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三十四章,大鱼上钩了!
    案情发展到了这里,两个凶手都已经出人意料的死亡。

      然而最后一个凶手的身份还有待揭晓。

      办公室里,听见走廊里急匆匆的且又笨重的脚步走来。

      领导火急火燎的推开大门,找到薛璞说道:“小薛啊!领导平日带你不薄,组织上也对你信任有加!你到底知不知道谁是凶手。”

      小狐狸心有余悸,想起这领导平日里对薛璞的态度,心底厌恶:“....哼!现在 知道薛璞好啦,怎么不搬你的什么狗屁价值观呢!”

      薛璞赶忙叫停了小狐狸的不耐烦:“诶,领导的格局怎么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呢~”

      他赶忙说道:“领导你别和丫头一般见识,她不是体制下长大的,看东西比较实在。现在抓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最终嫌疑人的身份,我们现在没有证据,不能直接去说。但是还请您,下令封锁城市,尤其是机场,高铁站,还有高速公路。各个出去城市的便道也要封锁。”

      领导大腹便便,推了推眼镜,握着薛璞的手说道:“小薛你是个好同志啊!组织上是不会忘记的贡献的。”

      薛璞笑了笑,功成弗居。这些名利不是他所追求的,眼下抓住凶手才是重要。

      领导思索片刻:“小薛啊,你有什么办法快点说。我都听你的。”

      薛璞说道:“凶手可以通过黑客技术来修改监控视频的记录。所以我们在监控录像里看见的凶手的身影,也并不一定是我们眼睛所看到的。”

      “什么意思,眼见怎么就不能为真!”领导说道。

      “媒体说的话还是经过加工处理,充当统治者的耳目喉舌。那么监控的内容既然能被凶手利用。那我们所见的东西,是不是也可能会被凶手误导。”薛璞说道。

      领导若有所思:“那我们该怎么办?”

      “听我慢慢说,监控的内容可不是只有凶手一人可以操控的,我们不妨将计就计。现在连环杀人案已经在全市闹得沸沸扬扬了。我们可以号召全市的市民一块儿帮忙寻找。并且通过媒体以及商场的大荧幕!”

      领导说道:“这样不是打草惊蛇吗?”

      “这不叫打草惊蛇!而叫做敲山震虎~薛璞的意思是,放在大荧幕全市寻找的视频,其实是老陈经过加工处理过的视频,

      而这些视频当中所罗列出来的嫌犯的身影,都是我们真实怀疑或者随便找到的。

      目的就是要让凶手,看见自己的身影,从而产生疑惑,这样他就会再次通过黑客手段,进入我们的防火墙,来修改视频....”小狐狸坐在桌子上解释道。

      领导还在困顿其中,领导的跟班起身呵斥道:“薛璞你说话别卖关子!东一句西一句的!你扯那么多幺蛾子有什么用!领导征求你意见是看得起你,领导的智慧什么案子破不了啊!别不知好歹。得了便宜还卖乖,搞那一套官僚主义的模样。我告诉你咱们领导吃的盐比你爹妈吃的米都多,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薛璞耸耸肩:“呵呵...你说得对,既然如此,那老子不干了!小狐狸我们走~”说罢拿起背包一手牵过小狐狸就要离开。

      这个案子事关领导官运,如果破不了,时候是要受到上级处分的,他赶忙打了圆场:“小赵同志!怎么说话呢,小薛同志是我们的好同志,而且办案经验丰富!我们要团结统一战线!这样才能办好事,办实事!坚持重要领导思想,深化认识改革!高举唯物主义大旗,这样才能....”

      “得得得...领导你少说两句!您在这么说下去,读者都以为我水字呢~:“

      薛璞的话语显然有些不耐烦:“你们成天喊着实事求是,这个审查,那个约束的,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放着人话不去说,有文化不去用,有人性不尊重。还让我们放开手脚自由办案,自由创作!就好比一个跑步冠军被枷锁捆着,脚镣栲着,然后您让人去参加跑步比赛,自由奔跑!您不觉得傻逼吗?还是真的在害怕什么啊?”

      薛璞随手拿起了保温杯喝了一口:“这事儿,您别管里格楞了。按我说的做,二十四小时内结案!您敢信嘛?”

