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22次
    尤嘉撞的鼻子发酸,偏偏他还看笑话,加上周围人目光若有似无地飘过来,尤嘉又羞又窘,气得几乎要翻白眼,”你怎么这么无聊啊!“

    不无聊,哪无聊了,看她炸毛是件多有趣的事。

    陆季行伸手碰了碰她被揉红的鼻子,笑得一脸大尾巴狼样,“别揉了。想不想去看看剧组养的猫?听说它最近不太吃饭,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猫?”

    “嗯,一只黑猫,很肥。”

    尤嘉属于特别吸引猫的体质,原本西瓜就跟她最亲,整天被她抓去阳台陪写作业都毫无怨言。后来西瓜年纪大了,不爱动,总是懒懒地卧在阳台上晒太阳,眯着眼睡觉,一睡睡一天,谁叫它都懒得抬抬眼皮,但偶尔还会蹭到尤嘉怀里求抱抱。

    外婆家里也有一只狸花猫,跟尤嘉也很亲,晚上睡觉喜欢钻她被窝,不给钻就很委屈地喵喵叫,有时候尤嘉半夜醒过来,那只大狸花就卧在她脑袋边儿,呼噜呼噜,睡得格外香甜,赶都赶不走,睡得嗨了还会抱着尤嘉的脑袋,软软的肉垫搭在她额头上,那架势跟抱了个人形抱枕一样。

    就连公园里的流浪猫都喜欢围着尤嘉要吃的,有次跟着她跟了两条街,尤嘉心软,去宠物店买了猫粮喂了它们才走,结果下次去那只猫还带了同伴过去一起追着她走,弄得尤嘉哭笑不得。

    她自己也很喜欢猫。

    尤嘉果然来了兴趣,跃跃欲试地点头,“想!”

    陆季行噙着些许笑意,偏了下头,“走吧!我这会儿闲着,带你过去看。”

    套路尤嘉,陆季行还从来没失败过,一路上尤嘉只顾猫,都忘了猝不及防被曝光的事了。

    她很好奇,“借的猫吗?猫怎么拍戏啊!它又不听人话,像西瓜的话动不动凶起来还搞破坏。”

    “捡来的。有天误进了剧组,喂了它东西吃,就不走了。”陆季行走在她左边,很自然地低头和她说话,平常也这样,尤嘉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过别人看起来就比较不一般了,陆季行什么时候这么温和这么平易近人过。

    这一幕完全可以用魔幻来形容了。

    尤嘉还在问,“那谁来养啊?”

    “后勤组在养,谁顾得上就喂喂它,和它玩一会儿。它快杀青了。”陆季行难得耐心地回答着。

    “之后呢?杀青了怎么办。”

    “联系了这边的宠物救助站,到时候应该是送到那边。”

    尤嘉“啊”了声,“它肯定很伤心。”

    西瓜丢过一次,有一天突然就不见了,找了好久都没找到,有人说看见西瓜在货车边玩,之后就没见了,不知道是不是不小心被锁进车厢里带走了。尤嘉那时候伤心坏了,看见货车都要上去问一句,见没见过一只特别肥的橘猫。

    只可惜杳无踪影。

    有一次碰到一个下流的货车司机,很明显地跟她打太极,趁机搭讪,伺机揩油那种,她还傻不愣登地很仔细地跟人描述那只猫长什么样子。陆季行正好路过,就把她拽走了。她那时候还很怕他,战战兢兢地跟在他身后,似乎也反应过来了,脸红到耳朵尖,抿着唇,一句话也不敢说。他有心训斥她两句,最后竟觉得不忍心,揉了揉眉心放她走了。只回头叮嘱尤靖远,叫他看着点儿。

    过了两个月西瓜突然又回来了,蹲在露台的边沿,小心翼翼地喵喵叫,尤妈妈最先发现它,但没法靠近,一靠近西瓜就如惊弓之鸟往楼下跳,但隔了没多久又会跑回来,像是知道这是家,但又不确定一样。

