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12次
    小孟下班了,亲眼看见陆季行和尤嘉上了车。

    尤嘉手里捏着一纸袋包子,刚刚周扬去送的,没吃完,一直拿在手上,她一口吞了一个,陆季行嫌弃地瞥了她一眼,“几岁了,你?”

    尤嘉腮帮子鼓鼓的,含糊不清地回答他,“年方二八,家中已有婚配,公子不必再说了,我们是没有结果的。”

    陆季行:“……”

    戏精上身了还。他屈指敲了下她脑门。

    “别逼我揍你啊!”

    尤嘉一边吃包子一边拿手背揉自己脑袋,哼哼唧唧地控诉他,“我申请换个老公,这个太凶了。退货行不行?”

    “你再说一遍?”陆季行眯着眼看她。

    “……哎,我错了。”她讨好似地塞了一个包子给他。

    车门彻底关闭了,引擎发动,车子缓缓汇入车流,然后消失不见了。

    小孟被虐得体无完肤,又激动又心酸又感慨又失落,仿佛初恋情人被人半道截胡了一样,又仿佛做了个美妙幻梦。

    不管怎么样,他觉得自己和陆季行大概真的有缘分。

    她狠狠搓了搓脸,强忍住向全世界炫耀的心情。

    不能说啊!憋住!

    回家的时候,觉得憋得整个人精神都升华了。最后矜持地发了条动态:今日,晴,相遇,他太太很可爱很漂亮,他很幸福,我很开心。

    朋友都在安慰她,觉得她太惨了。喜欢了x年的男生结婚了,新娘不是我。这种剧情实在是太虐了。

    “小孟你好好的,别想不开。”

    “男人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你一定会遇见更好的,唉,别伤心。”

    她摇头叹了口气,依旧憋住没说,浑身充满了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整个人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飘飘的觉得要特么成仙了的感觉。

    ……

    周扬还在和尤嘉有一搭没一搭的胡扯,总觉得意难平,一想起自己丢人丢得面子里子都没了,就特别想把尤嘉拿去炖汤。

    不,想拿去实验室切片好好研究一下,看看这妞儿到底是个什么构造。怎么就把陆季行这种绝品拐带回家了。

    陆季行是个什么人。

    她一个不追星的最近都被灌了一耳朵传奇经历。

    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参加过舞蹈和歌唱比赛,十九岁参加全艺赛,歌唱舞蹈表演组三料冠军,但当时全艺赛偏专业,不带综艺性质,所以关注者寥寥。业内倒是关注得多,很多公司会从全艺赛挖人。

    因为这个契机,陆季行签约了LP,LP是综合娱乐公司,旗下艺人从培训到出道有一个很完整的流程,出过无数的明星大腕,对新人尤其是有才华的人,也会很友好。

    陆季行进去后就被重点培养,但虽然从小舞蹈和音乐都很厉害,毕竟玩票性质,也没有很系统的学习过,公司给他制定了三年的培训计划,他完成的很出色,之后没有立马出道,他又自己申请去洛杉矶进修。

    在那边认识了很多大腕,给有“著名悬疑大师”称号的威廉姆斯导演客串过一个重要配角,在夏日音乐会上受邀给一位摇滚巨星伴过舞……

    公司有意让他走国际化路线,但是他不习惯呆在国外,最后还是回国了。

    很不幸的是,回国没多久,国内环境大清洗,LP虽然作为老牌娱乐公司,最后没抵过资本风暴,被腰斩了,旗下分公司变卖了不少,所有签约艺人也全部转手新公司,陆季行当时被转到天维旗下。

    因为他本身经历够打眼,公司对他还算重视,匆匆忙忙把他包装起来就打算推出去,但天维不像LP那样,有足够的资本和耐心,可以把艺人运营得很好,天维太看重利益了,只想赚快钱,而一旦没有利益就没有了利用价值。

    陆季行虽然经历不错,但是国内消费者不买帐,天维走了很致命很错误的路线,起步推行就遇到了很大困难,公司很快就把他从一线上拉了下来,资源什么的都撤掉,配了个新上手的经纪人,差不多意思就是放弃了。那一年他二十四岁,职业生涯好像已经走到头了。

    合约还有两年到期,这期间他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等。

    那段时间,说起来不过两年,对陆季行来说,应该会很难熬吧!

