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三十五章,真凶落网
    薛璞的推理句句诛心,已然把保有必死之心的约翰·威廉姆斯反用气势逼到绝境。

      无尽的心思涌上心头,约翰威廉姆斯看着警察的枪支,眉头一皱:“...你到底什么意思!我还有什么纰漏!”

      “你还穿的昨天晚上的西服吧~”薛璞问道。

      “嗯,不错。”

      “翻翻你的衣领吧~”薛璞微微一笑。

      约翰·威廉姆斯紧忙向自己领后去摸,只觉得只见摸到了一颗黄豆大小的铁粒。正是薛璞向陈浩鹏借来的5G传输窃 听器。

      “是微型窃 听器!你什么时候放上去的?!”约翰威廉姆斯急问。

      “哈哈哈~这根本不是我放上去的,而是一个女孩儿。“薛璞仰天大笑。

      你错就错在太轻视女人了。你知道昨夜舞会,与你共舞的女孩秦小七到底是谁吗?”薛璞忽然质问了出来。

      面对穷凶极恶的凶手,薛璞依旧一副泰然自若,无畏从容的模样,他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微笑,手插在兜里,就这样看着凶手。

      这副自信的模样反倒令得凶手心中忐忑,他手上还是有枪的。

      凶手约翰·威廉姆斯不由得细细思索了一番,只想起小狐狸柔软的腰肢,芬芳的体香,白嫩的身躯令人想入非非,昨夜没有把她睡到,把她的玉颈和胸膛一点点用刀剖开,慢慢品尝她的肉体才是人生最令人遗憾的事情。

      “真是个好女人,确切的说应该是女孩儿,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叫做人间尤物,天下绝品...不过她到底是谁?”约翰威廉姆斯问道。

      “她就是千面狐狸...”薛璞说笑着,把身子靠在院子的墙上,看看月光根本没把凶手放在眼里。

      “什么!千...面...狐狸!!!当年偷盗我们公司“伯矩”雷乳纹簋,的惊世大盗!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儿,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三年前她才多大!?”

      “呵呵,十三岁...没想到吧。其实最早怀疑你的并不是我,而是她...昨夜的舞会,你那满展台的赝品,其实早就令丫头对你产生疑问了。虽然我们没来得及对录音进行监听,但是不出所料詹姆斯和鲍勃的死,和你也脱不了干系吧....”

      约翰的眉头直蹙,他也心知在劫难逃于是便和薛璞把自己犯案的经过说了出来。

      这约翰·威廉姆斯自打公司破产之后,便做起了在暗网上贩卖非法视频的勾当。

      他辗转欧洲各国,猎杀女童,排成视频,当中就有在欧洲留学的中国女生。

      由于中国女孩长得比外国女人漂亮,暗网上对于中国女孩需求的视频也逐渐增多渐渐地水涨船高。

      而且他的行为也已经令黑白两道有良知的人产生厌恶,但是腐败的资本主义西方国家,治理不了这个杀人魔,始终查不到他犯案的证据。

      于是这个杀人恶魔便通过中国颁布的外国人永久居住条例,成功进入中国。

      而且还报名了京大外国人预科班,因为外国人靠京北大学,比中国人考简单太多太多。

      由于先前的约翰家是文物贩子,尤其是中国文物居多,约翰自然也是个中国通。

      但是受限于中国出色的治安和法律意识,约翰迟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但依旧靠着他之前才暗网上赚来的巨额资产冒充者白人富二代。

      终于有一日,他的骗炮僚机穆罕默德·詹姆斯出了事,他的假王子的身份泄露了。

      张皇失措的默罕默德·詹姆斯找到约翰·威廉姆斯,向他求助该如何是好。

      这一次正中约翰·威廉姆斯的下怀,于是他导演了一次的杀人计划,同时也顺理成章的让穆罕默德·詹姆斯纳了投名状。

      而UFC冠军鲍勃·亚当斯见得二人连杀五人之后觉得有利可图,于是他便想要入伙;当时正赶上了五具女孩的尸体被发现,于是约翰便让鲍勃·亚当斯对着摄像头,对着女孩尸体进行不可描述的侮辱。

      鲍勃·亚当斯既纳了投名状的同时,也让警方转移了对于穆罕默德·詹姆斯和他自己的注意力。

      然而他始终是低估了警方的探案能力。

      短短数日,他精心构划的杀人案件,就在薛璞的明察暗访中得以告破。

      为了保全自己,约翰·威廉姆斯,伪造了遗书,来到詹姆斯家里请他喝酒,智力不高的黑人自然受骗,于是詹姆斯便中毒身亡。

      而詹姆斯的遗书中也留下了他自己一力承担罪行的说明。

      至于鲍勃亚当斯,若是留下他那么也一定会发生祸患,于是约翰·威廉姆斯在亚当斯的车里做了手脚,得以在亚当斯在高架桥上行驶的过程中发生爆炸,并且死亡。

      说道这里案情的一切都已经明显了。

      薛璞拾起事先约定好的左轮枪,威廉姆斯瞬间心头一凛,他知道薛璞手中的枪是有子弹的。

      薛璞对着自己的头依照事先的约定,扣下了扳机,咔吧一声。

      又是空膛...

      “什么!怎么可能!转弹夹的绝技,我已经练得天衣无缝了,怎么可能最后一颗子弹没轮到你!”威廉姆斯惊道。

      “我知道你练了很久,但我只悄悄转了一次,就是你上次那颗空膛的子弹。现在爆头的一发留给你了...”薛璞淡然的把枪支递回给威廉姆斯......

