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10次
    周扬起了个大早,秉着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她决定去看一看尤嘉同学,给她送个早餐,还可以友情赠送一个豪华专座,送她回家。

    她被自己感动哭了。

    路过护士站的时候,看见值班的小孟同学,打着招呼说:“早上好啊小可爱,我们嘉嘉昨晚怎么样,有没有哭鼻子?”

    这完全老母亲关心自家傻闺女的语气也是欠打的很,小孟困得整个人都混沌了,也懒得和她贫,反应慢半拍地回答她,“挺好的,哎,你这会儿先别进去吧!估计不太……合适。”

    人家老公陪着,有什么不好的。就是不知道两个人这会儿起了没。

    小孟一整晚都处在一种悲喜交加的情绪当中,情绪大开大合,如果不是自己还在上班,干的是关乎人命的活儿,她真想摸个鱼,去天台蹦个迪,太太太刺激了!刺激得整个人都要神经错乱了。

    她认识陆季行,少说三年,多说差不多有四五年了,了解他从练习生时期到现在所有的信息,包括视频音乐八卦人际关系等等等等,唯独不知道的,是他有老婆。

    哦,不,应该说是有一点蛛丝马迹,但是认识他越久就越觉得他身上有一种注孤生的气质,凭实力单身的典型代表,不撩妹,连粉丝都不撩,别家爱豆还会时不时地发发糖,他不发刀子就不错了,偶尔说句感谢的话,都是又官方又严肃,粉丝到现在都没跑,真是全凭他的颜值在撑了。

    至于蛛丝马迹,小孟想了想,现在才觉得是蛛丝马迹,当时就想,怎么可能啊!

    记得很久之前有一次,那时候还是个人网站时兴的年代,陆季行有自己的站子,他不常上去,但偶尔会冒个头,有一次他发了一支舞在上面,后面有两个伴舞。

    这些都没什么,比较稀奇的是,那次的伴舞有一个妹子,瘦瘦的,皮肤很白,戴着一张半面狐狸面具,露出的嘴巴小巧而精致,只露半张脸都能看出来长得不错。

    漂亮的小姑娘也没什么。

    关键是,陆季行有自己固定的伴舞,那个视频应该是在公司的练习室里拍的,突然冒出来一个妹子,也难怪会惹人注意。

    那时候还有粉丝去扒经纪公司新签约的艺人,毕竟长得太好看的,还是个女孩子,所以就有人猜可能是同门师妹,不过到最后也没扒出来什么。

    有小道消息说是陆季行女朋友,在一起挺久了。

    不过粉丝哪会信。

    陆季行向来过得很佛系,粉丝闹腾归闹腾,他很少出面解释什么。

    还有一次是见面会,他在台上唱歌,下面有人扯着嗓子在叫“老公!”

    他蹙了蹙眉,“叫我名字就好,别乱叫,不合适。”

    一本正经的,粉丝乐不可支,调侃他是不是谈恋爱了,这么敏感啊!

    他“嗯”了声。

    那句“嗯”特别撩,不过更像是顺口开个玩笑,也没人当真。

    有时候爱豆和粉丝好像是很近,但是大多时候,其实很远,哪怕对方就在脸前,你知道他所有信息,但其实有时候会发现,你并不了解他。

    这些观念也是陆季行一直强调的,他很少表露情绪,唯一一次说得比较长的一段话是,“喜欢我的歌我的舞都可以,没必要喜欢私下里的我,下了舞台,我就是个普通人,也会生气发脾气,会骂人,会因为忘记女朋友生日被骂,和你们,很大多数人一样。”

    那时候就有课代表划重点,“会因为忘记女朋友生日被骂!”

    “所以,小季哥哥是有女朋友的!!!?”

    那时候他粉丝不多,都很理智,大家处得像朋友,哪怕是知道他有女朋友也顶多调侃两句,跟他八卦两声,求点儿狗粮吃。

    不过他很少跟粉丝聊天,不喜欢聊私事,也很少会回应什么八卦,所以大多都是粉丝在自嗨而已,大家自己玩儿得很开心,他要是哪天突然蹦出来解释些什么,那才是奇怪呢!

