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一十八章,酒吧
    女孩的尸检报告还在做,薛璞和小狐狸却也不能闲着。

      他们需要去调查失踪女孩的学校以及一切相关的问题。

      徐威高中是本地一所著名的贵族私利高中,说是贵族实际上就是一些富裕家庭子弟所在的寄宿学校。

      该校的师资力量雄厚,学校环境堪比庄园,而收纳的生源分成三类,一类是具有殷实家境的富贵子弟,第二类是学习艺术表演模特具有出色外形的女性学生,第三类则是准备考华清京大的外籍学生。

      所以许多贫寒或者中产阶级的家庭的父母,便把自己的女儿寄希望于上到这样学校,同时能结识上层社会的精英,甚至希望自己的女儿摇身一变飞上枝头当凤凰。

      而中产阶级以下家庭的男孩除了学习成绩优秀和一些极为出色特长的学生,否则是无法上这样的学校的。

      案件调查持续了一天,薛璞和小狐狸把案件和线索做了一些细致的分类,并且着重查看了藏尸小区的物流,当然并未发现异样。

      夜色降临,古城外霓虹闪烁,薛璞邀约小狐狸到了一家很不错的酒吧约会。

      酒吧里往来出入有不少外国人,他们领着三天一换的中国女学生,往来出入衣着时尚。

      女生大多很漂亮,年轻的身材配上纤细的腿,是很多人初恋的对象。

      可惜今夜初恋,便要陪着黑哥哥睡了。

      小狐狸拿着厚厚的文件放在桌上,脸容有些憔悴,她纤手搅动着咖啡身子有些乏力:“诶,忙了一天,一点线索也没有。臭薛璞,你知道我一向恶心外国人的,你干嘛选在这个地方,不过呢~你要是夸我两句,我就不怪你啦~”

      “诶...奇怪谁给灯闭了?”酒吧里一片通亮,薛璞装作失明的样子,四下摸索。

      这一下可惊呆小狐狸,上一次薛璞揉眼睛,她就比谁都着急,她赶忙起身:“薛璞!你的眼睛!”她急忙拽住薛璞的手。

      谁知被薛璞一把揽在怀里,她见薛璞没事娇哼了一声便撅起嘴巴,故作蛮横:“哼,吓死我了你!”

      薛璞微微一笑:“诶,还不是您千面狐狸美丽的光辉刺瞎了,我卑微的狗眼。这么烂的演技,千面狐狸不会不知道吧。”

      “...”小狐狸急得快哭出来,板着起小脸不去理他。

      两个人坐在窗边,赏着骊山夜景,昔年唐玄宗在骊山为杨贵妃修建华清宫于此,恩爱往来,春从春游,夜夜笙歌,不知传出多少风流故事,只可惜不可一世的大唐盛世,最终还是毁在胡人手里。

      小狐狸累了一天,体力本就不好沉沉道:“景色还不错,且饶了你~”

      薛璞信手指了指窗外夜景中的一处极为斑斓满目的霓虹:“看那里!马路对面知道是什么吗?”

      看着灯火繁盛的大楼,一处与汉唐旧苑画风的格格不入的西式庄园,小狐狸蓦然一惊,她揉揉眼睛:“是徐威高中!是徐威高中啊!”

      “不错,就是徐威高中。这个地方和高中只有一路之隔,现在的00后多厉害呀,他们都喜欢来这个酒吧消遣。看见刚才和黑人外教开房的那几个小姑娘没有,都是徐威高中的学生。”

      听了薛璞的话,小狐狸忽然目色狡黠,俏皮一笑:“哦~原来是来查案的。”

      他们两个开始总结起今日调查出来的成果了。

      受害者一号,杜诗蕾,女,十八岁,徐威高中三年五班学生,班花品学兼优,班长在国家钢琴大赛中获奖。失踪最早在三个月前接到报案,生前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学校。

      死因是,被重器敲碎头颅而死,生前遭受到了捆绑和虐待。

      受害人二号,宋巧冰,女十六岁,徐威高中二年十八班学生,中产阶级家庭,擅长吉他和芭蕾舞和戏剧,长得很漂亮从照片上看能有小狐狸四五分姿色,已经被几家演艺公司看中。

      死因是,车祸钝器伤,颅骨胸腔,腰椎脊椎,浑身多处辗轧而死。

      受害人三号,姜菲,女,十九岁复读生,模特专业出身整容后成为校花,三年五班学生,父亲是本来是和尚天良合伙制药厂老板,尚天良的吴德制药倒闭,她的父亲也跟着入狱。

      死因:开放型刀伤。

      受害人四号,董婷,十七岁,二年四班学生,擅长芭蕾和模特,家境贫寒,是父母倾尽心里供上高中的,平日内向低调,不善言谈。

      死因是被从后面人活生生掰断脊柱和大腿骨,导致肋骨断裂刺破肺部而死。

      受害者五号,苏小玉,女十三岁,二年十八班学生,双马尾小萝莉,擅长舞蹈和数学,平日喜欢二次元和古风,微博上萝莉塔和JK制服的福利红人。由于成绩出众跳过初中,十三岁就上了初二,准备再明年参加高考,只可惜...