    尤嘉放学回来的时候,她还在那边蹲着,尤妈妈刚说了一句,她扔了书包就往露台上跑。

    西瓜看见她,好像才终于确定了什么,小心翼翼地从台沿上爬下来,围着尤嘉的脚脖子转了两圈,撒娇似的“喵”了声,尤嘉把它抱起来的时候,它试探地拿脑袋蹭她胳膊。

    终于才算放下警惕心。

    据说是被带到城郊一个农场了,在野外生存了两个月,西瓜警惕性很强,谁都没办法靠近它,她躲在庄稼地里,啃了两个月的草,饿了猎食鸟类和虫子,竟然自己把自己养得肥肥胖胖。

    但即便是肥肥胖胖,西瓜还是想要回家吧!

    七十多公里,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找回来的。

    尤嘉说西瓜是“luckycat”,后来一直养到它寿终正寝。

    尤嘉对猫,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

    陆季行捏了捏她的脸,“别担心,嗯?”吉猫自有天相。

    尤嘉点点头。

    那只黑猫叫大白。

    皮毛肥厚,黑的纯粹,眼珠子是黄绿色,竖瞳纹路漂亮,这会儿正趴在工作人员对面伏身做跃起状,身子微微拱起,后撤,龇牙咧嘴地哈气,看起来很愤怒很警惕的样子。

    尤嘉看一眼就知道,这猫年纪不小了,皮毛的光泽都黯淡了很多,按说都到了这年纪了,猫的性情大多更高冷慵懒不理人了,当初西瓜就是,年纪越大越懒,哄它起来走两三步就往地上趴,时时刻刻想倒地睡觉,你叫它十声,它能回一声都算心情好。

    工作人员蹲在地上叫了几声,”小祖宗!“又是哄又是骗的,拿了小黄鱼来喂,结果大白更生气了。

    尤嘉注意到大白在流口水,忽然想起来西瓜有一次吃鱼骨头……

    她趴在陆季行耳朵边儿问:”大白每天吃什么啊!“

    ”跟剧组一个伙食,其他的……吃鱼比较多。“大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剧组几乎没又会养猫的,都觉得猫嘛爱吃鱼,爱它就喂它吃小鱼干。

    尤嘉上前两步,蹲在地上叫了大白一声,它头转过来,也冲她龇牙咧嘴,但大概尤嘉身上那股柔软可亲的气场太强……大白语气缓和了很多,那张高贵冷艳,写满了”愚蠢的人类你们走开“的脸上,神色缓和了很多。

    尤嘉就在边儿上耐心地哄它,过了大约有四五分钟,终于能靠近它了。

    趁着它放松警惕,尤嘉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一把攥住了她的下颌,然后掰开它的嘴巴,大白一脸”卧槽上当了“的表情奋力挣扎起来。

    周围人都捏了一把汗,生怕大白把尤嘉抓伤了,还没来得及过去帮忙,只见陆季行三两步走了过去,微微蹙眉,单膝跪在地上,抓住了大白的爪子,把它牢牢固定在那里。大白想要咬尤嘉,陆季行下意识屈臂挡了下。

    尤嘉靠陆季行好近啊,几乎是贴着他在地上跪,陆季行低下头,都能碰到她额头那种。

    陆季行一向不太和异性接触,之前有节目为了制造噱头,故意让陆季行和女嘉宾跳双人舞,但陆季行愣是全程做到了绅士距离,他这个人,实在是不解风情的很,也不会撩妹,情话都说不来。

    怎么就结婚了……

    啊,匪夷所思。

    在这场人猫大战中,尤嘉反倒成了焦点。

    但尤嘉这会儿也顾不上不好意思了,专注对付大白,间或批评一下陆季行,“哎呀,你不要扯它尾巴,它会生气的。”

    陆季行“哦”了声,听话地挪了挪手。

    围观者互相对视了一眼……隐形狗粮,最为致命!

    然后不约而同地想起有次陆季行对粉丝说的话:“我只是个普通人,也会因为忘记女朋友生日而被骂……”

    这句话,好想突然生动了很多……

    陆老师那中高冷中带着几分桀骜的脾气,竟然也有如此听话的一面!

