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31次
    尤嘉嗨到有点儿放浪形骸了,按麦哥的话来说,“嘉妹,你哈士奇附身了吗?恃宠而骄,说的就是你这种。”

    这多少有点儿骂人的意思了,作为一个九年义务教育出来的好学生,她知道这个“骄”是骄横的意思。

    ╯^╰!

    尤嘉却没顾得上回嘴怼他,因为她马上要走了,所以多少显得有点儿惆怅。

    收拾东西的时候,人难得沉默。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极致的放纵后总是更深的空虚。

    她现在有一种酒吧蹦了一夜迪后回家躺在床上的感觉,那种嗨到神经线跳跃的时刻过后,整个人有一种精神虚脱的无力,提不起一点儿兴致去做任何事。

    麦哥挑了挑眉,过去戳了戳陆季行,跟他对嘴型示意,“哄哄啊!”

    陆季行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看她跑来跑去地东戳一下西戳一下,毫无逻辑地收拾东西,沉默片刻,起身过去攥住她腕,把她按在了沙发上。

    她明显是心不在焉。

    他低头,尤嘉抬头,两个人对视了足足半分钟,两个人目光在半空交汇,大有一种含情脉脉,至此终老的感觉。麦哥识地推门走人了,免得当一个巨型电灯泡,免费发光发热,太不划算了。

    尤嘉就坐在那里,乖巧得像个老师来家访的孩子,眼睛里像是蒙了一层雾气,带着点儿可怜见的脆弱,仰着脸略微迷茫地看他,“还没收拾好呢,你干嘛呀?”

    她嘴唇一张一合的,带着诱人品尝的芳泽,陆季行按着她的下巴吻了上去,没深入,舌尖轻扫过她唇齿就退开了。

    “乖乖坐着,别动。”他按了按她头顶,转身把行李箱重新打开了。

    这么多年来回飞的经历,让他把收拾行李这个技能修到满点。

    但如果是在家,尤嘉都会提前帮他收拾好。

    这还是第一次他帮她收拾行李。

    这让他想起一些事情来。

    很琐碎,很寻常,但此刻已经汇成了磅礴的洪流,把他一颗心尽数淹没。

    最开始,尤嘉其实不太会做这些。

    尤嘉的妈妈是个很能干又很强势的女人,她习惯一切都井井有条,一向把尤嘉打理得很好,不需要尤嘉去做什么。生活上方方面面,尤嘉都被照顾得面面俱到,她是真正意义上被宠大的女孩子,从小到大没吃过苦,没受过累,物质和精神都处在一种非常丰沃的状态里,被很多人爱,所以也有满溢的爱去奉献给别人。

    俗话说,恃宠者而骄,但尤嘉骨子里就是柔软的,所以越宠越单纯,有时候甚至显得有点儿呆。

    她小时候是小区里的名人,学习好,乖巧懂事,加上长相精致可爱,邻居都夸她像个天使。谁家教育孩子都会把她扯出来,典型的那种气死小孩不偿命的“别人的孩子”。

    ……哦,虽然尤靖远从小到大把“我妹妹天生是个缺心眼的”挂在嘴边。

    但被宠大的尤嘉,有个很大的特点,就是缺少很多生活技能。

    他记得刚结婚那会儿,尤嘉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她那时候连饭都不会做,他母亲把家里工作很久的阿姨叫过来照顾他们生活起居。阿姨是个生活严格自律的人,会在早上六点准时起床,去菜场买菜,准备早餐。

    那时候陆季行经常看见喜欢赖床的尤嘉大早上爬起来,趴在厨房看阿姨做菜。

    也不吭声,就看着,被他逮回来睡觉,还会跟他闹脾气。

    他有一次调侃她说:“不用你洗作羹汤,那么急着表现自己干什么。”

    尤嘉踩了他一脚,气鼓鼓地抱着胳膊去阳台坐着。

    她这个人,从小脾气好,连生气都生得很可爱,就是那种你越欺负越想欺负的感觉。

    他就越发喜欢逗她,她慢慢学会了很多技能,比如气急败坏,比如蓄意报复,比如以牙还牙,比如恃宠而骄……

    但其实他知道,尤嘉是个很好的伴侣,她虽然很多事情不会做,但她会把自己一颗真心完完整整地捧出来给你,那心是热的,会跳动。

    他那时候工作需要,也经常满世界飞,最开始的时候,她坐在床上,看他把衣服、一些必需品一点点塞进去,眼神有一点点不舍,还有些无措,她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尤嘉不会谈恋爱,说实话一点都不上道。

