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二十章,黑色登山包
    听得电话里一阵骚动,薛璞和小狐狸便即刻出发,片刻也不敢耽误。

      一路上小狐狸的身子并未得到好转,薛璞开着车,心底不是滋味。

      可是一想起凶手没有绳之以法,却又心生怒火。

      案发地是学校附近的一处公园,在公园路灯下的一颗小树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被掏空肠子,裸 体悬挂在上面。

      灯影摇曳,少女的姣好的身材在灯光中摇晃,素白纤颀的胳膊,一双模特才拥有的长腿,很快确定了她是徐威高中,高二一班有模特特长出身的女孩儿,冯楠。

      女孩容貌标致,五官姣好,大大的眼睛小鹅蛋脸,小麦色的皮肤稚气中透露出性感。

      血污当中,表情似睡着了一般平静安详。

      警方赶到现场,赶快取下小姑娘的尸体,谁知玉体一动,小姑娘的脑袋瞬间滚落在地...

      令得无数警官惊呼。

      薛璞和小狐狸快速赶到现场,紧忙查看尸体,见得如此美女香消玉殒,即便是见惯生死的法医们也无不扼腕叹息。

      死亡时间,在三个小时左右,尸体尚有余温。

      警方们趁热一拥而上,处理尸体。

      薛璞神色严肃,查看脖子上的伤口。伤口整齐是用锋利的刀割下的,女孩颈部的截断的位置在中部,而不是后脑根部。咽喉位置整齐,而后颈部位的肌肉和皮肤仅有一点点不规则撕扯状。

      可以断定,女孩不是被砍头的,而是被利刃一点点割断颈部。

      女孩前额有撕扯状的血迹,很明显是被人从前面扯住头发,用刀从咽喉部位一点点割开咽喉的。

      而女孩死相姣好平静....说明女孩是在死后被割下头部的。

      更可怕的是,凶手竟然梳理好女孩的头发,给她的留海又梳得整齐,而后发的小马尾辫也被绑的很好。

      平滑纤瘦的腹部虽然被抛开,但是切口整齐,内脏干净,就好比是处理过的标本,或者说屠宰场处理好的猪肉。

      即便是有一个创口,但是女孩的身材还是没有被凶手刻意破坏,而是保留出她原先性感的模样。

      确切的说,女孩不是单纯的被杀害,而是被做成了一个玩具一样的艺术品。

      而轻轻掰开女孩的嘴巴,里面竟然残留了大量精...液。

      如此残忍的手法,有模仿作案的可能,如果是同一人所为,很明显,凶手是在向警方挑衅....

      很快冯楠的父母感到,搂着女儿的尸体不停痛哭,几欲昏厥。

      这样的场面实在不忍直视,薛璞见状带着小狐狸离开。

      这次受害的女孩儿,同样来自一个普通家庭...

      女孩同样是在学校失踪的,公管局紧急调出了公园内的监控,开始全面地毯式搜索附近的人。

      报案时间在九点左右,那么女孩遇害正在六点左右。

      监控录像当中,凶手背着大包裹,背负着女孩的尸体,健步如飞,有条不紊的用女孩的衣物把她绑在树上。

      他随后用从包裹中拿出了他整理干净后的女孩头颅,他捧起女孩的头颅闻了闻,又亲了亲...

      借着故意在监控摄像头前,脱下裤子,对着女孩的嘴巴做了些难以启齿的恶行。

      等他宣泄痛快之后,他提上裤子,把女孩的脑袋摆放在了尸体之上。

      眼前的一切,令得在场警员和薛璞等人,心中怒不可遏,这世上竟有如此丧心病狂的罪犯!

      专案组领导,都觉得匪夷所思,数十年的工作生涯,如此恶毒的罪犯他们也是第一次遇见。

      女孩的尸检报告出来了,从下身伤口处可以断定,受害者生前曾遭受了凶手的严重凌辱。

      画面中的嫌疑人,中等身材,却很是健壮,大约有一米七五左右,穿着长袖带着手套,口罩头套。

      看不清身上的细节。

      但是很明显这个人背着七八十斤的少女背包,却来去如风,是有很好的体力。

      地毯式搜索失败,没有发现可疑的嫌疑人,薛璞心知这人想来是惯犯老手,定然给自己想好了逃跑路线,所以一无所获很是正常。

      监控室里,薛璞忙与领导说:“领导,学校之内一个月连死六人,让孩子停课吧!”

      领导一声冷哼嘲讽道:“哼!停课?想得美,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这么一点小危险小困难都克服不了,将来怎么为党的事业添砖加瓦啊!”