    合约期到后,他带着麦哥一起离开了天维,接了来自mg的橄榄枝。

    mg安排第一个试水的工作,就是全艺赛的评委老师。

    当年他是全艺赛举办以来唯一的三料冠军,如今他坐在评委席上,人生就好像是经历了一个轮回,而他所有的霉运和不幸就此终结,他太优秀了,光芒太亮眼,一旦被推上舞台,没有人可以从他身上移开目光。

    全艺赛举办了十几年了,如今由mg、光华、三线传媒联合承办,乐鱼视频平台播出,赛制经过多年改进,带了点儿综艺倾向,但专业性依旧还在。

    开播三个月以来,陆季行人气持续性走高,话题量居高不下,这一期的评委都是业界大牛,而陆季行夹在中间,毫不逊色。甚至因为年轻,新面孔,神秘,更惹人关注。

    ……

    无论怎么看,他都太优秀了。

    所以他和尤嘉的搭配,就显得越发不可思议。

    周扬忍不住问了句,“哎,你就不担心……那个……花花草草啊……?娱乐那个圈啊,全是胸大腰细的美人啊!要是我,我这心脏是受不了……”周扬又哎了声,“对不起,话太多了,但我实在是太好奇了!你放心,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我现在感觉我手握重大新闻,稍稍透点儿风声明天就是头版头条我的天,我有点儿激动!”

    尤嘉无语。

    “您多虑了亲爱的,小说看多了不好。”

    想了想,好像她的确没考虑过那些。

    大概陆季行给她的安全感,足够多吧!

    别人看陆季行,只觉得满身是光,璀璨夺目,有时候甚至觉得他带着点儿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属于那种可远观不可亵玩那一类。

    他私下里的确也不太和人亲近,不苟言笑,做事认真,公司里小辈见他都会叫一声陆老师。一些工作人员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儿怕他,总觉得他气场太强,属于很不好惹那种人。

    连麦哥都觉得,这世上,大概能不惧他脸色随意发挥,说话毫无顾忌还不遭他冷脸的,估计也就尤嘉一个了。

    尤嘉在他面前可谓是放肆了。

    她不怕他,谁会怕自己老公啊!

    他这人看着高冷禁欲,脱了衣服照旧是个流氓,他脆弱的时候,也会把脑袋搁在她的肩窝里求安慰,他是有很多优点,但也不是完美无缺。

    他只是个凡人,也有七情六欲,有什么可怕的。

    她回周扬,“有一年我生日,他集训很忙忘记了,我一整天都没理他,他半夜坐飞机回来,在我身边只待了一个小时,就又赶着走了。我不担心他啊……他不是那种人。”

    他喜欢谁,是一心一意那种。

    ……

    尤嘉进了房间,趴在床上把衣服撩起来,让他给她擦药。

    老太太把她推到栏杆上,挣扎的时候,都磨出血来了,不是很严重,缠上绷带也不影响活动,尤嘉就怕感染,面积太大了,感染了结了痂留了疤,多丑啊!

    陆季行半跪在床上给她擦药,想起上次回来,他也是盘腿坐在这里给她涂腰,那次还是他掐出来的印子。

    忍不住啧了句,“你跟个瓷娃娃似的。”

    怎么这么弱。

    尤嘉趴在那儿,也想起来了那天,撇了撇嘴,手架在下巴壳子上偏过头和他说话,“是你太粗鲁了好不好!”

    陆季行撩了下眼皮看她,“嗯?”

    尤嘉一看他这表情就瑟瑟的,眨着眼说:“可……可以温和一点!”

    陆季行又撩她一眼,手上力道重了点,“是吗?”

    “那或者……注……意一点儿?”

    陆季行盯了她一会儿,忽然勾着唇角笑了起来。

    “哦。”

    尤嘉被他笑得莫名其妙,等他帮她缠好绷带,翻过身来踢他,“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呢!”

    只是刚踢到他,脚腕就被他攥住了,一拉一扯,就把她捞进了怀里,“讨厌?那我走?”

    尤嘉被他困在怀里,心跳都过速了,戳着他胳膊,“你这个人,坏透了。”

    过分,太过分了。

    然后默默抓住他,小声咕哝了句,“别嘛!”好不容易回来的。

    陆季行就又笑了。

    臭不要脸!尤嘉在心里默默吐槽他。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