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四十六回,来颗华子
    所谓燕王扫北封狐黄,乃是明成祖朱棣潜龙之时,在北平受封燕王。

      当时北元大将,太尉乃儿不花,兴兵屡犯中国边境。

      太祖皇帝朱元璋下令,命傅友德为大将军,率列侯赵庸、曹兴、王弼、孙恪等赴北平,训练军马,听燕王节制,以出征漠北。

      燕王闻讯,亦率领手下姚广孝,袁珙等挥师出征。

      这乃儿不花乃是北元名将,边境铁军屡建功勋,手下更是养了无数旁门左道的巫术奇人。

      这些奇人异士念经做法,搞得塞北风沙大作,夏日飞雪。

      又是部下巫蛊毒术令得中国军队是瘟疫横行,委实吃了不少苦头。

      然而道衍和尚姚广孝和袁珙亦是天下间有名的玄门宗师,他们夜发神咒请来东北五大仙家助阵。

      果不其然,瘟疫全消,大雪骤停,一夜之间塞北如春,桃花争艳的开放在北水江畔,雨雪严冬竟成了发兵的大好时节。

      于是燕王佯装败退,丢下辎重,减灶丢锅。

      乃儿不花大喜,以为汉军败退,亲率大军骑兵趁夜奔袭,结果反中了燕王朱棣的埋伏。

      当时月黑风高,天无星辰,草原之上只闻得雁声阵阵。

      突然,只见四方丘陵之中,火光冲天,疆场之上被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汉军旗帜鲜明,带甲数万,结成骑阵,马嘶鼓鸣,火把结成火蛇延绵数里,目极犹在,喊杀之声直冲霄汉。

      乃儿不花手下的胡兵虏将,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坠马丢盔,四散奔逃。

      情势危急,乃儿不花掏出弯刀,吹响胡号,反复招摇集结军队,准备突围。

      怎料战事未开,五大仙一齐做法,反令得乃儿不花的蒙古大军,晕头转向,东西不分,纷纷丢盔弃甲。

      燕王朱棣兵不血刃,便把乃儿不花一战成擒。

      汉军仁义,并无杀俘虏之常俗,乃儿不花一战大败,请降于燕王。

      燕王大喜,依旧令他统领于部安置在原籍设立藩镇,受大明节制,替中国镇守边塞。

      此战大胜,东北五仙居功至伟,燕王为表达谢意,便将山海关外,塞北以东尽数分封给了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家,从此五大仙家受百姓供奉,也世世代代保佑一方百姓。

      薛璞知道这五大仙家的信仰属于辽东一代特殊的民间信仰,并非属于某一民族的独特信仰,一些汉民在信奉,一些满蒙鲜锡族也跟着信奉,还有一些世俗化的回民也跟着信奉。

      是一种具有独特地域色彩的民间宗教文化,而且长期以来受到汉文化道教以及汉传佛教影响。

      水乳 交融,不可明分。

      民间有谚语称之为:“北出马,南坐堂。”都是来形容这样类似地仙儿信仰的。

      周昀峰虽然相信科学,对于鬼神之说一向不揖不拜,但是也对出马仙这一套有点兴趣,看着狐仙庙说道:“铁砸,你知道出马仙儿不?我跟你说老邪乎了,咱高中那个德育主任你还记得不?”

      薛璞皱了皱眉头:“嗯,张业崇啊!那不是个傻缺吗?他不是敲诈学生钱财让教育局撸了吗?”

      “撸个屁啊,人家媳妇能耐是高官。回家歇了几天就回来上班了。”周昀峰道。

      “你怎么想起来说他呢?”薛璞问道。

      周昀峰眉飞色舞的说道“诶呀,你这叫穷在闹市无人问,我这是富在深山有远亲。那个德育主任张业崇知道我有钱,这几天上赶着上门找我办事呢。”

      大老铁借着说道:“你别忘了,这货当德育主任的时候得罪人太多,老拿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欺负学生刷存在感。”

      “然后呢?”薛璞问道。

      “然后,去年他在厕所偷拍几个男生尿尿,发给男生喜欢的女生,然后让他们在学校出丑。结果这几个男生也都是吃生米的,高考一结束拎着棍棒,给张业崇一顿好打,腿都给打折了。听说还让人踹坏了一个蛋蛋!”

      听到这里小狐狸打了一个聚灵,连忙抱着薛璞。

      薛璞一脸懵逼:“我一个男的都不怕,你怕个啥啊...”

