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一十三章,长情?
    这边樱空桃子拉了胯,另一面大山倍力却不肯罢手,他自是东瀛武道大成的宗师,怎能败于薛璞这样的毛头小子之手。

      其实前辈与后生较量,若是一时不胜便已然是输了。

      然而此番相争并非是比武较艺,而是性命相搏。

      薛璞的招式灵动飘逸,行云流水,拳劲又是忽快忽慢,劲势忽吞忽吐,大山倍力稍有差池便会吃了大亏。

      虽然仗着自己多年深湛功力,大山倍力开局几招抢占上风,但是招招严谨生怕着了薛璞的道,心中凛凛窥见这后生可畏。

      但武学之上始终有个道理,叫做拳怕少壮,任你拔山的力气,通天的本领一上了年纪,这气血终不敌这年轻人。

      薛璞正值二十几岁,而这个大山倍力却是一个年逾四十的男子,四十虽是未老,但是相对于年轻力生的薛璞来说,二百招一过,始终是气息渐衰。

      而且几次三番想去相救樱空桃子,却总是被薛璞用损招,险技缠住。

      眼见形式危机,他只得奋力一搏。

      突然他变拳为掌,呼呼呼连出三掌,皆以掌端去刺薛璞咽喉。薛璞翻掌一格劲力稍退,只觉对方掌心不住加力,手臂为之酸麻。

      薛璞不敢懈怠,身形一晃,施展桩功迅速退开数步。

      哪知大山倍力身份飘忽,大喝一声,箭步跟进,窝心一拳势不可挡的向薛璞怀中奔来,薛璞心知难抵。

      云手一格,反用“搬拦锤”横击大山倍力右肘。

      怎知大山倍力一拳击出,化作一团虚影,一时间拳影如冰雹一般砸来。

      薛璞不认得路数匆忙闪避,手上格挡,转身挪步,只觉对方竟然一拳同时击向自己的软肋,咽喉,下身,眸子四处,而余下一拳,却又顷刻打来。

      “嚯,来得好!”薛璞一声赞叹,这些招数极为精妙,虽说取自东瀛,但是若是招法实用无论派别尽是好招。

      薛璞心知此招难破,旋即脚下桩功飞跃,一下子退开丈余,心中暗暗赞叹:“好个大山倍力,一个方口阔面,虎背熊腰的大老爷们,竟然能施展如此精妙细腻的招数。果真是实力不俗。”

      他心中亦知,倘若不是自己年轻身健身法飘忽,刚才一招虽是分身,分身却也毙命了。

      单论功力而言,薛璞的年纪还不如大山倍力练武的年岁长,功力自然差距极大。

      然而武艺之道,术得其法也是要紧,如果单纯的功力强弱衡量胜败,那世上的诸般精妙招式岂非虚设。

      大山倍力杂糅东瀛各家拳术虽做大成,却是番邦拙技,虽然风靡世界,但始终是野狐禅。

      华夏武学虽然如今落寞,但也始终是名门大宗,武学正宗。

      有道是邪不压正,一旦得其要旨,加以修炼自然事半功倍。

      阴阳成道,谓之太极,薛璞手上的太极拳法,已经全然得悉了精意要旨,且愈发精纯。

      我功力上若是不能以刚猛胜你,我便纯以空柔要旨,反以阴柔致胜刚强。

      阴柔刚强本无强弱差别,但运用适得其法,自然事半功倍。

      只见薛璞招数陡变,双腿轮发,连环鸳鸯步反攻大山倍力下盘。

      这力从地起,这大山倍力虽未练过中国的桩功,然而经年累月这下盘功夫自然不弱,他双腿站定,论起一只麒麟臂反捉薛璞肩头。

      但觉肩头一股大力,薛璞回身一扭顺势绕到大山倍力身后。

      大山倍力挥肘猛击,转身劈掌,薛璞脚下施展御风步,刷刷两下闪到一旁。

      就在此时薛璞大喝一声:“看剑!”

      大山倍力适才见了他的“量天尺”威力心头极为忌惮,但见薛璞的铁尺飞起三丈,宛如一并黑色长剑高悬半空。

      大山倍力猛地一惊,转做守势,全神贯注在飞天的神兵之上,生怕精通道法的薛璞使出什么“万剑诀”一样的招数。

      谁知薛璞不用兵刃心中只想以拳脚胜他,只见兵刃升空吸引了大山倍力的注意力,自己窃笑一阵,上步冲拳。

      手指攥紧砰的一声击在了大山倍力的鼻子上。大山倍力急忙后退,鼻头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两个鼻孔里流出鲜红的血液。

      他勃然一怒:“你滴使诈!”

      薛璞笑道:“嘿嘿,我让你看剑,你就真看,你是不是傻啊!我让你死你死吗?”

      “你!”大山倍力气的说不出话来。

      薛璞反而嘲讽:“看!UFO!”

