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3次
    尤嘉抬了下头,两个妹妹立马噤了声,不好意思地看她一眼,笑着揖手,“对不起哦嘉嘉姐,太激动了,太激动了。”

    尤嘉失笑,很轻微地摇了摇头,只是听她们一口一个“老公”的叫着,感觉自个儿跟被绿了似的。

    欸……

    仿佛头顶着青青草原。

    尤嘉收了餐盒往值班室去睡午觉,她比周师姐要幸福,至少还有午觉睡。虽然也没多少时间,但能眯一会儿是一会儿吧!昨晚熬夜,今天上午精神明显感到不济。

    她今天是长白班,上午八点上班,上到下午六点,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这会儿还剩一个小时左右去午休,也算很幸福了。

    路过隔壁的时候,那边护士也在轮流吃饭了,几个年轻护士也在看视频,依旧是那个直播,主持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很长很长的一大段,陆季行思考了半天,回答说:“嗯。”

    几个护士笑得前俯后仰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大魔王不愧是冷场小王子,主持人心好累,工作好难哈哈哈哈哈!”

    “生活不易啊生活不易!”

    ……

    尤嘉也忍不住笑了下,最近打开朋友圈或者微博首页,到处是陆季行的消息,活动照片,综艺截屏,视频剪辑,各种表情包,还有无数的资讯,当然少不了各型迷妹的疯狂安利和表白。

    看得多了,她反而有种不认识的错觉了……

    尤嘉步子没停,走到尽头,推开值班室的门,脱了白大褂挂在门后的挂钩上,揉着酸困的脖子走过去床边,仰面躺在床上,一条腿还搭在床沿,她盲踢了鞋子,脚趾勾着被子搭到了身上。

    大约只过了三五分钟,闭着眼就沉沉睡了过去。

    一上午都在奔波,查房、开病历讨论会、接病人、病史采集、体格检查、开医嘱、写病历、开医嘱、写病历……今天新病人好像特别多,陀螺似的在病房和医生办公室来回转,护士一直在催廖主任开医嘱,廖主任忙得很,就都丢给她,切切实实感受到了被工作支配的恐惧。

    累惨了,一闲下来,眼皮好像有千斤重。

    她似乎做了梦,又或者半梦半醒想起了陆季行。

    是自己上大学那会儿。

    那时候陆季行刚刚签了经纪公司,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一直被压着,手里资源少到可怜,经纪人麦哥是新手,一点地位和话语权都没有,带着他跌跌撞撞,在资本洪流里来回摇摆。

    这条路其实并不好走,利益关系错综复杂,要想冒头,是太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一件事。

    他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通告,公司有时候会安排一些乱七八糟的商演还有代言,都是麦哥拼命在帮他斡旋。能推就推,宁缺毋滥。所以曝光率自然低到不计。

    最绝望的是,连拍拍屁股走人都做不到,违约了有大笔的违约金等着,他承受不起。

    麦哥急得嘴上起燎泡,为了争取一点资源铆足了劲,但总是绝望大于失望。

    公司不作为,机会一个一个从手里溜出去。能怎么办,熬着呗!乐观些这样想。但一个艺人发展的黄金时期,一眨眼就过了呀!

    尤嘉那时候经常红着眼眶偷偷跟麦哥说:“他怎么命这么不好啊!”

    麦哥那时候经常给她灌鸡汤,什么“百炼成钢”啊,“厚积爆发”啊,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尤嘉很感激的是,无论多惨,麦哥一直坚信,“他肯定会红的。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

    他发行第一支单曲的时候,几乎没有推广没有宣传,麦哥勉强在一家网站拿到了一小块的滚动图推。

    最后打榜结局惨烈,下载量寥寥。

    那时候尤嘉经常晚上戴着耳机单曲循环,就想,总会有一天,当有人提起流行音乐,会想起他的名字的。会有人很多人认识他,他会光芒万丈。

    这一天——

    终于还是到了。

    ……

    尤嘉被闹钟惊醒,拥着被子坐在值班室窄窄的硬板床上,外面雨更大了,天气预报说未来三个小时持续强降雨。

    她给陆季行发了一条短信:阿季,如果你在外面有狗了,我就红杏出墙,给你戴一顶巨大的绿帽子,哼!╯^╰

    穿好白大褂出去的时候,廖主任正趴在护士站的台子上和护士长交流,扭头跟她说:“待会儿我去门诊,你在这边守着,有事打我电话。”

    尤嘉点头,“好的主任。”

    下午相对来说会闲一点,周师姐一直在手术台上没下来,临时又叫了本科室、神经科和心内科的医生去会诊,这边医师走了大半,就剩尤嘉和几个实习生留着。

    她有点儿紧张,12床的病人一直嚷着屁股痛,叫她去看了几次,她做了详细的检查,实在没看出来有什么可疑病症。而且每次询问她到底哪里痛,她讲的地方都不一样。12床不是廖主任手下的,她也不是很了解,又去翻了病历。

    女,77岁,丧偶,一子一女。心脏搭桥手术术后三周。

    各项指标都正常,按理说已经该出院了,应该是主治医师认为其年纪大了,所以保险起见多留院观察几日。

    第三次过去的时候,隔壁床的阿姨过来悄悄说:“哎呀小姑娘你不要理她嘛!她儿子女儿都不来看她,自己太寂寞啦,她不痛的,哪里痛嘛!刚刚下床还很利索呢!”

    尤嘉不敢妄断,拨了她主治医师的电话过去请示。

    那次还在会诊,背景声嘈杂,对方压着声音说:“没事,你不要管,上次我就跟她女儿说,让她开个精神证明过来,我怀疑她有阿茨海默症早期征兆,但是她家里人对她很不上心,一直都没去,前天就通知出院,也不同意。你不要和她讲道理,她不听的,她说什么你就顺着她,我开完会就回去了。”

    尤嘉“嗯”了声,松下一口气来,“那好,您忙。”

    她终于闲下来喝口水,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陆季行没回她。

    可能在忙。

    他最近总在忙。

    以前尤嘉觉得自己就够忙了,每天在科室飞奔,跟时间赛跑似的。有时候到了下班时间被病人绊住了,就不能下班。

    现在他比她忙多了,有时候睡觉的时间都没有,只能在车上或者飞机上眯一会儿。偶尔给她打电话都捡很小的时间缝隙,说两句就挂。

    唉……

    尤嘉叹了口气。

    趴在护理站翻病历看,和值班护士聊天。

    这会儿难得闲一会儿,时间跟偷来的似的。

    大约有十分钟左右,有人过来敲了下她的肩,余光里只看得见一抹黑色,她以为是病人找,忙站直了身子,手还在口袋里插着,转身道:“你好……”

    抬头的时候,却瞬间哑然,喉咙像被扼住了,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

    面前的人穿一身黑色休闲装,帽檐压得很低,耳朵上挂着一个黑色口罩,他目光隐在帽檐下的阴影里,带着一点儿隐藏的笑意,声音压得很低,微微俯身道,“听说我老婆要红杏出墙,我来看看她是不是翅膀长硬了。最近很出息啊,嗯?”

    尤嘉一下子又想哭又想笑,推着他往楼梯拐角去,压着声音说,“你怎么过来了啊?就这么大摇大摆上来了?没事吗?”

    他拨了下她头发,低声说,“想你了,来看看。没事。”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