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无剑对有刀
    王泽斌的柴刀急速如电,刀影闪动,刀锋未到一阵罡风便已卷来。

      这柴刀疾驰而动,正砍伊贺高丸下肋,高丸彼时一愣,见得刀势极快且力道劲猛正切扼要,方知避也难避,退也难退,挡也难挡。

      然而兵法大师伊贺高丸剑境纯熟,居合拔刀,寒芒一闪,两刃交兵,手中太刀已赫然贴着王泽斌手中刀刃袭过。

      嚓!的一声漫天血光。

      二人身影一错,只见王泽斌翻了一个跟斗,打了个旋子跌了出去,而腹肌上已平添了一道伤口。

      原来那伊贺高丸手中太刀质地极轻,又锋利无比号为“碎光”,拔刀居合犹若手中无物,且太刀长于柴刀,两相交锋之际,反占先机。

      不及反应,伊贺高丸手握太刀飞劈而至,他挥剑上步,转身复劈,身法鬼魅琢磨不定,一时间一团黑影闪动,剑影缭绕,白光纵横,瞬间刀影便把王泽斌逼得密不透风。

      高手的实力都在伯仲之间,更何况是王泽斌和伊贺高丸两个绝世剑术高手,只是王泽斌手握笨重的柴刀,很难施展他的精妙剑术。

      然而既是如此,王泽斌亦是知道自己遇见生平大敌。

      他手中的柴刀比断水减了几寸,招数也慢了些许,局势瞬间被压制了一筹。

      谁知一招已毕,连刀又至,伊贺高丸狼腰猛转,利刃成风。

      劈头盖脸,对手又是一刀扑来。

      那利刃于空气中发出“铮铮”的响声。

      王泽斌躬身而立,狼腰猛拧,猿臂疾挥,只见他刀从地起,一招“苏秦背剑”自下而上,斜上去正砍伊贺高丸咽喉,忽然刀势极转由上而下却劈敌人肩头。

      仓啷一声,伊贺高丸剑招尽破。

      谁知伊贺高丸,双足站定,反手挥剑,仗着兵刃优势利刃直插,寒芒一道正往王泽斌咽喉戳去。

      招数凌厉更比之前,实在生平罕见。

      就在此刻王泽斌他侧头一闪,觅着空隙趁虚而入,而那把太刀正抵在他的脖子上,不料伊贺高丸手中刺出的太刀动作极快,就势一拧侧刃反削,正奔着王泽斌脖颈削去。

      匆忙之下王泽斌低头猛闪,跌去一旁,怎知敌人瞬间刀锋绵密而至,对着咽喉一顿疾攻猛劈,王泽斌手中无剑,手中却虚晃一剑,竟一时将劲敌逼退,兀自心中一叹,他险些被敌人砍去头颅。

      待到翻身爬起,方知敌人厉害。

      以往与高手对敌,王泽斌比剑只是往往只一剑,便可击败对手,是因为他的剑术快似光影,即便施展柴刀也是自信对敌天下任一高手的。

      谁知数合战罢,论起挥剑伊贺高丸竟不输自己,王泽斌反落下风,豁然间只觉得身后又是一阵杀气。

      他登时转身右避,侧身左闪,只看刀刃顺着他的咽喉只一寸而过去,伊贺高丸的招数甚为凌厉,又一招快似一招!

      就连薛璞的心中亦是一凛,生怕老王凶多吉少。

      然而王泽斌对于剑的领悟已然至臻,那折断的刀刃被他半空中截下,手捏刀刃,反手猛劈。

      刀刃逆过,敌人神色一凛,伊贺高丸手握飞镖迅速疾至,天空登时划过三条黑线。

      见势不妙,王泽斌翻身右闪,同时右手握住的断刀刀刃顺势丢出,正撞在敌人剑格之上。

      叮!的一声脆响,伊贺高丸虎口一麻,不禁退后两步卸下劲力,心中只道遇见生平大敌。

      两人四目相对,王泽斌赤手空拳也全然不怵。

      陈浩鹏不善武艺,抱着头趴在地上呜咽道:“别打脸啊!别打脸!”暗地里早觅得机会脱困,以便不给大家天麻烦。

      伊贺高丸突然眼眸一利,怒道:“你是王泽斌滴干活!?”

      只见王泽斌侧身扫视,双手做空握剑柄之状,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薛璞一旁吐槽到:“他是王泽斌,他不干活!”

      突然,伊贺高丸目色更怒,肌肉紧绷。手中太刀也不自觉的紧了一紧,显然要严阵以待的面对了。

      而手中无剑,却似乎握剑的王泽斌依旧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剑术对决,一瞬既死,所有人都开始被这两位惊世剑圣的杀气震慑。

      看着二人的架势,周昀峰兀自心惊,心道:能砍伤老王?当初多亏没和这小老头比剑,要不早就被削成八段了!

