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四十五回,狐仙庙
    阔别家乡数月,做飞机转高铁回到溪源市之后,已经转至半晚,日暮落山,景色萧森。

      北国的家乡,秋意来的紧浓。

      半晚的煎饼摊热气涌上,拉客的司机吆喝的喧嚣。

      银杏已经初染了秋黄,在通衢两旁随着西风莎莎作响。

      薛璞给小狐狸再加了一件长衣,小狐狸却笑他太过紧张。

      三人也不急着去平顶山探秘,先到烧烤摊吃上一顿锦州烧烤,配上些本溪烤豆腐皮。

      转到次日,再去商业户外搞了几套探险装备。

      顺便又点了些抚顺麻辣拌,QQ鸡架,烤冷面芸芸...

      饱餐数顿的小狐狸,精神也大好了起来。

      这次回来不是走亲访友,自然是有要事,小狐狸也只是给她的妹妹张小凉送去一些陕西特产,还有一些花销。

      关于张小凉的身份小狐狸却与他说过几次,小狐狸被拐走的时候已经开始记事,只记得他有一个刚出生的妹妹。

      小狐狸的父母她有去寻过,只可惜父亲已经亡故,而母亲早已改从他嫁人,开始了新的生活,也早把小狐狸和张小凉抛诸脑后。

      飞燕阁为了适应社会发展,也已经全然出现了两种培育瘦马的体系。

      虽然训练方式大同小异,不过组织结构却不尽相同。

      第一种便是小狐狸这般,带到一个场所秘密教养,将来直接出手去卖。

      虽然成本低,但是有被查封的风险。

      还有一种则是聘请一些没有子女的夫妻去调教,装作一家人的样子对外掩人耳目,风险相对较低,不过成本确实很高。

      将来等女孩长大,便能卖给有钱人,换一个好价钱。

      所以张小凉的父母只把张小凉当做摇钱树,故而对她凉薄无情。

      在飞燕阁的渠道,小狐狸的身子已经被财团们炒到了三亿,价格还在飙升。

      而张小凉等她过一段时间后价格恐怕还要更高。

      所幸现在的张小凉还没有吃下章贞丹,而小狐狸也逃脱了飞燕阁的控制。

      飞燕阁的势力神秘,组织之间结构松散,却步调一致。历朝历代统治者也拿他们没办法,而且他们的遍布世界各地,很有点光明会和共济会的味道。

      他们会收养孤女,也不全是坏人,各个分舵之间存在的方式也不同,有的甚至全然没有联系,只是恰巧,猫脸婆婆这一路就是拐卖人口的恶人。

      况且猫脸婆婆也只是靠拐卖人口买到飞燕阁,只是牵连广泛,但是她并不隶属于飞燕阁。

      所以到了飞燕阁后,张小凉和小狐狸便失散了。

      张小凉这姑娘的性格和小狐狸大相径庭,小狐狸的性子是活泼开朗,古灵精怪的调皮女孩。

      而张小凉则是娟淑文静,举止谈吐都略显内向,只是一双婉转多情的眼眸,又从骨子里和小狐狸如出一辙。

      但两姐妹除了长得一样之外,心地也都是实打实的善良。当中缘由始末小狐狸没有和张小凉细说,也没和她说过什么自己命不久矣的事情,但张小凉却也一心一意相信小狐狸是她的姐姐。

      而薛璞也答应了小狐狸,倘若自己不幸离世,将来一定好好照顾她的妹妹。

      ——————————————————————

      且说这秋日晴好,爽风阵阵。

      几场秋雨下来,平顶山的山色疏黄了大半,山间的枫叶也十分鲜红。

      本溪此地有枫叶之都的美称,中秋将近,层林枫叶如火嫣红,千山连绵,层林尽染,重重叠叠不知红山几重。

      秋水清溪从山涧而出,晨光拂照,平顶山麓又平添几分苍苍雾气。

      周昀峰驱车由山道盘桓而上,走到车行难上之地,方才与众人下车整顿。

      小狐狸微微笑道:“诶,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单手逗狗一样去撩薛璞下颌:“啧啧啧,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撩的薛璞生气,去呵小狐狸的痒:“臭丫头,你撩谁叻!”

      “诶诶诶,我打不过你!你看车都停了,这爱还做吗?”小狐狸抛了个媚眼楚楚撩到,她侧躺在车座上,把臀部轻轻撅起,用小手抚摸在大腿和腰间,纤腰撩动,曲线婀娜甚是迷人。

      薛璞把她咚在座位上,把她震得一惊,端听薛璞说道:“这车是大老铁租的,弄一车的血,咋陪人家!”

      “略略略,好吧,那我们下车。”

      二人下了车来,看着秋山苍翠,景色如醉,落叶纷纷,顿觉诗意甚浓,各自在欣赏忘我其中。

      小狐狸伸了一个大懒腰,放声唱到:“诶!答三滴子孙哟!!!”