    他压根儿也不是这种人。

    小孟昨晚一直在想陆季行,想着他就离那么近,但又不敢靠近,知道他最近各种通告时间总是赶得很紧,半夜来看自己太太,显然是临时赶过来的。

    特别心疼他。

    又莫名觉得很甜啊!

    太甜了。

    ……

    周扬哪知道小孟在说什么,这有什么不能进的。

    她连门都不敲,推门就进。

    不过也并没有看见不该看的东西。

    陆季行刚刚出去接电话了。这会儿应该在楼道里,或者在尽头的窗台前立着。

    尤嘉没睡够,迷迷糊糊地被陆季行的手机铃声吵醒的,抱着他的胳膊扯着他不让他起。

    她拍着她的胳膊说:“别闹!”

    尤嘉撇撇嘴,放他走了,结果也清醒了,就是有些困顿,打了好几个哈欠,眼泪汪汪的。

    然后周扬就进来了。

    “我的心肝宝贝甜蜜饯,带了皮蛋瘦肉粥和南瓜小米粥,你要吃哪个?”

    尤嘉坐起来,看了她一眼,思考了会儿说:“皮蛋瘦肉,南瓜小米留给阿季吧!他不喜欢吃皮蛋。”

    “谁?”

    “哦,我老公!”尤嘉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思考待会儿要不要跟她说,其实她老公只是恰巧和陆季行长得有点儿像而已。

    嗯……

    “你老公来陪你?”周扬把粥摆在床头,“我就说嘛!这种时候都不来陪你,离婚算了,忙忙忙,什么工作这么忙啊?到底工作重要还是老婆重要?”

    周扬声音渐渐弱下去。

    病房门推开了。

    陆季行从外面走进来,周扬愣愣看人。

    他点了点头,“你好!”

    周扬机械地点头,“你……你好!”

    尤嘉把粥打开,递了一份给他,“你喝这个?”

    他“哦”了声,在她边儿上坐下来,捏了勺子小口吃着。

    有点儿烫,他把碗搁在一边,微微撩着眼皮子看周扬,“坐?”

    周扬这才反应过来,就近坐在了边儿上的凳子上,颤抖着声音回答问他,“您……贵姓?”

    陆季行觉得莫名其妙,挑了下眉,还是回答了句,“免贵,姓陆,陆季行,尤嘉是我太太。”

    尤嘉一口粥差点儿伸出来,这俩人是来逗逼的吧!

    而周扬都快要疯了!!

    这!特!么!不!是!在!拍!电!视!剧?!!

    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然后捂住胸口,感觉自己马上要昏厥过去了。

    她淡定地起了身,淡定地走出去,她淡定地说:“你们先吃,我出去透透气!”

    尤嘉:“……”什么毛病!

    陆季行点头,“请便!”

    小孟等着交接班,还没走,远远就看见周扬拿脑袋咣咣撞墙,忍不住过去问了句,“你没事吧?”

    周扬抬起一张生无可恋的脸,淡定地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那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哭流出来的泪,都是她脑子进的水啊卧槽!

    明明多明显的一件事,她愣是错失真相一个世纪!

    多么痛……的领悟!

    心态崩了,她不想去病房了,没脸见人了。

    一想到那天她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尤嘉在那边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她,她都觉得自己要心肌梗死了。

    尤嘉吃完东西出来丢垃圾,顺便去护士站打电话给主任,告知一下自己要回家了。

    陆季行在病房收拾她的东西,零零碎碎的,充电器啊笔记本啊什么的,归拢到包里,然后带着出去了。

    就像个普通的来陪床的丈夫,出去的时候,他把口罩戴上了,面色平常地过去找尤嘉,问她要不要办什么手续。

    尤嘉摇摇头,“不用,主任安排我进来的,也没办入院,不用什么手续,我跟他讲一下就好。”

    陆季行点了点头,“嗯”了声。

    周扬觉得,这大概是她经历过最玄幻的一个早晨。

    她会铭记这一天的。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