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涅槃膏
    神庙的前殿没有供奉什么神明,这也和祆教的一贯作风大相径庭。

      不过这一团团巨大的墓中火焰倒也令得神殿当中十分明亮。

      科考队们环看四周,墙壁上多画着许多千奇百怪的壁画,而这些壁画上的所包含的内容极为庞杂。

      虽然经过烈焰烧灼,但是墙壁上的画反倒是更显得清晰了。

      据贾教授说,这些壁画都是采用天然的矿石颜料,所以烈焰焚烧之后,反倒是让色泽更加沉淀。

      壁画中既有汉人墓室当中的玄鸟,星辰,伏羲女娲,神仙方士。

      也有西域壁画中金发碧眼,毛发卷曲的胡人神明。

      而当中还有不少佛教的图腾壁画,比如《胡商遇盗图》。

      画面上有一队胡商,刚转过山头,山谷中就冲出持刀抢劫的强盗,商人们胆颤心惊,露出惶恐、乞求的神色。

      这是大乘佛教《妙法莲花经》的故事,《妙法莲花经》也叫《法华经》,广泛流传于古印度,尼泊尔以及中亚地区。南北朝时期民间把他称为《观音经》

      经过龟兹国的翻译大师鸠摩罗什翻译成汉文。

      而这一则故事则是讲述,胡商遇见强盗,只要安心念经就能度过此劫,借此来歌颂佛法强大。

      不难看出龟兹国的这座城邦,的确为当年丝绸之路上,东西方文明的交汇之地。

      就连宗教,也是多方杂流,与其说是什么什么的大融合,不如说成一锅大杂烩。

      其他人都纷纷观察着壁画上面所记载的故事,虽然汉传壁画的年代对于其他壁画来说更为久远,运用的颜料也不如其他流派的壁画那般天花乱坠,五颜六色。

      可是在造诣和审美和浪漫的意境之上,早就远远超过其他宗派的画法,简单的笔墨线勾勒,配合上二三种自然的颜色,出来的悠扬意蕴,和对仙界的浪漫遐想,令得在场科考队员无不叹服。

      吕嘉一看着汉传壁画愣了一会儿神。一面墙壁上正好写满了关于吐火罗文的文字,就连贾教授也只是拍照记录,而她却愀然站在石壁之下铮铮望着。

      因为吕嘉一是可以直接阅读吐火罗文的天才。

      薛璞心有疑问走上前去,听她口中暗念着类似英文和俄文的语言,脸上多是思索的颜色。

      火光映照在她清纯干净的脸上,眼眸中流露出一股专注的魅力。

      看着石壁上横排书写有如蝌蚪一样的吐火罗文,薛璞问道:“有什么发现?”

      “是《弥勒会见记》一部戏剧,主要描写了未来佛弥勒的不平凡的一生。”吕嘉一说道。

      “原来是一部宗教文学,当中可有什么线索?”薛璞问道。

      吕嘉一面色凝愁,指了指吐火罗文的最后一段:“这部的内容和当年焉耆出土的《弥勒会见记》内容大体相当。只是在最后多出了这样一段话。”

      跟着吕嘉一的指示薛璞定睛看去,他自是不认得当中字样。

      而吕嘉一则翻译道:“这句话写的是,世界的初始是一团火,世界的终结亦是一团火。所有灵魂将在圣火中永生,火之将熄,黑暗永至...”

      “圣火中永生...火之将熄灭...”薛璞喃喃的念着吕嘉一翻译出来的句子:“这写的是什么?教义吗?还是创世神话?”

      吕嘉一摇了摇头道:“不清楚,我虽然能通读吐火罗文,但是当中细节和深意我无法理解深刻。”

      琐罗亚斯德教认为,世界的初始是一团生命之火,火焰照亮黑暗,便有了光明和黑暗,善良与邪恶,生命和死亡。

      然而火之将熄,黑暗永至,似乎在诉说什么可怕的事情,薛璞一时也想不出什么答案。

      很显然这是一段具有宗教色彩的文字,而博学渊博的贾文章教授也在几分钟之后,从这座石壁上的文字里得出了,光明,黑暗,生存,死亡,善良,邪恶的几个词汇。

      谁知就在科考队做着文物的记录工作之时,两声巨响伴随着极大的冲击力,撼动了整个神殿。

      吕嘉一闪了一个踉跄,被薛璞扶住。

      众人脚下忽然一并摇晃。

      不好!通向神殿后殿的出口也被封死了!

      随着王晓东的一声大喊,只见又是两块断龙石砸下,把神殿之内封堵的水泄不通。

      咳咳咳!咳咳咳!

      神殿常年干燥,巨石激发的烟土烟尘,瞬间弥漫了整个神殿。

      乌烟瘴气的环境下,周昀峰挥手狂扇着烟尘:“咳咳咳!太呛人了!”

      弥漫的烟雾令得人们睁不开眼睛。

      突然周昀峰脚下一滑险些栽倒,他由于登山穿着防水鞋,黑色的液体没有浸湿和渗透他的鞋子。他呼喊道:“大老铁不好了!你看!这流出来的是什么?黑色精吗?”

      周昀峰捂着抠鼻,用手指向墙缝隙,只见墙壁之间如泉水一般流下了黑色粘稠的液体,液体粘稠且滑,确实如黑色精华一般。

      同时空中弥漫出一种恶臭...

      黑色的液体,一点点流动,贾教授神色一愣,推了推眼镜,用手轻轻去触碰流出来的黑精。

      薛璞一惊:“教授快住手!别碰!”

      老学者哪里来得及,已经把黑色的粘稠液体粘在指尖搓了搓,很是润滑:“是石油...同志们是石油啊!”

      科考队们瞬间炸锅,这地下怎么还有石油!?

      不好,这室内点有明火,一旦和石油接触,大家不都成了烤肉?

      看着那墙壁里滚滚流出的黑色液体,和不是喷溅火星的长明灯。

      二者一旦交融,后果不堪设想。

      这石油古人称之为“石脂”,很早之前就作为燃料进行使用,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文献中的确有记载。

      而石油的燃烧的温度,恰恰可以突破八百甚至是一千度,这样正是石头可以产生窑变的温度。

      很多西域的国王为了防止盗墓者挖掘自己的坟墓,便把自己的坟墓埋在石油田的下面。

      一旦有盗墓者闯入,便会利用石油和长明灯技术使得墓穴之内变成一片火海,从而防止盗墓贼。

      贾教授甚是淡定,他多年来地质勘探经验丰富,就是多次科考出行的经历也让他成为有樱空家族选中的他随队的原因。

      他以为薛璞没有什么经验,故而反应激烈于是安慰道:“小薛同志不要担心,是“石油”不要怕。我们只要不让明火粘在上面...就好啦!”

      说着说着,贾教授突然双手捂紧喉咙,脸色涨红十分痛苦,他踉跄几步,有些站不稳了。

      紧接着踉跄几步。

      薛璞和陈浩鹏正去扶住他,只见贾文章教授脸色苍白,眼瞳中尽是惶恐与震惊。

      未等科考队出手施救,老教授猛的一口鲜血吐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登时就死了。

      死了...

      科考队一众心惊,刚才还在谈笑风生的贾教授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掉了?

      就是见惯生死的灵探薛璞也不由得心中感慨。

      看着贾教授发青的脸,樱空桃子心头一慌,越发害怕,忙撇了周昀峰扶住薛璞的胳膊问道:“薛桑!薛桑!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薛璞眉头一蹙说道:“大家,小心我们看见的不是石油,而是石油配合各种毒虫毒药调制出来的一种剧毒“涅槃膏”粘身则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