      大老铁跟着唱到:“爱太阳哟!!!”

      二人看了看薛璞瞪着双眼并不张嘴,小狐狸起哄:“来来来,你怎么这么没默契叻~”

      “.....”薛璞不语。

      周昀峰吐槽道:“哈哈哈,他唱歌跑调...”

      小狐狸一脸坏笑:“哼~不嘛,人家就要听,好叔叔你给我唱一个嘛~”

      “不,叫爸爸也不唱...”薛璞抱着胳膊,一扭头。

      “爸爸...”小狐狸嬉笑着喊得干脆:“诶唷,求你了你就唱一个,让我听听嘛~”小狐狸摇着薛璞的胳膊,很是哀求。

      “爸爸,爸爸...”小狐狸的声音叫的干脆,丝毫没有半点停顿。

      “不...!就这个不行!”薛璞扭过头去,想起小狐狸一生孤楚,这两声爸爸却是真心实意叫出来的,薛璞心底不由酸酸的。

      薛璞自是个好面子的直男,他自己平时哼哼歌或许还成,真让他在有人的地方这么清唱,他可是断然拒绝的。

      谁知周昀峰小眼一眯,计上心头,推着他的大眼镜片,色眯眯一笑,突然放声就唱:“啊~啊~啊~”

      薛璞条件反射:“啊啊,黑猫警长!!!”刚一闭嘴,就心知被人套路。

      小狐狸蓦然一乐,甚是欢心:“诶~好听!好听极了!”她乐得跺脚,和薛璞笑做一团。

      “真是个傻姑娘....”

      三人沿着青石小路,盘桓上山,行到一处道观,晨起新香火,冉冉飘动。

      薛璞请了香,拜了王灵官,求一路顺利。

      秋山如画,很快便到了高山的的山腰,众人坐在地上引水休息。

      大家背着装备,有在登山,虽然都是好手,但是不免有些疲累。

      看得出来,小狐狸的身子不是太好,病痛的折磨,加上去大漠当中的消耗,小狐狸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短短一个小时的路程,小狐狸便已然身体不适了。

      “......”

      听得机器的转动声音,和一些游人的话语声,这时候他们似乎想起了什么,好像有什么不对...

      三人仰首望去,只见不远处的山峦,红红绿绿的小点点正在上下一动,定睛一瞧原来是缆车...

      “靠!社会发展真快啊!”

      三人三脸懵逼...早知道做缆车啊!腿着走多费劲啊!

      不过平顶山虽高,却也不甚陡峭,再走个半个小时也当到了山顶。

      三人很是无奈,好在景色算得上峥嵘轩峻,蓊蔚洇润。

      路旁有一座膝盖一般高矮的小庙,面前系着祈福的红绳,红布。

      样子有些古旧了,不过里面的神像却是栩栩如生。

      薛璞和小狐狸去庙前拜了拜,周昀峰却不拜,他相信科学。

      小狐狸见得小庙,心中一笑:“这一路上逢神拜神,今日算是遇见了本家。”她从包裹里取来她烹制的蜜糕,甜品,各取一样,摆放在盘子里。

      蜜糕的香气传遍四野,很快吸引了无数松鼠,鸟兽,争相来看。

      这些鸟兽盘踞在小庙的方圆一丈之外,不敢进前。

      周昀峰忙扯薛璞:“快看,快看那边有傻狍子!”

      说道:“狐大仙在上,小狐狸是晚辈给您见礼了,希望您保佑,薛璞,我妹,还有铁哥长命百岁,薛璞和小凉最好活的最久一点!周昀峰一般长寿就行!”

      “....”周昀峰一脸不悦,心道这丫头真是恼人。

      祭拜结束,小狐狸拿着几块吃食分给了其他争相来吃的小野兽,只是这庙宇当中的贡品,这些萌物,却一个不动。

      薛璞知道这东北五大仙家,狐,黄,白,柳,灰五大仙家,在东北极为灵验。

      一路上所行所见,不敢不敬。

      小狐狸拜的这个小庙,就是一座狐大仙庙,看这些飞禽走兽的模样,这座庙宇想来极为灵验。

      这样的地仙信仰,在民俗当中流传甚广,在明代的时候形成体系。

      民间曾经流传过“燕王扫北封狐黄”的传说。

      ————————————————————————————————————

      吃着串,喝着酒,搂着怪盗女朋友,天下四海横着走。

    醒时断案,醉时休,奇门八卦掌中有。

    本书原名《探灵笔录》,讲述薛璞作为一个逗逼灵探,行侠仗义,任侠四海,恣意诗酒的奇书怪谈。

    欢迎加群:5748223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