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19次
    陆季行实在看不下去了。

    掩唇轻咳了一声,“好了,听我说。”

    弹幕齐刷刷地又转过去。

    “好好好,听你说。”

    “你长得帅,都听你的。”

    “说吧,你是要娶我,还是要我嫁给你,我都可以哒~”

    “哈哈哈哈哈来自一个被忽视的主播的呐喊!”

    “说吧说吧!先交代一下你从哪里勾搭来的管理员。”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

    这个直播平台的规则是:粉丝值最高的为大管理员,大管理员可以自行选任十二个流动管理员,保持每次管理员至少有四个在线,如果十二个管理员在线数不超过四个,就选任临时管理员,临时管理员由系统自动选任,一般是从数据库里就活跃度、粉丝值以及打赏频率里综合分析随机抽取的。

    但还有一种情况,不受任何限制,那就是:主播可以随意设置管理员。

    陆季行给管理员的时候,弹幕上会飘过去提示:主播陆季行授予粉丝“陆太太”管理员称号。

    这条弹幕飘过去很快,尤嘉都没注意到,但是粉丝是什么,福尔摩斯啊!眼睛太尖了,分分钟截图。小群里各自天马行空地猜测,八卦之心熊熊燃烧,然后在弹幕里疯狂逼问陆季行,问他是不是背着她们勾搭什么花花草草了。

    陆季行只轻飘飘说了一句:这个,以后再仔细说吧!现在没什么可说的。

    关于公开不公开,他还在考虑,一种可能是大家都理解包容,然后各自坦然相处,他不介意和人分享。但另一种可能是尤嘉被过度关注,如果控制不住局面,很可能让她受伤害,就这一点来说,他暂时不想公开。

    大管理员适时跳出来发了话:都听话,不问私事哈!

    一群粉丝插科打诨,话题很快又带了过去。

    尤嘉心虚地摸了一把汗,悄没声息地溜之大吉!

    下线,摘耳机,关平板,一气呵成。

    用口型跟对面的陆季行说:我不玩了,出去买点儿东西吃,一会儿就回来。

    太刺激了,跟公开处刑似的,吓得她额头汗都冒出来了。

    这届粉丝都是魔鬼。

    陆季行抬了下眼皮,微微蹙眉,冲她勾了勾手指,指尖朝下点了点,示意她坐下来,别乱跑。

    尤嘉哪坐得住,摇头,哀求似的看他,食指对敲着冲他比划:我十分钟就回来了。

    法西斯啊!这么□□。

    这边夜里灯火通明,保安24小时巡逻,酒店这条街又是不夜街,她就下楼买点儿吃的,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的。

    陆季行拿她没办法,关了麦,把镜头撇过去,这才出声叮嘱她:手机带着,别走远。

    尤嘉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

    溜了溜了。

    她可能不知道,系统有一个更狗的操作,就是管理员上线或者下线都有明显的提示。

    尤嘉落荒而逃的时候,下头一群人“哎哟哎哟”着。

    “完了,把陆太太吓跑了!”

    “尔康手,你快回来啊!”

    “哥,这不是我们的错,是键盘它先动的手,我们没有想吓跑她的。”

    “哎呀,一定是我们太热情了。”

    ……

    弹幕狂飙的过程中,另一波又刷了屏——

    “哥,你说你在看什么!”

    “唉嘿嘿,看我们啊,看哪儿呢!”

    “啥?你还关了麦!”

    “你还把摄像头撇过去!”

    “诶呦我的妈啊!孩子大了不由娘!你学坏了陆老师!你说你和谁在一起呢!”

    “肯定不是助理,我们陆老师都没助理的,难不成新招的啊?”

    “肯定也不是麦哥,麦哥微博刚冒泡说在车上呢!”

    “月黑风高夜!奸情萌芽时,我们家崽儿做成年人该做的事了……”

    “诶呦,心痛到无法fu吸。”

    ……

    这场毫无准备的直播,就毫无准备地被广大粉丝围陷了,陆季行插不上什么话,偶尔挑挑眉,偶尔点点头,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完全一派吉祥物的架势杵在那里。

    他本来想让粉丝找个话题给他聊聊,结果她们自己玩嗨了,压根儿顾不上他。

    陆季行本来话就少,这下更是没话了。

    粉丝拿礼物炸他,满屏都是花里胡哨的东西,还有粉丝狂欢似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季行:“……”

    聊不下去了。

    他轻咳了声,“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

    “别别别,哥你别跑!”

    “你害羞什么啊!”

    “小火车还没开起来呢!”

