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33次
    文清丧着一张苦瓜脸的样子成功逗笑了尤嘉。

    她下车的时候,趴在车窗一本正经地恐吓他,“我待会儿去给我妈说,然后打断我哥的狗腿,你看他整天欺压你,是不是很解气?”

    文清脸更苍白了,颤抖着嘴唇,看起来很想哭的样子。仿佛失业已经在向他召唤,而他光辉的升职加薪之路已经成了一片灰白。

    “你放心好了,我会酌情添油加醋的,保证效果良好,你过两天就可以看见你们整天装逼不嫌遭雷劈的光伟正的尤总拄着拐杖去上班啦!”尤嘉点点头,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不用谢,为人民除害是我辈当仁不让的义务和责任。”

    尤嘉起身要走的时候,文清忽然探出身子抓住她的胳膊,嘴唇无声翕动,好半天才吐出来一个完整的句子,“尤小姐,别,尤总他其实……人挺好的。”

    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甚至都带了一丝恳切和情求。

    显然吓得不轻,都开始说胡话了。

    然后又补充说,“尤总好像挺不想见到周小姐的,之前周小姐一直约他见面,尤总都拒绝了。后来听周小姐说她怀孕了,才回来见了她一面,好像也不是很愉快,尤总最近心情特别糟糕。”

    嗯,何止糟糕,已经是□□桶了,谁点炸谁。

    文清很认真地回忆,但他的确也所知不多,只模糊地知道一点片段,虽然脑海里八卦老板隐私猜测了千百种可能,但毕竟都是想想而已,全是没凭没据自娱自乐。如果让他凭着良心说话,他们尤总虽然脾气臭,但在感情方面,并没有玩弄别人还仗势压人的先例。

    那认真的样子,让尤嘉都要生出欺负老实人的愧疚来了。

    她实在羞愧,这么情真意切的场面,她很想捶桌大笑,最后只好绷直了唇角,语重心长地教导他,“文清啊,做助理呢!是不能如此傻白甜的,多向你们尤总学学。”

    尤靖远那么个脸皮厚心黑的野兽派暴君型人格,竟然带出来个如此纯真无邪的天使助理,这可真是太神奇的一件事了。

    文清没有被尤靖远骂到卷铺盖走人,可见尤靖远偶尔还是有点儿良心的。

    ……

    尤嘉当然没有跟老尤和尤妈说,娱乐圈里真真假假风言风语多少啊,她喜欢听尤靖远的八卦,但也不见得就会信。

    编排尤靖远是一种乐趣,这种恶趣味,只属于娱乐范畴,娱乐嘛!当不得真。

    文清似懂非懂地走了,临走之前还看了一眼尤嘉,似乎生怕她告尤靖远的状似的。

    搞得尤嘉哭笑不得。

    尤嘉以阿姨有事请假,家里太冷清为由,赖在家里待了大半个月,老尤同志虽然面相严厉,但对宝贝儿女儿可谓是真·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日常接送她上班,变着花样给尤嘉做好吃的,给钱给钱给钱,买买买,准准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行行行,好好好,对对对,我闺女最好,我闺女最厉害……

    尤妈整天骂老尤同志,“你看看你把她惯得,嫁了人还跟小孩儿似的。”

    然后尤嘉准备走的时候,尤妈自己打自己脸地毫无底线地给她装了一大袋的新鲜食材,两条大活鱼,三箱零食,一坛子自己做的泡菜,七八个装了妈妈牌爱心菜的保鲜盒,一罐子据说养颜滋补的高价买来的药谷粉,六张购物卡,七只大闸蟹……

    她家那辆老尤为了钓鱼专门改造扩容了后备箱的车,后面塞得满满当当的,让尤嘉恍惚有一种自己不是回家,而是搬家的错觉。

    她蹲在车库门口,看着老尤还意犹未尽地想搬点儿什么下来的样子,连忙起身抱住他,“爸爸爸爸爸,你们不要这么夸张,不知道的还以为阿季对我不好呢!”

    老尤傲娇地哼了声,“他对你好是他对你好,爸妈对你好是爸妈对你好,不掺和。等哪天他不对你好了,还有爸妈加倍对你好,到时候损失的是他。”

    尤嘉:“……”

    这强大的逻辑。绕口令似的。

    另外,“爸,你看看你都想的什么……”

    就不能盼她点儿好。

    ……

    老尤亲自开车送她,尤妈副驾压阵,到家的时候,又忙里忙外帮她把东西捯饬上去,阿姨这会儿已经在家了,开了门,笑着说:“赶巧了,阿季妈妈也在。”

    进去的时候,尤嘉的婆婆,陆季行的妈妈——姜嫣女士,在厨房里,正忙着把带来的东西摆进冰箱了,尤嘉叫了声,“妈!”然后凑过去看,“你又带了什么给我啊?”

