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四十二章,拆迁办
    薛璞知晓了前因后果,似乎也知晓了这些年他与小狐狸之间的羁绊。

      三年前,薛璞初得《瀚海录》,然而玄门道法,有人天生通神,有人需要后天钻研。

      射不主皮,力不同科,这是自古的道理。

      而当年失意的原因他也清楚了起来...

      薛璞自修《瀚海录》上的道法,无意间催动内景,所谓内景就是做到修道者自视体内脏腑经络的能力。

      然而内景之道高深莫测,若无人教导,就会走火入魔。

      况且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内景修为自是后天额外之物,是为有余。

      凡人偶然习得,必遭劫难,大劫小劫却因人而异,是为损有余而补不足。

      而胡乱催动内景导致的失忆与失明就是薛璞的代价。

      薛璞救下小狐狸后,他二人坠入瀑布,薛璞的师父梦中将武当功夫托梦相授。

      而薛璞三年前有记忆的开始,就是在武当山“真武崖”瀑布底下。

      而全真一脉修行道法,讲究性命双修,那同小狐狸有过经历的并非是薛璞的肉身,而是薛璞出窍的元神...

      经此一番大梦游历,方才算得上道法圆满。

      薛璞虽非玄门弟子,却也精通玄门法术,这些正得益于那梦中相授苍髯白发的老叟。

      薛璞把那老翁称之为师父,而他几次重游武当山寻访恩师想当面答谢,却始终无果。

      武当山上也查无此人,薛璞不由得引以为神...

      可是每当想起小狐狸仅剩下不到一年,或者随时都会死去的事情,薛璞的心底总不是滋味。

      到那时,小狐狸的身体再也不能承载她的灵魂,若不让她往复轮回,恐怕就要变成孤魂野鬼的...

      但对此小狐狸却不以为然,她默默望着薛璞,劝他释怀,只要能一直陪着他,即便是一年她也心满意足了。

      说到这里,薛璞的心头不由得更是酸楚。

      薛璞也知道,如今的小狐狸虽然重伤初愈,但是她虚弱的身体依旧在昭示她命不久矣。

      小狐狸和薛璞在一起的这段时间,过得开心且充实,她不单处理好自己的后事,还给她的妹妹张小凉留下了一大笔钱,交给薛璞保管,将来让薛璞帮衬。

      薛璞也有了别墅和稳定的工作,身后的保险也一并缴齐。

      而对于她来说,这辈子的世上的好吃的好玩的也都享受了大半,就算是故去后也无甚遗憾...

      且说这伏天一过,早晚便开始转凉。

      为了对付猫脸老太,薛璞带着小狐狸,和王泽斌约好每日在秋寒叶落的院子练剑,而王文钰也在一旁。

      两个女孩儿坐在庐外的廊台之上,看着二人练剑..

      看着秋山如醉,暮色苍苍,云岭外雁字回旋,西风吹动胸前衣襟。

      见得此情此景,薛璞偶然想起王摩诘的一首诗来: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

      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

      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

      说起王右丞来,小狐狸不禁脸色一红,羞答答底下头去。

      王文钰见得她神色异样,又怕她起什么幺蛾子,不由得的问道:“你害羞个什么...”

      “好姐姐,王右丞薛璞最想说的诗,你知道是哪首吗?”小狐狸问道。

      “谁是你姐,我们可没很熟啊!”

      王泽斌一旁听了,思索了半天,说了他平生最长的一段话:“《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

      薛璞一脸石化:“靠!真鸡儿激情!”

      小狐狸捂着嘴噗嗤一笑:“噗,是《相思》呀,红豆生南国咯,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王文钰方知这是情话,无奈的吃着辣条。

      这几日切磋练剑,薛璞虽然剑术不赖,而且武当剑法独到高明,但是比起王泽斌这样的剑痴来说还是稍微差上那么一筹的。

      而且王泽斌做事向来专注...

      手中长剑惊鸿掠影,亦如明霞寒光,二人剑影交叠,切磋数日...

      结果薛璞一招未胜,一连被暴打了几日,可谓是鼻青脸肿,只道不敌。

      后来薛璞托朋友打了一身铁甲,穿的和铁煤气罐一样,手里握着一把木剑,颇为得意站在王泽斌面前嘲讽道:“哼哼!小垃圾,准备受死吧!”

      王泽斌手握木剑,轻闭双目,一言不发。

      二人神色一凝,秋风吹动落叶,薛璞穿着煤气罐,猛然起剑,只见一个煤气罐从天外飞来。

      瞬时间剑影交驰,却听一阵惨叫:“诶呀!别打脸!”

      剑术不敌的薛璞又被一阵好打,盔甲都给王泽斌打瘪了。

      画面太美,看得小狐狸一脸不忍...