    “好啦好啦不逗你啦!别跑喂,好不容易守到你开直播,你要是敢跑我就哭给你看。”

    “你什么都不用说不用做,你就静静地坐下那里,我可以舔屏一整天。”

    陆季行:“哦。”

    ……

    在这个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嘿嘿时。

    殷城大酒店高层的套房里,尤靖远揉着眉心在开电话会议,所谓人往高处走,但站得高了,会发现,身边人少了,事情多了,更累了。

    说人话就是:一堆破事!

    下边人不是阳奉阴违就是溜须拍马,非逼他发发脾气,不然一个个的都不老实。

    一群老狐狸带着一群小狐狸,净给他玩花样,整得还似模似样的。

    他背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冰冻千里的暴躁气场。

    助理文清在一旁瑟瑟发抖。

    尤总这个人,哪哪都好,就是这脾气……太……太燥了。

    门铃忽然响了,他松了一口气,忙低头说:“我去开门。”

    然后健步如飞地逃离了风暴中心。

    来的是个女人,如果助理没认错,是《上古诸神考》剧组的女二,似乎叫周倩,戏份挺足,但存在感很低,经常穿着戏服在一旁观摩,话很少。

    这会儿换了常服,一件及膝吊带长裙,长发披垂,倒是比穿着戏服多了几分清纯和隐约的妩媚。

    能做明星的,至少形态上都是过得去的,周倩的五官和身材,甚至更要出挑些,只是大概性格问题,倒是没那么显眼。

    她微微欠身,咬着下唇轻声开口:“请问,尤总在吗?”

    得,又是一个……

    嗯,助理也不好恶意去揣测一个女孩子。

    只微微垂目,公事公办地问她:“请问您有要紧事吗?尤总身体不太好,晚上不见客,抱歉。”

    “……那,不方便的话,我明天再过来,麻烦您了。”她语气轻缓,倒像是松了一口气。

    文清直觉她不像是有什么花花心思的女人,就软了声音,“我帮您请示一下,稍候。”

    “谢谢。”

    ……

    尤靖远对周倩有点儿印象,原本和陆季行一起在天维旗下共事过,小火过一段时间,但天维的尿性一向一言难尽,在经营艺人的流程上是有大毛病的,太过急功近利,错失了不少好苗子。

    周倩可塑性还是很强的,只是缺一个好boss、一个好平台。

    “带她进来吧!”

    ……

    尤嘉下了楼,楼下就是一家西点店,她买了一份草莓千层慕斯、一份抹茶芝士蛋糕,打包好出门的时候,和一个男人擦身而过。

    错身而过后两秒钟,两个人齐齐回头。

    “尤小姐!”

    “文清?”

    尤嘉在心里大呼:不好,完了,躲不过去了!

    见了文清,尤靖远肯定不远了。

    果然文清顿时眉开眼笑,“您也在啊!真巧,尤总人就在外面。他这个人,您也知道,固执得很,刚刚受了点伤,死活不去医院,您快去看一眼吧!”

    虽然尤嘉经常对着自己老哥吹胡子瞪眼,但听说他受伤了,还是紧张了,“怎么会受伤啊?”

    “哎……没,意外,您还是先去看一看吧!好歹帮他把伤口处理一下。”文清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尤嘉解释。

    尤靖远那辆扎眼的大雷克萨斯就停在外边,他整个人有些疲惫地靠在车后座闭目养神。

    尤嘉拉开车门进去的时候,他微微偏头过来看她,睁开眼,意外地挑了下眉,“怎么跑这儿来了?”

    尤嘉目光落在他胳膊上,触目惊心的几道利器伤,大概是玻璃片或者刀片之类的东西划过去的,顿时皱了眉,“怎么搞成这样子啊!”她从储物盒里翻出来酒精和棉签,给他清洗伤口,但是没有包扎的东西。

    “你跟我上楼去一下,我拿东西给你包扎。”

    尤靖远抽回手,一脸领导训斥下属的样子,“大惊小怪什么!你还没回答我呢!怎么跑这儿来了。”

    “哎!”尤嘉在他伤口上戳了一下,“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讨人喜欢啊!受伤了去看医生不好吗?发炎了怎么办!就喜欢逞强,你以为你是霸道总裁啊!”

    尤靖远疼得倒吸气,拍了下她后脑勺,“长本事了啊?没大没小。”

    尤嘉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活该你孤家寡人,脾气这么坏,哪个女孩子敢跟你啊!”

    “呵!”尤靖远被自个儿妹妹都气笑了,“果然近墨者黑,瞅瞅你跟着陆季行都学了什么,嘴皮子功夫见长是不是?”

