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二十一章,可劲儿打脸!
    三人吃好了早饭,便出发调查关于黑色登山包的事情。

      由于这个登山包属于非常专业的品牌,一般的户外商店并没有供货,薛璞便和小狐狸便让有钱的周昀峰帮忙联系到了市内的几家登山俱乐部。

      说是以赞助的名义,约了几家登山队的领队,询问关于这个黑色登山包情况。

      然而三家领队到齐之后,即便收了周昀峰的赞助,众人面面相觑,也对这个登山包没有印象。

      毕竟长安是个国际化城市,人口繁盛,就算是俱乐部的领队也不可能知晓所有登山专业者的事情。

      登山包的线索,看样子暂时是断了。

      然而据监控录像显示,罪犯消失的地区仍在徐威高中的附近...

      因此这个凶犯很有可能,至今没有离开过这个区域。

      在所有受害者当中,有一个叫做姜菲的女生,她的家就住在发现尸体的小区。

      想到这里,薛璞决定重新走访一下社区。

      小狐狸由于身体原因,薛璞让她在家歇着,自己前往了社区。

      听到薛璞问道关于姜菲的事情,居委会大妈都开始闪烁其词,有得还投来嘲讽的笑意。

      只听居委会大妈道:“小伙子,年纪轻轻,还没有对象吧!我看你小模样长得标致,我们我家姑娘正配你啊...”

      薛璞一丝尴尬:“嘿嘿嘿,不用不用。”

      大妈接着说道:“对啊,对啊,我家姑娘今年才三十五岁模样俊着呢~工作还好,你你快考虑考虑!”

      “三十五!!”薛璞蓦然一惊,小狐狸才十六岁,这一个人的年龄就比两个小狐狸还大!

     另一个大妈跟着说道:“小伙砸,大妈跟你说,他们家姑娘身段好,屁股贼大,能生儿子嘞!”

      说着说着居委会大妈的手就搭上来了,一手轻轻去摸薛璞的脸蛋。

      居然吃起薛璞的豆腐,薛璞赶忙要走却被大妈拉住说道:“诶呦,小伙子,你找姜菲,你不会也不是什么正经人吧!”

      “我不是正经人!...”薛璞心里一百个妈 卖 批跑过,我才二十三岁,你居然让我配你家老姑娘,而且还tm挑三拣四的!

      薛璞赶忙躲开。

      大妈吐槽到:“诶呦,摸一下怎么了,我女儿比你都大,老娘当年什么锤子没见过!我在乎你这点皮肉啊!小伙子还害什么羞啊!”

      薛璞立马把大妈推开,眉头一皱:“大妈啊,你要是个大叔,我要是个二十岁的姑娘,你这么摸我,我告你个猥 亵不很轻松吧!”

      谁知薛璞的话竟然惊怒了身边的妇联主席:“呸,你这些该死该杀的男权社会,就这么双标压迫女性自由啊!你妈 逼烂了才生下你,姐妹们,这个臭小子歧视我们女性,我们打他!”

      见势不妙,薛璞只到自己来到了女权窝点,转身就走,并不多问。

      突然见得一个身影,在居委会门口暗中偷窥着。

      “谁!”薛璞身影一晃,转瞬去追。 大妈见得薛璞身影迅捷,纷纷惊叹好一个棒小伙啊,千万不能走了他!

      沥青马路上,薛璞闪身追去,只见一个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身影,穿着白T恤,黑短裤的人,身手矫健瞬间跑出五六十米。

      “好快的身手”薛璞一声赞叹,脚下生风,三两步奔跃,从而跟上,用轻功从这人头上越过,把他拦在路间。

      那人见得薛璞拦路,并不害怕,只见男子左脚一蹬,呼的一声,右拳挥出,左拳头跟进,劲头势不可挡,正奔薛璞头上打来。

      这拳法名叫双风贯耳,是极为高明的拳法。当年太极大师杨露禅,创立二十四式太极拳之时以此招为杀招,败尽天下英雄,这男子的劲头架势虎虎生风,俨然杨大师在世啊!

      两相照面,砰地一声!男子被薛璞起胯一脚踹倒在地。

      薛璞只道是凶手,手插在兜里,对着地上的男子屁股一顿乱踹:“说不说!说不说!”一阵暴打把地上那人揍得惨叫连连。

      “大哥,你让我说什么啊!无冤无仇,别打脸啊!”男子捂着脸,满地乱滚。

      “你说我让你说什么!”薛璞不能和女权大妈一般见识,但是这小子触了霉头,正撞见薛璞的不悦上,让薛璞对着脸一顿狂踹。

      薛璞边打边骂:“说不说!说不说!”

