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二十二章,小七姑娘
    眼下的种种疑点开始变得条理清晰。

      薛璞听了韩东的交代,他摸着下颌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这些受害者中,宋巧冰,苏小玉,姜菲三人都是来自二年十八班,而受害者一号杜诗蕾则和姜菲也是三年五班的同学,虽然不知道董婷和冯楠于此何种联系,但可以肯定从二年十八班开始查起不失为一条好的办法。

      夜色幽静,路灯徘徊。夏月之下小狐狸挽着薛璞的胳膊,悠悠的散步。

      “你笑什么?”薛璞看着偷笑的小狐狸。

      “哈哈笑你今天,像个傻子似的,人家好好个孩子,让你当街揍成了猪头。”

      薛璞一脸尴尬,跟着连连苦笑,还说人家是孩子呢,小狐狸比人家韩东可还小上一岁。

      不由多想,小狐狸接着说道:“人家要是告你,然后给你抓起来阉了,我看你别说监护人了,就是哥大老爷们也都当不成了。”

      “我就打了个人,也犯不着给我阉了啊!”薛璞吐槽到。

      小狐狸语气甚是焦急:“你不懂,那帮条 子坏着叻,看你生的好看细皮嫩肉的,我说的是万一!”

      “合着你是怕了?”薛璞放缓脚步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小狐狸羞答答底下头来,小声说道:“自然是怕了。”

      薛璞狡黠一笑问到:“那是怕我当不成大老爷们,还是怕我当不成你监护人啊。”

      小狐狸甚是羞了,脸容霞红,纤手轻挥打在薛璞身上:“坏蛋,打你.......”

      粉拳挥动,又不忍用力,说是打人,却也只是轻轻的拍拍。

      看着眼前秀美俏嫩的小狐狸,薛璞心底一场悸动,轻轻摸着她的头发,渐渐得向小狐狸嘴边靠近。

      小狐狸眼眸闪烁,怔怔痴住....

      她的眼中淡含泪水,可是薛璞已经轻轻吻了上来。

      “......”

      很快小狐狸娇息急促,双腿轻颤,娇躯起了反应。

      这一吻带着温柔与怜爱,一种莫名的温暖涌上心间,拭去她心底的惶恐与不安。

      小狐狸轻轻搂住薛璞的腰间,一头扑在他的怀里,身体瞬间变得销魂绵软,她轻声道:“薛璞我求你一件事,你须答应我。”

      “好你说....千件万件我都依你。”薛璞心中知道,小狐狸虽然永远一副烂漫自在的样子,但是她始终有萦绕心头的事情。

      小狐狸轻声说道:“我...我不许你对我太好。更不许你对我动了真情...将来...将来若是有嘉一那般的女孩真心待你,你便也要对她千好万好,不可辜负...你我之间不过萍水相逢,各取所需...”话未说罢,小狐狸蓦然转身,不住拭泪。

      此言一出,薛璞心头数颤,他心知他和小狐狸之间,患难与共,历经生死。

      即便尚未说明关系,但亦是两心相映,却又心照不宣。

      在薛璞心底如今便只有她一个了。

      看着小狐狸的脸上苦涩带泪,苦衷与悲伤交织在她稚嫩的脸容上,薛璞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想起第二次相见之时,小狐狸以身相护,几乎被人杀死,薛璞方才知道,自己对小狐狸来说,是比性命更重要的存在。

      可是她为何又要说这么决绝的话呢?

      突然小狐狸一口鲜血喷吐出来,薛璞急忙去看,紧接着又是一口鲜血...

      不由多想,薛璞急忙把小狐狸抱起,跑去医院...

      医院的病房里,小狐狸安静的睡着,薛璞反复和医生询问着病志单子,可是医院检查出来的结果出了贫血再无其他。

      而且身体各项指标竟然远比普通人要健康。

      薛璞连夜到了中医院请了老中医给小狐狸诊脉。

      老大夫摇了摇了头,面色凝愁。

      薛璞急忙问道:“大夫如何?”

      大夫也只说,小狐狸是体力消耗过大,气血两亏。还问了薛璞是不是和小狐狸房 事过猛损伤了小狐狸的身体。

      薛璞当然否认,他和小狐狸在一起时,常用奇门调动身体五行,抑制住自己对小狐狸的兽 欲,虽然有几次很想把她破坏,但是终归顾忌她弱质憔悴的身体,不忍摧残了她。

      而两个人自打在长安同居以来,小狐狸也和别的男子无染。

      那么自然也排除了房 事损伤的可能。

      说道这里,老中医也颇感奇怪了,只说小狐狸身体已然有五劳七伤之势,需要好生静养和调理,于是便开了几副扶正固本和滋补的药方,便走了,不过言语之中依旧流露出不太乐观的情况。

