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34次
    调戏尤嘉是陆季行每次见她的保留节目。

    看着尤嘉哑口无言,他由衷地露出了笑意,那一脸愉悦不比中了五百万彩票少。

    尤嘉郁郁捶床,这日子没法过啦!

    偏偏陆季行还故意气她似的,一直不安生。

    一会儿问她刮胡刀给他放哪儿了,一会儿问她牙刷扔在什么地方了,更过分的是,问她为什么水这么凉。

    浴室就那么大地方……

    “热水器关着,你是傻子吗?”尤嘉忍无可忍地从床上爬下来,叉腰站在浴室门口看他,眼神凉嗖嗖地戳向他,深切怀疑他是故意的。

    陆季行偏头“哦”了声,扯了下唇角,露出一个散漫的笑意,“累,懒得动脑子。”

    他那贱兮兮的样子,让尤嘉心疼都心疼不起来,默默翻了他一个白眼,认命地过去给他调水温,怕他又整出什么幺蛾子,也不睡了,抬腿坐在浴缸头上,捧着脸看他洗澡。

    愣愣地,俨然一副随时随地打盹的样子。美色当前她都无心欣赏……不,只是美色这种东西,初见惊艳,慢慢就免疫……个屁!她只是有点儿疲惫,大概是被他吓出来的后遗症。人在极度的精神刺激之后,是很容易疲倦的。就像在酒吧蹦了一夜的迪,回来只想睡觉那种感觉。

    陆季行忽然拿喷头对着她。

    尤嘉躲了下,还是湿身了,愣了片刻,气急败坏地一记佛山无影脚踹过去,“陆季行,你无聊不无聊哇?”

    幼稚不幼稚!

    陆季行挑眉反问,“你不睡觉蹲在浴室看我洗澡干嘛?”

    尤嘉:“……”要点脸?

    “耍流氓啊?”

    尤嘉:“……”算了,他没脸。

    她已经在脑海里构思好了如何将他打包塞垃圾桶的场面了。

    陆季行却忽然笑得春风化雨,过来给她脱湿了的睡衣,“怎么,看见我太高兴了?”

    呸!

    被他一把捞过去,尤嘉瞬间感受到他体温,热得发烫。

    大约是男人天生就体温高,尤嘉推了他一下,指尖里都是他的温度,跟她略带凉意的手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尤嘉手指头蜷缩了一下,划在他胸口,跟挑逗似的,陆季行“啧”了声。

    不怪他不做个人,实在是尤嘉不给她做人的机会,这会儿做个禽兽也好过做个柳下惠。

    尤嘉“诶”了声,脚已经离地了,身子顿时转了一百八十度,本能地环住了他脖子。

    娇娇软软的身子,总能勾出他心底最柔软的那一面,陆季行眼神都变温和了,沉沉地,夹杂着些许热切。

    陆季行压她在瓷砖墙面上,身子贴过来,神色从恶劣变得温和含蓄,乍一看特别像个斯文败类,尤嘉仿佛一只受了惊吓的小鹿,呆呆地看他变脸一样的表情变换,一脸的纯良无害,这越发让陆季行起些邪恶的念头,一手掐在她的腰上,拇指按在胯骨的位置。

    尤嘉哆嗦了一下,眼底起了一片水雾,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刺激的。

    转瞬控诉似地直直瞅他,“臭流氓!”

    臭流氓觉得自己这名头来得冤枉,邪性一笑,“那我岂不是得对得起我老婆的评价?”

    尤嘉觉得他身子又往前压了几分,浑身上下是毫不掩饰的侵略性。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了。尤嘉几乎要咬破自己舌头……

    哦,不用了,陆季行代劳了。

    她在舌尖隐约一点儿血腥味儿的感受里,再一次刷新了对陆季行“变态”的认知。

    月半子时,万籁俱寂,华灯已灭。

    尤嘉睡了小半宿,又被迫洗了个澡,他不老实,极其恶劣地挑逗她,看她面红耳赤,伏在她耳朵点儿低沉沉地笑,用舌头舔她耳垂,轻轻撕咬。

    “尤嘉,我对你,向来是有求必应。”

    尤嘉浑身都泛着软,抬头“嗯?”了声,对上他的视线,心尖又狠狠颤了下,她从那双漂亮深邃的眼睛里,看到几分散漫的笑意。目眩神迷的同时,心想:你可拉倒吧!

