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一百一十一章,老爹打子棒法
    干尸?!

      众人四下里一惊,要知道他们进来发现的多是磊磊白骨,风干的干尸可是第一次见。

      这些干尸不是古代人留下的,他们穿着西式工作服,反倒更像是科考队员的户外服装。

      科考队!对啊,法克吕的科考队。

      众人急忙上前查看,看着这些歪歪斜斜的尸体,从他们的名牌上确认了他们就是当年失踪的科考队。

      届时薛璞所在的后殿内算上他也只有五个人,麦克特鲁,大山倍力,樱空桃子,小狐狸和他。

      王泽斌等人心知留下是必然是拖累,便从后殿的后门离去,很快他们找见回去的道路。

      而樱空桃子手下的王晓东也正追了去。

      看着地上的干尸,众人兀自意外,急忙上前查看。

      只见这些人的尸体上都有工号和名牌,正和当年失踪的科考队人员所对应。

      而当中一人的尸体,令得樱空桃子久久不能忘怀。

      地上一具极为矮小的尸体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他穿着青色工作服,身上布满了沙尘,这个身高虽然只有一米四几,但是很明显这样的身材,放在日本当时就是一个壮汉了。

      樱空桃子上前查看名牌,心头瞬间一凛只见,胸口的名牌上赫然写着:“樱空猪之助。”想来就是樱空桃子的爷爷。

      薛璞故意气她,指着那句干尸道:“哈哈哈,你们快看,这边有一个小矮人儿!”

      小狐狸噗呲一笑,虽然受了很重的伤,但是不由得的被薛璞逗的直乐。

      樱空猪之助显然就是樱空桃子的祖上,应该就是樱空财团的前任总裁

      薛璞故作镇定,摸着下巴缓缓分析分析:“这小矮人,穿着人的服装,是什么物种?当年科考队出来考察莫非还带着狒狒?”

      这话给樱空桃子骚的脸上是一会红一会白的,神TM小矮人!还狒狒!?气的樱空桃子差点骂出街来。

      麦克特鲁颇不识趣,说道:“这不是狒狒,这是我们大小姐的爷爷,樱空猪之助!”

      “啊!原来是樱空老爷子啊,失敬失敬。”薛璞装作豁然开朗的样子连连拱手。

      心底暗骂:“这些个日本人,当年来华混在科考队里,做了不少测绘工作死了也是活该。如今骂他是狒狒也是也是理所应当。”

      众人寻觅了很久,在十多具尸体中,发现了一个带着遮阳帽的中年死者。

      死者的名牌虽已不见,但是从他身上翻出来的照片中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吕嘉一的曾祖父,法克吕先生。

      小狐狸装作痛苦的神色,扶着法克吕的尸体一阵痛哭,竟然演技极佳一时间哭得声泪俱下。

      而樱空桃子面对爷爷的尸体也没表现出什么悲伤,只冷冷道:“科考队当年是出了什么意外,他们竟然这样死掉!”忽然专注问题的樱空桃子开始觉得奇怪,绑住薛璞的手铐呢?!

      忽然,薛璞哇哈一声,做出鬼脸开始嘲讽:“樱空小姐,再回咯~”他和早和小狐狸互通了许多功夫,解开手铐简直易如反掌。而且更可笑的是薛璞都解开半天了,这樱空家的人才发现。

      他身影灵动,张手扯住小狐狸的胳膊,脚下生风,嗖嗖两步逃开。

      “丫头,快走!”薛璞灵机一动,猛地说道。

      小狐狸只一点头,跟着步履如飞。

      麦克特鲁和大山倍力哪里能容,旋即快步追去,怎抵小狐狸的绝妙轻功和薛璞的奇门遁术,两人身子飘起,恰似一对仙人,须臾之间,早就甩开四五十米的距离。

      谁知二人正要觅得机会跳上洞口,怎知一股热浪袭来。

      二人兀自一愣,已然不及,只觉一股怪力把他们裹挟回来。

      小狐狸脚下轻功甚佳,薛璞稍有站立不稳,她玉足点地反把薛璞接住。

      看着小狐狸肩头上的伤口深入见骨,脸上血红红的掌印,薛璞心头爱怜之情弥生:“丫头,看来是老天爷不让我俩走。他们打了你,我去给你出气。”