      “说啥啊!再打脸大哥我报警啦!”男生哭叫到。

      薛璞脚下不停,踩脸踩得更尽兴了:“我说警察来了是抓你还是抓我啊!我给你说读者们都可爱装逼打脸的剧情了,我打会儿你的脸,让我装个逼!”

      男子不堪忍受薛璞的虐待,默默拨通了手中的电话....

      6月28日,晴,夜晚气温正好,看派出所里,小狐狸做好了饭,送到了薛璞铁窗前...

      薛璞尴尬石化表情持续不动,周昀峰,陈浩鹏,王泽斌都来到派出所里,看着警官对薛璞进行批评教育。

      薛璞因路边打人被警方关进了局子。

      大老铁给薛璞赔了钱,小狐狸连连给被打男子道歉。

      眼前的一幕领得大家是哭笑不得,堂堂警方顾问,一代灵探居然因为打人被关进了派出所里。

      警员们见得薛大师,纷纷逗得哭笑不得,一向温吞水性子的薛璞竟然阴沟里翻船。

      被打小狐狸无奈,只好去替薛璞道歉。

      被打男子脸一惊肿的好高,小狐狸给他上药,见得小狐狸温柔漂亮,被打男子嚎啕大哭:“呜哇哇哇哇!!!诶呀,太惨了,啥也没问就让我说啊!我不说还打我啊!不让打脸,还专门踩脸啊!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赛潘安,古今天下第一美男子的脸,让这个长头发的给打完啦!”

      小狐狸一脸石化:“......没看出来...”

      男子继续哭道:“呜呜,啥也不问上来就打脸啊!”

      见得薛璞诚恳错误之后,薛璞和熟悉的警官们侃起了大山,男子瞬间蒙逼:“我靠!有认识人,完啦,想我韩东一世英名,竟然要命丧于囹圄之中,真是古今未有之憾事!诶,力拔山兮气盖世!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 ”

      “最后你到底说不说...”只见薛璞铁青着脸一副张学友表情包,给他押了个韵,瞬间给男子吓得跪在地上:“大哥,我错了你到你要我说什么啊!”

      “你说说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居委会的门口,为什么偷听我们的谈话。还有姜菲和你什么关系!”薛璞见得此人与凶犯身形相似,而且身手同样矫健,故而问道。

      男子说道:“我叫韩东,徐威高中二年十八班体委。”

      “你是二年十八班的?”薛璞一愣,要知道,其余两个死者宋巧冰和苏小玉都是二年十八班的学生。

      韩东接着说道:“班里出了这样事情大家都很悲伤,姜菲学姐生前是要复读到我们班级的,我们班老师让我给姜菲的遗物送还给姜菲的父母,见得有人同样打听姜菲的事情,我就跟过来看看。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姜菲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她想上大学,可是却没有钱了。我废了好大劲把她的遗物放在他们家我才知道,他们家已经没人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韩东清了清嗓子有点渴:“我要喝咖啡!”那个表情甚是嚣张,不要脸之极,简直旷古烁今,难怪薛璞就像打他!

      靠!我这小暴脾气!薛璞一声怒吼,干净被警员和大老铁,陈浩鹏拦住:“大圣,快收了神通。”

      薛璞怒不可遏:“老王!快,快帮我居合了他。”

      王泽斌坐在长凳子,用剑油擦拭着手中的阴寒的剑刃,冷冷说道:“我不斩无用的东西...”

      一旁的小狐狸,早就帮给他冲好了一杯咖啡,温婉的端给了她,轻轻撩动鬓发,容颜甜美,声音曼妙:“小哥哥,给...”

      小狐狸的容貌除了闭上眼睛的王泽斌,其余谁也扛不住。

      看着小狐狸绝美的容颜,桃花目传情,樱桃口晶莹,玉颈留着芳香,精致的锁骨性感且温柔,瞬间就给韩东融化了,由于脸被薛璞打得变形,一瞬间鼻血猛喷,大伙跟着抢救了半天。

      韩东缓缓爬起,踉跄着把姜菲的情况说了出来。

      姜菲是准备留级的学生,她的父母本来是尚天良无德制药的合伙人,由于制卖假药,被捕入狱,她的母亲早年间意外死亡,所以父亲才找了许多小妈给她。

      后来姜菲的父亲出事,她的小妈们纷纷带着钱跑路,也就没人管她了。

      经过警方查实,她母亲的死是他父亲做的,所以数罪并罚,他的父亲被判处死刑,但是他父亲贼心不死,趁机越狱,结果摔死在高墙之下。

      姜菲没有了生活来源,于是本就在学校是个公交车到处约会富家公子的她,做起了不正当的陪 睡工作。

      后来听说她又勾搭上了很多男友,经常和这些有钱的公子哥混迹。

      但是她却一门心思想上大学,改变自己的出路。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姜菲没等留级复读,就意外身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