    ……

    大白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哀,愤愤地呜咽起来。

    尤嘉看了看大白的牙齿,果然和她猜的差不多,她松了口气,快速地从包里拿出来一个什么长条状的东西。

    拆开来边儿上人才发现是……手术器械??

    啥子鬼?

    尤嘉抽出来一把血管钳,一手固定大白的嘴巴,一手快速地把血管钳塞进它嘴里,一拉一拽,一块花生米大的鱼骨头被拿了出来。

    鱼骨卡在尖牙上了,所以大白最近不吃也不喝,动不动就凶。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尤嘉帮大白把鱼骨头拿出来的时候,它脸上几乎是一种喜极而涕的表情,撒娇似的呜咽了下,拿脑瓜子不停地蹭尤嘉的胳膊腿。

    不知道的还以为它要以身相许了。

    因为拍戏的时候陆季行和它互动比较多,所以经常有意识地和它培养感情,一人一猫关系还挺和谐,这会儿完全不搭理他了,整只猫都黏着尤嘉,一副感恩戴德的狗腿样子。

    尤嘉只好把它抱在怀里。

    边儿上一阵欢呼。

    “啊,我大白终于恢复正常了。”

    “泪流满面。这小可怜怎么被鱼骨头卡成这样。”

    “谢谢陆老师太太啊!”

    “太厉害了。我们哄了两天了,竟然一直都没发现它被鱼骨卡了。”

    尤嘉窘,倒是陆季行自然地接了句,“不客气!”一副与有荣焉的矜持的骄傲感。

    尤嘉:“……”

    她尴尬地摸了摸耳朵,解释了句,“猫咪年纪大了,可能吃不了太硬的东西,我家猫咪以前也不小心被卡过,所以觉得有点儿像,就看了看。没想到真的是。”

    “我说最近它叫声都变了,老是流口水,还以为它只是单纯年纪大了。”

    有人还在看她的手术器械包,震惊于如此奇特的随身设备。跟电视剧里那种变态杀手似的。尤嘉忙擦干净收了起来,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我学医,有时候拿来练手感。”她真不是变态,就是有时候拿来练打结而已,上次上手术台,被廖主任骂了,说等她打完结,病人都凉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尤嘉主要是太紧张了,但多练习总是没错。

    “陆老师太太是医生啊!”这职业太正经了,好像跟娱乐圈实在不是很搭,莫名有种很滑稽的喜剧感,真是好奇两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陆季行“嗯”了声,拍了拍尤嘉的脑袋,“猫借你玩,去找你哥去,我待会儿要拍戏。”

    “哦!”

    尤嘉戳了戳大白的肥脸,问陆季行,“那……我什么时候把猫还回来?”

    “你有空就多照顾它吧!剧组很忙,都没什么时间陪它,它闷坏了。”

    尤嘉顿时心疼,点头说:“好啊!我可以带它出去散心吗?”

    “嗯,把防丢绳带上,别让它乱跑。”

    ……

    于是尤嘉成为了剧组的御用铲屎官。

    尤靖远看到猫的时候,嘴角微微抽搐。

    ……陆季行对付尤嘉,可真是向来直取命门啊!

    尤嘉抖了抖大白的腿,问尤靖远:“可爱吗?”

    尤靖远一言难尽地点了点头。

    傻得可爱。

    他的傻妹妹,怎么就嫁了只大尾巴狼。

    尤靖远扶了扶额,头疼。

    ※※※※※※※※※※※※※※※※※※※※

    玛莉亚可真凶猛,瑟瑟发抖。

    一更。

    二更会晚,我睡得早了就明早更。

    三更,不存在的。[手动再见]

    野心大,奈何老年人手速,伤不起。

    话说把《初恋一生》看成《初恋一生黑》的那位旁友,请自觉去面壁!

    谢谢大佬们投喂,么么叽~

    Zoey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1023:32:11

    小仙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1109:07:02

    毛毛的小迷妹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7-1110:25:47

    毛毛的小迷妹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7-1110:26:03

    毛毛的小迷妹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8-07-1110:26:13

    一只冷喵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1113:37:30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