    他又咬她耳朵,用一种近乎耳语的暧昧语气说:“你说要,我自然是能给多少给多少。”

    这是在说短信的事呢!

    尤嘉反应过来,彻底被烧了个透顶透,一拳捶在他胸口,却没什么力气,软绵绵的,撒娇似的,“你就不能正经点儿。”

    “跟我老婆正经点儿?我又没病。”陆季行哼笑一声,托着她的腰把她扛了起来,胡乱拿了条浴巾给她裹上,大步出了浴室。

    尤嘉被推在床上的时候,还在想,什么高冷禁欲,都是狗屁!衣冠禽兽还差不多。

    陆季行自觉是个大方且守诚信的人,自个儿太太有要求,他当然是不遗余力地满足。

    ……

    于是日上三竿,尤嘉还没醒,睁开眼仿佛有一种大梦颠倒的惊措,冷汗出了一身,忙去看表。

    上午十点,她心一凉,冷汗更是不住往外冒,后背都湿了,下意识翻身下床,腿一软,险些跪下来,她扶着腰,在一阵天旋地转的迷蒙里,终于想起来,这是周末,她今天不用上班。

    仿佛过山车从顶点缓缓降下,尤嘉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胸口。

    她现在的感觉,就像是陆季行拆了她全身的零部件,又重新组装了似的。

    她忍不住踢了下床脚,气哼哼地骂了声,“混蛋啊!”

    腿再次争气地一软……

    尤嘉:“……”

    洗漱完出去,陆季行双腿交叠,沉静地坐在客厅看剧本,那一身衣衫齐整,一脸冷淡漠然拒人千里的气场……

    在刚刚被折腾得仿佛重生一次的尤嘉看来,实在有一种斯文败类的感觉。

    她走得很慢,两腿有点儿合不拢,有那么一瞬间特别想掐死陆季行,真是个……禽兽!

    陆季行戴了一副平光的金属框眼镜——为了下部剧在找感觉。很巧,他下部戏就是演一个斯文败类,是一部悬疑电影,他演隐藏大boss,前期就是个腿有残疾坐着轮椅的生物科技公司的顾问,后期就是一路开挂一样狂虐主角,连死都死得很让人心悸。小制作,导演是个鬼才,但不是很有名,演员阵容也不能说很好,但胜在剧本精巧。

    以陆季行现在的名气,他其实可挑选的范围更广,更大的制作,更豪华的演员阵容……不过他这人,有时候实在也是有点儿任性,不感兴趣的,他不接。

    对于他放弃大ip男主角,去演一部小制作电影反派的选择,麦哥也是痛心疾首到没话说,但了解他,所以没强求。

    从他名气飙升的那一刻起,就有无数双眼睛盯上他,对于这一选择,圈内一些人,也是大跌眼镜。

    娱乐圈就是这么个地方,一个人的价值随时都会被重新定义,如果几个月前,陆季行有这么个机会,都会有人说他运气不错,但现在,只会觉得他脑子不好使。又或者猜测,是公司不愿意捧,继而脑补出一出大戏来。这个圈子,实力和运气,有时候可以作为同等的筹码存在,一个机会改变命运的例子比比皆是。资本洪流推着人往前走,有时候成名后反而有更多的身不由己。mg对陆季行真的不错,即便他任性到这步程度,公司也没有为难他。

    但尤嘉就喜欢陆季行这股从容不迫到近乎张狂和自傲的劲儿。

    他可以等,但不喜欢的,他不要。

    尤嘉凑过去靠在他身上葛优躺的时候,陆季行把剧本随手扔在了一边,推了下眼眼镜,伸手揽过她的腰,让她躺在他腿上,低头把她头发捋到耳后,眼睛里带了点儿笑意,“还好吗?”