    不会撒娇,也不会任性。不懂得试探和保留。对一个人好的时候,是用尽全力的。

    她很聪明,很多东西一看就会,记在脑海里长久都不忘。

    后来她经常给他收拾行李,端端正正,一丝不苟。会按他收拾东西的顺序,一分不差地装好给他放着。

    她学会做饭,但其实天分实在一般,每次都是阿姨教她一道菜,她把食材、分量、放调料的顺序一丝不差地记下来,要做好久才敢试着变通。

    她为了他做了很多,想起来也没什么深刻的,但很多琐碎堆在一起,对此刻的他来说,也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感受。

    他觉得这辈子,没做过几件正经事,唯独尤嘉,是他赚了。

    ……

    很多细节,都存在脑海里,每每想起来,心都是柔软的,像被泡在云堆里,又被初春的太阳晒过。

    尤靖远昨天走之前,见了他一面,叮嘱他要注意点儿,尤嘉很慢热,打破她舒适圈很需要耐心,曝光后,她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太适应。

    他点了头,说明白。

    临走的时候,尤靖远最后一句说:“还有,别太惯着她了,她最近有点儿得意忘形了都。”

    岂止得意忘形,甚至有点儿无法无天了。

    陆季行顿了片刻,抿唇笑了:“也就在我这儿了,她要在我面前还绷着,我才该反思了。”

    那神情里,隐约还带了几分得意,看得尤靖远很想骂一句“沃草?”,什么毛病!

    一个有病,一个有药系列。

    天生一对。

    真好。

    省得祸害别人。

    尤靖远带着对这世界的怀疑对人生的重新思索和对价值观的再次定义,一脸深沉地走了。

    ……

    陆季行这会儿也心事重重起来。

    想了很多,其实还是愧疚的。他陪她的时间,还是太少了。

    尤嘉其实很喜欢他,那种喜欢满到溢出来,还在不停地往外冒,她不知道怎么表达,就不断地说,不断地闹他,他感受得到,所以从来不觉得烦。

    尤靖远起初害怕他对尤嘉不上心,提着拳头警告他不要欺负尤嘉。他说:“虽然我也觉得我妹有点儿缺心眼,但到底是你主动招惹她,你要对她不好,我要你好看。”

    到后来,尤靖远说得最多的是:“你别老惯她!”

    有时候还会教导尤嘉,凡事适可而止,不要得寸进尺。

    但其实尤靖远又怎么明白,对于他来说,乐在其这四个字。

    –

    无论希望时间过得再多慢,还是要离开的。

    尤嘉拖着行李站在安检口跟陆季行挥说再见的时候,心口酸涩得都快把眼泪逼出来了。

    很轻地说,“阿季,我走啦!”

    陆季行抬,拇指擦过她的脸,固定在她耳后,四指扣在她脖子上,低头拿额头碰了碰她脑袋,嗓音深沉,“到家打电话给我,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路上注意安全,记住没?”

    “哦。”尤嘉突然有点儿想笑。

    “哦你个头,到底记住没?”

    尤嘉终于笑出了声,摘了他的口罩,踮脚亲了他唇角,又飞快把他口罩戴上了,带着一点儿大庭观众之下染指良家妇男的愉悦感,终于心情上扬了那么一点,拖着行李箱飞快溜了。

    “哆嗦鬼,你以后有闺女一定会被嫌弃死的。”

    过安检的时候,回头看,陆季行还在原地,冲她抬了下下巴,拳头砸了下胸口。

    尤嘉忍不住眉开眼笑。

    ……

    这夜,陆季行发了一条无比装逼又非主流的动态。

    他说:我想把世界捧过去放在她脚下,我想站在山巅对众生说她是我的,我爱她,爱到缄默,爱到疯魔。她只是笑了一笑,而我心都要化在这一池春水里了。如果是她,这十方红尘,万里河山,都覆灭,又如何?

    剧里的一段台词。

    但他觉得很贴合他现下的心境。

    当然粉丝一片酸倒牙的“哎哟喂”,也是很喜庆了。

    “哎哟喂,我就装作这是一条单纯的台词分享博好了。”

    “哎哟喂,瞧瞧我哥这一池春水荡漾的。”

    “哎哟喂,公开了就是不一样。”

    “哎哟喂,我哥他竟然是这样的我哥。”

    “破坏队形,我都快不认识哎哟喂了,哎哟喂,瞧瞧这是多么优秀的粉丝。”

    “哎哟喂。”

    “哎哟喂,组团去偷阿季嫂,有人要约吗?”

    “哎哟喂,楼上你怎么如此优秀,算我一个。”

    “哎哟喂,我也要去偷阿季嫂。”

    “哎哟喂,你们这么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