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初恋一生txt下载 > 初恋1次
    晚上。

    那什么。

    陆季行最近通告一个接一个,难得回来看她一次。

    不做点儿什么好像实在可惜。

    他话本来就不多,这会儿只剩下……做了。

    热汗淋漓,灯光暧昧,眼角的泪被光折射成彩色的光晕,透着迷幻的色彩。尤嘉喘得都要背过气去了,偏偏他还故意使坏。

    她求饶似的叫了声他的名字,他似是得逞地笑了下,用一种沉哑的声音,带着撩人尾音问他,“想我了没?”

    尤嘉心里直哼哼,谁想你了,鬼才想你了,不想不想不想!

    一出口却是很轻的一句,“嗯。”

    他笑就越发深了。眼睛微微眯起来,带着细微撩人的弧度,是迷人又危险的那种笑,这形容很搞笑,但似乎很合适。他其实骨子是透着点儿坏的,不过好像全使她身上了。他这个人很慢热,所以看起来总是显得高冷,其实熟了会发现,他其实是有点儿孩子气。

    尤嘉莫名想起来这几天看新闻,到处是他的消息,搞得她都觉得自己领证结婚的人和电视上的人是不同次元的。

    媒体是怎么说呢!

    哦,说陆季行,冷酷!帅!荷尔蒙炸裂!

    粉丝更可怕,因为他最近在担任评委,节目上总是冷着脸,给他起了个称号叫大魔王。

    把他跳舞的视频截出来,说什么:哇,像大魔王这种,腰力好,速度快,那什么的时候一定……嗯,谁要是能做他女人,一定很幸福。

    她一个已婚少女,看得面红耳赤的。

    画面感太强烈,一脑补就忍不住脸发烫。

    ……

    陆季行拨开她的头发,问她,“捂着脸干什么?”

    尤嘉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没,没怎么。”她心虚地声音都发着颤。

    不能想了,实在是太邪恶了。

    “专心点儿。”他舔她耳朵。

    尤嘉脚趾都忍不住蜷缩了起来。

    她以前在知乎上刷到过一条提问,是问:和明星认识是一种什么体验。

    那时候尤嘉想,大概就是很激动吧!明星诶,每天活在镁光灯下的人,现实里也认识,会很激动吧!

    现在的话,她会觉得,真的是太!不!方!便!了!

    见一面都跟地下组织接头似的,出去逛街都不能明目张胆,而且他工作真的很忙很忙,通告安排都要排到后年去了。她想见他,都得从各种缝隙里扒时间。

    就像这一次,她已经两个多月没怎么见他了。

    上一次见他还是春天,那时候穿着薄卫衣送他去机场,有点儿冷,他临走的时候抓了她的手给她搓了搓,呵了口气暖着,然后帮她塞进口袋里,低着头跟她说:“想我了打电话。”

    尤嘉“哦”了声,戳了戳他的脸,想说几句煽情的话,最后只是踢了踢地面,歪着头说:“那你早点儿回来,我们科室有很帅的小哥哥,说不定哪天我都忘了你,婚变了。”一年才见几次面啊,跟异地恋似的。

    他觑着眼盯了她一会儿,一副“哟,能耐了”的淡然,“有我帅吗?”

    真自恋!尤嘉嗤笑了他一声,“差不多吧!关键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比较肤浅,颜控晚期患者,喜欢上好看的小哥哥,分分钟的事。”

    其实就是舍不得他,但说不出口,一说话就忍不住满嘴跑火车,他倒是认了真,敲着她的脑袋说:“你敢。”

    “那有什么不敢的!”尤嘉这种给个支点都能撬动地球的天然“杠精”,他话越硬她越想抬杠。

    “尤嘉!”他沉声叫了她一声,声音里带着几分认真,还有几分警告。

    尤嘉噗嗤一声就笑了,“笨不笨啊你!”

    看他沉着脸,忍不住踮着脚去亲他。

    很清浅的一个吻,一触即离,他脸上那股寒霜却渐渐散了,唇角微微弯起弧度,抬手蹭了蹭她唇角,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他喉结生得性感撩人,每次尤嘉盯着看都忍不住生旖念。

    尤嘉觉得她大概是想亲她,但是最后忍住了。

    那时候他还没现在名气大,甚至可以说没有,走在路上连墨镜都不用戴,顶多加个口罩,认识他的不多,也没有每天追行程的前线粉,私人行程很少曝光,尤嘉都可以在送机口亲他。

    也就两个多月没见,再见面好像全世界都认识陆季行了。

    昨天科室的几个实习小妹妹还在讨论他,激动地互相摇晃着:“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嫁给陆季行啊!”

    “天哪,声音好好听!”

    “跳舞好好看!”

    “荷尔蒙好强烈!”

    “看得我鼻血喷涌!”

    “正面求上!”

    “怎么才能睡到陆季行啊啊啊啊啊啊!!!”

    “……”

    额,尤嘉听得耳朵尖都红了,默默躲了起来,感叹迷妹精神真可怕。

    睡他?

    尤嘉忽然有了强烈的危机感。他这人,舞台上魅力简直螺旋式散发。

    如果有人问,做明星的老婆是种什么体验,大概是……情敌千千万……吧!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他又狠狠撞了她一下,警告她,“专心点儿,想什么呢!”