      威廉姆斯怒目一视,起手就左轮枪对准薛璞:“让我去美国!我给你一千万!”威廉姆斯恳求道。

      薛璞不理,扶起两个自己班级的学生转身向院外走去。

      威廉姆斯一时慌神,急速扣下扳机,一连扣了七八下,结果全是空膛,瞪大了双眼露出极为吃惊的表情。

      转身离去的薛璞带着从容与笑意,他带着自己的两个学生,冠玉般的容颜充满了自信:“哈哈哈,男人最后的尊严,你都不要,也对一个变态杀人犯要什么尊严!”

      届时小狐狸已经买好了煮串,傻萌萌的在院子外面等着他。

      薛璞摇了摇修长的手指,一颗子弹赫然从他手中滑落。

      约翰·威廉姆斯,急速掏出另一把手枪,扣下扳机发现亦是空膛。

      “what fuck!”

      薛璞淡然一笑,从手里扔出满地黄色的子弹...他的另一把手枪也已然被薛璞卸了子弹。

      他随手搂住静候多时的小狐狸单薄瘦弱的香肩。

      “着急了吧,走回家睡觉去~”

      小狐狸把鱼丸喂给他:“给,吃鱼丸。”

      警察们听了案件纷纷拍手称快,留下院中脸色石化的约翰·威廉姆斯...

      突然,警察们一拥而上,瞬间把这个约翰·威廉姆斯抓在地面。

      夏夜清凉,月影徘徊。

      鸣蝉在树间鸣叫...

      树影透过纱帘幕,轻风把帷幄摇动...

      风儿不敢搅扰他们的清梦,只得把一缕舒凉送入房间。

      薛璞轻轻搂着小狐狸躺在床上痴痴酣睡,沉沉入眠...

      这几日,他们实在太累,太累...

      梦里小狐狸呢喃念着薛璞的名字......说着一些她平日里,放在心田却又不敢对薛璞表达的话。

      就这样,月明风清,酣眠了一夜。

      次日中午,小狐狸在薛璞怀中醒来,薛璞也随之而醒,男友视角下的小狐狸,亦是清纯撩拨,把自己的幼美撩动得迷人。

      “噗~”她捂着枕头,羞中带笑:“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情侣...”

      薛璞不禁搂住她单薄柔弱的身体:“傻姑娘,只要你想我们就是...”

      “哼~才不跟你,我们只是床友!住一间屋子,睡一张床,偶尔占占便宜,仅此而已。”小狐狸娇哼道。

      “好吧,傻姑娘,随便你...”薛璞轻轻搂着她,只觉得她撒娇的样子美不胜收,软软的身子,不断吞吐芳泽,令人对她想做些什么。

      突然小狐狸轻软的身子伏了上来,软软的胸部不经意间曾在自己的身上,薛璞蓦然一舒,只听她道:“还有,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不许喜欢我,不许对我动感情,这辈子都不许...”

      语气中带着刁蛮与可爱,小狐狸欲拒还迎着,眼眸里反正晶莹的泪珠,幼 嫩的女孩却是迷人。

      她通体充满弹性,小小的身子,真的给人一种摧残她的欲望。

      薛璞用奇门术法,抑制住了对她糟糕的念头,可是小狐狸的唇却温软的吻了上来。

      薛璞终于按耐不住野兽的欲望,把她狠狠按在床上,粗鲁的动作令得小狐狸一声娇 吟:“哎呀!”

      她生来敏感,如同一条活鱼般在床上挣扎,双靥已是嫣红。她娇躯实在太小了,即便是挣扎也阻止不了薛璞一只大手的蛮力。

      薛璞说道:“今天我要把你活活操...”

      死字挂在嘴边,没等说出。

      叮咚...突然,门外传来门铃的声音:“查水表,查水表。”

      薛璞方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把持住,轻轻的如摸孩子一般摸了摸小狐狸的头,她居然哭了哭得梨花带雨,哭得楚楚可怜,可是即便是这样,薛璞去要小狐狸还是给了。

      可是傻丫头还是个孩子呀...没真正走到那一天之前,我不能脏了她。

      薛璞说道:“对不起...差点破了你的身子...”

      “傻瓜...我只是怕疼才哭的,而且看见棒球棒属实有点害怕,不过没有关系,别有负担...都说啦我不是第一次...”小狐狸拭干泪水,敦促着薛璞去开门:“你去开门去,我给你做毛血旺吃...”

     “傻瓜,又在说胡话...”

      心知差点酿成大错的薛璞赶紧提上裤子,却去开门。

      只见陈浩鹏和周昀峰,王泽斌,王文钰都来了。

      薛璞脸色一绿,赶忙让小狐狸关上门,把衣服穿好,这几位来得可真是时候。

      “我靠!不是查水表的,合着你们骗我!”

      几个人坐在客厅,小狐狸给大伙端来饮料和零食,小狐狸知道大家对她依旧心中存有芥蒂,不过都给着薛璞面子纷纷道谢,王文钰颜色一利:“汤圆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薛璞眼睛不由得瞥向小狐狸。

      周昀峰笑道:“行事儿啊小伙子!诶诶诶,给咱说说体验呗,这小狐狸是什么级别的美人啊!”

      王泽斌大幅度点头:“嗯!”

      王文钰颜色一利,王泽斌蓦然一惊盘坐在沙发底下用手指在地上画着圈圈。

      薛璞一脸尴尬,不过心地还是感谢这查水表的几位,问道:“哥几个,人这么齐,大清早的来啥事儿啊...”

      “这都一点了,还大清早。老薛你没看新闻吗?”陈浩鹏道。

      周昀峰道:“对对对,打开电视快看新闻,大老铁你昨天成牛逼了!”

      “牛逼?!”薛璞一脸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