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15次
    去是不可能去的,打死也不可能去的。

    尤嘉怂得跟什么似的,也就敢在陆季行面前耀武扬威了。

    她属于自嗨型的人,擅长自己跟自己玩儿,陌生人面前就乖得不得了。小时候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乖巧懂事,成绩优异,讨人喜欢。

    其实是只披着猫皮子的小狐狸,旁人看她,总是毛绒绒软兮兮的样子,其实骨子里蔫儿坏,坏得还不明显,你靠她近了,她才会时不时伸个尖尖爪子出来挠挠你,还挺会察言观色,你要是软一点,她就得寸进尺,你要是强势一点,她又退回去,可怜兮兮瞅着你。

    陆季行对她的了解可谓是深入骨髓,所以总是能恰好地捏住她七寸。

    别看她瞧着乖,花花肠子多着呢!不管教她,她自个儿能上天去。

    他记得尤嘉十几岁那时候,经常坐在露台上写作业,她家在二楼,露台稍矮,沿路,他有时候从外面回来,抬头就能看见她,她如果刚好抬起头来,会叫他一声,“小季哥哥!”

    声音软软的,小女孩独有那种娇憨和可爱。

    她写作业总是坐得端端正正的,左手边放书,右手边放她的粉色小水壶,文具盒摊开放在正前方。

    很乖。

    但她有个坏毛病,特别爱发呆,动不动就手支着脑袋出神,尤妈妈为了纠正她,经常去露台巡视。

    她喜欢自己跟自己玩儿,所以很讨厌别人干扰她,妈妈也不行,但她不直接说。

    有一天他发现她经常抱她家的猫咪去露台,她写作业,猫咪窝在她手边,她偶尔会腾出手来揉揉它肚皮。

    小女孩,都喜欢毛绒绒的动物,他也没觉得有什么。

    后来是尤靖远说:“你别看我妹乖,鬼精。你知道吗?我家那只猫,是从姥姥家带回来的,刚过来那会儿欺负我家狗,被我妈凶了好几次,特别记仇!现在三十米开外听见我妈动静都要炸毛,我妹为了防止我妈搞突然袭击,整天抱着猫去写作业,活体警戒标志,装得可像了。”

    他微微挑眉,忍不住笑了声。

    一想起她那副乖得不得了的样子,配上这一肚子花花肠子,就觉得似乎有点儿好玩。

    仔细注意的话,其实能注意到很多细节。

    他还记得有次他和尤靖远几个人出去聚餐,尤靖远怕回来太晚被母亲骂,拖了尤嘉出去做挡箭牌,带着她一块儿去了。

    几个人在大排档吃烧烤,都是大男生,平常就喜欢逗尤嘉,一看见尤嘉就好像找到了欢乐源泉,尤靖远哪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况且尤嘉从小养得矜贵,尤靖远也不敢给她吃些乱七八糟的,买了点心和牛奶给她,单独给她要了个包间让她在里面……写作业!美其名曰,小孩子吃烧烤不好,你功课要紧。

    大概小孩对不被允许的东西都有着超凡的向往,尤嘉就眼巴巴看着尤靖远,扯了扯他的袖子,“我吃一点点。”

    尤靖远无情地拒绝了她,拍着她的脑袋,“写你的作业!”

    尤嘉也没说什么,就闷闷不乐地“哦”了声。

    看起来像是挺逆来顺受的。

    只是后来陆季行发现,临走的时候,尤嘉去前台要了个打包盒,装了几条鱼尾巴,说是要回家喂西瓜。

    ——西瓜是她家的猫,就是那只从姥姥家带回来的,肥得走路都慢吞吞的大胖橘。

    尤靖远还啧了声,“你倒是时时刻刻记着西瓜。”

    尤嘉乖巧地点点头。

    车上的时候,几个人在扯皮聊天,尤嘉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打开了尤靖远的包,把那盒鱼尾巴不动声色地放在了他包的最下面,摸着下巴思考了会儿,又拿便签纸写了两个字:“早餐!”

    第二天尤嘉可怜兮兮地跟妈妈说自己给西瓜的早餐不见了。

    而尤靖远背着昨天的书包去了学校,那时候尤靖远有个初恋萌芽对象,和他坐同桌,每天尤靖远最大的乐趣就是欺压人小姑娘给他整理课本跟作业,那天早上,小姑娘从他包里拿出来一个贴着早餐便签纸的一次性食盒,就递给他,“喏,你的早餐!”