      到了后来,周昀峰,陈浩鹏,带着韩东和薛璞教过的学生也来了,买了爆米花,专程来看薛璞挨打...

      画面如同小和尚敲木鱼一般,薛璞又王泽斌让好个敲...

      数日以来,王泽斌的剑术委实精进了不少,而薛璞...医药费委实花了不少。

      如此下去,别说是打败猫脸老太,就是比起当初也是退步不少的。

      见得薛璞剑术未有提高,坐在台阶上的王文钰不禁感叹:“诶,还是我家浪浪剑术高啊,汤圆还真不是对手...”

      听得有人说薛璞实力不济,小狐狸口里含着棒棒糖自是不爽:“诶,他们两个是私下切磋,论起剑术精进来,薛璞自然不是你家剑痴浪浪的对手。但逢敌对战皆以性命相搏,他们若真动起手来...我看还是薛璞更强...”

      一阵秋风袭过,天上飘过一行乌鸦..

      薛璞一脸石化的看着小狐狸:“臭丫头...你要谋杀亲夫啊!”

      未及反应,只见王泽斌已然把他的“断水”剑,拿了出来。

      剑锋狭长,剑身潋滟如秋水一般...这把剑看下来过武装直升机之后依旧锋利如新,只见王泽斌目光斜视已然把真剑对准了薛璞。

      薛璞不由得一身冷汗:“他这玩意可砍过飞机!咱能不扯犊子吗?”

      王泽斌仍不理会,心知若真想衡量他和薛璞到底谁更强,看来也只有用到此种办法了。

      他心中只道飞机都砍了,自然不差你。

      薛璞悻悻言道:“哼哼,老王既然如此,那可别怪兄弟我手下无情了。”他眼珠一转,叮叮当当的开始把身上印象速度的盔甲,一个个脱下。

      薛璞缓缓抽出量天尺来,严阵以待,目光轻视,准备一决雌雄。

      一个是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长铁重剑,另一个是削铁如泥,神兵利刃。

      究竟是谁能更胜一筹呢?

      小狐狸满怀期待的为薛璞加油。

      只见二人各自不语,气氛瞬间凝滞...二人目不转睛,瞪大了双目,不敢有一丝懈怠。

      须知高手过招生死只在一瞬,稍有分身,便错过两大高手的决战。

      突然薛璞手结雷法,猛地一手,王泽斌荡剑而出,罡风瞬间袭满了院子!!!

      “人呢?!”王文钰和小狐狸瞬间一惊

      只听“仓啷”一声脆响,量天尺被扔落在地,薛璞赫然手掐雷法“纵地金光”瞬间逃命去了。

      院落里顿时空空落落的,秋风瑟瑟吹动落叶。

      而王泽斌的一剑已经赫然击出!

      期待的惊天一战并没有出现,薛璞这厮竟然逃命了,满院子里都是石化了的观众。

      王泽斌脸色一抖,收剑入鞘口中不由得说道:“居合错了...”

      没等小狐狸开口,她听得屋檐上一声杂响,她猛然回头。

      只听咔嚓一声...

      就见屋顶正在整齐的缓缓下落...

      他和薛璞家里的屋檐被王泽斌从中间个砍掉了...

      小狐狸一脸懵逼,哭道:“完了,我的天啊!不到一年啊,我家新房子啊!”

      只听王泽斌大喝一声:“穷逼休走!”

      立时荡剑而出,一团青影晃动,寒芒在院落里神出鬼没。

      小狐狸顿时懵逼了,但见王泽斌手段凌厉,神出鬼没仗剑连击薛璞十多次不中,薛璞家的墙壁已经赫然倒塌了数面,满院的烟尘,滚滚袭来。

      薛璞脚下施展奇门步法,疾风吹动,避开一旁,他也是一脸诧异:“什么情况拆迁办?!再这么打下去,我和小狐狸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

      二人顷刻罢手,只见的满园的残垣断壁,废土杂砖,秋风吹过乌烟瘴气,呛得人睁不开眼睛,一股寒意倍感凄凉...

      新装修好的别墅瞬间变成一堆瓦砾堆了...

      此情此景,陈浩鹏一旁竟唱起了昆曲:“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遍——啊遍——,似这般都赴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

      薛璞哭到:“唱你妹啊!我家院!我家院啊!老王你得赔我!”

      就在此时王文钰和王泽斌一对眼神,各自点头。

      王泽斌冷冷说道:“我不斩无聊的东西...”登时仗剑收鞘,和王文钰携手离去。

      小狐狸正要追去,只见这两口子身法飘逸,步履如飞,往来三五里山路,须臾既去,已经赫然携手翻过两座山头。

      留下薛璞和小狐狸二人坐在院子里,相视而涕...嚎啕痛哭。

      完了,钱白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