      说时迟,那时快,不等小狐狸答复,薛璞已然跃身而出,登时施展“神行百变”转瞬化作两人。

      他本来可以使用其他奇门术法取胜的,但是今日偏要用武功来斗,一来是要让小狐狸出气,二来是要凭武艺报了这大山倍力的数拳之仇。

      且看薛璞一身分二化作两人,这“神行百变”是运用人体经络的组合变化,催动内景而成。

      故而若是距离极近,两个分身便不会有实力上的折损。

      但是这盘局当中,始终是薛璞一人为阵眼,所以两人合围一人也不见得有实力陡然提升的能力。

      不由分说,大山倍力一掌向薛璞怀中推去。

      薛璞不与他硬抵,虚步一侧反一掌向他腰间软肋击去。

      哪知这大山倍力拳法精湛,腿功神猛,呼啦一声,右腿踢出扑面而来!

      薛璞伸出双臂,顺势一格,借机用“手挥琵琶”抱住,反用指法往去拂他右腿上上的“地机”“中都”“漏谷”三穴。

      这指法乃是武当功夫,这大山倍力右脚一麻心知薛璞厉害,赶忙收腿,顺势发拳。

      薛璞身形一晃,本以为就此闪避,谁知这大山倍力,须臾之间拳法变换,灵动至极,一时令得薛璞很难招架,薛璞心中暗叹:“好个功夫了得的大山倍力,我若疏忽非要摆在他都手上不可!”

      二人相斗十招,薛璞连连后退,但是见得拳法精进如此的高手,薛璞不自居的精神矍铄,招式挥洒自如了起来。

      又过了二三十招,薛璞竟然由守转攻,反施展太极拳劲,听劲打力,拳法时而飘逸,时而刚猛刚柔相济之中,已豁然占得先机。

      樱空桃子见得两位高手久战薛璞不下,心中焦急。

      她看似文静清纯,实际里却是个急性子,眼见薛璞把局势搬回一城,她手按飞镖,唰唰唰暗箭射向薛璞。

      叮!叮!叮!

      三声脆响,只见小狐狸同时发针,半空之中反将飞镖震落,暗助了薛璞一道。

      樱空桃子勃然大怒,三步蹿过,正去着小狐狸。

      小狐狸知她厉害,不敢去拼,身法灵动,娇躯一晃,刷得一下窜上房梁,翘着性感的二郎腿,妩媚的处理着伤口。

      而在另一面,薛璞施展太极四两拨千斤之法,正克制这麦克特鲁的刚猛相扑之术。

      两个人五十招一过,麦克特鲁身体巨大,气力渐衰,被薛璞以一路太极云手逼如下风。

      他飞掌猛击,纵掌直推,去擒去抱,企图用体重制约薛璞,反倒是在薛璞灵动的身法之下,显得极为笨拙。

      薛璞想起来小狐狸脸上的上伤处,心头一怒:“老子的女人也敢欺负,找死!”