    尤嘉冲他做鬼脸,连拉带扯地把他弄上楼去了。

    文清买了点儿吃的出来后,跟在后面办手续。

    ……

    进去的时候,陆季行低着头在看手机,尤嘉松了口气:“阿季,你结束了哦?这么快?我在楼下碰见我哥了,他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冥顽不灵,又臭又硬!哎,我买了蛋糕,你要不要吃啊?我最近特别容易饿,我都要怀疑我是不是怀了小小季。”

    陆季行抬头,嘴角微微抽搐,想提醒她——直播还没关呢!

    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必要了。

    算了。

    他脑子里迅速盘算着接下来要怎么处理。

    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电脑屏幕,说了句:”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有点事儿要处理。”

    弹幕一大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没来得及轰炸起来,直播间就被陆季行不由分说关闭了。

    尤嘉保持着手提蛋糕盒子的姿势cos雕像,满脑子都是:???

    尤靖远落后几步,进门的时候闹出好大的动静,嫌弃地说了句:“杵在这儿干嘛,提灯女神啊你?”

    尤嘉一脸要哭的表情,僵硬地转头看了一眼尤靖远,又转头看了一眼陆季行,不死心地问:“我站这么远说话,应该……听不见吧?”

    陆季行不忍心打击她,走过来把她手里东西接过来,对着尤靖远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才跟她说:“嗯,是听不清。”

    对,是听不清,不是听不见。

    麦克风的收音效果没有那么好,但是听见有人说话是肯定能的。

    按粉丝那无所不能的架势,分分钟解码,说的是什么,估计不出三分钟,就有人拼凑出来。

    陆季行敲了敲她胳膊,“去拿医药箱啊!”

    尤嘉就一点好,脑容量小,很容易分散注意力,被陆季行一提醒才想起来尤靖远那一胳膊伤还没处理呢!着急忙慌去找医药箱了,陆季行以前老受伤,尤嘉都习惯随时备药了,就算是出门,也会装个医药包在行李箱里。

    不过这家酒店有备医药箱,尤嘉去抱了出来。

    陆季行和尤靖远两个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谁也不理谁,一个个高贵冷艳地坐在那里,脸上都是同款面瘫表情,气氛有种剑拔弩张的紧迫感。

    如果不是尤嘉知道这两个人的尿性,都要觉得两个人快打起来了。

    她坐过去,把尤靖远胳膊扯过来,再次清创,然后包扎。

    包得跟粽子似的,霸道总裁的形象立马降了三分。

    他嫌弃地“啧”了声,“你没失业,真是人民的不幸!”

    尤嘉矜持微笑:“谢谢夸奖!”

    尤靖远不客气地又拍了下她后脑勺,“还贫上瘾了是不是?”

    陆季行把尤嘉扯过来自己身边坐着,尤嘉顺势抱住他的胳膊,整个人八爪鱼似的偎着他,控诉似的看着尤靖远,尤靖远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漠的“哼”,拿抱枕砸过去,评价道:“女生外向!”

    尤嘉抱陆季行更紧了,哼哼唧唧撒娇,“阿季,你看看他啊!”

    陆季行无奈摇头,看着尤靖远,点头:“抱歉,尤嘉被我惯坏了!”

    尤靖远:“……”

    他惯尤嘉的时候陆季行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两个奔三老男人幼稚地互相对视了一眼,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敌视。

    ……

    文清又定了一间房,就在隔壁,尤总他老人家迈着阔方步姿态高贵地移驾而去了。

    尤嘉这才拍了拍胸口,“我为有这么个幼稚的哥哥感到悲哀!”

    陆季行拦腰抱着她把她抱回了卧室,“没关系,你至少可以为你有个能干的老公而感到庆幸!”

    尤嘉莫名被点中笑穴,抱着他的脖子咯咯直笑:“你脸皮怎么能这么厚啊!”

    “你第一天知道吗?”

    尤嘉被他推到床上,他一条腿压过来,尤嘉整个人都软了。

    “早……早有领教!”

    陆季行笑了下,“你脱,还是我帮你脱?”

    尤嘉折身坐起来,一脸英勇献身的坚毅,“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很好。”

    因为见面少,每一次那什么,尤嘉都有种重生的感觉,每次都感觉他这个人变态到极致了,下一次就能发现他更变态的地方。

    折腾累了。

    一夜好眠,日上三竿也没醒。

    所以尤嘉不知道今天有多热闹。

    两条热搜:

    ——陆季行直播

    ——周倩疑似被封杀

    ※※※※※※※※※※※※※※※※※※※※

    我尽力了,不算很肥,以后争取每天稳定足量更新吧,今天就不勉强自己了。

    自己把锅盖顶上~

    谢谢大佬们投喂~

    卫斯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0616:45:14

    卫斯鲤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0715:07:38

    翠羽黄衫随安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0802:02:07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