      看着小狐狸单薄纤瘦的身子,安稳的睡在床上,薛璞心中想起她对于长生不死药的痴迷,以及当她得知需要燃烧别人的生命才能长生后的失落,薛璞的担心之情更甚。

      另一方面,由于学校里接连有学生丧命,老师们开始安耐不住了。

      他们纷纷准备好了补课地址,一旦学校停课,他们便要把补课班开在家里以便谋取更高额的利润。

      而很多有子女在徐威高中上学的老师,也当即为自己的孩子办理了转学手续,并让他们在家休息不要乱走。

      而警方和领导依旧没有停课要求,他们想凶手继续犯案,从而找到凶手的线索。

      果然三天之后,凶手再度犯案了。

      停职在家的薛璞,接到了干警同志的电话,蓦然一惊。

      他避开小狐狸的目光兀自蹲在家里的厨房,留下了几滴眼泪。

      小狐狸见薛璞神色有异,立刻追了出去。

      方才知道,这次的受害者就是薛璞的前女友之一,章萌萌。

      章萌萌的死法极惨,她生前遭遇虐待,是被人轮番强 暴而死的。

      她的身体伤痕极多,死后被下身被人塞满了粉笔和其他异物,吊挂在学校的篮球场里。

      这一段监控录像也被人删除了。

      而且,由于章萌萌生前私生活混乱,体内检测出来的液体也不属于同一个人,这使得凶手的身份更加扑朔迷离。

      薛璞很快把怀疑目标转向章萌萌的现任男友穆罕默德·詹姆斯。

      酒吧当中,外国人和美女出双入对,富二代们也带着许多普通男孩心中一辈子也说不上话的女神,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詹姆斯如今依然换了新的女友,章萌萌对她来说,虽然漂亮不过也是个easilygirl。

      夕阳西下,回到学校门口,看着熙熙攘攘放学回家的高中学生。小狐狸独自坐在马路边上,吹着风,静静的望着。

      “给...”薛璞坐在她身边,看着这些貌似天真无邪的孩子,把手里的布丁递给了她。

      “哈哈~谢谢!”小狐狸接过布丁甚是开心,她眯着眼睛微笑,羞涩中带着可爱。

      “你想上学?”薛璞问道。

      “嘿嘿,不好说,没上过...不知道他们在学校究竟要做些什么?”

      “既然没上过,那就上一次咯~看看什么叫做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什么叫做地转偏向力,什么叫做洗脑,什么叫做胡编乱造的历史教科书。和男生玩玩暧昧,和女孩聊聊八卦。说不定还会遇见爱情...”

      薛璞懒困的倚靠在石阶之上,揉了揉黑眼圈。

      看着满心欢喜的小狐狸,与她说道:“走了,回家喝药。”

      为了调查案件的细节,薛璞虽然停了职,但是却仍要继续追查下去。

      由于学校发生凶案过多,许多老师也跟着辞了职。受害者最多的二年十八班班主任也不例外。

      薛璞虽然是专科学历,但是仗着他吊炸天的汉语言功底,应聘了二年十八班的临时语文老师,混在学校当中开始着手调查。

      而小狐狸则通过周昀峰帮忙办理了各种手续,当做一个转校生,混迹在学生当中帮助薛璞调查案件细节。

      换好一身运动校服的小狐狸,染回了一头直长的黑发,长发及腰,五官绝美清纯,宽松的校服令她的身体显得更为纤细单薄,绝好的身材,圆润的胸脯在校服之中隐隐流露出的纯欲撩拨,她修长的美腿更在校服长裤之下给人一种幼稚的遐想。

      她不加修饰,简简单单的就把一件运动穿成了制服诱惑。

      这还是她没有尝试JK夏装的情况下。

      看着小狐狸的样子薛璞怔怔痴了,来了个长腿校花,岂不是全校轰动。

      照着镜子,小狐狸知道自己有些漂亮的过头,于是把长发变成两个麻花辫,带上一个圆圆的亮边眼镜,羞涩的换做一个羞涩的乖乖的书呆子女孩形象。

       虽然故意遮掩住大半自己的美丽,但是清纯稚嫩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蛋,那种只有少女才有的淡淡腮红,还是让人觉得这个小妹子可爱且好看。

      薛璞怔怔呆了,一人千面,面面倾城的千面狐狸果然名不虚传。

      可是这样一副可爱的乖乖女孩,看的薛璞这样的老司机也是,心痒难耐,只觉得女孩嫩的要滴出胶原蛋白一般。

      这种美好,甚至可以令的薛璞这样的正(lao)人(se)君(bi)子都想对她使用强迫手段。

      “我好看吗?”小狐狸轻声问道,干净清澈的眼眸,似秋水一般明澈。

      “嗯!当然...你想好了嘛,上学之后叫什么名字?”

      “鞥~小七吧,秦小七,觉得怎么样~”

      “呐,小七姑娘初次见面,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