      此时大山倍力已然震怒,他身为一代宗师,那里经得起这般嘲弄,看UFO这样的鬼话除了美国人和黑人还有谁会相信,兀那间劲力一蹦,无有收敛。

      大开大合的拳路劲向薛璞劈来。

      薛璞心头一笑,暗知道对方着了我的道,正所谓,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

      这阴阳之道亦是如此,这功力本事都是阳的,而奇思妙想出奇制胜的法门却暗属于阴,薛璞出其不意的一招虚晃,亦是异想天开亦是符合武道。

      眼见大山倍力,拳路刚猛,似一头疯牛一般袭来。

      不及反应,右掌已然劈下,薛璞精神矍铄,云手一挡,听劲儿之时,大山倍力一拳分做几处虚影,正向心口袭来。

      这拳力威力不凡,比之先前更甚,薛璞反接一招“如封似闭”左手变掌,右手挥拳,左掌从右手之下斜迎上去,侧步顺着铁拳就斜去一旁。

      这一招似退实进,须臾之间大山倍力功来的万般劲道如同打在一团空气上。

      他急忙运功驻足,左脚下肌肉猛蹬,右脚急收,一下站稳。

      薛璞心中一叹,这要是别人非要飞出去不可,这大山倍力反倒是不被踉跄前冲。

      他凛凛一笑,即便如此这劲力也是强弩之末,薛璞含胸拔背,脚面如钩,扫在大山倍力前脚之上,手扣肩头顺势一丢...

      一代宗师大山倍力竟然被薛璞丢出了三五米远。

      大山倍力被这空柔的力道唬的一愣,却也没有看出门道,旋即如法炮制再度攻上。

      薛璞侧身一扭,双臂平推,这大山倍力右被薛璞推飞一旁。

      这太极拳最厉害的就是这借力打力之道,大山倍力有多少的力,薛璞便借力打回去多少。

      一时间宗师高手大山倍力,每攻一次就被薛璞摔倒一回,每回退一次,就被薛璞使怪招打中。

      三五十招下来,大宗师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攻也不是,守也不是。

      跌倒爬起,爬起跌倒,很快就力气衰竭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战胜大山倍力之后,小狐狸心中甚喜,心知薛璞的拳术经此大战又精进了一步,连忙去恭喜他,谁知薛璞的分身也登时消失。

      薛璞一个踉跄也扑倒在小狐狸怀中,小狐狸蓦然一惊,忙去扶他发现薛璞已经汗衫湿透,四体无力了。

      他一人分身,双斗两名高手,虽然取胜可是对他自己也是极大的消耗,小狐狸心知他累的虚脱心底苦楚,抱着他的肩膀不觉当中泪目闪烁。

      由于双方拳脚互斗,抓摔抱扯,薛璞的衣衫已经被打烂,从背后露出的肌肉之上见得几处足以致命的巨大疤痕。

      看到这里小狐狸轻轻抚摸,搂住薛璞的肩头一时间泪水哽咽又宣泄而下,眼泪越抹越多,搂着累的昏睡的薛璞,不自觉的在他额上吻了吻。

      神殿后殿冷风瑟瑟,光线迷离。

      祭坛形成的空间之中,即将燃烧殆尽的灰烬,散发着阵阵余火...

      带着余火的灰烬被谷风吹得飞散,灰烬散漫了整个地穴。

      很快灰烬全部熄灭,地下变成一片漆黑...

      渐渐的在漆黑当中,那团灰烬又生成了一团火焰,点点火光,又照亮了地穴深处...

      薛璞揽过小狐狸的手,把“量天尺”放在她的小手当中:“拿着它防身...你要的秘密就在那一团火焰里...”

      “火焰...”小狐狸面色迷惑,却又不住望向那团瑰丽绚烂的火焰。

      她稚嫩的身躯,迈动纤细柔软的长腿,在火焰的指引下缓缓前行,那团火焰没有熄灭,长生不老的秘密就在那里。

      小狐狸突然说道:“薛璞,你知道我要长生不死药的目的是什么吗?”

      薛璞摇了摇头,并不作答。

      小狐狸秋波似水,眼瞳里含着故事与悲意,妩媚与多情,她温柔的望着薛璞说道:“我只想长长久久伴着我喜欢的人...人生漫漫他若老了,我便照顾他,他若死了我便独自享受着岁月的孤寂。直到找到他转世,我他若不爱我,我便做他的姐姐,妹妹,女儿,孙女...或者便偷偷的望着他,他笑我便笑,他哭我便哭...若是来生他作了草,我就陪着草,他若来世成了花,我便等着花,春去秋来,年复一年,这便是我若长生后要做的...”

      说道这里,薛璞的心底不由得哽咽住,她有喜欢的人了,她如此这般爱的是谁?是我吗?可是我与她的交集不甚之多,不值得她如此深情....

      可是这人即便不是我,她过得舒心顺意便也好了...只可惜小狐狸终归是要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