      一脸懵逼的领导,蓦然一惊:“什么,二十四小时?!“要是没有薛璞,这案子就是奔着无头冤案去了,以他的能力二三十年都不一定能告破,薛璞只要二十四小时。

      他的心底是十分震惊的,可是看着薛璞喝着茶叶,吊儿郎当的转着椅子。他断然不敢相信,一个梳着道士头,没有正经模样的年轻人会有这样的本事。

      可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堵上一堵:“好吧,小薛同志我相信你。”

      见得领导的态度,跟班小赵一下惊了:“领导,诶!听我说,薛璞他就是一个江湖骗子,他会断什么案啊!您别把他当福尔摩斯了~”

      这样也配姓赵的马屁精在边上阿谀奉承,小狐狸都忍不住笑了:“老叔叔,您也配姓赵啊~我跟你说,这次的犯人惹到的不是别人而是薛璞哟~”

      小狐狸的语气逐渐冷凝,她早就看这个成天歌功颂德,瞧不起底层人民的马屁精不惯。她纤手一回,一根梅花针直接定在了墙上。

      小赵蓦然一愣,不敢再说什么了。

      得到了薛璞的指令,领导急忙下令,把陈浩鹏的发来的加工视频,散播全市。

      薛璞则直接从警局借来了一辆警车,带着小狐狸来到路边烧烤摊。

      “今天辛苦啦~晚上或许要加班。放开吃,哥有的是钱!”

      两个人买了一大份烧烤,打包带走,开着警车来到一个高档公寓的楼下,特意把警笛按叫唤了几下,又特意把警 灯的闪烁开到最大。

      警 灯闪烁的灯光,一直不停,楼上的公寓值得把窗帘拉上。

      薛璞微微一笑,心知大功告成。

      点燃驱蚊香,薛璞和小狐狸蹲在路边吃着烧烤,吹着夏夜的风,很是惬意。

      “诶,大叔,你就那么有把握,凶手会自投罗网吗?而且我们面对的人智商可不低。”小狐狸吃着羊肉串说道。

      “所以我们两个今夜会守在这里呀。”

      “诶,不许和我卖关子~”小狐狸坐在地上,文静的品尝着手中的烤串,听薛璞慢慢把事情分析。

      薛璞心知这次是一场警方与凶手的博弈。薛璞如今已经十分确定了目标,但是苦于没有证据,眼前的真凶甚至是嫌疑都没有...

      故而他选择了一场心理战术。

      这个凶手内心固然强大,但是内心依旧顶着巨大的压力。

      虽然他心思细腻,但是全市的监控摄像头,星罗密布,任谁都难免出现披露。

      而高手之间的对决,一点披露就已然输了。

      当全市的通缉公告散播出来,他自然是能看出来这是一个陷阱,不会采用黑客技术去探查监控视频的...

      但是这毕竟是一份侥幸心理。

      薛璞警车的出现,无疑是石锤了他的纰漏被警方发现,然而薛璞的警车在他家的楼下停了一夜,并没有实施抓捕。

      那么对于他来说,还有时间。

      他还有时间去修正这个纰漏,或者给这个纰漏找一个说辞。

      但是前提,需要他通过黑客穿过防火墙,来寻找和探查这一纰漏。

      而他正输在这里。

      小狐狸和薛璞靠着警车,看着星空悠闲着聊天。

      她的形容有些倦怠,枕在薛璞的腿上,感受着薛璞在她身边。

      他们两个的关系,如今已然亲昵无比,而且互相喜欢,心照不宣。

      一层窗户纸始终没有捅破,薛璞却也好奇问道:“当初,你不是说你是自由的风吗?为什么最后还要被风流线系住....”

      “自由...傻薛璞...我浪迹天涯,是自由。那我在谁的身边,给谁洗衣做饭,朝暮相对亦是自由。所谓的逍遥,又何必拘泥形式。就好比你在乎我,在乎的只是我,不是身份,姓名,以及其他。”小狐狸轻声道。

      听了小狐狸的话薛璞轻轻靠在车上,后躺了下去:“诶,是啊~看样子,我还是没有你活得通透啊~”

      “噗~傻瓜,其实你比我通透的多...”小狐狸接着说道:“风占问断,术数奇门,只要你想知道,世上很多事情都瞒不过你。大老铁能通过你占卜的六 合彩号码成为亿万富翁。而你却甘心只居住在一个粗陋的小巷.....真不知说你傻呢,还是说你真的活得自在~”

      听了小狐狸的话,薛璞放声大笑:“哈哈哈....人生好比一辆通往终点的列车,有人注重终点。也有人喜欢路上的风景。但是人本就是寄托天地之间的,天地长久人生死其中亦是长久,若万事万物都被结果和道路所牵绊,又怎么算的逍遥呢?况且浮生若梦,我们怎么知道,我们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呢?”

      “诶...”看着薛璞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小狐狸眼眸中含情如涕看着他:“傻瓜,你知道吗?有你我才活着...”

      两个人正在悠闲,突然薛璞的手机响起。

      而他们监控的公寓也突然灭灯...

      “丫头,起身!大鱼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