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二十五章,案发地
    “丫头,你在哪?”

      “....”

      “在哪?快说话!”薛璞的语气瞬间焦急起来。

      电话里的小狐狸语气不清,但是大致位置就是在学校酒吧的门口。

      夜色深沉,薛璞急忙去走,只见不少老外混迹着一些捡尸客,正在抱着一些女孩在走。

      纤嫩的长腿,在黑人的肩上,不知道要被带走做些什么。

      薛璞急坏了,突然耳畔传来女生清婉的笑声:“哼~傻薛璞...急什么,你的小狐狸可是千杯不醉哒~”

      她从角落一下跳出来到面前。

      看着小狐狸双靥霞红,薛璞心头一喜,轻轻抱住她,只道是虚惊一场。

      但是她柔弱的身上散发的酒香,很明显是被人硬惯了不少酒。当然他们吃的也不可能是麻辣烫。

      笔挺纤巧的玉背,衬托着她软玉身材,她的眼眸里带着些许忧伤...

      “上了一天学,感觉怎么样?”薛璞笑道。

      “鞥~不怎么样,要说学到的知识比方说地理,还算有那么一点,但是历史和哲学方面有很多歪曲的内容,那历史老师连剃发易服都不知道,讲野史传说倒是讲得挺来劲儿。

      学校的管理也缺乏人性和自由,总让会让人的三观变得扭曲...这样的奴化教育,我看培养的也只有奴隶。”

      薛璞点点头,轻轻摸着小狐狸醉醺欲睡的小脑袋瓜:“好姑娘,这话你同我说倒是可以,但是万不能在学校和其他老师去说。”

      小狐狸软媚媚的看着薛璞:“嘿嘿嘿,我知道,我知道,纵横天下的千面狐狸,难道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傻姑娘吗。”

      小狐狸握着薛璞的手臂,左摇摇,右摇摇一副喝了酒后心情大好的模样。

      “今天晚上,克罗地亚对丹麦,世界杯回去看不看~刚刚好几个小帅哥邀我去他们家呢~”

      边说着,小狐狸的看薛璞的眼神愈发销魂。

      她软软媚媚,体态绵绵,小小颀美的身子一头栽倒薛璞怀里,她的脸颊甚红,层层红晕似晚霞一般难以消退。

      “他们今天都给你喝了什么?”

      小狐狸伏在薛璞耳畔轻轻吹过阵阵兰香:“除了酒,自然是媚药~”她旋即一手跨在薛璞肩头,一拍胸脯,笑眼眯眯甚是好看:“走,本姑娘要酒后乱性!”

      边说着,鼻血已经流了出来。

      薛璞蓦然一愣,赶忙把她抱起,快速跑回家中。

      “傻瓜,着什么急,就是没喝药,你若要我便给你...”

      一路上,薛璞不发一言,回到家里,解开了小狐狸的衣衫,把她放在泳池当中冷静身体,一面又给她煮了些解酒汤。

      “傻姑娘,这几个小子是谁,灌酒下药,明天我去阉了他们几个。”

      “行啦,我千面狐狸也是老江湖,我是故意喝哒~你知道吗,请我喝酒的几个小帅哥,都是富二代,学校里的漂亮姑娘没少让他们睡!而且都是上赶着呢~”她用手扭了下鼻子。

      “那然后呢?”

      “然后我就打听到了关于杜诗蕾的事情!该说不说,这帮小帅哥要一块儿和我睡,我这身体你也知道,走路都没有力气,一个男人我便死了,何况是几个精壮小伙,我说我来例假,他们便要浴血奋战。”

      薛璞忙问那她是怎么脱身的,小狐狸自信一笑:“当然都被我喝趴下的啦~”

      薛璞的案子调查到了于博艺,而小狐狸的调查则有了其他进展。

      杜诗蕾是有名的公交车今天请小狐狸吃饭的富二代们都很清楚。

      虽然于博艺和她在搞破鞋,但她却想尽办法和手段,去钓着于博艺给她花钱。

      同时杜诗蕾似乎与此同时,还交往了另一个男友。另一个男友身份特殊,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是谁,知道这样的情况对于博艺的打击似乎相当的大。

      所以论起杀人动机,于博艺首当其冲。

      只言片语当中,小狐狸很快便拼凑起一号死者杜诗蕾和二号死者宋巧冰之间的关系。

      于博艺先是和宋巧冰恋爱,但是宋巧冰应该是一个很矜持的姑娘,交往数年,于博艺没有睡到,便勾搭起杜诗蕾来。

      但没有想到的是,杜诗蕾是个渣女,骗了他的钱还把他当备胎还和别人继续搞破鞋,所以于博艺一怒之下杀了杜诗蕾。

      而身为女朋友的宋巧冰,发现了于博艺犯罪,于是于博艺杀人灭口,这样便解释了宋巧冰临死时候的异常。

      薛璞思虑了一番,并没有否认,但是这一切只是推论并没有证据。

      同时也很难解释其他女孩的死因。

      小狐狸问道:“那如果于博艺就是凶手呢?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收集于博艺作为凶手的证据。”

