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都市当灵探微子木笔免费阅读 > 第九十七章,黑科技
    姓樱空的队员,关于“拜火教”和火的信息究竟意味着什么。

      带着疑问大家趁夜睡去,夜色沉静,王泽斌藏好了自己的剑,思念着另一个老王。

      周昀峰则接受了“组织”的任务,一直在陪着敌军头目谈情说爱。

      次日清晨,查看山上情况的科考队在山麓上探查,虽然景色旖旎,但是始终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樱空桃子向薛璞询问昨日石板上,法克吕留下的文字,薛璞便推脱说是一些经过沙漠的动物植物名称,不知道用来做什么。

      樱空桃子将信将疑,薛璞也不与多言,他心知这位看似单纯,实际上心机深重的女人早就起了疑心。

      薛璞依照风水之术观测此地地脉走向。

      可是转动的罗盘指针令得薛璞开始有些困惑。

      要知道沉针无神,浮针有福,转针则有鬼。

      这天山龙脉之下,自然是一方风水福地,为何会出现转针的情况呢?

      他昨夜仰观天象,发现这些山峰坐落之处,也都在吉星所在方位。

      所以如果出现转针的情形,那么问题必然出在地势上。

      于是他和科考队商议,大家登山观势,看一看此地风水的关键所在。

      樱空桃子却凛凛一笑,说不必登顶雪峰便可一观地理形貌,说罢便从行李中取出了一家小型的无人机。

      她手握摇杆,和手下把无人机放飞说道:“哈哈薛桑,我们倭人国,科技发达!这无人机能足够升到山顶,我们只要用无人机的摄像头,就能帮助你看清地势了。”轻描淡写的话语当中,炫耀着他们国家的电子科技。

      谁知薛璞都没说话,陈浩鹏则拿出笔记本电脑和优盘来:“高山云气大,而且磁场很乱,实时画面传输会有不清晰和丢包。”

      樱空桃子一阵疑惑,却也思虑起来:“不假不假,但是环境恶劣只能这样了,大家将就一下如何?”

      陈浩鹏凛凛一笑:“我们为什么要将就?”

      “陈桑什么意思?”樱空桃子问道,陈浩鹏虽然在驼队里,但是他却是樱空桃子知道薛璞安排下来的助手,平日里看他胖胖的没什么作为的样子也不放在心上。

      几个保镖见得陈浩鹏乱动无人机,心里不悦:“你地不要乱动的干活,动坏了你赔不起!”

      陈浩鹏甚是不屑:“就这破玩意,我明天用废铁都能给你们撺一个。对吧老薛。”

      薛璞连连点头:“嘿嘿,说真的赶明儿回去你真得帮我撺一个,我懒的爬山。”

      倭国樱空家的人一脸疑惑。

      只看陈浩鹏拿过优盘插在了无人机上,微微一笑:“这叫5G收发器,我的主机刚好给以做一个小型基站。”

      “5G?!”樱空家的人纷纷愣住。

      陈浩鹏的语气瞬间变得无比和善,慈眉善目真切善良道:“嘿嘿,怎么你们没听过?叫声老师,给你们讲一讲~”

      樱空家的人瞬间脸色石化,默不作声,心中只道牛逼。要知道这个技术,他们是很难攻克的。

      无人机在樱空桃子的遥控下升空,高清的摄像头在5G的信号传输下效果显然极清。

      不由说道:“5G牛逼。”

      薛璞通过视频俯瞰云岭雪峰,只看得这雪岭之上气象壮阔,山行走向气势巍峨,数道银波蜿蜒汇集,好似一条白龙横盘卧高岭,正在吞云风色吐雾一般。

      但是随着视频的一阵摇晃,薛璞赫然一愣,只见的一团红气聚集在山脉之上。

      只听见无人机咯噔一声,一旁看热闹的周昀峰也跟着起哄!

      “不好!有人打飞 机!”

      一阵眩晕的屏幕,无人机坠下失去了联系。

      周昀峰不由得说起风凉话来:“啧啧啧,衣冠没制度,礼乐有人轮。你们倭国这个飞机也不行事啊!”

      樱空桃子道:“哼,怎么不说你们的5G没给我们插 爽呢?”

      “不知道谁叫雅蠛蝶!”周昀峰对着女友还嘴一句。

      此时陈浩鹏的话又生生打了樱空桃子脸,只看他电脑上切换了一个雷达图,电脑在中心,一个亮点在雷达图上不听闪烁。  “你们看,我的那个接收器这么高还没摔坏!还在发送着信号。我们沿着接收器去找,说不定就能找到路。”

      无奈之下科考队只得听从陈浩鹏的建议前往密林深处寻找丢失的仪器。

      当然更重要的,大家都对仪器失踪的地方产生了疑问。

      科考队骑着骆驼,跟着陈浩鹏的接收器向东去寻找。

      而薛璞却特意告诫,此行或有凶险,一定要小心。

      大家沿着山麓继续前行,骆驼善走却不善于登山,每走二十分钟,骆驼都要歇一下。

      一路上对于风水术颇为好奇的贾文章教授,推了推眼镜不由得问了薛璞好多问题:“小薛同志,你怎么知道前面有凶险啊!”

      “并非是是一定有,只是觉得这个地方风水有问题。”薛璞手勒缰绳,双腿一磕骆驼肚子,控制住了骆驼的步伐:“驾...”

      “什么问题?”贾教授拿着一手持笔,一手拿小本本,一颠一簸的记载着。

      “中国古人把自然看做是有生命的整体,风水术上则以山脉为龙,所谓来龙去脉。既然为龙那这个龙就是有生命的存在,山脉通顺这龙的“炁”就通顺,龙也就健康,故而来福来吉。

      然而这山脉中断,龙就被斩断了,所以这福气也就变成煞气,故而多灾多难。这段大龙气势巍峨雄浑,一旦龙脉中断越是风水宝地,则越是聚煞藏阴,越是凶险。”

      说道这里,贾教授也觉得颇有些道理,他是坚定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但是知道这世上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东西用现在的科学无法解释,但是将来未必就不能,于是认真的整理收集。

      虽然他迄今仍是不信神仙法术,但是那日亲眼得见薛璞的分身之法,委实令他产生了极大的震撼。

      所以他就一路上问东问西的,希望用科学的手段去解释薛璞的特异功能。

      薛璞很是无奈,只得说首先他不是会特异功能,其次中国的文化存在且优秀,但是并不能都用科学能解释的通。

      毕竟所谓的科学,总会桎梏于自己所处的时代。