    尤嘉好久没见他了,一见面就这么……激情,总觉得自己跟他包的小情人似的,几个月不召见一次,一召见就是那什么。

    还跟皇帝似的,动不动就凶他。

    她一生气就喜欢咬他,趴在他的肩膀上就是一大口。

    陆季行轻嘶了一口气,动作却没停。

    只重重捏了捏她的腰肢,无声地警告她。

    ……

    陆季行啊!如果尤嘉来评价,和媒体的评价会很不同。

    大概是……腹黑……占有欲强……傲娇……喜欢做不喜欢说……除了音乐和舞蹈,对什么都不太上心……

    不过粉丝倒是看得很准。

    那什么……腰力好,速度快……什么的。

    啊,不能再想了,他的粉丝大概都是魔鬼!太邪恶了。

    ……

    结束后,陆季行盘腿坐在床上,手指挖了一大块药膏给她涂腰。

    那一块儿都青紫了,三个指头印,特别清晰。

    尤嘉蜷缩着侧躺在床上,拿脚指头戳他,哼哼唧唧地控诉他,“你禽兽啊你!”

    陆季行撩着眼皮子瞥了她一眼,“禽兽?你敢不敢再给我重复一遍。”

    他声音漫不经心的,听得尤嘉却是一哆嗦,怂怂的不接话,只是哼哼唧唧得更厉害了。

    陆季行给她涂了药,从衣柜里拿出来一件圆领长T给她套上,手撑在她身上,低着头问她,“饿不饿?”

    “饿……”这话,怎么莫名有点儿邪恶。

    尤嘉舔了下嘴唇,仰面看着他,她这时候才有机会仔细去瞧他,比上次见的时候瘦了点,头发好像长了一点,眼底微微泛着青。听经纪人麦哥说他最近挺忙的,她突然就心疼了,抬手捧着她的脸,问他,“都没好好休息吗?”

    他“嗯”了声,侧头在她脸前蹭了蹭,“赶工,压缩行程,就为了见我太太一面,结果还被咬出血,你说她有没良心了,嗯?”

    尤嘉抱着他脖子吐了下舌头,眼睛微微下扫,看他肩膀,还……真出血了。

    她觉得也没用多少力来着。

    一瞬间又愧疚又心疼,“好啦,对不起嘛!”

    换她拿药给他涂,他只穿了条短裤,曲着腿懒散地坐着,尤嘉半跪在那里给他涂药,刚抹了两下,就被他拦腰抱进了怀里。

    尤嘉仰着脸看他,“干嘛呀你!”心跳快得要蹦出来了。

    结婚三年,面对他还是能脸红心跳跟个初恋少女似的,大概是他魅力……真的太大了吧!

    他敛着眉,沉声说着,“我也饿了。”那声音里,莫名透着几分可怜和委屈。

    尤嘉心疼得不行,声音都放轻了,“那……我去煮面?”

    他“嗯”了声。

    ……

    后来尤嘉穿着睡衣,系着围裙,开火煮面的时候,莫名觉得……套路啊!都是套路。

    所以说,陆季行此人,其实腹黑得很。

    ……

    第二天天没亮他就要走了,麦哥来接他,打了电话让他下去,尤嘉就穿着睡衣套了件外套下楼送他。他这次回来连行李箱都没带,显然是早就决定就待一晚。

    凌晨三四点,连最夜猫子的人大概都进入了梦乡,他其实也还没睡醒,一边揉着眉心,一边去按电梯按钮。

    他今天要去参加一个代言发布会,穿一身黑色混搭机车风的休闲装,大概是要跳舞吧!穿得不是很正式。但是很帅!他这人,穿上衣服跟不穿衣服,完全是两个气场。

    尤嘉其实挺心疼的,大多数稍微有点儿名气的艺人都有专属自己的造型师,或者经纪人会约靠谱的造型师来帮忙,但陆季行其实出道两三年了,每次活动的造型都是自己约造型师,衣服自己搭,出道做艺人,很辛苦,有时候尤嘉总是愤愤,他这么优秀,怎么就是不温不火呢!

    好了,这下终于如愿了,他最近蹿红的速度令人咋舌,但她其实还是不开心。

    他太累了。

    通告排的太满,连休息时间都没有。

    负二层,地下停车场,麦哥开着车灯等在车位上,陆季行径直走了过去,到了车边又回头抱了下尤嘉,把她脑袋按在怀里,低声说了句,“下次回来,应该是一周后,不会太久。想我打电话,我要是不在,打给麦哥。”

    凌晨三四点钟,夜静无声,只有汽车的轰鸣声清晰而刺耳,尤嘉眼眶莫名有点儿热,不敢多说什么,只“嗯”了声,“那我等你。好好吃饭,能休息尽量多休息,注意身体啊!”

    他短促地笑了声,“知道了。”

    麦哥摇下车窗,一脸没眼看的表情,趴在车窗上探头出来说:“行了啊,搞得生死离别似的。嘉妹你放心好了,我帮你好好照顾他,多给他找两个可心的小美人伺候着,保证他过得美滋滋。”

    尤嘉白了他一眼,“你敢!”

    麦哥笑得前俯后仰。

    尤嘉懒得理他,一大把年纪了,也没个正经。

    喜欢初恋一生请大家收藏:()初恋一生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