    而尤靖远显然早就忘了那是个什么东西,还以为是母亲给他准备的,顺手就拆了,里面躺着几条摆放整齐的被啃得面目全非的鱼尾巴,还很精致地在角落里摆了一颗萝卜雕的花……尤嘉从餐桌上捡来的。

    之后一整天,同桌小姑娘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尤靖远,大概是在惊讶他口味竟如此与众不同。

    回去的时候,尤嘉还控诉他,“哥,你干嘛把西瓜的早餐拿走啊?”

    尤靖远是个神经大条的人,哪会想那么多,只说:“哦,大概是没注意。”

    只是陆季行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脑海里首先闪过的就是尤嘉安安静静坐在角落里把盒子小心塞到尤靖远书包最下面时候摸下巴思考的无害样子。

    这丫头,一点都不老实。

    ……

    麦哥打来电话,说尤嘉不见了,他找了好几条街,都没看见人,也没回酒店。

    陆季行沉吟片刻,冷静开口:“你跟她说,我知道她就在边儿上,别跟我玩花样,小心我收拾她。你也是,多大人了,跟着她胡闹?”

    麦哥:“……”

    尤嘉:“……”

    套路陆季行,这辈子怕是都不可能了。

    难度系数太高了。

    他跟开了天眼似的,猜尤嘉心思,一猜一个准,从没失手过。

    虽然尤嘉至今没放弃挣扎,但差不多也认命了。

    麦哥幸灾乐祸地冲尤嘉摇了摇头,“啧,毫无家庭地位啊嘉妹,这能忍吗?”

    尤嘉:“……”

    这能忍吗?这当然……

    能。

    尤嘉别过头去,坐在路旁的椅子上和陆季行发消息:你说吧,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狗了,我不见了你都不先想着找我,我生气了,有小情绪了,哄不好那种╯^╰

    有种套路叫做——先发制人!

    不管对不对,声音都要坚定,态度都要强硬。

    要站在制高点,说对方说的话,让对方无话可说。

    过了四五秒钟,陆季行回过来消息:往右,扭头。

    尤嘉下意识扭过去,目光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一下子就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正穿过人群走过来,步伐不疾不徐,从容而淡定,但尤嘉莫名觉得他每一个动作都透着股秋后算账的气质。

    即便这样也很帅,荷尔蒙在他周身聚拢成旋风,从她每一寸神经上刮过去,心脏暴击。

    从小到大,看了一千一万遍,还是没办法免疫。

    尤嘉愣了有三秒钟,脑海里闪过四个血红大字:美色误人!

    她起身,往左转,撒丫子就跑。

    这时候不跑,绝对是傻子。

    麦哥在后头哎哎哎了好几声,恨铁不成钢地说,“嘉妹你跑什么啊!正面刚啊,怼他啊!你看你怂的吧!”

    不远处的陆季行看着她的背影,勾了下唇角,低头,不紧不慢地打字。

    尤嘉跑了半条街,接到他消息:我来哄你,你跑什么?

    尤嘉:……

    信……信你才有鬼了。

    殷城这边很大,划分了九个区,每个区的风格都不太一样,尤嘉在的这边,有集市有街道,主要是给仙侠修真类的影视用,其他有需要拍这些镜头的,大多也会在这边取景。

    没有剧组使用的时候,这边整个会对游客开放,流动商贩汇聚,倒是也很热闹,很多人会在这边拍照留念,也有电影学院的学生过来观摩,或者拍摄作业,只是开放的时候,没办法取到空白景,拍摄效率是很低的,一整天也难拍出一个满意的镜头。

    尤嘉跑了两条街,想着怎么着也把陆季行甩掉了,捂着胸口喘了两口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悠哉悠哉地喝了一瓶随身带的酸奶。

    举着手机也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

    镜头正对着自己,她四处动着找角度。

    你看过恐怖片吗?就是主角或者配角在愉快地照镜子,镜子里突然出现一张脸那种……

    尤嘉在镜头里看见陆季行的脸的时候,吓得手机都要扔了。

    扭过头踹了他好几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陆季行你干嘛!”

    他握住她的手腕,偏头笑:“还跑吗?”

    尤嘉都要哭了,怎么找到她的啊!这么大的地儿,这么多人,他属狗的吗?千里追踪?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