      “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们都置身于危险之中啊!”薛璞说道。

      领导的话语更是轻蔑语气严厉:“哼,小薛同志不懂就不要装懂,你知道吗,我这边和教育局下令停课,那边老师们的小补课班就开起来了而且还能编出各种理由,离开了学校的大院反倒是更危险。”

      薛璞点了点头:“您说的有理。那还是请您继续加派警力,保护学生的安全。”

      “哼,薛璞你是领导,还我是领导!我用你教我,现在的警力难道不够吗?再加派警力,歹徒就不敢犯案啦,歹徒不敢犯案,成了悬案,我们的政绩不就都损失了吗!”

      薛璞没等开口去骂,领导呵斥说道:“哼!看样子,你还是思想觉悟不够啊!不能从宏观大局出发去考虑问题!你这个顾问先不要干啦!回去好好写几分思想报告,看看如何从科学唯物主义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别成天搞那套土包子的作风。”

      一旁的小狐狸带着口罩,故意不显露身材和漂亮的眼睛还画了丑装,听得薛璞无端被骂而且撤职,心头震怒,她从来不知道薛璞竟然要经常忍受如此委屈。

      她刚要骂回去,薛璞反把她拉住向外去走。

      小狐狸怒骂道:“他tm官僚兮兮的谁啊!”

      薛璞淡淡一笑:“好啦,无妨。我们的所行所做,为的是天理公义,敬奉的祖宗先贤,何必同俗人一般计较。反正这货破不出案子,还得回来求我。”

      看得薛璞神采自若,暗中得意,小狐狸忽然明了,暗中坏笑,点点手指:“奥~合着你有线索了。”

      “嗯,不错。”薛璞连连点头。

      两个人驱车,来到博物馆陈浩鹏的宿舍,陈浩鹏穿着小恐龙睡衣搂着大娃娃憨憨入睡,被薛璞从被窝里薅了出来,娃娃还被小狐狸抢跑了。

      三人对着他的电脑,调出了今日事发时候的录像。

      薛璞手指向屏幕中罪犯黑色的背包,让老陈暂停:“停!你看这个背包!”

      大家定睛一看,果然这个男子背的是一个巨大的登山包。

      小狐狸一惊:“好薛璞真有你的!能装下一具七十斤的女孩尸体,而不被路人察觉。这个背包很明显是特殊的品牌。你信不信,这个包里能装两个我叻~”

      陈浩鹏开始截屏,查找资料,他紧忙敲击键盘和翻墙,终于在一处国外冷门网站上,找到了这个背包的相关资料。

      瓦伦牌背包,是美国一家专业的户外背包品牌,特点就是包裹大,结实,能装。

      国内销售不是很多,但是很多国外户外爱好者,都很喜欢这款性价比不错的专业大型登山包。

      看着薛璞愁眉如蹙的脸,小狐狸咳嗽了两声,去喊薛璞:“诶,想到了什么?”

      “没什么,美国登山包,就想起了章萌萌现在的那个黑人男友。”薛璞说道。

      “穆罕 默德·詹姆斯?”

      陈浩鹏吐槽道:“老薛我说你身边,有着社会我狐姐,就别惦记着别人啦。况且不是说人家是什么非洲王子嘛,和美国有什么关系。”

      薛璞说道:“我不打篮球我也不知道,詹姆斯这个姓氏不是来自非洲的姓氏,美国弗吉尼亚州中部河流有一条就要做詹姆斯河。而黑奴解放运动之后,不少没有姓氏的黑人就以詹姆斯河为姓,或则跟着詹姆斯作为姓氏的奴隶主的姓氏,说白了不是非洲王子,而是黑奴后裔。”

      薛璞的话语令众人茅塞顿开,然而即便穆罕默德·詹姆斯有嫌疑,今日酒吧相遇之后也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

      而且身高也对不上。

      夜色渐深,明月高挂,灵探工作室里,三人对着电脑屏幕工作不停....

      小狐狸身子不好,薛璞便让她先睡下,自己和陈浩鹏熬夜加班,继续分析线索....

      小狐狸抱着大娃娃,轻轻的欹在薛璞的腿上,娇蛮温柔,渐渐睡下....

      陈浩鹏看着自己被剥夺了的娃娃,默默留下了眼泪....

      次日清晨,薛璞和陈浩鹏二人起了大早,就见小狐狸准备好了自制的香喷喷的早餐汉堡和牛奶,还有薛璞最爱的老干妈。

      看着小狐狸温婉清纯的贤惠模样,陈浩鹏蓦然一愣,他谢过小狐狸,看着薛璞一脸坏笑。

      “老薛,看样子你这家庭地位挺高啊,以后咱是不是得改口了。”陈浩鹏发自灵魂的质问。

      “老陈,你这脸笑的咋和表情包一样...”薛璞吐槽一番,并不正面回答。

      小狐狸轻轻给薛璞剥好鸡蛋,大大咧咧放在薛璞的盘子里,眯着眼嘻嘻笑着,尽是古灵精怪俏皮可人。

      又不怀好意的看着陈浩鹏,纤白的手掌一挥飞出一枚梅花针,把一只苍蝇钉在门上,示意他再多嘴,就如同此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