    还好意思说哦?尤嘉刚刚升起的那点儿感叹,一瞬间被他那斯文败类的脸给冲得渣都不剩了。

    尤嘉从鼻腔里发出一生深重的哼来回答他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破问题。

    陆季行笑出了声,拇指拂过她的唇瓣,在她唇角狠狠按了按,其他四指扣在她的下巴,牢牢控住了她。

    他垂首亲吻过来,在她唇瓣上不紧不慢地厮磨啃噬的时候,尤嘉觉得……他大概是入戏太深。

    这斯文败类外加病娇的气质,都快爆表了。

    尤嘉有那么一瞬间心跳都不正常了。

    她觉得她可以强势去知乎回答一波:嫁给演员是个什么感受?

    老公时时刻刻都可以精分:)

    他放开她的时候,尤嘉伸手去摘他的眼镜。

    唔,顺眼多了。

    尤嘉往上蹭了蹭,翻了身,脸朝着他胸口,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补觉。

    陆季行重新戴上眼镜,勾了她一撮头发,不紧不慢地捻着,低声说:“起来,先去吃点儿东西。”

    尤嘉耍小孩子脾气,摇头瓮声瓮气地说:“不去,不饿,不吃。”

    陆季行没强迫她。

    他只是骤然把尤嘉打横抱了起来,抬步往餐厅走去,然后把她放在餐桌前的椅子上,缓缓俯身,手撑在椅背上,隔着一层薄而冰冷的镜片,眯着眼看她:我回来看见你乱动,你就死定了。

    他用一种今天天气还不错的闲话语气和一张冷淡而暗藏变态的脸成功把尤嘉的小心脏吓得一颤一颤的,尤嘉反应了好一会儿,才从懵逼和颤抖中回过神来,深吸两口气,一记天马流星拳招呼他,带着一点儿哭腔控诉他,“你不哄我就算了,你还欺负我,你有没有良心哇!”

    陆季行捉住她的手,终于露出了点儿正常人的笑容,秉持没有什么怒气是一个吻解决不了的,一个不行就两个的原则,他凑过去亲她的嘴唇。

    他站着,尤嘉坐着,她起初还保持着生气的傲骨抗拒,但他身上那股强势霸道的气质又来了,牢牢控住她,她动都没法动,加上他挑逗她向来有一套,尤嘉后来直接缴械投降,自暴自弃地享受美色贿赂。

    他终于放开她,眉眼里都是笑意,按了按她的头顶,用一种可以称之为宠溺的语气说:“好了,哄你,满足了?”

    尤嘉抱臂,扭头,没什么气势地“哼”了一声,偷偷舔嘴唇的动作更是气势全无,一脸我勉强原谅你好了,但其实我还没那么好哄的表情说:“我要甜牛奶,热的,还有面包片。”

    “遵命,我的小女王!”

    女王就女王,还小女王,一点儿都不霸气。

    尤嘉对着他转身去厨房的背影又哼了哼,终于还是没绷住,笑了。

    陆季行像是早有所料,猛然回头,淡定而优雅地勾唇一笑。

    这谜一般的尴尬……

    尤嘉觉得以陆季行对付她的手段,她这辈子都别想翻身做主人了。

    这是多么让人心痛的一件事!

    ※※※※※※※※※※※※※※※※※※※※

    我的眼药水昨天到了,这两天用了用,还不错,我眼主要是干涩,所以感觉还挺好用的。我打算买点儿别的,配合着用。再次谢谢大家的推荐啦,螺旋起跳比心心~

    今天给大家讲个笑话。

    我每次晚上出门吃夜宵都下雨,昨天也是,我跟我母上吐槽我可能上辈子和萧敬腾沾亲带故。然后母上幸灾乐祸说:那正好,断绝你吃夜宵的念头。我说,不啊,我可以点外卖:)

    外卖真是个伟大的发明!

    谢谢大佬关照,敬礼!

    卫斯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119:48:52

    okyoyocoo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119:54:24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