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地宫
    洞穴 里一片漆黑,空气中干燥且布满灰尘。

      手电筒的灯柱照射,只看得四周墙壁上,刻画着极多的壁画。

      “这是哪里?我们到了什么地方?”科考队的队员苏醒之后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

      周昀峰点燃一支香烟,抽了起来,死里逃生,管他是哪都不如一支香烟来的潇洒自在。

      众人脑子都摔得发懵,薛璞依稀记得,神殿里发生了爆炸。

      他们从通风口被冲击力裹挟,经过了一段通道就顺着一条下坡摔在这里。

      现在所在的地方或许不是神庙的顶端,而是神庙下面的地宫。

      周昀峰躺在地上抽着烟,感受着死里逃生后的惬意。只感觉疲累的身子下面松松散散的,像枕在一堆木枝之上。

      “我勒个去!”他赫然一惊,窜起半丈的高度,只见得身子底下全是骨头。

      这些骨头零散不一,或大或小,累积如山。

      他们摔在了白骨堆上,下面不知道有多深,而自打淮南王陵探险之后,周昀峰对于这些死尸人骨就再也不怕了。

      只是这里人骨堆的体量远比淮南王陵的更大。

      看着周围漆黑的环境和满地的骸骨,薛璞起身说道:“是,祆教供奉尸体的地宫!”他眉头蹙着,心中思索看着墙上模糊的壁画,心中忐忑,这一切未免有些熟悉。

      周昀峰疑问:“大老铁,什么意思!”

      “祆教实行天葬,但并非不收敛遗骨。而是把野兽吃剩下的人骨重新收集,摆放在他们的地宫当中加以供奉。佛教也实行火葬,但是古代焚烧条件有限,烧完之后也是一堆碎骨头。他们也会把骨头摆在地宫供奉。这里想必就是这西域小城的公墓。”薛璞说道。

      樱空桃子接过话道:“薛桑说的不错,这个城邦多半是几百年的死人都埋在这里了。这么多人集体埋葬在这里,怕是人类史上也绝无仅有。”

      说道这里薛璞等人脸色一沉,吕嘉一按耐不住,不由得骂了一句:“放屁!”

      樱空桃子赫然一愣,樱空家的高手也面露怒色:“阿依莎,你什么意思!”她断然没想到,自己无意的话语竟然被人如此骂了一句。

      吕嘉一道:“扬州,江阴,南京,旅顺!你们都忘了吗!?”

      樱空桃子脸色一凛反驳道:“扬州十日,江阴八十一日,那是满清犯下的罪责和我们倭国有什么关系!”

      吕嘉一怒道:“那就是说,南京,旅顺,你们狗日的承认喽?”

      樱空桃子吃了又在吕嘉一处吃了一口暗憋,半晌不语。

      说道这里大家都黑着脸面,也都知道,嘉一心底是憋着火的。

      而且大家也都不喜欢日本人。

      从碎骨山上爬起,四处寻找可以继续下去的线索。

      没了贾教授,在场众人中称得上专家的人只有樱空桃子和吕嘉一了。

      四下漆黑,薛璞拿着手电照在墙壁之上,仔细观察着壁画。

      而作为机关大师的小狐狸她亦心知,这个地方既是墓穴又是庙宇,既然此处还要受人供奉,那就一定会有供活人出入的道路。

      她四下摸索着,突然发现一块刻有吐火罗文的石碑。

      “阿依莎...你快看!”小狐狸喊着吕嘉一的化名。

      吕嘉一愁眉初展,往石碑看去,她的眉间又是一蹙口里喃喃念着:“灵魂归于圣火,光明与太阳同在。”

      “什么意思?是祝祷词吗?”小狐狸摇了摇头。

      这时传来薛璞舒朗的声音:“不是祝祷词,而是献祭词。”

      薛璞拿着手电,盘桓在墙根之下,观察着壁画说道:“你们看这个壁画好像在进行一种仪式。祭坛上的人,或者是祭司,或者是国王,把一位充当祭品的人,投入圣火之中。

      教徒们跪在地上,纷纷膜拜,很明显不是火刑。”