      突然,招法凌厉反而攻上,只见一团青影闪动,须臾之间已经击出三四十拳,招法飘逸,如仙如道。

      麦克特鲁被疾攻之下,巨大身材反而抱头防御。

      薛璞心知如此下去必然久攻不下,旋即故意买个破绽,装作竭力喘息。

      那麦克特鲁飞掌砸下,麦克特鲁力气极大身材极高,薛璞趁他砸下飞掌之际,右腿横扫正踢在他的右脚脚踝,砰的一声。

      石室被摔倒的麦克特鲁震得一颤,肥肉摔在地面上激起阵阵烟尘。

      他爬起复攻,薛璞如法炮制在跌他一个,猛的加力,麦克特鲁转瞬就和一个大肉球一般滚出数米。

      麦克特鲁怒不可遏,这就是典型的燕青智扑擎天柱的教科书氏教学。

      薛璞忽然抽出自己手中的“量天尺”似一杆无锋重剑立在手中。

      麦克特鲁心下一惊,却也不敢怠慢,看着薛璞那一副要吃人的表情,他咽了咽口水,心中生了怯意。

      此等战况被一旁的樱空桃子看见,她顿时心中害怕,麦克特鲁虽是白人,但是的确为日本横纲。

      相扑是日本最受欢迎的运动,段位最高的选手横纲在老百姓心里就宛如天神一般。

      眼见横纲失利,樱空桃子更是恼火,却也无从辩驳,气的是咬牙切齿。

      但横纲的尊严驱使着麦克特鲁,他盛怒之下一声狂吼,一顿巨拳铁掌,如山呼海啸一般向薛璞袭来。

      本以为薛璞要避其锋芒,谁知他竟然迎难而上,激斗之时,巨人麦克特鲁瞬间暴怒,一把扯住了薛璞的胳膊。

      薛璞身材极为壮硕,浑身上下都是结实性感的肌肉,宽阔的后背向老牛一样,但是体脂很低,故而显得有些清瘦。

      高手对决,胜败难料。

      被抓住胳膊的薛璞即便身体调减出众,在三百多斤乃至以上的大胖巨人的撕扯下,也似纸鸢一般。

      就在麦克特鲁要把薛璞甩上天空的时候,薛璞左手反揽过他的左手,从后而入,用量天尺砰的一声,打在麦克特鲁硕大流肥的屁股上。

      “诶呦!”麦克特鲁一声恶吼,屁股被神兵利刃抽了一下定然不舒服。

      正要施展摔法,哪知薛璞手中铁尺不停,左手不松,一提一抽之间配合极为迅捷,麦克特鲁几次想要逃开或者反击都被剧痛打得卸了力气。

      铁尺如棒,迅速挥动,薛璞边打边道:“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

      “诶呦!诶呦!诶呦!”麦克特鲁接连呼喊,却不见薛璞有停下来的架势。

      房梁之上小狐狸捂着伤口,看着薛璞打着麦克特鲁的屁股,把他打得狼狈至极,巨大肥硕的身材哭喊连天,声泪俱下甚是滑稽。

      不由得哈哈笑着。

      那樱空桃子看得脸上漏出不忍和可怜之色,堂堂东瀛横纲,天神一般的人物竟然被薛璞打得和一个被教育的孩子。

      渐渐的这麦克特鲁的屁股被薛璞打得发麻了,他捂着腚倒在地上,心中连连开始佩服起薛璞的精妙棒法,他倒在地上哭问道:“中国不愧为天朝上国,棒法实在精妙,薛璞你这是什么棒法!”

      薛璞一扭鼻子,很是不屑道:“老爹打子棒法!”

      “噗呲!”小狐狸坐在高梁上不由得笑了出来:“哈哈,老爹打子。”

      薛璞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道:“我小时候不听话,我爹想让我考大学,我不认真学习,他便每每就用此棍法教训我,屡试不爽。”

      麦克特鲁哭到:“亲爹打儿子哪有这么疼啊!”

      薛璞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嘿嘿,还不是贪玩没考上,打我打得更狠了~”

      说道这里,在场众人一并石化,留下麦克特鲁捂着屁股,暗自呻吟。

      突然薛璞脸色一变,走上前去,揪起麦克特鲁的头发,一阵耳光打得他鼻青脸肿。

      怒斥道:“刚才只是拿你打趣,我告诉你,你打得是我的女人!”薛璞的目光如火,愤怒依旧不消,怒目看向刺了小狐狸一刀的樱空桃子。

      樱空桃子瞬间全身冷颤,眼眸里充满了惊恐与绝望,忙后退数步倒在地上:“薛...薛桑!?你要做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