      见得己方上风,樱空桃子兀自得意起来,轻蔑笑道:“哈哈哈,薛桑你的朋友看来今天要身首异处了。”

      薛璞也是不理见得王泽斌遇见大敌,却是气定神闲,拿出水袋来喝了一口,懒懒散散打了个哈气困睡在石阶上,好像午后公园的摇摇椅上晒太阳的老大爷。

      周昀峰也不管许多,点了个根烟坐在一旁,又给薛璞拿了一根。

      小狐狸脸色一变,目露娇蛮。

      薛璞本就不抽烟,看着小狐狸那张狐狸变老虎的脸小娇脸,更是寒毛战栗:“嘿嘿嘿,烟我就不动了,会被骂的~”

      大战一触即发,樱空桃子却被冷落一旁,薛璞众人非但没有动手不说,还都齐刷刷看向两位生死相搏的剑圣。

      樱空桃子一脸疑问:“你们怎么不动手?”

      薛璞笑道:“老王打架,从来不需要别人帮忙~”

      小狐狸拧开手里的水袋和薛璞干杯,讪笑道:“天下间两大绝世剑客的对决,若不好好欣赏岂非太不懂浪漫~”

      二人以水为酒,小酌起来。

      樱空桃子一脸轻蔑:“高丸大师剑术冠绝东瀛,爱新觉罗·褀焘更是他的爱徒。他是我们东瀛的剑术神话,如何会不敌你们的这位年轻人。”

      薛璞笑了笑,看着寂静的祭坛之上,灰烬随着空气飞舞,一股极强的杀意凛然传来。

      两个人均进入化境之地,为剑之道在于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剑境至臻时摘花飞叶无不成刀。

      一个剑客即便手中无剑,也要做到剑在心中。

      只看王泽斌双手空握,侧身微举,虽然口中空无一物,而一并利剑却宛若悬在手中一般。

      伊贺高丸双手拖刀,躬身而立,二人交锋一触即发,空气凝滞的只能听见脉搏的声音。

      他二人具知,对面之人乃是天下间少有的剑客,不可有丝毫怠慢。

      他们越靠越近,伊贺高丸怒道:“听说你杀了褀焘?我是他的师父!褀焘的仇,就由我来了结!”伊贺高丸苍悴的脸,开始变得阴鸷,爱新觉罗·褀焘师从于他,刀法冠绝一时,这人说是他的师父,其实力如何可想而知。

      王泽斌的脸上依旧没有一丝波澜,世上在强的剑客一剑斩下头颅便也死了。

      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在他颈部斩下这一剑。

      作为剑痴毕生所求,无非是一见天下高手,剑客的归宿也是倒在更强剑客的剑下,二人如今的对敌,与其说是立场和仇恨的较量,不如说成,对于剑道的执着。

      看着依旧泰然自若的薛璞,樱空桃子心有不悦问道:“你不去帮忙,就不怕你的朋友身首异处?”樱空桃子的话语显然是激将法,她心知剩下的人只有薛璞一人和她们有周旋之力,倘若薛璞助战,那其余之人必然会沦为她手中的筹码。

      而薛璞若不去助战,他镇在此地,便是极大威胁。

      推杯换盏,薛璞和小狐狸笑着靠在石阶上恢复体力,见得樱空桃子嘲讽,薛璞笑道:“知道你在想什么?老王若死了,我给他报仇便是。”

      他懒懒散散的抻懒腰,小狐狸就势软媚媚的醉眼朦胧的倚在他怀里说道:“帮不帮忙是我们的事,何须外人置喙呢?难道姓樱空的,插嘴很好玩?”

      樱空桃子猛地一怒,早先的清纯外表早已不见,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冷艳傲慢之色:“你!!!”

      却又瞧见了一旁唑牙抽烟的周昀峰,她登时就不说话了。

      薛璞用肘轻轻拐得周昀峰道:“这好不好玩的也要问插嘴的人,不要问被插的。”

      樱空桃子神色甚怒,却也不好说话,这道家房中术果然精妙,自打他上次从薛璞那里学来行气运气的法门,真可谓是雄风勇悍,金枪不倒。

      而一旁抽烟的周昀峰心底也兀自捏了一把汗,王泽斌对于剑术的精进可以说是无人能敌。

      单论拳脚功夫,未见得就比身强力壮的周昀峰强,如此说来他赤手空拳面对剑术大师,无疑是又败了一分。

      祭坛之上,谷风瑟瑟,一片冷寂之中两位剑客开始了对决。

      伊贺高丸手按太刀,左肩虚晃,右肩一动,正以为他要挥刀劈出,谁知其从姓氏上看就是通晓忍术之人。

      刀是虚晃,暗器为真,伊贺高丸剑刃轻抖,张手一扬,呼的一声一把石灰散做一团白烟迷住了王泽斌的双眼。

      忍道就在于不择一切手段杀死敌人,故而对于这种敌人来说,即便是下三滥也不能说成不公。

      王泽斌眼前一团白雾,他迅速闭眼。

      目不见物,黑暗中只听身旁踏踏踏,他猛地一避,伊贺高丸的剑刃已经从右侧劈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