      死因不详,身上有割喉,掰断脊柱,钝器击碎头颅等几种前面几人的综合体现。尸体还被人用汽油焚烧,通过受害人盆骨骨骼和DNA鉴定,死者的身份。

      同时除了死者宋巧冰还是处女之外,其余四人的体内都发现了大量精 液残留,虽然已经烧焦,但尤其是以受害者五号体内的最多。

      通过作案人的残忍的虐 杀女未成年受害人的手段来看,这五次作案都是一个惯犯,有预谋有计划,且毫无人性的连环杀人案。

      而且由于五人的案发时间,目前没有规律和逻辑性,不排除凶手继续犯案的风险。

      薛璞和小狐狸互知心意,如今前来离学校这么近的酒吧,显然不是为了调 情而是为了查案。二人一拍即合,随即分头打探。

      小狐狸眸子一眨,眼神从青春鬼马,忽然变得风致嫣然,她张手一抓自己一头直长的红发,很快杂乱中变成一团波浪。

      她涂上性感的红唇,直接把汉服短衫脱下,把袖子绕过胸前,在腋下系成蝴蝶结,交领对襟从后系过,她用发卡一别,瞬间变成了一套低胸露背的晚礼短裙。

      看着小狐狸单薄瘦弱,白嫩剔透的美 背薛璞脸色一红,小狐狸抛了个媚眼,翘着二郎腿独坐在酒吧台前,长腿软嫩,瞬间吸引了一众目光。

      “哟呵~哪里来的小帅哥,过来聊聊天吧~”只见小狐狸只一句话,酒吧里四五名男子纷纷起身,上前搭讪。

      薛璞蓦地里一惊,却也在意料之中,这姑娘好高的段位。

      他环境中窥见一位前凸后翘的女酒保,正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画着精致的妆容正在,看着好似天仙下凡的小狐狸。

      女酒保本是风华妩媚,却在小狐狸勉强不住自惭形秽,照理说搭讪攀谈的男子应该不少,现如今全被小狐狸吸引走了,她心底自然罗刹颇大。

      这时一个容貌清隽,身材修长的且留着长发男子,带着些忧郁坐在了她面前,那人正是薛璞,他温柔说道:“酒...”

      “酒?顾客您要什么酒?”女酒保迈动长腿,在霓虹之下,妩媚问道。

      眼前的男子温文尔雅的气质,好似漫画里走出来的玉面郎君,女酒保不禁心头一怔。

      只见薛璞说道:“月移花影动 疑是玉人来,对着美人喝酒,当然要最好的女儿红了。”

      女酒保温婉一笑:“小哥哥真会说笑,大家都在那里搭讪的才是女神。我啊,庸脂俗粉罢啦~”

      谁知薛璞懒散的枕在一旁,看着被人搭讪的小狐狸,心底不由自主的说道:“一个有魅力的女人不会只纠结于外表。再美的皮囊下,若是住着蛇蝎怕也是无福消受咯。”

      擦着手中的酒杯,女酒保心头得意一笑:“你怎知,我心底住的不是蛇蝎?”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秘密是一个女人修饰,若是把蛇蝎二字写在脸上,那样岂不无趣?”薛璞接过女儿红,显然是醉的厉害。

      见得薛璞醉的厉害,女酒保微微一乐,薛璞却又点了一杯请她共饮。

      女酒保只当他是受了情伤的文青,与他随意攀谈着,很快二人便无话不谈了。

      “你知道吗?我是个灵异小说的作家,当然也写武侠其实这次来,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听说这边出了命案.....特意来打听情况收集素材的~”

      女酒保听得薛璞如此来问,立刻神色一蹙,在前台前轻拉住薛璞的手腕:“诶,你这人,初来乍到别瞎打听。校方为了就学和广告,不让我们把这件事往外说叻。乱说这件事情,老板会开除我的!”

      “哦?原来如此.....”薛璞听了这话神色一动,刚想到新的办法敲开女酒保的嘴,谁知背后一声刁蛮的嘲讽惊醒了薛璞。

      “哟,这哪里来的穷酸作家啊,把这里富人区的富贵都搞得到处恶臭!”

      薛璞猛地一回头,只见的一个白嫩可人的脏辫少女,穿着球衫露腿,挽着一个长得和篮球巨星詹姆斯一样的黑人大个子,出现在薛璞的身后。

      只不过这黑人大个子,比詹姆斯还要高,围度似乎还要大,。

      少女指着薛璞道:“詹姆斯,这就是我和你说个的那个比你还猛的穷酸前男友!”

      看着两米一几的巨人牵着一个和小狐狸差不多高,小姑娘,薛璞赫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