。

    尤嘉病例还没研究完,就被陆季行扛回了卧室,她一边揪他耳朵,一边控诉:“陆季行同志,你这样是不对的。我用我的专业告诉你,纵欲伤身!”

    陆季行瞥她一眼,把她往床上一扔,沉默地把她衣服剥了。

    尤嘉抗拒未果,羞耻欲绝,“你……不要这么直白吧?”

    直……直奔主题?这么刺激?

    陆季行终于把她翻过来,忍无可忍地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

    尤嘉如果有毛,这会儿肯定比大白炸得更魔性,心想陆季行可真是越来越变态了。

    ……

    哦,后来证明,脑补太多要不得。

    陆季行只是看她洗完澡了,给她腰上贴了一剂药膏,顺便扔了一管外伤药给她,“那里……你涂,还是我帮你涂?”

    “我……自己来,自己来。”

    “看得见?”

    尤嘉:“……”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昨天还是第一次尤嘉伤这么厉害。

    她大概不知道自己睡得跟昏过去的时候,陆季行给她看伤……

    不然她这会儿更想打他。

    陆季行从公司回来的时候,顺便去的药店。

    下车的时候,麦哥还十分体贴地说:“别,你去多不方便,你要买什么,我去帮你买。”

    陆季行只是瞥了他一眼,淡声说:“你去更不方便。”

    麦哥顿时一言难尽地看了他一眼,“呵,已婚老男人!”

    “比你这个未婚老男人强。”陆季行补刀,“如果我没记错,你比我大了九岁。”

    麦哥:“操!”

    ※※※※※※※※※※※※※※※※※※※※

    我家原先有一只大狸猫,重达十三斤半,每次它往我身上跳,我都能感受到生命的重量……

    至于一只以矫健著称的狸猫是如何吃成一只大胖纸的,鬼才知道!

    有一次晚上它偷偷摸到我房间,盘在我胸口睡,我的天,我晚上做梦梦到自己窒息!醒过来看见它的大脑袋枕在我胸上,我生怕它把我胸压平喽!

    谢大佬投喂,敬礼!

    薄荷微凉少年轻狂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321:12:47

    葛葛小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323:04:53

    Che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403:11:19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