      看着壁画里那个投身圣火的人身着华贵,在众人的簇拥下投身火焰必然是作为祭品,献祭给圣火。

      吕嘉一忽然一愣:“以身祀火,投身光明?这样的习俗的确在一些西域祆教里有过记载。”

      薛璞问道:“石板上的文字,你继续读给我翻译给我。”

      吕嘉一瞪大了眼睛点点头,吐火罗文的翻译工作极为复杂,由于是死语言,所以很多单词没有明确意义的翻译,故而要用伊朗语中的一些具有相同词根的单词进行推导。

      所幸吕嘉一从小家族熏陶,就看过这样的书籍,对于有印象的能翻译出来的她都竭力在说她思虑了半天,组织好了语言说道:“这上面说得好像是一种仪式。”

      “仪式?”薛璞和凑过来的陈浩鹏问道。

      “嗯,不错!石碑上面说,世界诞生之前是一片漆黑,世界的初始是一团火焰,有了火焰之后,世界便出现了光明,有了光明就有了光所照不到的黑暗。

      于是便有了善恶,生死。但总有一天,光明会照亮黑暗,善良会战胜邪恶,生存会驱散死亡。

      而世界上所有人的灵魂将归于圣火,在圣火和光明当中成为永生。”

      说道这里,小狐狸眸子一亮:“永生!长生不死,这就是法克吕老先生他们所来追寻的长生不死吧!!”

      她摸着鼻头镇定自若的分析道:“一旦这个说法成立,这琐罗亚斯德教的人,一定是掌握什么长生不死的方法!”

      几人的谈话早就引起了樱空桃子的注意,薛璞在论诗大会的时候的“丰功伟绩”搞得八旗集团几十年的年精心谋划的计划付之东流,早就上了他们的黑名单。

      他心知驼队里面这两个女孩儿并不简单。

      假如说当中有一人是吕嘉一的话,那么同为当年探险行动后人的薛璞,也必然站在了自己的敌对的一方。

      可是现在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她和手下只能装傻,跟着薛璞等人一块寻找线索。

      而薛璞等人的计划也很明显,就是混迹科考队当中,趁机夺取神殿背后的秘密,作为和樱空桃子谈判的筹码。

      既然双方目前的目的都是宝藏,所以没有立刻就撕破脸的必要。

      而小狐狸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她眸子一转装作说漏嘴了:“灵魂将归于圣火,在圣火和光明当中成为永生。对啊,太爷爷当年一定是找到了祆教徒们长生不死的方法了!”

      这话故意说给樱空桃子听,樱空桃子蓦地一愣,她虽然见过一次吕嘉一,但是慌忙之下根本认不清她的脸。

      况且小狐狸给吕嘉一的妆容早就变换,而自己本身就幼 齿年轻又和吕嘉一身材相似,此言一出,樱空桃子便将小狐狸误认为了吕嘉一。

      小狐狸面色从容,示意吕嘉一不必担心,用自己吸引了樱空家的注意力,反倒是更能保护吕嘉一的安全,她也可以更加放开手脚的去分析事件的线索。

      石板上的文字,吕嘉一继续翻译着,由于石板的破损,中间少了很多语句,她接着断章缓缓说道:“火之将熄,魂已不在世间,当黑暗重新笼罩世界,然而终有一天渴望光明的众生,将在黑暗中重新升起一团火焰。”

      神秘诡异的宗教经文,似乎记录着祆教的信仰和他们的世界观。

      虽然略有断章,但是神秘诡谲的宗教故事,令人不寒而栗。

      薛璞熟读古文,即便是吕嘉一用白话文翻译,他也能从这句式当中窥探出这文字当中象征。

      周昀峰吐槽道:“我听这故事怎么和黑魂这么像呢?又是魂啊,又是火的。”

      王泽斌也跟着点头:“嗯!”