      “自然是怕你淘气,让人给...”小狐狸小声道。

      周昀峰接着说道:“然后事儿就好玩了,这货受伤之后,就神志不清了好几天。最后出院了,他就一边给人家当老师,一边开了个堂口,给人家出马瞧事儿。这货还给我名片,说我家宅有问题,要给我看风水叻。”

      听到这里薛璞哈哈直笑,大老铁八成是又遇见骗子了,要知道大老铁新家的风水可是薛璞给挑的。

      薛璞说道:“出马北方称为搬杆子、顶香火头、领兵带队的。南方称为出壳、落座、放桌等。随着地域的不同,叫法也很多。

      是这些动物修行成的仙家,为了修成正果,渡过劫难,便要去到人间积德行善,累积功德。

      但是仙家不能幻化人形,只能通过附身的手段选择一个有缘的人来进行与尘世的沟通,一般这样的人被称之为出马仙,或者出马弟子...”

      周昀峰道:“没毛病,这些你和我说过啊。但是你怎么知道张业崇是骗子呢?”

      小狐狸抢过话头说道:“因为仙家选择的对象,首先要前世有缘,而今生是秉性纯良,或者像我一样先天不足的人,你们那个德育主任,看样子仙家是瞧不上的。说白了,就是嫌赚钱不够多,想找铁哥骗点钱花。”

      周昀峰惊问:“你先天不足?”

      小狐狸赫然一惊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说道:“哈哈哈,开个玩笑。”

      听了二人的言语,周昀峰眉头一蹙,推了推眼镜,合计了半天,终于好像想通了,他眯着眼微微一笑:“嗯,你们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

      三人休整完毕,起步登山,沿着小石路,又走了一段时间。

      见得山路尽头,一座石门,在青松翠林见苍然矗立,蔚蔚雅致。

      石门左右共书一副对联,览古登高游胜迹,求仙访道步青云。横批“仙林尽翠”却将山景概括。

      薛璞豁然一喜,虽然这对联也就是中规中矩,但是足以见得政府如今颇多关注人文。

      山顶之上一片平坦,已经被开发成了娱乐公园,游人往复还有晨练的老人。

      三人平步压着大路,见得不远处云烟缭绕,松林隐处一方小木门道观,便是大家所寻的玉皇庙了。

      薛璞带着小狐狸先去进了香,拜了三清四御,手抱阴阳鱼行了礼节。周昀峰也跟着求了继续祈求发大财。

      便拿着证件去找常善清道长办理进入溶洞未开发区域的手续。

      道长是个入道的女子,大家互相见礼口称:“道长。”

      到了偏殿,道长给诸人看茶,自己带着证件去找领导。

      一方事毕,道长便带着三人从后门走,直接下到景区。

      事前还特意嘱托道:“这洞内叵测,至今没人下去过,这里有三道雷符,赠于三位,若遇危险可保平安。”

      见得道长相赠,小狐狸作揖万福口道:“嘿嘿嘿,那就谢过道长啦~”

      薛璞也拱手相谢。

      谁知话未说完,只听得摩托车声音,从东边传来,油门转动,已经到了眼前。

      “要啥雷符啊,诶呀小老弟儿,还认得哥不?!”

      只见一个中年彪形大汉,骑着一匹大摩托,身着汉服短衫带着黑色墨镜,开口说道。

      大汉头上束发,身长九尺,腰阔十围。生的极为魁伟雄壮,一张大红脸,若是收拾干净配上胡须还真有几分关公的味道。

      常道长对此人颇为无奈捂着脸说道:“诶,粗人一个,大家切莫见怪。”

      薛璞见得此人好生面熟,不敢直接去认,打量了半天,看见他衣服背面印着快递二字,摩托车后面一个巨大的箱子里面好像装不少东西。

      “一个送快递的?一个送快递的信士?”

      只见大汉拿着一大篮子水果,摆到了神龛之上,点燃香火,像模像样的上了三炷香。

      扣了几个头,大摇大摆的站了起来。

      薛璞个子不矮,谁知在大汉身边,却显得瘦小许多,大汉少说也有一米九的身高。

      道长说道:“他是刘教授,经常来我们这里敬香。”

      小狐狸一脸懵逼:“他还是“教授”!!”

      大汉听她不信大大咧咧说道:“咋的小老妹儿不信?我姓刘名星,字教授!”

      小狐狸更是不信,一个口称教授的人,穿着快递衣服,而且更扯的是,他居然叫刘星...

      周昀峰哈哈一笑,上前握手:“诶呀,你叫刘星是吧,我叫夏雨,嘿嘿嘿幸会幸会!!”

      薛璞却默不作言,他想起了什么。

      当日他得到《瀚海录》就是通过快递得来的,而且那快递员他找寻很久始终没有结果。

      二人见礼,刘教授摘下墨镜:“还是小兄弟懂礼貌哈~”

      周昀峰寒暄到:“嘿嘿嘿,哪里哪里,教授所来何事啊~”

      刘教授笑了笑:“我没事,我溜达~”

      他随手上里怀兜里掏出一盒红色香烟:“来小老弟儿,来颗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