    她打开冰箱门,先“哇”了一声,又“哇”了一声,调侃说,“嗯,我觉得我的冰箱可能太小了。”

    姜嫣女士认真地点点头,“嗯,是小了点儿,改天我定个冰柜给你送过来。”她左右转了转,纤纤玉手抬手一指,“那边吧,靠着那面墙,改制一个整体冰柜。”说完摇摇头,“你这房子装修就不好,空出来太多。早知道还得妈帮你们看着。”她又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厨房门口,对着旁边的储物间说:“或者把储物间拆了,改成冰库也行,把书房旁边的收藏室隔开一个杂物间出来。”

    她这边已经认真地规划给她改造房子的事了,尤嘉默默风中凌乱成一团随风舞蹈的海草,抱住姜嫣女士的脖子,撒娇说:“妈妈,我开玩笑啦,我和阿季两个人住,哪里用得上冰库这种东西,太夸张了。”

    她又没有亿万家产要继承,不能这么浪费社会资源。

    这时尤妈走了进来,看见姜嫣,眉开眼笑。逮着亲家母好一通寒暄,日常互吹,一个说:我们尤嘉好福气,嫁了个好人家。一个说:阿季才是运气好,娶了个好老婆。

    听得尤嘉都起鸡皮疙瘩,两个人还不嫌腻味,恨不得把对方儿子闺女从头发丝到脚底板排着夸一遍。

    姜嫣从来喜欢尤嘉,模样好,脾气好,乖巧懂事,简直是天使一样,谁不想要个粉雕玉琢,精致可爱的女儿,她原本以为自己没这福气,倒是儿子争气,给她带回来一个,真是每天做梦都要笑醒,就想把什么都给她,宠着,爱着,疼不够。

    三个人完成了一次热情洋溢的会面,终于要起身离开,尤嘉挽留不住,只好起身依依不舍地送人走。

    门口几个人又难舍难分地攀谈起来,姜嫣女士抓住尤嘉的手,对尤妈说,“嘉嘉和阿季的孩子,一定会很漂亮。”

    尤妈附和,“可不是嘛!不好看都没天理了。”说要看了看尤嘉的肚子,“还不打算要?”

    其实最近半年都没做什么措施,不过两个人见面时间不多,也没……几次。

    被父母问,尤嘉不好意思地脸都红了,“也没刻意不要,得……看缘分。”

    姜嫣和尤妈相视一笑,好像从尤嘉这句话里,已经看到了孙子孙女外孙子和外孙女已经长大成人结婚生子了,一个个激动万分,就儿童房要怎么设计的问题,再次你来我往数个回合,终于带着满意的微笑移驾回宫了。

    尤嘉送走人,回来躺在床上,觉得自己整个人依旧是那棵风中凌乱的海草。

    她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给陆季行发消息:阿季,我已经到了被催生的年纪了T﹏T其实生个孩子也不错,热闹,你不在家,家里好冷清╯^╰!

    她这满腔的控诉没得到回应,他应该是在拍戏。

    尤嘉撇撇嘴,大忙人喂!

    她和犯懒的灵魂做了十分钟激烈的斗争,最终挣扎着去洗了澡,今天折腾一整天太累了,几乎洗完澡倒头就睡。

    但睡不安稳,一直做梦,胡梦颠倒的,一会儿梦见自己生娃娃了,一会儿梦见自己变成了娃娃,一会儿是她给孩子喂奶,一会儿是陆季行给她喂奶,她在梦中还在抗议这奇葩的设定和剧情,迷迷糊糊地听见“咔哒”一声,房门开了。

    尤嘉登时清醒了,冷汗倏忽冒了出来,第一反应是家里是不是进贼了。

    虽然小区的安保措施很强,但小概率事件还是有发生的可能的,再加上她刚刚做了一连串的胡梦,脑洞正大着呢!一瞬间她都脑补出来自己激烈反抗的画面了。

    就这么僵持着,她在装死还是奋起反抗之间疯狂摇摆的时候,房间灯啪嗒一下亮了。

    陆季行一边解着袖扣,一边儿勾开浴室的门,这时候他上衣已经脱了下来,他随手扔在了床上,抬步过去衣柜拿睡衣,在这片刻的间隙里,顺手解了皮带,把裤子也脱了,扔在床头柜上。

    他这时只穿了一条平角裤,回身的时候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尤嘉,有些疲倦地掐着眉心,随口问了句,“吵醒你了?”

    被惊吓和活春宫双重刺激的尤嘉,依旧是一颗随风舞动的海草。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咽了口唾沫,“你就不能好好脱衣服。”

    边走边脱,可把他能耐的。

    陆季行又瞥了她一眼,乐得笑出了声,这孩子怕不是没睡醒说胡话吧!

    “你倒是给我示范一下,怎么叫好好脱?”

    尤嘉:“……”

    ※※※※※※※※※※※※※※※※※※※※

    今天给大家讲个段子。

    有一次我去福州的三坊七巷逛,有个坊还是巷里有家手作店,店门口有个笼子,笼子里有只金刚鹦鹉。

    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大概是思考鸟生吧!

    我也不确定是不是金刚鹦鹉,但是喙很刚猛,看起来能一口叨断笼子铁条那种,倍儿霸气,个头也很大。

    边儿上一个妹子和男朋友一起过来,妹子“哇”了一身,跑过去看鹦鹉,“它嘴巴看起来好坚硬啊!”

    说着好奇地伸手去摸。

    是的,你没看错,直接上!手!了!

    鹦鹉抖了下脑袋,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类,一口叨上去了。

    妹子为自己的观点做了有力的佐证。

    鼓掌!!!

    不能怪我不厚道地笑,她男朋友都快笑得趴到地上了……

    谢谢大佬们关照,鞠躬~

    小丸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020:57:20

    葛葛小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2103:07:03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