      薛璞若有所思,黑魂系列游戏的故事背景,就是世界是由一个初始之火而诞生的,主人公是不死人,传承初始之火就是维持世界的存在,当中主人公的使命就是要去击杀能作为初始之火燃烧燃料的薪王,燃烧薪王使得初始之火和世界得以延续。

      石板上的记载的故事,同样是讲述灵魂与火焰的,这不禁令人觉得有些相似。

      黑魂虽然是一款经典电脑游戏,然而其世界观庞大,制作人宫崎阴 睪所设立的故事背景并非空穴来风。除了这人是真的阴之外,游戏当中的世界观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魂系哲学。

      既然黑魂系列的背景是有所依据,那么这拜火教和传火教之间或许真的有些联系和相似也说不定呢。

      只是石板上的文字,在薛璞眼中看来,内容不像是传承,更像是诉说着轮回的故事。

      众人从熔化城一路走来,到达此地,就连虫子在内也没发现一个生物。

      这种死寂是令人可怕的。

      薛璞反复思考着,法克吕留下的:“火之将熄”四个字样,始终不得其解。

      又想起来神殿内的一场大火,心底暗暗觉得,千年之前这里一定燃烧过一场大火,烧死所有附近的居民,所以城邦废弃。

      而大火的原因,就是和这则故事有关。

      吕嘉一用手电照着墙上的壁画:“璞哥你看!他们在记述着什么?烈火焚烧的好像不只是作为祭品的人。”

      薛璞定睛凝眸,仰首看着上面诡异的一群群,一排排的小人。这些小人的画法和淮南王墓中那些荒魂被焚烧的画法有些相似,只是淮南王墓穴 里的显得诡异狰狞,而这里的显得那么的冠冕堂皇。

      突然陈浩鹏说道:“老薛你看头上!”

      薛璞仰首一看,头上射下血红的光芒,洞穴的顶端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地穴石桥,石桥两端各有长明灯散发出来的暗红色火焰。

      那股火焰异常诡异,如人血一般。

      众人瞧见了出路,也无暇分析详情。

      纷纷想办法往上爬去。

      王晓东一声大喊:“不好啦!你们看啊!我他丫的,要死这了!”

      他用手猛地一指,不知道是众人声音还是什么原因,岩缝里开始流出滚滚石油,周昀峰沾了一身乌黑,吓坏了,心道要和自己的亿万财产说再见了。

      “完了大老铁,我要死了!!”吓懵逼的周昀峰,满脸惊慌口里开始说着自己的身后事:“铁子,你把我的钱留给咱爸咱妈啊!你自己也留个几千万分给你和庞博,我是要凉了完犊子了。”

      薛璞吓得够呛,只是这股黑液和大殿里黑液好像气味不同,薛璞壮起胆子用手指沾了一下黑液,正要往嘴里放。

      哪知小狐狸抢先一步,扯住薛璞的胳膊,张开小嘴用软软的小舌头含住薛璞蘸上黑液的手指。

      瞬间抢过,把薛璞手指上的液体吮吸干净。

      “丫头你疯啦!”薛璞急道。

      看着小狐狸清纯的脸容,一双娥眉轻蹙,口里含着精华,品尝了一会儿。

      吓得薛璞赶忙抠她的嘴巴,生怕若是毒药傻姑娘就和贾教授还有马上就要嗝屁的周昀峰一块死了。

      “别抠,都出水了!”小狐狸软吟着。

      她把精华吐了出来,漱了漱,大老铁一脸懵逼:“诶,沾了这么多,我咋还没死?谢天谢地,福大命大造化大!贾教授才碰到那么一点就死了?”周昀峰问道。

      小狐狸说道:“诶,铁哥,那个“涅槃膏”可是极为珍贵的稀罕物,价值比黄金,除了是中原王朝,西域小国哪里能处处用。依我看啊,这个地方应该有一处地下油田,所以这个城邦才能用得起,极为昂贵的石脂作为原料,调制“涅槃膏”。”

      薛璞心道这一切都是猜测,小狐狸知道薛璞的体质不同于旁人,但是口含“涅槃膏”只有死路一条。

      一旦她二人不约而同的猜测出错,这里出现了“涅槃膏”就算是薛璞也凶多吉少。

      她抢先一步含住石油,就是帮薛璞赴死。

      想到这里,薛璞对她的感激和爱重之情弥生....

      他不由得怔怔望着小狐狸说不出话来。

      “噗,傻样,许你为兄弟赴死,不许我替你死呀!”小狐狸莞尔一笑,云淡风轻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