      听了这话薛璞摸着下巴:“不妥,一旦把一个人提前认定为凶手,那么我们对其所收集的证据将一直倾向于他是凶手的佐证,这样的做法不是在收集证据,而是在罗织罪名。如此办案,必然会引发大量的冤假错案。”

      小狐狸学着薛璞的样子,也摸着下巴:“嗯,说得有理。那么在我看来,我们需要做两件事。

      第一件着手调查于博艺,看看从他这有什么发现。第二点,尽快确定第一案发现场,复原案发过程!从中找寻凶手的蛛丝马迹。”

      说道这里薛璞一声叹息,得罪了领导被停职在家,现在失去了警方的强援,调查第一犯罪现场实在是难上加难啊。

      他困着黑眼圈有些睡意。

      小狐狸泡着泳池,燥热缓解了大半,她从泳池中如婀娜的芙蕖班走出坐在桌边,看着夜空繁星,轻松一笑:“难上加难,你可算薛璞啊!对你来说,还有什么难事。快些说给我听,别卖关子。”

      薛璞给她拿来浴巾,帮她披上以防感冒,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自饮自酌了起来:“这事儿得找我铁子和陈浩鹏。”

      “嗯,怎么说。”

      “宋巧冰死于车祸,尸体的情况你也看见了,整个女孩都碎了,车上必然残留大量血迹,而且必然需要维修。现在车辆事故维修都在网上有登记。让老陈使用黑客技术调查全市近一个月内所有的维修情况。然后让我铁子出钱购买一些鲁米诺试剂,对肇事车辆进行检测。这样就能检查出,哪些车辆撞了人,再询问车主都撞了谁就知道了。但是这样的做法,有一点不妥,如果肇事车辆被人处理,那或许就不太好办了。”

      所谓鲁米诺试剂,就是一种通过化学手段,能令血迹过很长一段时间在荧光照射下显现。

      想到这里薛璞不禁一愣,他们似乎漏掉了什么重要细节。  宋巧冰是死于车祸,如果在有人的地方,宋巧冰死于车祸,必然有大量目击者,和监控摄像头,但是宋巧冰的死却没有。

      很明显,她死亡的地点是极为隐秘的。

      那么....

      薛璞恍然大悟:“哈哈哈,丫头我知道了。”

      只见薛璞跑回房间,打开电脑,登录了百度地图。

      他与小狐狸道:“现代社会,长安又是大城市,所以隐秘的地方自然极少。那么我们调查的范围也就会很小了。”

      他用鼠标标出了宋巧冰家里到学校的路段。又标注了这个路段一个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废弃工厂。

      “你看,宋巧冰就是在这个路段出的事...说明了什么。凶手犯案的过程就是在这个范围之内的!”

      QQ里半夜被叫醒的陈浩鹏发来了宋巧冰失踪放学时间段的录像。

      案情瞬间变得明了起来,画面中宋巧冰一人,背着书包,悠悠闲闲的走在放学的马路上。

      很快她似乎被熟人叫住,走进了一个监控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宋巧冰似乎对这个叫住她的人有些反感,但是出于礼貌还是走了进去。

      之后....之后的录像里,再也没有了宋巧冰的影子。

      薛璞和小狐狸聚精会神的看着视频,突然小狐狸伸手指向了一辆白色丰田轿车。

      “薛璞!你快看!”

      按下暂停,车牌号虽然由于车速和建筑物遮挡看不大清楚,但是,这两白色丰田就是从胡同里开出的,而在此前后,胡同里根本没有车辆出入。

      时不我待,鲁米诺试剂薛璞手头的已然够用。

      他迅速起身,小狐狸也收拾了物品跟他出门,她身体似乎尚未恢复,不过却也不说,硬撑着跟着急走。

      案情如今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这两丰田轿车很明显,就是在作案之后,绑架者宋巧冰离开此地的。

      而杀人地并不在此,应该就是在那座废弃工厂。

      薛璞二人火速感到了废弃工厂,工厂里遍布灰尘和蜘蛛网,灰尘弥漫,实在呛人。

      手电在尘埃的反射下,形成了两道光柱。

      光线所到,几只眼睛饿的发绿的老鼠一闪而过...

      厂房四周散发着沉寂的味道。

      “我们的试剂不多,你知道确切的位置吗?”小狐狸道。

      “咳咳咳,这个地方废弃了至少三四十年,到处都很脏,所以哪被收拾的干净,就是哪里。”

      两个人在工厂里搜寻了接近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一处相对干净的车间。

      点亮荧光棒,撒上试剂...

      只见车间的地面上,浮现出许多淡黄色液体荧光的痕迹...

      这就是鲁米诺反映下的光芒了。

      由于距离时间没有过去太久,地上的血迹格外清晰...

      从血迹中可以清楚的判断,宋巧冰被撞击后的喷洒形血液,还有流出的一滩滩血迹,甚至还有车胎纹路所留下的血迹...

      这里便是宋巧冰死亡时的案发地。

      确定了案发地,那么剩下的,就是调查凶手和肇事车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